作文

01
    两天后,老爷召集全院家丁以及丫鬟,观看这个冒失的丫鬟受刑。
    现在,每个人都要上来打丫鬟,打多少下都可以,直到所有人轮一圈。…今天就在桌上,每个人都可以来打她。房外都能听到丫鬟尖锐的痛苦的尖叫。晚上,柴房里若有若无的低吟昭示着丫鬟的悲惨……她还要经受整整一星期的折磨,才能挨完她粗心的惩罚。

被打的作文

02
    翠儿是万家的二姑娘,上面还有个姐姐蒙儿今年22,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是叫强儿10岁,一个叫冬儿今年才4岁。父亲万德顺和母亲郭金梅都已经40的人了。

    翠儿刚初中毕业,学习一般,以最后一名的身份进了县一中,姐姐就小学毕业,所以她成了家里学历最高的。母亲虽然是家庭妇女,但是出身名门学识气质都不一般,对孩子的要求也越加严格。父亲是清朝官府里面管银库的后代。这一家人生活在农村,以种地为生,平时与人和睦相处,未显出与他人的优越。但做事说话干净利落让大伙信服,所以受村里人尊敬。

    万家不大,进门是一个祠堂,正中摆两个太师椅,后面是一个木头屏风,祠堂边上有一间屋子是万德顺的书房,屋内挂着“养心室”的木匾。绕到屏风后面出了祠堂有一个小院,院中一棵大槐树,是清朝时候种的,树底下有石桌石椅。院子剩下三面有一套书房,一套卧室,还有厨房和茅房。

    7月的太阳是升的很早的,万大叔一早起来就去了村委给刚收的麦子称重,给大伙算钱。万妈把四个孩子叫起来。每天上午是练功和读书时间,4个孩子无论大小都睡眼朦胧的起来了走进书房。他们也有时想睡懒觉,但只要喊了3声还不起,就有木头板子伺候了。

    到了书房,四个孩子一人一面墙,墙下面有大书桌,孩子们跪在条凳上面冲着书桌开始背昨天学过的东西,然后挨个到母亲面前背书,背不对了就主动伸出手来挨母亲的戒尺。翠儿是背的最不好的当然挨打挨的最多的,天天左手都是肿肿,手心肿了转天就打手背。

被打的作文

03
    小耘生活在一个偏远山区的贫穷的家庭,虽然生活不太好,但是今年15岁的她已经发育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但是家里毕竟太穷了,父母所以一直想给她找一条出路。因为她下面还有4个弟弟需要养活。正巧这天她家里的一个一个远房亲亲五婶来到她家,和她的父母说能给小耘找份工作— 去做养女。家里人一开始并不同意,但后来五婶说出了条件— 5000圆的过继费,然后再给15年的抚养费8000圆。家里人动心了。因为他们这辈子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最后五婶说出了收养人的条件—不能问孩子去了哪里;不能和孩子再联系。双方同意后,小耘跟着五婶上路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她俩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一个中等城市里近郊的一座别墅里。走进屋里小耘一看这是一个相当有钱的家庭,楼上楼下大约有10来个房间,一楼的客厅宽敞明亮。但家中的摆设却都是仿古的老家具,客厅中央靠北面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慈祥美丽的少妇,她年纪大约35岁左右,一看就知道很会保养自己。在她的旁边分别站者7个和小耘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她们的衣着都象过去的丫环。这时小耘发现五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她的心中不免有几分害怕。“多大了”这时那位少妇说话了。“15岁”小耘答道。“叫什么名字呀” “王小耘”“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春梅吧,好了不和你多说了这里的规矩你的这些姐妹都会告诉你的。岚儿,凤儿。带她洗澡吃点东西让她睡一觉。从明天开始教她这里的规矩,教不好可是要受罚的呀”少妇在说话的过程中自始至终在和蔼可亲的微笑着。小耘在那两个小姐妹的带领下走出客厅——小云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几天过去了,小耘从姐妹的嘴里面知道了许多这里的事情。原来这里的女主人名字叫杜若琳,出身于一个很有钱的家庭。一次失败的婚姻后,就发誓再也不找男人了,靠着自己的积蓄,和几个公司里的股份享受着安逸的生活。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她喜欢让一些女孩子来陪她解闷。而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惩罚这些女孩子。因为和这些女孩子的家里都签有协议,而她们的家里一般都很穷。所以对于这些女孩子只有逆来顺受,小耘也不会例外。她们名义上是养女,其实挨打时连婢女都不如。她打女孩有两种方式,白天会叫她们去“惩戒室”—— 一个专门用来教训这些女孩的地方。晚上她会叫某一个女孩陪寝,也许无事,也许遭罪。—— 的看女主人的心情。没有办法岚儿必须接受,还要谢女主人对自己的调教。

兴趣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