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爱情诗

01
    开元十九年前后,李白旅居长安、洛阳、南阳等地,并在此期间写下了《寄远十二首》等诗作。大体来看,《寄远十二首》主要是赠内诗,也有数首是自代内赠诗。赠内,自然是赠给“内人”了,也就是赠给自己的爱人。“相思无日夜,浩荡若流波”乃出自其中的第六首。全诗如下:

    阳台隔楚水,春草生黄河。
    相思无日夜,浩荡若流波。
    流波向海去,欲见终无因。
    遥将一点泪,远寄如花人。

    按照时间推断,这一组诗歌,应是李白赠与其妻许氏夫人和宗氏夫人。之所以这样来讲,实在是因为李白飞蓬般的人生历程中,更多留给人们的或是桀骜不驯,或是浪漫洒脱,或是杯酒轻狂,或是仗剑行侠,但却独独吝啬了情爱,空泛了衷肠。也正因此,在现存有限的记载里,关于李白的爱情和婚姻生活,能够提供给人们探知的,似乎只有李白的好友魏颖在《李翰林集序》里的一段话了。其云:“白始娶于许,生一女一男曰明月奴,女既嫁而卒。又合于刘,刘诀。次合于鲁一妇人,生子曰颇黎。终娶于宋。”藉此,学术界较为一致的看法是,李白娶于许的许氏夫人和娶于宋的宗氏夫人应该算是他的正式妻子,而李白的赠内诗,似应就是写给许氏夫人和宗氏夫人的。

    李白与许氏夫人结合于今湖北安陆,时在开元十五年(公元727年),那一年,李白27岁。就此,李白于开元十八年所作的《上安州裴长史书》中曾有记述:

    “南穷苍梧,东涉溟海。见乡人相如大夸云梦之事,云梦有七泽,遂来观焉。而许相公家见招,妻以孙女,便憩迹于此,至移三霜焉。”

    自此,直到天宝十二载,李白在宣城所作《秋于敬亭送从住间游庐山序》中说自己“酒隐安陆,蹉跎十年”可见,李白与许氏夫人结婚后安家于安陆达10年之久。此后,李白离家出游,并相继写下《寄远十二首》等充满思恋、缱绻幽婉的诗章。

    应该承认,在李白留与后世的990多首诗歌作品中,比重较大的当属政治抒情诗,这些诗作充分表现了诗人非凡的抱负,奔放的激情,豪侠的气概,也集中代表了盛唐诗歌昂扬奋发的典型音调。但李白在长安三年失意而归之后,他一度激昂的政治热情开始逐渐转化成了怀才不遇的悲愤狂歌:“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羞逐长安社中儿,赤鸡白狗赌梨栗,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与此同时,他还以大量的饮酒诗来排遣怀才不遇的忧愁。然而,不能不承认,正是这些诗作的恣肆,洒脱,狷狂和豪放,掩盖了人们对于其诗歌中有关情爱的抒发和感悟,甚而有人索性把李白看做了一个只顾踏歌行吟、杯酒纵欢,但却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侠客。

    然而,透过《寄远十二首》,我们不难发现,其间的每一行笔墨,都抒发了李白对于妻子深深的思念之情。如“其一”云:“三鸟别王母,衍书来见过。肠断若剪弦,其如愁思何?遥知玉窗里,纤手弄云和。奏曲有深意,青松交女萝。写水山井中,同泉岂殊波。秦心与楚恨,皎皎为谁多?”

    “其三”是李白与妻子分别“三春”后所作:“本作一行书,殷勤道相忆。一行复一行,满纸情何极?瑶台有黄鹤,为报青楼人。朱颜凋落尽,白发一何新!自知未应还,离居经三春。桃李今若为?当窗发光彩。莫使香风飘,留与红芳待。”

    在这组诗的其他几首里,还有一些抒写相思之情的佳句,如:“春风复无情,吹我梦魂断。”(其五)“相思千方里,一书值千金。”(其十)“恩情婉娈忽为别,使人莫错乱愁心。乱愁心,涕如雪。寒灯厌梦魂欲绝,觉来相思生白发。”(其十二)如此深婉细腻,情怀悱恻的意绪,倘不是早有认定,想必实难相信会出自太白的笔端。

    李白与宗氏夫人结合的时间,史料上并无明确记载。郭沫若说是在天宝三年,时年李白44岁。

李白的爱情诗

02

    天宝十四年,李白在宣州秋浦,收到宗氏夫人托人带来的书信,询问其归期。李白遂作《秋浦寄内》聊以告慰。


    我今寻阳去,辞家千里馀。结荷倦水宿,却寄大雷书。
    虽不同辛苦,怆离各自居。我自入秋浦,三年北信疏。
    红颜愁落尽,白发不能除。有客自梁苑,手携五色鱼。

    开鱼得锦字,归问我何如。江山虽道阻,意合不为殊。


    从诗中可见,李白的思亲之情及愁苦况味深蕴其间。其一句“虽不同辛苦,怆离各自居。”又一句“江山虽道阻,意合不为殊。”似已把孤旅愁肠、乡关旷远、挚爱所依的感怀抒发得好个幽婉,动人。

李白的爱情诗全集

03

    李白又作《秋浦感主人归燕寄内》,再度把对妻子的思恋之情着意渲染了一番——


    霜凋楚关木,始知杀气严。
    寥寥金天廓,婉婉绿红潜。
    胡燕别主人,双双语前檐。
    三飞四回顾,欲去复相瞻。
    岂不恋华屋,终然谢珠帘。
    我不及此鸟,远行岁已淹。

    寄书道中叹,泪下不能缄。


    是年十一月,安史之乱爆发,时李白恰好赶来梁园探视妻子,惊闻暴乱之后,他立即携宗氏夫人逃奔至庐山屏风叠隐居。次年,永王李磷招募李白下山,临行,李白再作《别内赴征三首》。其一云:“王命三征去未还,明朝离别出吴关。白玉高楼看不见,相思须上望夫山。”由此,足见当时的李白心头萦系了太多无奈和怆然。也正是这一番真情流露,反而更让人体悟到了诗人另一番心灵世界的样貌。


    自此之后,及至李白被判入狱,一朝赦免,也都有思亲眷顾的诗作呈现。诸如《在寻阳非所寄内》、《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南流夜郎寄内》等。由此可见,在李白看似激情澎湃、潇洒倜傥的六十余载生命历程中,同样沉潜了相对较为浓重的细腻、柔婉、悱恻、跌宕的儿女情长,即便到了他生命的尽头,亦即他在61岁时候,仍旧写下了《送内寻庐山女道士李腾空二首》这般“婉约”的诗行。


    君寻腾空子,应到碧山家。水舂云母碓,风扫石楠花。若爱幽居好,相邀弄紫霞。

    多君相门女,学道爱神仙。素手掬青霭,罗衣曳紫烟。一往屏风叠,乘鸾着玉鞭。


    似乎,也正因此,元代诗人方回也才感叹李白:“最于赠答篇,肺腑露情慷。”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