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乐游原

01
  长空澹澹孤鸟没,万古销沉向此中。

  看取汉家何事业,五陵无树起秋风。

登乐游原杜牧

02
  长空澹澹孤鸟没,万古销沉向此中.

  看取汉家何事业,五陵无树起秋风.——[唐]杜牧《登乐游原》

  一首诗往往通过诗人的直觉,能够再现一个特定场景,进而深入到诗人的精神世界,表现出一种具有普遍性的精神力量.当我们沿着这条充满神奇文化精神的道路行进时,就会在这些诗句里投射、复制出恒古来今的体验.杜牧的这首《登乐游原》就是一首这样的好诗,但像这样的好诗却许多选本都没有选.难怪

  顾随先生叹道:“此等诗选者不选,真乃不了解小杜.”

  一句“长空澹澹孤鸟没”.

  “长空澹澹”写尽空间的变化.“澹澹”二字妙不可言,既有寂静感又有运动感,与子昂先生的“天地悠悠”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这空旷、广袤的澹澹长空之中,孤鸟掩没于此.人的渺茫性、孤独感在这里敞开.二句“万古销沉向此中”紧接着打开时间.空间的一切(人、事、物)都在此中(时间)“销沉”.无论你肉体的优美与力量,还是病痛与衰老,也无论你精神的坚强与崇高,还是软弱与悲凉,都将漂泊于这浩阔的时空长河之中.真有一种充满宇宙悲悯的令人心酸的悲哀感.

  “看取汉家何事业,五陵无树起秋风.”三、四句顾随先生谓之有“深远之诗味”.多少事业,多少荣华富贵都平静地躺在这个“没有树,只有空荡的秋风回旋”之中.于是,人生凄然之极在此升华.诗到此,境界大开,雄浑阔大,默默的“看取”,轻轻的秋风,乃具千钧力,蕴涵着一种在时空变化的差异性中大化山河兴废和人生无常的感觉.

  记得一位学者说:“时间知觉要靠运动或变化着的物体的前后差异,但时间又反过来成为度量运动的数.这是哪门子怪圈?”“秦时明月汉时关”,时空发生了变化,汉家在时空链条上的差异性呈现出来了.秋风吹来,墓地萧瑟.一切回旋在空荡的秋风之中.这里有一个最重要的人生问题,就是人生是求得彻底满足,还是求得终极意义?这也是中国古典诗歌经常出现的一个人生问题.这就是从无到有再到无这样一个充满戏剧性演变过程的悲剧轮回.空间的流动,时间的飘逸.正如一桩禅宗公案所说:

  (《碧岩录》)

  在时空与行为的生命韵律中,杜牧说:“看取汉家何事业,五陵无树起秋风.”李白说:“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李商隐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说到底,他们都满怀着天地精神(不是小我的情怀)向生命敞开,无论是“无—有—无”,还是“无—无—无”的人生宇宙图式,他们感悟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是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化全人类之大我,如何在山河兴废中显现天地精神.“仁者以天地为一体.”

  (大程子语)

  不管从何而来,也不管是随芳草去还是逐落花来,最重要的是你的“生之欢乐,死之悲怆”中有没有“忧乐互济,悲智双修”的终极境界.

  诗读到此,我突然想起了莎士比亚,他说:“即使把我关在果壳之中,仍然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文艺复兴的精神是人的解放,开启了人的自我发展的新路径,但发展到今天,自我膨胀也有许多弊端.因此,我想真正的无限空间之王究竟是谁?是“始随芳草去,又逐落花来”的时间吗?还是“那些把生命与历史、天地融为一起,并包含宇宙,恒古来今,上天下地的一种力量”的人.

登乐游原翻译

03
  无际的乐游原上

  是长空

  迷茫而朗清

  无际的长空

  一只鸟飞过

  迷离而孤绝

  时间的流逝

  象这无际的原野与长空

  浩浩茫茫

  孤鸟飞过了无痕迹

  人的一生也会

  湮灭于寂寥时空

  而繁盛喧扰的尘世

  也自有兴衰定数

  旧朝皇帝的陵墓

  在乐游原上兀立

  令人想起昔日的汉王朝

  是多么辉煌强盛

  如今只有瑟瑟秋风

  发出空荡荡的回音

登乐游原古诗

04
  注释

  [1]乐游原:古地名,遗址在今陕西省西安市内大雁塔东北,是当时有名的游览胜地。

  [2]澹澹:广阔无边的样子。

  [3]没:消失。

  [4]销沉:形迹消失、沉没。销:同“消”,消散,消失。

  [5]此中:指乐游原四周。

  [6]事业:功业。

  [7]五陵:汉代五个皇帝的陵墓,分别为汉高祖刘邦的长陵,汉惠帝刘盈的安陵,汉景帝刘启的阳陵,汉武帝刘彻的茂陵,汉昭帝刘弗陵的平陵。约位于现在的西安市西北。

  [8]无树起秋风:即每棵树都在萧瑟的秋风之中。

登乐游原欣赏

05
      长空澹澹孤鸟没”和“五陵无树起秋风”句描写了乐游原的景色,体现了萧瑟、凄凉的特点。衰败的景色使诗人对历史的风云变幻,人世沧桑发出由衷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