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古诗 > 打油诗

打油诗

    打油诗(doggerel),一种富于趣味性的俚俗诗体,相传由中国唐代作者张打油而得名。清代翟灏在其《通俗编·文学·打油诗》中曾引张打油《雪诗》云:“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后世则称这类出语俚俗、诙谐幽默、小巧有趣的诗为“打油诗”。另外,有时作者作诗自嘲,或出于自谦,也称之为“打油诗”。
学习了 截止目前已有0人学习了
点燃正能量 引爆小宇宙
  一:  开会,开会,不开怎麽会,本来不太会,开了就变会。  有事要开会,没事也开会,好事大家会,出事大家推。  上班没干啥,一直忙开会,大会接小会,神经快崩溃。  大小事不干,通通往外推,问我啥本领,专长是开会。  上午有早会,午后有午
  打油诗,内容和词句通俗诙谐﹑不拘于平仄韵律,要求的文学知识和格律不高,便于普通人口耳相传。同时是由于社会的动荡不安,人们对现实的批判,对社会的认识以及面对生活所表达的一种形式。打油诗,创造起来较易,便于广大人民群众接受,便于记忆等。打油
  咏姐  少小离家去,巾帼志更坚。  姐妹情更切,亲情甚母情。  毕业班  写写读读终点站,题纸江湖快游完,  累泪大剧最后集,捞分苦囚句号时。  冷冷清清人生路,凄凄凉凉世间情。坎坎坷坷浮萍事,风风雨雨吾独行。  含苞欲放惹人怜,情柔似
  昨日饮酒过度,醒来仍想呕吐。近来心情郁闷,总有感慨无数。  一人闯荡在外,起初觉得挺酷。我忧郁的眼神,引来少妇无数。  姑娘见我很酷,有时也送秋波。身边残花太多,怕我风流过度。  自小练文习武,觉得是个人物。没想老大不小,仍然没人光顾。
  常记做完题后  不管多少错误  眼皮撑不住  误入周公那处  呼噜,呼噜  惊起考生无数
  运动场上似生龙,  下课时候如活虎;  上课的时候是睡觉的龙,  考试时施展斜眼功。  学生苦,苦学生,  考试急白了少年头,  只混来一张毕业证。
  蓝天白云水无边,  鱼船停泊北部湾。  椰林杉树立岸上,  天下第一是银滩。
  生儿育女孩是宝,  子女是母贴身袄。  吃喝玩乐不满闹,  半夜三更关门跑。  五更天明鼾声啸,  母睡隔壁竟不晓。  可怜天下父母心,  以为儿睡不惊扰。
  小猪扛锄头,  吭哧吭哧走。  小鸟唱枝头,  小猪扭头瞅,  锄头撞石头,  石头砸猪头。  小猪怨锄头,  锄头怨猪头。
  人生短暂几十年,  光阴流逝一瞬间!  少年壮志仍未酬,  半辈虚度叹余生!  只见他人飞腾远,  惟独吾步止不前!  不甘堕落挖心思,  瞻前顾后无所获!  长路漫漫去何方?  但求天赐指路人!  脚踏实地干一番,  不枉来世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