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公啸台

01
    荒台森荆杞,蒙笼无上路。传是古人迹,阮公长啸处。

    至今清风来,时时动林树。逝者共已远,升攀想遗趣。

    静然荒榛门,久之若有悟。灵光未歇灭,千载知仰慕。

    整理:zln201608

阮公啸台包融

02
    阮籍是三国时魏着名诗人,阮瑀子,曾为步兵校尉,世称阮步兵。生于魏晋之时,感时伤乱,又惧被祸,遂纵酒谈玄,与嵇康,山涛、向秀、刘伶、阮咸、王戎交游甚密,被称为“竹林七贤”。阮籍的诗专长五言,自然壮丽,有《咏怀》八十二首,表现嗟生忧时,苦闷彷徨,对现实多有所讥讽,独具风格,被后人称为“正始之音”。又工散文,其《大人先生传》很有名。着有《阮步兵集》传世。

    啸台,又叫阮籍台,是晋代阮籍舒啸处。遗址现在尉氏县小东门南城墙上,东邻城壕,西濒湖水,南北皆为干部家属住宅。相传,阮籍常在此段城墙上吟诗讴歌,后人为了仰慕先贤,在此筑台(据考证此台应筑于春秋战国时期)以表爱慕。台上原有一厅,为屋三间。厅前花墙围绕,院中有古柏一株,气势挺拔可观。北与战国尉缭高台南北相映,清宣统年间,这里居民在台下西侧,发现用大筒瓦砌的七角水井一眼,据说是阮籍花园故址。

    啸台为黄土夯筑而成,夯层醒目,每层九厘米,据县志记载,古台历经明、清和民国,曾四次维修,但终因年深日久,仍免不了风雨剥蚀和水土流失,特别在抗日战争时期,黄水泛滥,泛区人民无家可归,逃至县城,将古台四处挖洞,暂为栖身之所,加之以后,当地群众拉土盖房,破坏更为严重。解放后,人民0对文化古迹非常重视,1957年,经县人委公布,啸台被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啸台才得以保留。

    现在啸台呈不规则圆形,直径约为23米,高约10米,上有平台直径约9米,已被尉氏县人民0列为重点开发游览项目。拟将啸台墙土复原,自西向东修筑石阶分级达台顶。石阶两旁分立历代名家游啸台诗词碑刻,并于顶部建屋三间,屋内塑阮籍舒啸像,台下南侧建一仿古殿堂做阮籍纪念馆,馆内塑竹林七贤蜡像,挂名人纪念阮籍的书画。台西侧建一仿古小院开发游览,配合东湖开发形成较高文化品位的陶冶人们情操的游乐场所。

    整理:zln201608

阮公啸台古诗

03
    啸台,全称阮籍啸台,是一处历史遗迹,位于在今尉氏县。

    中文名 啸台 地    点 在今尉氏县 全    称 阮籍啸台 高 15丈

    阮籍啸台(如图)在今尉氏县,史书记载啸台原“高15丈,阔2丈,有层3楹”,在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和民国四年(1915年)曾多次重修,后在日寇进犯尉氏时被毁。现局部已修复。

    后人十分尊重阮籍,苏轼等名人曾经登啸台赋诗。如今,阮籍啸台已成为尉氏县文物保护单位。1985年,深圳建锦绣中华景观时曾来函索要阮籍啸台的照片,该古迹现已载入《中华历代名人名胜典》。现在,福建阮姓人士已建议在尉氏召开世界阮姓联谊会,百余名各界知名人士已联合倡议举民力重修阮籍啸台。可见,阮籍啸台的开发不仅有利于旅游业的发展,而且可以促进尉氏乃至开封的开放和经济发展。

    整理:zln201608

阮公啸台赏析

04
    啸:嘬口发出长而清脆的声音, 类似于打口哨。

    其实,不论“弹琴”还是“长啸”,都体现出诗人高雅闲淡、超拔脱俗的气质,而这却是不容易引起别人共鸣的。

    下面是关于阮籍和孙登的“啸”

    阮籍啸台

    啸台遁世伤时喧,孤傲一声修竹乱。

    孙登同志效长呼,纵酒谈玄琴相伴。

    吟诗抨世云台挫,绝响铮铮广陵散。

    志存高远鉴明湖,清士悲声千古牵。

    下面是“阮籍啸台”的典故:

    尉氏县城小东门南城墙内侧,有一座数丈高的高台。据旧志载此台原高15丈,夯土所筑,台上有很美的厅堂、苍翠的松柏。这便是着名的啸台,也是尉氏八景之一“啸台清风”。可惜的是,如今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啸台已没有了往日的美丽壮观景色,看上去,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呈不规则圆形的小土山。

    1700多年前,尉氏出了个旷达不羁的人物,名叫阮籍,做过步兵校尉。因阮籍生活的时代,正是中国历史上魏晋交替的动乱岁月,他看到动乱的政治给人们带来的灾难,就毅然弃官还乡,放浪于山水林木之中。阮籍既好饮酒,又善音律,人们常常看到他喝得酩酊大醉,衣冠零乱地走上城墙,时而弹琴,时而啸歌。每当他弹琴啸歌的时候,附近的乡亲父老便聚集城下倾听。他唱的歌词,一经人们写下来,便是绝好的诗章,有人说《阮步兵集》就是这样汇集而成的。

    当时,司马氏取代曹魏,建立晋朝,司马昭深知阮籍才学过人,想聘其女为子妻。阮籍不愿与之同流合污,又怕司马氏加害自己,就借酒大醉60多天,酒醒后,忽然变得疯疯癫癫,不像常人。司马昭疑其有诈,就派人探听真伪。这人来到尉氏,接连见到阮籍所做的许多怪事。

    一次,阮籍一人驾车出游,信马由缰,顺着大路走去,直到无路可走,就丢了车辆,号啕大哭。哭罢,回到东城墙上,钻进茅庵,倒头便睡。正睡得香甜,适逢好友来访,两人一边下棋,一边喝酒,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棋逢对手意趣浓。正在此时,家人来报,说是阮籍的母亲病故。他却非要赢下这局棋才回家,友人再三劝他,终不肯回。待下完棋回家时,阮籍既不啼哭,也不理丧,蹲在地上,如醉如痴。朋友来吊丧,他既不作陪,又不谢答,却以白眼视之,一会儿披头散发、仰天狂笑,一会儿饮酒赋诗、抚琴吟唱。晋文帝听到阮籍的这些作为,相信他是真疯了。而实际上并非如此,这是阮籍对抗当朝统治者的手段。

    阮籍活到54岁便死了。相传,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文学家,当时的人们在他弹琴啸歌的东城墙下,筑起一座高台,取名啸台。并且在台旁挖一小湖,让湖光水色映照着古柏厅堂。多少年来,无数学士名流来到尉氏,无不仰慕先贤,登上啸台,吟诗作赋,以寄感慨。

    整理:zln201608

兴趣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