祀风师乐章·迎俎酌献

01
    德盛昭临,迎拜巽方。爰候发生,式荐馨香。

    酌醴具举,工歌再扬。神歆入律,恩降百祥。

    整理:zln201608

祀风师乐章·迎俎酌献赏析

02
    迎俎酌献,是一款郊庙歌辞。

    作品名称 迎俎酌献 作品别名 郊庙歌辞·祀风师乐章·迎俎酌献 文学体裁 古诗 作    者 包佶

    整理:zln201608

祀风师乐章·迎俎酌献包佶

03
    郊庙歌出处

    《乐记》曰:“王者功成作乐,治定制礼。是以五帝殊时,不相沿乐,三王异世,不相袭礼。”明其有损益。然自黄帝已後,至於三代,千有馀年,而其礼乐之备,可以考而知者,唯周而也已。《周颂·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之乐歌也,《清庙》,祀太庙之乐歌也,《我将》,祀明堂之乐歌也,《载芟》《良耜》,藉田社稷之乐歌也。然则祭乐之有歌,其来尚矣。两汉已後,世有制作。其所以用於郊庙朝廷,以接人神之欢者,其金石之响,歌舞之容,亦各因其功业治乱之所起,而本其风俗之所由。武帝时,诏司马相如等造《郊祀歌》诗十九章,五郊互奏之。又作《安世歌》诗十七章,荐之宗庙。至明帝,乃分乐为四品:一曰《大予乐》,典郊庙上陵之乐。郊乐者,《易》所谓“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上帝”。宗庙乐者,《虞书》所谓“琴瑟以咏,祖考来格”。《诗》云“肃雍和鸣,先祖是听”也。二曰雅颂乐,典六宗社稷之乐。社稷乐者,《诗》所谓“琴瑟击鼓,以御田祖”。《礼记》曰“乐施於金石,越於音声,用乎宗庙社稷,事乎山川鬼神”是也。

    整理:zln201608

祀风师乐章·迎俎酌献唐

04
    郊庙歌发展

    永平三年(60年),东平王苍造光武庙登歌一章,称述功德,而郊祀同用汉歌。魏歌辞不见,疑亦用汉辞也。武帝始命杜夔创定雅乐。时有邓静、尹商,善训雅歌,歌师尹胡能习宗庙郊祀之曲,舞师冯肃、服养,晓知先代诸舞,夔总领之。魏复先代古乐,自夔始也。晋武受命,百度草创。泰始二年(266年),诏郊庙明堂礼乐权用魏仪,遵周室肇称殷礼之义,但使傅玄改其乐章而已。永嘉之乱,旧典不存。贺循为太常,始有登歌之乐。明帝太宁(323—326年)末,又诏阮孚增益之。至孝武太元(376—396年)之世,郊祀遂不设乐。宋文帝元嘉(424—453年)中,南郊始设登歌,庙舞犹阙。乃诏颜延之造天地郊登歌三篇,大抵依仿晋曲,是则宋初又仍晋也。南齐、梁、陈,初皆沿袭,後更创制,以为一代之典。元魏、宇文继有朔漠,宣武已後,雅好胡曲,郊庙之乐,徒有其名。隋文平陈,始获江左旧乐。乃调五音为五夏、二舞、登歌、房中等十四调,宾祭用之。唐高祖受禅,未遑改造,乐府尚用前世旧文。武德九年(626年),乃命祖孝孙修定雅乐,而梁、陈尽吴、楚之音,周、齐杂胡戎之伎。於是斟酌南北,考以古音,作为唐乐,贞观二年(628年)奏之。按郊祀明堂,自汉以来,有夕牲、迎神、登歌等曲。宋、齐以後,又加祼地、迎牲、饮福酒。唐则夕牲、祼地不用乐,公卿摄事,又去饮福之乐。安、史作乱,咸、镐为墟,五代相承,享国不永,制作之事,盖所未暇。朝廷宗庙典章文物,但按故常以为程式云。

    整理:zln201608

郊庙歌辞·祀风师乐章·迎俎酌献

05
    郊庙歌

    汉郊庙歌

    晋郊庙歌

    南朝郊庙歌

    北朝郊庙歌

    隋郊庙歌

    唐郊庙歌

    五代郊庙歌

    整理:zln201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