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周赵任申屠传第十二

01
    《张周赵任申屠传》,是汉书的篇名。主要记载了西汉初年几位丞相的历史。分别是张苍、周昌、赵尧、任敖和申屠嘉。

    作品名称 张周赵任申屠传 创作年代 西汉 作品出处 汉书 内    容 记载了西汉初年几位丞相的历史

    整理:zln201607

张周赵任申屠传第十二全文

02
    张苍和绛侯周勃等人共同尊立代王为孝文皇帝。前176年(文帝四年),丞相灌婴去世,张苍继任为丞相。

    自从汉朝建立到孝文帝已有二十多年时间,当时正处在天下刚刚平定的时候,朝廷中的文武百官都是军人出身,而唯独张苍从担任计相时起,就致力于探讨、订正音律和历法的工作。 因为高祖是在十月里入关,灭秦到达霸上的,所以原来秦代以十月为一年开端的旧历法依然沿袭。他又推求金、木、水、火、土五德运转的情形,认为汉朝正值水德旺盛的时期,所以仍然像秦朝那样崇尚黑色。

    张苍还吹奏律管,调整乐调,使其合于五声八音,以此推类其它,来制定律令。并且由此制定出各种器物的度量标准,以作为天下百工的规范。 在他担任丞相一职时期,终于把这一切都完成了。所以整个汉代研究音律历法的学者,都师承张苍。而张苍这个人又本来就喜欢图书,再加上他什么书都读,什么学问都精通,而尤其擅长音律和历法。

    张苍对于曾经救过自己性命的王陵感恩戴德。王陵就是安国侯。等到张苍当了高官之后,经常把王陵当作父亲一般侍奉。王陵死后,张苍已经是丞相了,但是每逢五天一休假的时候,总是先拜见王陵夫人,献上美食之后,才敢回家。

    整理:zln201607

张周赵任申屠传第十二原文

03
    张苍,阳武人也,好书律历。秦时为御史,主柱下方书。有罪,亡归。及沛公略地过阳武,苍以客从攻南阳。苍当斩,解衣伏质,身长大,肥白如瓠,时王陵见而怪其美士,乃言沛公,赦勿斩。遂西入武关,至咸阳。

    沛公立为汉王,入汉中,还定三秦。陈馀击走常山王张耳,耳归汉。汉以苍为常山守。从韩信击赵,苍得陈馀。赵地已平,汉王以苍为代相,备边冠。已而徙为赵相,相赵王耳。耳卒,相其子敖。复徙相代。燕王臧荼反,苍以代相从攻荼有功,封为北平侯,食邑千二百户。

    迁为计相,一月,更以列侯为主计四岁。是时,萧何为相国,而苍乃自秦时为柱下御史,明习天下图书计籍,又善用算律历,故令苍以列侯居相府,领主郡国上计者。黥布反,汉立皇子长为淮南王,而苍相之。十四年,迁为御史大夫。

    周昌者,沛人也。其从兄苛,秦时皆为泗水卒史。及高祖起沛,击破泗水守监,于是苛、昌以卒史从沛公,沛公以昌为职志,苛为客。从入关破秦。沛公立为汉王,以苛为御史大夫,昌为中尉。

    汉三年,楚围汉王荥阳急,汉王出去,而使苛守荥阳城。楚破荥阳城,欲令苛将,苛骂曰:「若趣降汉王!不然,今为虏矣!」项羽怒,亨苛。汉王于是拜昌为御史大夫。常从击破项籍。六年,与萧、曹等俱封,为汾阴侯。苛子成以父死事,封为高景侯。

    昌为人强力,敢直言,自萧、曹等皆卑下之。昌尝燕入奏事,高帝方拥戚姬,昌还走。高帝逐得,骑昌项,上问曰:「我何如主也?」昌仰曰:「陛下即桀、纣之主也。」于是上笑之,然尤惮昌。及高帝欲废太子,而立威姬子如意为太子,大臣固争莫能得,上以留侯策止。而昌庭争之强,上问其说,昌为人吃,又盛怒,曰:「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上欣然而笑,即罢。吕后侧耳于东箱听,见昌,为跪谢曰:「微君,太子几废。」

    是岁,戚姬子如意为赵王,年十岁,高祖忧万岁之后不全也。赵尧为符玺御史,赵人方与公谓御史大夫周昌曰:「君之史赵尧年虽少,然奇士,君必异之,是且代君之位。」昌笑曰:「尧年少,刀笔吏耳,何至是乎!」居顷之,尧侍高祖,高祖独心不乐,悲歌,群臣不知上所以然。尧进请问曰:「陛下所为不乐,非以赵王年少,而戚夫人与吕后有隙,备万岁之后而赵王不能自全乎?」高祖曰:「我私忧之,不知所出。」尧曰:「陛下独为赵王置贵强相,及吕后、太子、群臣素所敬惮者乃可。」高祖曰:「然。吾念之欲如是,而群臣谁可者?」尧曰:「御史大夫昌,其人坚忍伉直,自吕后、太子及大臣皆素严惮之。独昌可。」高祖曰:「善。」于是召昌谓曰:「吾固欲烦公,公强为我相赵。」昌泣曰:「臣初起从陛下,陛下独奈何中道而弃之于诸侯乎?」高祖曰:「吾极知其左迁,然吾私忧赵,念非公无可者。公不得已强行!」于是徙御史大夫昌为赵相。

    既行久之,高祖持御史大夫印弄之,曰:「谁可以为御史大夫者?」孰视尧曰:「无以易尧。」遂拜尧为御史大夫。尧亦前有军功食邑,及以御史大夫从击陈豨有功,封为江邑侯。

    高祖崩,太后使使召赵王,其相昌令王称疾不行。使者三反,昌曰:「高帝属臣赵王,王年少,窃闻太后怨戚夫人,欲召赵王并诛之。臣不敢遣王,王且亦疾,不能奉诏。」太后怒,乃使使召赵相。相至,谒太后,太后骂昌曰:「尔不知我之怨戚氏乎?而不遣赵王!」昌既被征,高后使使召赵王。王果来,至长安月余,见鸩杀。昌谢病不朝见,三岁而薨,谥曰悼侯。传子至孙意,有罪,国除。景帝复封昌孙左车为安阳侯,有罪,国除。

    初,赵尧既代周昌为御史大夫,高祖崩,事惠帝终世。高后元年,怨尧前定赵王如意之画,乃抵尧罪,以广阿侯任敖为御史大夫。

    任敖,沛人也,少为狱吏。高祖尝避吏,吏系吕后,遇之不谨。任敖素善高祖,怒,击伤主吕后吏。及高祖初起,敖以客从为御史,守丰二岁。高祖立为汉王,东击项羽,遨迁为上党守。陈豨反,敖坚守,封为广阿侯,食邑千八百户。高后时为御史大夫,三岁免。孝文元年薨,谥曰懿侯。传子至曾孙越人,坐为太常庙酒酸不敬,国除。

    初任敖免,平阳侯曹窋代敖为御史大夫。高后崩,与大臣共诛诸吕。后坐事免,以淮南相张苍为御史大夫。苍来绛侯等尊立孝文皇帝,四年,代灌婴为丞相。

    汉兴二十余年,天下初定,公卿皆军吏。苍为计相时,绪正律历。以高祖十月始至霸上,故因秦时本十月为岁首,不革。推五德之运,以为汉当水德之时,上黑如故。吹律调乐,入之音声,及以比定律令。若百工,天下作程品。至于为丞相,卒就之。故汉家言律历者本张苍。苍凡好书,无所不观,无所不通,而尤邃律历。

    苍德安国侯王陵,及贵,父事陵。陵死后,苍为丞相,洗沐,常先朝陵夫人上食,然后敢归家。

    苍为丞相十余年,鲁人公孙臣上书,陈终始五德传,言「汉土德时,其符黄龙见,当改正朔,易服色」。事下苍,苍以为非是,罢之。其后黄龙见成纪,于是文帝召公孙臣以为博士,草立土德时历制度,更元年。苍由此自绌,谢病称老。苍任人为中候,大为奸利,上以为让,苍遂病免。孝景五年薨,谥曰文侯。传子至孙类,有罪,国除。

    初苍父长不满五尺,苍长八尺余,苍子复长八尺,及孙类长六尺余。苍免相后,口中无齿,食乳,女子为乳母。妻妾以百数,尝孕者不复幸。年百余岁乃卒。着书十八篇,言阴阳律历事。

    申屠嘉,梁人也。以材官蹶张从高帝击项籍,迁为队率。从击黥布,为都尉。孝惠时,为淮阳守。孝文元年,举故以二千石从高祖者,悉以为关内侯,食邑二十四人,而嘉食邑五百户。十六年,迁为御史大夫。张苍免相,文帝以皇后弟窦广国贤有行,欲相之,曰:「恐天下以吾私广国。」久念不可,而高帝时大臣余见无可者,乃以御史大夫嘉为丞相,因故邑封为故安侯。

    嘉为人廉直,门不受私谒。是时,太中大夫邓通方爱幸,赏赐累巨万。文帝常燕饮通家,其宠如是。是时,嘉入朝而通居上旁,有怠慢之礼。嘉奏事毕,因言曰:「陛下幸爱群臣则富贵之,至于朝廷之礼,不可以不肃!」上曰:「君勿言,吾私之。」罢朝坐府中,嘉为檄召通诣丞相府,不来,且斩通。通恐,入言上。上曰:「汝第往,吾今使人召若。」通至丞相府,免冠,徒跣,顿首谢嘉。嘉坐自如,弗为礼,责曰:「夫朝廷者,高皇帝之朝廷也,通小臣,戏殿上,大不敬,当斩。史今行斩之!」通顿首,首尽出血,不解。上度丞相已困通,使使持节召通,而谢丞相:「此语弄臣,君释之。」邓通既至,为上泣曰:「丞相几杀臣。」

    嘉为丞相五岁,文帝崩,孝景即位。二年,晁错为内史,贵幸用事,诸法令多所请变更,议以适罚侵削诸侯,而丞相嘉自绌所言不用,疾错。错为内史,门东出,不便,更穿一门,南出。南出者,太上皇庙□垣也。嘉闻错穿宗庙垣,为奏请诛错。客有语错,错恐,夜入宫上谒,自归上。至朝,嘉请诛内史错。上曰:「错所穿非真庙垣,乃外□垣,故冗官居其中,且又我使为之,错无罪。」罢朝,嘉谓长史曰:「吾悔不先斩错乃请之,为错所卖!」至舍,因呕血而死。谥曰节侯。传子至孙臾,有罪,国除。

    自嘉死后,开封侯陶青、桃侯刘舍及武帝时柏至侯许昌、平棘侯薛泽、武强侯庄青翟、商陵侯赵周,皆以列侯继踵,□□廉谨,为丞相备员而已,无所能发明功名着于世者。

    赞曰:张苍文好律历,为汉名相,而专遵用奉之《颛顼历》,何哉?周昌,木强人也。任敖以旧德用。申屠嘉可谓刚毅守节,然无术学,殆与萧、曹、陈平异矣。

    整理:zln201607

张周赵任申屠传第十二翻译

04
    张苍,河南阳武人,喜好文书、音律历法。秦朝时任御史,主管天下户籍图册。因犯罪逃回家乡。当沛公行军路过阳武时,张苍以宾客身份跟从沛公攻打南阳。张苍正要被问斩,解下衣服伏在刑具砧板上,显出身材高大,肌肉肥白如瓠瓜,当时王陵看到张苍,非常奇怪这个美士,于是告诉沛公,赦免不处斩刑。于是西入武关,到达咸阳。

    沛公当了汉王,进入汉中,又回军平定三秦地带。陈余赶走了常山王张耳,张耳投奔汉王,汉王派张苍任常山郡守。跟随韩信攻打赵国,张苍俘获陈余。赵国地区平定下来,汉王任张苍为代国相,防备边地盗贼。不久迁为赵国相,为赵王张耳丞相。张耳去世,张苍为其子张敖丞相。后来又改任代国丞相。燕王臧荼反叛,张苍以代国相身份随大军攻臧莱有功,封为北平侯,食邑一千二百户。

    张苍改计相,过了一个月,更以列侯为主计四年。当时萧何任相国,而张苍从秦朝时就当柱下御史,熟悉天下图册户籍,又善于计算历法,因此让张苍以列侯身份在相府任职,主管郡国送来的簿书。黥布反叛,汉朝立皇子刘长为淮南王,张苍为淮南国相。任职十四年,提升为御史大夫。

    周昌,沛郡人。他的堂兄周苛与他都是秦朝的泗水卒史。当汉高祖在沛县起兵时,击败泗水郡守、郡监,于是周苛、周昌兄弟二人以卒史身份投靠了沛公,沛公以周昌为掌旗手,周苛为帐下宾客。随军入关减秦。沛公立为汉王,以周苛为御史大夫,周昌为中尉。

    汉三年,楚军把汉王包围在荣阳,情况危急,汉王逃出后,让周苛坚守荣阳。楚军攻破荣阳,打算任周苛为将军,周苛斥骂说: “你赶快投降汉王!不然的话,今天你就要当俘虏!”项羽大怒,烹杀周苛。汉王于是任命周昌为御史大夫。常常跟从汉王击败项羽。汉六年,周昌舆萧何、曹参等人同时受封,为汾阴侯。周苛之子周成由于父亲死难,封为高景侯。

    周昌刚强正直,敢于直言,从萧何、曹参以下官员对他都谨小慎微,言词卑下。周昌曾在高帝宴饮时奏事,高帝正在拥抱戚姬,周昌退走。高帝追赶出来抓住周昌,骑在周昌脖子上问道:“我是怎样的君主?”周吕仰起头说: “陛下就是桀、纣之主。”于是皇上笑起来,然而还是很怕他。当时高帝想废太子,立戚姬之子如意为太子,大臣们坚持劝谏争辩,都没有成功,皇上由于留侯张良的计策才作罢。然而周昌在朝廷之上极力争辩,皇上问他的理由,周昌有E1吃缺陷,又十分愤怒,说:“臣V1吃不能讲出来,然而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想废太子,臣期期不接受诏命。”皇上欣然而笑,便停止了废太子一事。吕后在束厢室侧耳偷听,见到周昌后,下跪拜谢,说:“没有您强争,太子差一点就被废了。”

    这一年,戚姬之子如意为趟王,年十岁,高祖担心自己死后他不能自保。趟尧当时任符玺御史,赵人方舆公对御史大夫周昌说:“您的下属赵尧,年龄虽小,然而是个奇才,您一定要特别关照他,将来要由他代替您的职务。”周昌笑着说:“赵尧年少,是个刀笔小吏,何至于这样抬高他。”不久,趟尧侍奉高祖,高祖独自闷闷不乐,哼着悲歌,群臣都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这样。赵尧进来请安,问道: “陛下所以不高兴,是不是因为趟王年少,戚夫人又与吕后不和,担心您万岁之后赵王不能自保呀?”高祖说:“我私下担心,不知用什么计策。”赵尧说:“陛下只要为赵王安排一个尊贵坚强的相,他是吕后、太子、群臣一向尊敬畏惧的人就可以了。”高祖说:“是这样。我想的也是这办法,然而群臣谁可以呢?”趟尧说: “御史大夫周昌,其人坚强正直,从吕后、太子以下及大臣平时都怕他。只有周昌可以。”高祖说道:“好。”于是召周昌说:“我必须烦劳你的大驾,你一定要为我去当赵相。”周昌哭泣着说: “臣从一开始就追随陛下,陛下为什么要单单把我抛弃到诸侯王国去呢?”高祖说:“我很清楚这是贬了你的官,然而我暗自担心趟王,想来想去非你不能当此任。你还是不要推辞,勉强自己前去赴任吧!”于是迁御史大夫周昌任赵相。

    周昌走后很久,高祖拿着御史大夫印抚摸着说: “谁能担任御史大夫呢?”仔细看了看赵尧说:“没有人能代替赵尧了。”于是拜趟尧为御史大夫。赵尧以前也有军功,领有食邑,又以御史大夫身份随军攻打陈稀有功,封为江邑侯。

    高祖驾崩,太后派使臣召趟王入京,趟相周昌让赵王说有病不能前往。使臣第三次返回来到赵国,周昌说: “高帝把赵王交给臣来保护,王年纪小,听说太后怨戚夫人,想召赵王杀掉他。臣不敢送走赵王,赵王又有病,不能接受诏命前往。”太后大怒,于是派使臣召趟相。趟相到京,拜谒太后,太后骂周昌说: “你不知道我恨戚氏吗?竟然不把趟王送来!”周昌被征召来京后,高后就派使臣召赵王。赵王果然来京,到长安一个多月,就被毒死。周昌因病辞谢不上朝,三年后去世,谧号悼侯。传侯爵至子,又到孙周意,犯了罪,除去侯国。景帝又封周昌孙周左车为安阳侯,因犯罪,除去侯国。

    当初,趟尧代替周昌为御史大夫之后,高祖驾崩,侍奉惠帝直到驾崩。高后元年,高后怨恨赵尧提出保护赵王如意的计策,于是定趟尧罪,让广阿侯任敖为御史大夫。

    任敖,沛郡人,年轻时当狱卒。高祖曾逃避官吏追捕,官吏捉走了吕后,对吕后有轻薄举动。任敖向来看重高祖,大怒,击伤看管吕后的小吏。当高祖开始起兵时,任敖以宾客身份随从直担,当了御史,坚守丰旦二年。直塑当了选王,向东进击项羽,任敖升为上党郡守。陈稀反叛,任敖坚守,封为广阿侯,食邑一千八百户。高后时任御史大夫。三年罢免。孝文帝元年去世,谧号懿侯。侯爵传给儿子,又传到曾孙任越人,因犯太常庙祭酒味酸不敬罪,除去侯国。

    当初,任敖罢免,平阳侯曹茁代替任敖为御史大夫。高后驾崩,与大臣共同诛灭吕氏家族。后因犯法免官,任淮南相张苍为御史大夫。张苍与绛侯周勃等尊立孝文皇帝,四年,代替灌婴为丞相。

    汉朝建立二十多年,天下刚刚平定,公卿官吏都是军官。张苍任计相时,绪正历法。由于高祖十月到达霸上,所以继续使用秦时十月为岁首的历法,不加变更。推算五行运转,认为漠处在水德之际,崇尚黑色,和秦朝一样。调整律管乐声,定下乐律,制定法律、条令。就像工匠度量标准,定出制作器具的规矩。最后官至丞相之位。因此,汉朝讲律历者都以张苍为标准。张苍喜好图书,没有不阅读的,也无所不通,尤其精通音律历法。

    张苍为感激安国侯王陵救命之恩,到显贵之后,把王陵当父亲一样侍奉。王陵死后,张苍任丞相,休假之曰,常常先去看望陵夫人,并侍奉吃饭,然后才敢回家。

    张苍为丞相十余年,鲁国人公孙臣上书,陈述五行终始传递次序,说汉当上德之时,应该与黄龙出现相兆应,应该更改一年开始的月份,改换祭祀服装颜色。事情交由张苍处理,张苍以为不对,废止不办。后来,黄龙在成纪出现,于是文帝召公孙臣为博士,草立土德、历法制度,改元年。张苍由此自贬,声称有病年老,张苍保举了一个中候官,大行奸邪谋利之事,皇上责备张苍,张苍于是因病免官。孝景五年去世,谧号文侯。侯位传子直至孙张类,因犯罪,废除侯国。

    当初,张苍父身高不满五尺。张苍身高八尺,张苍之子又是身高八尺,到他的孙子张类时身高六尺多。张苍免相位后,口中没有了牙齿,吃人乳,让妇女为乳母。妻妾成百数,怀孕后便不再宠爱。年纪百余岁才去世。着书十八篇,讲述阴阳、音律、历法之事。

    空屋裹,里垫人。以强壮弓弩手身份随从高童攻打堕型,后升为一队之长。随从高帝攻打黥布,任部尉。孝惠帝时,任淮阳郡守。孝文元年,推举原来二千石级官员跟随高帝出征的人。全部赐爵关内侯,受封者食邑二十四人,而申屠塞食邑五百户。十六年,升为御史大夫。张苍被免去丞相职务之后,文帝因为皇后弟宝广国有贤德品行,打算任为丞相,又说:“恐怕天下人说我以私亲偏向广国。”考虑很久认为不可,而高帝时健在的大臣没有人可以担任,于是任命御史大夫申屠嘉为丞相,用他原食邑之名封为故安堡。

    申屠嘉品质廉洁正直,家门不接见私人拜访。当时太中大夫邓通正受宠爱,赏赐累积上亿钱。文帝常常在闲暇时去邓通家饮酒,受宠如此深厚。这I寺申屠嘉入朝,邓通位居皇上旁边,有怠慢失礼之状。申屠嘉一卜奏完毕,随即说道:“陛下宠爱群臣便让他们富贵,至于朝廷礼仪,不可以不严肃!”皇上说:“您不要说了,我私下告诫他。”退朝后,申屠嘉坐在丞相府,亲自写下檄文召邓通来府,不来的话,立即处斩邓通。邓通恐惧,入朝告诉皂上。皇上说:“你只管去,我马上派人召你出来。”邓通到了丞相府,脱帽赤脚,叩头向申屠嘉谢罪。申屠嘉照常坐定自如,没有行待客之礼,斥贞说:“朝廷这个地方,是高皇帝的朝廷,塑迪一个小臣,嬉戏殿上,是最大的不敬,应当斩首。丞相史去执行斩刑!”邓通叩头,头部都流出鲜血,仍然没有停F来。皇上估计丞相已经惩罚了邓通,便派使臣手持符节召回邓通,向丞相致谢,说: “这个人是我的戏弄之臣,您放了他吧。”邓通到了殿上,向皇上哭泣,说:“丞相差一点杀了臣。”

    申屠嘉任丞相五年,文帝驾崩,景帝即位。第二年,晁错任内史,被皂上赏识受到重用,他提议改变了许多项法令,又建议处罚削弱诸侯势力。然而丞相申屠嘉却自行贬退,讲的话也不被采纳,十分痛恨晁错。晁错任内史,出入东门,有所不便,就另开一门,从南面出入。从南面出入,正经太上皇庙内墙之外、外墙之内的空地。申屠嘉听说晁错穿过宗庙墙,准备奏请杀晁错。宾客有人告诉了晁错,晁错恐惧,深夜入宫进见皇上,主动向皇上认罪。次日上朝,申屠嘉奏请杀内史晁错。皇上说:“晁错打开的不是真庙墙,是内墙之外的外墙,因此散官可以居住其中,何况又是我让他这样做,晁错无罪。”退朝后,申屠嘉对长史说:“我后悔何不先斩后奏,反被晁错出卖。”回到家中,便吐血而死。谧号节侯。侯爵传到儿子,到孙申屠臾,因犯罪废除了爵位封地。

    自从申屠嘉死后,开封侯陶青、桃侯刘舍及武帝时柏至侯许昌、平棘侯薛泽、武强侯庄青翟、商陵侯赵周,都以列侯身份继任丞相,他们严肃、廉洁、谨慎,但仅仅是充数的丞相人员而已,没有什么发明建树称着于世的。

    赞曰:退苍表面上喜欢历法,成了j龇名相,然而只推重奎朝的《颛顼历》,为什么呢?旦旦,坚强正直如木石。鱼遨因保护旦丘的旧恩见用。皇昼台可以说是刚毅守节操,然而不学无术,见识不如盖何、姜参、速垩等人。

    整理:zln201607

汉书张周赵任申屠传第十二

05
    叙述张苍、周昌、起尧、任教、申屠嘉等的事迹。这是一篇写萧何、曹参、陈平等汉初功臣名相之后的丞相、御史大夫的类传。张苍等五人是次于萧何等名臣的汉初大臣,各有个性和特点,为官刚直守节,故可立传;至于陶青、刘舍等辈,录录无为,尸位素餐,就难等列了。《汉书》继《史记》之后,都写了张苍等五人各有特点,为官守正;并指出自申屠嘉死后,陶青、刘舍、许昌、薛泽、庄青翟、赵周等以列侯继踵任相,谨小慎微,只是“备员而已,无所能发明功名着于世者”,“殆与萧、曹、陈平异矣”。这是中肯的评论。为何如此?恐怕不能仅从个人性格特点去找答案;还得了解时势及当时政治特点,特别是景武之世皇权专制主义的强化不能不加思索。

    张苍,阳武人也(1),好书律历。秦时为御史,主柱下方书(2)。有罪,亡归。及沛公略地过阳武,苍以客从攻南阳(3)。苍当斩(4),解衣伏质(锧)(5),身长大,肥白如瓠,时王陵见而怪其美士(6),乃言沛公,赦勿斩,遂西入武关(7),至咸阳(8)。

    (1)阳武:县名。在今河南原阳县东南。(2)主柱下方书:谓为柱下史,掌管四方文书。(3)南阳:郡名。治宛县(在今河南南阳市)。(4)当斩:《史记》作“坐法当斩”,文以较明。(5)锧:古时杀人所用的椹垫。(6)王陵:刘邦部将。(7)武关:在今陕西商南县东南。(8)咸阳:秦朝国都,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 

    沛公立为汉王,入汉中(1),还定三秦(2)。陈余击走常山王张耳(3),耳归汉,汉以苍为常山守。从韩信击赵(4),苍得陈余。赵地已平,汉王以苍为代相(5),备边寇。已而徙为赵相,相赵王耳。耳卒,相其子敖。复徙相代。燕王臧荼反,苍以代相从攻荼有功,封为北平侯,食邑千二百户。

    (1)汉中:郡名。治南郑(在今陕西汉中市)。(2)三秦:指关中地区。(3)常山:郡国名。治东垣(在今河北石家庄市东北)。(4)赵:指赵王国。赵都于邯郸(在今河北邯郸市)。(5)代:代王冈,都于代县(在今河北蔚县东北)。

    迁为计相(1),一月,更以列侯为主计四岁(2)。是时萧何为相国,而苍乃自秦时为柱下御史,明习天下图书计籍,又善用算律历,故令苍以列侯居相府,领主郡国上计者。黥布反,汉立皇子长为淮南王,而苍相之(3)。十四年(4),迁为御史大夫。

    (1)计相:专掌计籍,故称“计相”。(2)主计:计相之号。(3)相之:谓为淮南王相。(4)十四年:自孝惠元年至高后七年(前194——前181)。

    周昌者,沛人也(1)。其从兄苛,秦时皆为泗水卒史(2)。及高祖起沛,击破泗水守监(3),于是苛、昌以卒史从沛公,沛公以昌为职志(4),苛为客(5)。从入关破秦。沛公立为汉王,以苛为御史大夫,昌为中尉(6)。

    (1)沛:县名。在今江苏沛县。(2)泗水:郡名。治相县(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北)。(3)守监:郡守、郡监。(4)职志:掌旗帜。志:与“帜”同。(5)客:宾客,不任官职。(6)中尉:武职,掌京师治安。

    汉三年,楚围汉王荥阳急(1),汉王出去,而使苛守荥阳城。楚破荥阳城,欲令苛将,苛骂曰:“苔趣(促)降汉王!不然,今为虏矣!”项羽怒,亨(烹)苛。汉王于是拜昌为御史大夫。常从击破项籍。六年,与萧、曹等俱封,为汾阴侯(2),苛子成以父死事,封为高景侯。

    (1)荥阳:县名。在今河南荥阳县。(2)汾阴:县名。在今山西万荣县西南。

    昌为人强力,敢直言,自萧、曹等皆卑下之。昌尝燕(宴)入奏事(1),高帝方拥戚姬(2),昌还走。高帝逐得,骑昌项上(3),问曰:“我何如主也?”昌仰曰:“陛下即桀纣之主也(4)。”于是上笑之,然尤惮昌。及高帝欲废太子(5),而立戚姬子如意为太子(6);大臣固争莫能得,上以留侯策止(7)。而昌庭争之强,上问其说,昌为人吃(8),又盛怒,曰:“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9)。陛下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上欣然而笑,即罢。吕后侧耳于东箱(厢)听(10),见昌,为跪谢曰:“微君(11),太子几废。”

    (1)宴:安闲。指高帝安闲时。(2)拥:抱也。戚姬:即戚夫人。(3)项:脖子的后部。(4)桀纣:夏桀王、商纣王,古时荒淫的君主。(5)太子:指太子刘盈。(6)如意:戚姬所生,封为赵王。(7)留侯:张良。(8)吃:口吃。说话结结巴巴,字音重复。(9)期期:口吃貌。(10)东箱:即东厢。(11)微:无也。

    是岁,戚姬子如意为赵王,年十岁,高祖忧万岁之后不全也(1)。赵尧为符玺御史(2),赵人方与公谓御史大夫周昌曰(3):“君之史赵尧年虽少,然奇士,君必异之(4),是且代君之位。”昌笑曰:“尧年少,刀笔吏耳,何至是乎!”居顷之,尧侍高祖,高祖独心不乐,悲歌,群臣不知上所以然。尧进请闲曰(5):“陛下所为不乐,非以赵王年少,而戚夫人与吕后有隙,备万岁之后而赵王不能自全乎(6)?”高祖曰:“我私忧之,不知所出(7)。”尧曰:“陛下独为赵王置贵强相,及吕后、太子、群臣素所敬惮者乃可。”高祖曰:“然。吾念之欲如是,而群臣谁可者?”尧曰:“御史大夫昌,其人坚忍伉直,自吕后、太子及大臣皆素严惮之。独昌可。”高祖曰:“善。”于是召昌谓曰:“吾固欲烦公(8),公强为我相赵。”昌泣曰:“臣初起从陛下,陛下独奈何中道而弃之于诸侯乎?”高祖曰:“吾极知其左迁(9),然吾私忧赵,念非公无可者。公不得已强行!”于是徙御史大夫昌为赵相。

    (1)万岁:这里是死亡之讳言。不全:不安全。(2)符玺御史:掌管符玺的御史,属御史大夫。(3)方与公:方与县令。方与,县名。在今山东鱼台县北。(4)异:谓特殊优待。(5)请闲:要求个别谈话。(6)备:考虑之意。(7)不知所出:意谓没有想出办法。(8)固欲烦公:一定要烦劳您。(9)左迁:谓贬秩位。犹今言下放。

    既行久之,高祖持御史大夫印弄之,曰:“谁可以为御史大夫者?”孰(熟)视尧曰:“无以易尧(1)。”遂拜尧为御史大夫。尧亦前有军功食邑,及以御史大夫从击陈豨有功,封为江邑侯。

    (1)易:代也,这里是胜过之意。

    高祖崩,太后使使召赵王,其相昌令王称疾不行,使者三反,昌曰:“高祖属(嘱)臣赵王,王年少,窃闻太后怨戚夫人,欲召赵王并诛之。臣不敢遣王,王且亦疾,不能奉诏。”太后怒,乃使使召赵相。相至,谒太后,太后骂曰:“尔不知我之怨戚氏乎?而不遣赵王!”昌既被征,高后使使召赵王,王果来,至长安月余,见鸩杀(1)。昌谢病不朝见(2),三岁而薨,谥曰悼侯,传子至孙意,有罪(3),国除。景帝复封昌孙左车为安阳侯,有罪,国除。

    (1)鸩杀:毒死。(2)谢病:推辞有病。(3)有罪:据《功臣表》,周意坐行贿,为城旦。

    初,赵尧既代周昌为御史大夫,高祖崩,事惠帝终世。高后元年,怨尧前定赵王如意之画(1),乃抵尧罪(2),以广阿侯任敖为御史大夫。

    (1)画:谓划策。这里是指所划周昌为赵相之策。(2)抵尧罪:据《功臣表》赵尧是免官。

    任敖,沛人也,少为狱吏。高祖尝避吏,吏系吕后,遇之不谨(1)。任敖素善高祖,怒击伤主吕后吏。及高祖初起,敖以客从为御史,守丰二岁(2)。高祖立为汉王,东击项羽,敖迁为上党守(3)。陈豨反,敖坚守,封为广阿侯,食邑千八百户。高后时为御史大夫,三岁免。孝文元年薨(4),谥曰懿侯。传子至曾孙越人,坐为太常庙酒酸不敬,国除。

    (1)不谨:待慢之意。(2)丰:邑名。在江苏丰县,(3)上党:郡名。治长子(今山西长子县西南)。(4)元年:当作“二年”。《表》云封十九年卒。自高帝十一年封,至孝文二年(前196——前178),乃十九年。

    整理:zln20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