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传第六十二

01
    古者天子建国,诸侯立家,自卿、大夫以至于庶人,各有等差,是以民服事其上,而下无觊觎。孔子曰:“天下有道,政不在大夫。”百官有司奉法承令,以修所职,失职有诛,侵官有罚。夫然,故上下相顺,而庶事理焉。

    周室既微,礼乐征伐自诸侯出。桓、文之后,大夫世权,陪臣执命。陵夷至于战国,合从连衡,力政争强。由是列国公子,魏有信陵、赵有平原、齐有孟尝、楚有春申,皆借王公之势,竞为游侠,鸡鸣狗盗,无不宾礼。而赵相虞卿弃国捐君,以周穷交魏齐之厄;信陵无忌窃符矫命,戮将专师,以赴平原之急:皆以取重诸侯,显名天下,扼腕而游谈者,以四豪为称首。于是背公死党之议成,守职奉上之义废矣。

    及至汉兴,禁网疏阔,未之匡改也。是故代相陈豨从车千乘,而吴濞、淮南皆招宾客以千数。外戚大臣魏其、武安之属竞逐于京师,布衣游侠剧孟、郭解之徒驰骛于闾阎,权行州域,力折公侯。众庶荣其名迹,觊而慕之。虽其陷于刑辟,自与杀身成名,若季路、仇牧,死而不悔也。故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非明王在上,视之以好恶,齐之以礼法,民曷由知禁而反正乎!

    古之正法:五伯,三王之罪人也;而六国,五伯之罪人也。夫四豪者,又六国之罪人也。况于郭解之伦,以匹夫之细,窃杀生之权,其罪已不容于诛矣。观其温良泛爱,振穷周急,谦退不伐,亦皆有绝异之姿。惜乎不入于道德,苟放纵于末流,杀身亡宗,非不幸也。

    自魏其、武安、淮南之后,天子切齿,卫、霍改节。然郡国豪桀处处各有,京师亲戚冠盖相望,亦古今常道,莫足言者。唯成帝时,外家王氏宾客为盛,而楼护为帅。及王莽时,诸公之间陈遵为雄,闾里之侠原涉为魁。

    朱家,鲁人,高祖同时也。鲁人皆以儒教,而朱家用侠闻。所臧活豪士以百数,其余庸人不可胜言。然终不伐其能,饮其德,诸所尝施,唯恐见之。振人不赡,先从贫贱始。家亡余财,衣不兼采,食不重味,乘不过軥牛。专趋人之急,甚于己私。既阴脱季布之厄,及布尊贵,终身不见。自关以东,莫不延颈愿交。

    楚田仲以侠闻,父事朱家,自以为行弗及也。田仲死后,有剧孟。

    剧孟者,洛阳人也。周人以商贾为资,剧孟以侠显。吴、楚反时,条侯为太尉,乘传东,将至河南,得剧孟,喜曰:“吴、楚举大事而不求剧孟,吾知其无能为已。”天下骚动,大将军得之若一敌国云。剧孟行大类朱家,而好博,多少年之戏。然孟母死,自远方送丧盖千乘。及孟死,家无十金之财。而符离王孟,亦以侠称江、淮之间。是时,济南瞷氏、陈周肤亦以豪闻。景帝闻之,使使尽诛此属。其后,代诸白、梁韩毋辟、阳翟薛况、陕寒孺,纷纷复出焉。

    郭解,河内轵人也,温善相人许负外孙也。解父任侠,孝文时诛死。解为人静悍,不饮酒。少时阴贼感概,不快意,所杀甚众。以躯借友报仇,臧命作奸剽攻,休乃铸钱掘冢,不可胜数。适有天幸,窘急常得脱,若遇赦。

    及解年长,更折节为俭,以德报怨,厚施而薄望。然其自喜为侠益甚。既已振人之命,不矜其功,其阴贼着于心本发于睚眦如故云。而少年慕其行,亦辄为报仇,不使知也。

    解姊子负解之势,与人饮,使之釂,非其任,强灌之。人怒,刺杀解姊子,亡去。解姊怒曰:“以翁伯时人杀吾子,贼不得!”弃其尸道旁,弗葬,欲以辱解。解使人微知贼处。贼窘自归,具以实告解。解曰:“公杀之当,吾儿不直。”遂去其贼,罪其姊子,收而葬之。诸公闻之,皆多解之义,益附焉。

    解出,人皆避,有一人独箕踞视之。解问其姓名,客欲杀之。解曰:“居邑屋不见敬,是吾德不修也,彼何罪!”乃阴请尉史曰:“是人吾所重,至践更时脱之。”每至直更,数过,吏弗求。怪之,问其故,解使脱之。箕踞者乃肉袒谢罪。少年闻之,愈益慕解之行。

    洛阳人有相仇者,邑中贤豪居间以十数,终不听。客乃见解。解夜见仇家,仇家曲听。解谓仇家:“吾闻洛阳诸公在间,多不听。今子幸而听解,解奈何从它县夺人邑贤大夫权乎!”乃夜去,不使人知,曰:“且毋庸,待我去,令洛阳豪居间乃听。”

    解为人短小,恭俭,出未尝有骑,不敢乘车入其县庭。之旁郡国,为人请求事,事可出,出之;不可者,各令厌其意,然后乃敢尝酒食。诸公以此严重之,争为用。邑中少年及旁近县豪夜半过门,常十余车,请得解客舍养之。

    及徙豪茂陵也,解贫,不中訾。吏恐,不敢不徙。卫将军为言:“郭解家贫,不中徙。”上曰:“解布衣,权至使将军,此其家不贫!”解徙,诸公送者出千余万。轵人杨季主子为县掾,隔之,解兄子断杨掾头。解入关,关中贤豪知与不知,闻声争交欢。邑人又杀杨季主,季主家上书人又杀阙下。上闻,乃下吏捕解。解亡,置其母家室夏阳,身至临晋。临晋籍少翁素不知解,因出关。籍少翁已出解,解传太原,所过辄告主人处。吏逐迹至籍少翁,少翁自杀,口绝。久之得解,穷治所犯为,而解所杀,皆在赦前。

    轵有儒生侍使者坐,客誉郭解,生曰:“解专以奸犯公法,何谓贤?”解客闻之,杀此生,断舌。吏以责解,解实不知杀者,杀者亦竟莫知为谁。吏奏解无罪。御史大夫公孙弘议曰:“解布衣为任侠行权,以睚眦杀人,解不知,此罪甚于解知杀之。当大逆无道。”遂族解。

    自是之后,侠者极众,而无足数者。然关中长安樊中子,槐里赵王孙,长陵高公子,西河郭翁中,太原鲁翁孺,临淮皃长卿,东阳陈君孺,虽为侠而恂恂有退让君子之风。至若北道姚氏,西道诸杜,南道仇景,东道赵佗羽公子,南阳赵调之徒,盗跖而居民间者耳,曷足道哉!此乃乡者朱家所羞也。

    萭章字子夏,长安人也。长安炽盛,街闾各有豪侠,章在城西柳市,号曰“城西萭章子夏”。为京兆尹门下督,从至殿中,侍中诸侯贵人争欲揖章,莫与京兆尹言者。章逡循甚惧。其后京兆不复从也。

    整理:zln201607

游侠传第六十二全文

02
    与中书令石显相善,亦得显权力,门车常接毂。至成帝初,石显坐专权擅势免官,徙归故郡。显资巨万,当去,留床席器物数百万直,欲以与章,章不受。宾客或问其故,章叹曰:“吾以布衣见哀于石君,石君家破,不能有以安也,而受其财物,此为石氏之祸,萭氏反当以为福邪!”诸公以是服而称之。

    河平中,王尊为京兆尹,捕击豪侠,杀章及箭张回、酒市赵君都、贾子光,皆长安名豪,报仇怨养刺客者也。

    楼护字君卿,齐人。父世医也,护少随父为医长安,出入贵戚家。护诵医经、本草、方术数十万言,长者咸爱重之,共谓曰:“以君卿之材,何不宦学乎?”由是辞其父,学经传,为京兆吏数年,甚得名誉。

    是时,王氏方盛,宾客满门,五侯兄弟争名,其客各有所厚,不得左右,唯护尽入其门,咸得其欢心。结士大夫,无所不倾,其交长者,尤见亲而敬,众以是服。为人短小精辩,论议常依名节,听之者皆竦。与谷永俱为五侯上客,长安号曰“谷子云笔札,楼君卿唇舌”,言其见信用也。母死,送葬者致车二三千两,闾里歌之曰:“五侯治丧楼君卿。”

    久之,平阿侯举护方正,为谏大夫,使郡国。护假贷,多持币帛,过齐,上书求上先人冢,因会宗族故人,各以亲疏与束帛,一日数百金之费。使还,奏事称意,擢为天水太守。数岁免,家长安中。时成都侯商为大司马卫将军,罢朝,欲候护,其主簿谏:“将军至尊,不宜入闾巷。”商不听,遂往至护家。家狭小,官属立车下,久住移时,天欲雨,主簿谓西曹诸掾曰:“不肯强谏,反雨立闾巷!”商还,或白主簿语,商恨,以他职事去主簿,终身废锢。

    后护复以荐为广汉太守。元始中,王莽为安汉公,专政,莽长子宇与妻兄吕宽谋以血涂莽第门,欲惧莽令归政。发觉,莽大怒,杀宇,而吕宽亡。宽父素与护相知,宽至广汉过护,不以事实语也。到数日,名捕宽诏书至,护执宽。莽大喜,征护入为前煇光,封息乡侯,列子九卿。

    莽居摄,槐里大贼赵朋、霍鸿等群起,延入前煇光界,护坐免为庶人。其居位,爵禄赂遗所得亦缘手尽。既退居里巷,时五侯皆已死,年老失势,宾客益衰。至王莽篡位,以旧恩召见护,封为楼旧里附城。而成都侯商子邑为大司空,贵重,商故人皆敬事邑,唯护自安如旧节,邑亦父事之,不敢有阙。时请召宾客,邑居樽下,称“贱子上寿”。坐者百数,皆离席伏,护独东乡正坐,字谓邑曰:“公子贵如何!”

    初,护有故人吕公,无子,归护。护身与吕公、妻与吕妪同食。及护家居,妻子颇厌吕公。护闻之,流涕责其妻子曰:“吕公以故旧穷老托身于我,义所当奉。”遂养吕公终身。护卒,子嗣其爵。

    陈遵字孟公,杜陵人也。祖父遂,字长子,宣帝微时与有故,相随博弈,数负进。及宣帝即位,用遂,稍迁至太原太守,乃赐遂玺书曰:“制诏太原太守:官尊禄厚,可以偿博进矣。妻君宁时在旁,知状。”遂于是辞谢,因曰:“事在元平元年赦令前。”其见厚如此。元帝时,征遂为京兆尹,至廷尉。

    遵少孤,与张竦伯松俱为京兆史。竦博学通达,以廉俭自守,而遵放纵不拘,操行虽异,然相亲友,哀帝之末俱着名字,为后进冠。并入公府,公府掾史率皆羸车小马,不上鲜明,而遵独极舆马衣服之好,门外车骑交错。又日出醉归,曹事数废。西曹以故事适之,侍曹辄诣寺舍白遵曰:“陈卿今日以某事适。”遵曰:“满百乃相闻。”故事,有百适者斥,满百,西曹白请斥。大司徒马宫大儒优士,又重遵,谓西曹:“此人大度士,奈何以小文责之?”乃举遵能治三辅剧县,补郁夷令。久之,与扶风相失,自免去。

    槐里大贼赵朋、霍鸿等起,遵为校尉,击朋、鸿有功,封嘉威侯。居长安中,列侯近臣贵戚皆贵重之。牧守当之官,及郡国豪桀至京师者,莫不相因到遵门。

    遵嗜酒,每大饮,宾客满堂,辄关门,取客车辖投井中,虽有急,终不得去。尝有部刺史奏事,过遵,值其方饮,刺史大穷,候遵沾醉时,突入见遵母,叩头自白当对尚书有期会状,母乃令从后阁出去。遵大率常醉,然事亦不废。

    长八尺余,长头大鼻,容貌甚伟。略涉传记,赡于文辞。性善书,与人尺牍,主皆藏去以为荣。请求不敢逆,所到,衣冠怀之,唯恐在后。时列侯有与遵同姓字者,每至人门,曰陈孟公,坐中莫不震动,既至而非,因号其人曰陈惊坐云。

    王莽素奇遵材,在位多称誉者,由是起为河南太守。既至官,当遣从史西,召善书吏十人于前,治私书谢京师故人。遵冯几,口占书吏,且省官事,书数百封,亲疏各有意,河南大惊。数月免。

    初,遵为河南太守,而弟级为荆州牧,当之官,俱过长安富人故淮阳王外家左氏饮食作乐。后司直陈崇闻之,劾奏:“遵兄弟幸得蒙恩超等历位,遵爵列侯,备郡守,级州牧奉使,皆以举直察枉宣扬圣化为职,不正身自慎。始遵初除,乘藩车入闾巷,过寡妇左阿君置酒歌讴,遵起舞跳梁,顿仆坐上,暮因留宿,为侍婢扶卧。遵知饮酒饫宴有节,礼不入寡妇之门,而湛酒混肴,乱男女之别,轻辱爵位,羞污印韨,恶不可忍闻。臣请皆免。”遵既免,归长安,宾客愈盛,饮食自若。

    久之,复为九江及河内都尉,凡三为二千石。而张竦亦至丹阳太守,封淑德侯。后俱免官,以列侯归长安。竦居贫,无宾客,时时好事者从之质疑问事,论道经书而已。而遵昼夜呼号,车骑满门,酒肉相属。

    先是,黄门郎扬雄作《酒箴》以讽谏成帝,其文为酒客难法度士,譬之于物,曰:“子犹瓶矣。观瓶之居,居井之眉,处高临深,动常近危。酒醪不入口,臧水满怀,不得左右,牵于纆徽。一旦■碍,为■所轠,身提黄泉,骨肉为泥。自用如此,不如鸱夷。鸱夷滑稽,腹如大壶,尽日盛酒,人复借酤。常为国器,托于属车,出入两宫,经营公家。由是言之,酒何过乎!”遵大喜之,常谓张竦:“吾与尔犹是矣。足下讽诵经书,苦身自约,不敢差跌,而我放意自恣,浮湛俗间,官爵功名,不减于子,而差独乐,顾不优邪!”竦曰:“人各有性,长短自裁。子欲为我亦不能,吾而效子亦败矣。虽然,学我者易持,效子者难将,吾常道也。”

    及王莽败,二人俱客于池阳,竦为贼兵所杀。更始至长安,大臣荐遵为大司马护军,与归德侯刘飒俱使匈奴。单于欲胁诎遵,遵陈利害,为言曲直,单于大奇之,遣还。会更始败,遵留朔方,为贼所败,时醉见杀。

    原涉字巨先。祖父武帝时以豪桀自阳翟徙茂陵。涉父哀帝时为南阳太守。天下殷富,大郡二千石列官,赋敛送葬皆千万以上,妻子通共受之,以定产业。时又少行三年丧者。及涉父死,让还南阳赙送,行丧冢庐三年,由是显名京师。礼毕,扶风谒请为议曹,衣冠慕之辐辏。为大司徒史丹举能治剧,为谷口令,时年二十余。谷口闻其名,不言而治。

    先是,涉季父为茂陵秦氏所杀,涉居谷口半岁所,自劾去官,欲报仇。谷口豪桀为杀秦氏,亡命岁余,逢赦出。郡国诸豪及长安、五陵诸为气节者皆归慕之。涉遂倾身与相待,人无贤不肖阗门,在所闾里尽满客。或讥涉曰:“子本吏二千石之世,结发自修,以行丧推财礼让为名,正复雠取仇,犹不失仁义,何故遂自放纵,为轻侠之徒乎?”涉应曰:“子独不见家人寡妇邪?始自约敕之时,意乃慕宋伯姬及陈孝妇,不幸一为盗贼所污,遂行淫失,知其非礼,然不能自还。吾犹此矣!”

    涉自以为前让南阳赙送,身得其名,而令先人坟墓俭约,非孝也。乃大治起冢舍,周阁重门。初,武帝时,京兆尹曹氏葬茂陵,民谓其道为京兆仟,涉慕之,乃买地开道,立表署曰南阳仟,人不肯从,谓之原氏仟。费用皆仰富人长者,然身衣服车马才具,妻子内困。专以振施贫穷赴人之急为务。人尝置酒请涉,涉入里门,客有道涉所知母病避疾在里宅者。涉即往候,叩门。家哭,涉因入吊,问以丧事。家无所有,涉曰:“但洁扫除沐浴,待涉。”还至主人,对宾客叹息曰:“人亲卧地不收,涉何心乡此!愿撤去酒食。”宾客争问所当得,涉乃侧席而坐,削牍为疏,具记衣被棺木,下至饭含之物,分付诸客。诸客奔走市买,至日昳皆会。涉亲阅视已,谓主人:“愿受赐矣。”既共饮食,涉独不饱,乃载棺物,从宾客往至丧家,为棺敛劳俫毕葬。其周急待人如此。后人有毁涉者曰“奸人之雄也”,丧家子即时刺杀言者。

    宾客多犯法,罪过数上闻。王莽数收系欲杀,辄复赦出之。涉惧,求为卿府掾史,欲以避客。文母太后丧时,守复土校尉。已为中郎,后免官。涉欲上冢,不欲会宾客,密独与故人期会。涉单车驱上茂陵,投暮,入其里宅,因自匿不见人。遣奴至市买肉,奴乘涉气与屠争言,斫伤屠者,亡。是时,茂陵守令尹公新视事,涉未谒也,闻之大怒。知涉名豪,欲以示众厉俗,遣两吏胁守涉。至日中,奴不出,吏欲便杀涉去。涉迫窘不知所为。会涉所与期上冢者车数十乘到,皆诸豪也,共说尹公。尹公不听,诸豪则曰:“原巨先奴犯法不得,使肉袒自缚,箭贯耳,诣廷门谢罪,于君威亦足矣。”尹公许之。涉如言谢,复服遣去。

    初,涉写新丰富人祁太伯为友,太伯同母弟王游公素嫉涉,时为县门下掾,说尹公曰:“君以守令辱原涉如是,一旦真令至,君复单车归为府吏,涉刺客如云,杀人皆不知主名,可为寒心。涉治冢舍,奢僣逾制,罪恶暴着,主上知之。今为君计,莫若堕坏涉冢舍,条奏其旧恶,君必得真令。如此,涉亦不敢怨矣。”尹公如其计,莽果以为真令。涉由此怨王游公,选宾客,遣长子初从车二十乘劫王游公家。游公母即祁太伯母也,诸客见之皆拜,传曰“无惊祁夫人”。遂杀游公父及子,断两头去。

    涉性略似郭解,外温仁谦逊,而内隐好杀。睚眦于尘中,触死者甚多。王莽末,东方兵起,诸王子弟多荐涉能得士死,可用。莽乃召见,责以罪恶,赦贳,拜镇戎大尹。涉至官无几,长安败,郡县诸假号起兵攻杀二千石长吏以应汉。诸假号素闻涉名,争问原尹何在,拜谒之。时莽州牧使者依附涉者皆得活。传送致涉长安,更始西屏将军申徒建请涉与相见,大重之。故茂陵令尹公坏涉冢舍者为建主簿,涉本不怨也。涉从建所出,尹公故遮拜涉,谓曰:“易世矣,宜勿复相怨!”涉曰:“尹君,何一鱼肉涉也!”涉用是怒,使客刺杀主簿。

    涉欲亡去,申徒建内恨耻之,阳言“吾欲与原巨先共镇三辅,岂以一吏易之哉!”宾客通言,令涉自系狱谢,建许之。宾客车数十乘共送涉至狱。建遣兵道徼取涉于车上,送车分散驰,遂斩涉,悬之长安市。

    自哀、平间,郡国处处有豪桀,然莫足数。其名闻州郡者,霸陵杜君敖、池阳韩幼孺、马领绣君宾、西河漕中叔,皆有谦退之风。王莽居慑,诛锄豪侠,名捕漕中叔,不能得。素善强弩将军孙建,莽疑建藏匿,泛以问建。建曰:“臣名善之,诛臣足以塞责。”莽性果贼,无所容忍,然重建,不竟问,遂不得也。中叔子少游,复以侠闻于世云。

    整理:zln201607

游侠传第六十二原文

03
    先是涉季父为茂陵秦氏所杀,涉居谷口半岁所(1),自劾去官,欲报仇。谷口豪桀(杰)为杀秦氏,亡命岁余,逢赦出。郡国诸豪及长安、五陵诸为气节者皆归慕之(2)。涉遂倾身与相待,人无贤不肖阗门(3),在所闾里尽满客。或讥涉曰:“子本吏二千石之世(4),结发自修(5),以丧推财礼让为名,正复仇取仇(6),犹不失仁义,何故遂自放纵,为轻侠之徒乎?”涉应曰:“子独不见家人寡妇邪?始自约敕之时(7),意乃慕宋伯姬及陈孝妇(8),不幸一为盗贼所汗(污),遂行淫失(泆)(9),知其非礼,然不能自还。吾犹此矣!”

    (1)所:犹“许”。(2)五陵:指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3)阗(tian)门:满门。(4)世:世家。(5)结发:指少年时期。(6)正:犹“即”。前一“仇”,仇恨。后一“仇”,仇敌。(7)约敕:约束,警戒。(8)宋伯姬:春秋时鲁宣公女,嫁于宋恭公,后来寡居。宫中夜晚失火时,因守妇人之义,无保姆而夜不下堂,被烧死。陈孝妇:汉文帝时人。其夫出外死去,事姑甚恭谨,父母逼其改嫁,她宁死不肯,仍然事姑。(9)淫泆(yi):淫荡。

    涉自以为前让南阳膊送,身得其名,而令先人坟墓俭约,非孝也。乃大治起家舍,周阁重门(1)。初、武帝时,京兆尹曹氏葬茂陵(2),民谓其道为京兆仟(阡)(3)。涉慕之,乃买地开道,立表署曰南阳仟(阡)(4),人不肯从,谓之原氏仟(阡)。费用皆卬(仰)富人长者,然身衣服车马才具,妻子内困。专以振(赈)施贫穷赴人之急为务。人尝置酒请涉,涉入里门,客有道涉所知母病避疾在里宅者(5)。涉即往候,叩门。家哭,涉因入吊,问以丧事。家无所有,涉曰:“但洁扫除沐浴,待涉。”还至主人(6),对宾客叹息曰:“人亲卧地不收(7),涉何心乡(飨)此(8)!愿彻去酒食。”宾客争问所当得,涉乃侧席而坐(9),削犊为疏(10),具记衣被棺木,下至饭含之物(11),分付诸客。诸客奔走市买,至日昳皆会(12)。涉亲阅视已,谓主人:“愿受赐矣。”既共饮食,涉独不饱,乃载棺物,从宾客往至丧家,为棺敛(殓)劳俫毕葬(13)。其周急待人如此。后人有毁涉者曰“奸人之雄也”,丧家子即时刺杀言者。

    (1)周阁重门:言冢舍规模宏大。(2)京兆尹曹氏葬茂陵:陈直曰:“《百官表》,武帝时官京兆尹无曹姓者,只有太初元年有京兆尹无忌,后元元年有京兆尹建,未着姓,可能二者居其一。”(3)道:指墓前神道。(4)表:表帜。或用木牌,或用刻石。(5)道:言也。所知:朋友。避居:因病而迁居。里宅:此里之宅。(6)主人:指置酒的人家。(7)卧地不收:古时人始死废床,置尸于地以待殓。因贫穷而无法收殓,故曰卧地不收。(8)此:指酒食。(9)侧席而坐:表示忧伤不安。(10)疏:记帐单。(11)饭含:古时收殓时,要给死者口中含物,富贵者给含珠玉金银之类,贫穷者给含饭。陈直曰:“饭,祭品也,含,殉葬品也。”(12)日昳(die):日侧:下午。(13)劳俫:劝勉;慰劳。

    宾客多犯法,罪过数上闻。王莽数收系欲杀,辄复赦出之。涉惧,求为卿府椽史(1),欲以避客。文母太后丧时(2),守复土校尉(3)。已为中郎,后免官。涉欲上冢,不欲会宾客,密独与故人期会。涉单车驱上茂陵,投暮(4),入其里宅,因自匿不见人。遣奴至市买肉,奴乘涉气与屠争言,所伤屠者,亡。是时,茂陵守令尹公新视事(5),涉未谒也,闻之大怒。知涉名豪,欲以示众厉(励)俗,遣两吏胁守涉。至日中,奴不出,吏欲便杀涉去。涉迫窘不知所为。会涉所与期上冢者车数十乘到,皆诸豪也,共说尹公。尹公不听,诸豪则曰:“原巨先奴犯法不得(6),使肉袒自缚(7),箭贯耳(8),诣廷门谢罪,于君威亦足矣。”尹公许之。涉如言谢,复服遣去(9)。

    (1)卿府椽史:王莽从弟卫将军王林的掾史。(2)文母太后:即元后。元帝之后,王莽之姑。(3)守:暂时署理,并非实任。复土校尉:官名。掌握扩封土。临时设立。(4)投暮:至暮。(5)茂陵守令:暂时署理的茂陵令。(6)不得:谓捕不到。(7)肉袒:脱去上衣,露出肉体,表示谢罪。(8)箭贯耳:军法,以箭贯耳。表示以军法自罚。(9)复服:依旧穿衣服。

    初,涉与新丰富人祁太伯为友(1),太伯同母弟王游公素嫉涉,时为县门下掾(2),说尹公曰:“君以守令辱原涉如是,一旦真令至,君复单车归为府吏,涉刺客如云,杀人皆不知主名,可为寒心。涉治家舍,奢僭逾制,罪恶暴着,主上知之。今为君计,莫若堕坏涉冢舍,条奏其旧恶,君必得真令。如此,涉亦不敢怨矣。”尹公如其计,莽果以为真令。涉繇(由)此怨王游公,选宾客,遣长子初从车二十乘劫王游公家。游公母即祁太伯母也,诸客见之皆拜,传曰“无惊祁夫人(3)’。遂杀游公父及子(4),断两头去。

    (1)新丰:县名。在今陕西临潼东北,(2)县门下掾:县衙的小吏。(3)传曰:转相告呼。(4)游公父及子:即游公及其父。

    涉性略似郭解,外温仁谦逊,而内隐好杀。眶眦于尘中(1),触死者甚多。王莽末,东方兵起,诸王子弟多荐涉能得士死,可用。莽乃召见,责以罪恶,赦贳(2),拜镇戎大尹(3)。涉至官无几(4),长安败,郡县诸假号起兵攻杀二千石长吏以应汉。诸假号素闻涉名,争问原尹何在,拜谒之。时莽州牧使者依附涉者皆得活。传送致涉长安,更始西屏将军申屠建请涉与相见(5),大重之。故茂陵令尹公坏涉冢舍者为建主簿(6),涉本不怨也。涉从建所出,尹公故遮拜涉,谓曰:“易世矣,宜勿复相怨!”涉曰:“尹君,何壹鱼肉涉也(7)!”涉用是怒,使客刺杀主簿。

    (1)尘中:犹言尘市中。(2)贳:谓宽其罪。(3)镇戎大尹:王莽改天水曰镇戎、太守为大尹。(4)无几:沉有多久。(5)申屠建:姓申屠,名建。(6)主簿:官名。掌文书簿籍。(7)壹:专一;一心。鱼肉:谓宰割。

    涉欲亡去,申屠建内恨耻之,阳(佯)言“吾欲与原巨先共镇三辅(1),岂以一吏易之哉!”宾客通言,令涉自系狱谢,建许之。宾客车数十乘共送涉至狱。建遣兵道徼取涉于车上(2),送车分散驰,遂斩涉,县(悬)之长安市(3)。

    (1)三辅: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2)道徼(yao):中途拦截。(3)悬之:悬其首。

    自哀、平间,郡国处处有豪桀(杰),然莫足数。其名闻州郡者,霸陵杜君敖(1),池阳韩幼孺(2),马领绣君宾(3),西河漕中(仲)叔(4),皆有谦退之风。王莽居摄,诛锄豪侠,名捕漕中(仲)叔(5),不能得。素善强弩军孙建,莽疑建藏匿,泛以问建(6)。建曰:“臣名善之,诛臣足以塞责。”莽性果贼,无所容忍,然重建,不竟问,遂不得也。中(仲)叔子少游,复以侠闻于世云。

    (1)霸陵:县名。在今陕西临潼西。(2)池阳:县名。在今陕西泾阳县西北。(3)马领:县名。在今甘肃环县东南。(4)西河:郡名。治平定(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西南)。漕仲叔:姓漕,名仲叔。(5)名捕:指名逮捕。(6)泛问:一般性提问。

    整理:zln201607

游侠传第六十二翻译

04
    叙述朱家、剧孟、郭解、万章、楼护、陈遵、原涉等汉代七个游侠人物的事迹。汉代的游侠,是一种复杂的社会分子,既包括有社会中上层“豪杰”人物,也有下层各色人等,无严密组织,有领头之人,活动范围较广,社会能量较大,最大的特点是结成社会集团,自行其是,不遵官府的法度。《史记》《汉书》都传写游侠,但思想不同。司马迁歌颂布衣之侠。他既划清侠与儒的界限,也区分布衣之侠与豪暴之徒、民间盗跖之不同,肯定游侠讲求信义、打抱不平的精神,指出游侠行为“虽不轨于正义”,触犯封建法纪,但受到下层民众的欢迎,故特为其树碑立传。班固不抽象地肯定游侠。他以为游侠成份复杂,论游侠的产生与演化颇有历史观点,写汉代游侠复杂不纯也符合实际,但强调“上下相顺”,指责游侠“背公死党”,显然是遵奉封建专制的思想。故他对司马迁“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好雄”的批评,不仅透露了两人对游侠的看法不同,也反映出两人对封建专制的态度返异。司马迁对游侠,似乎失之理想化;班固对游侠,又好像有点教条化。

    古者天子建国,诸侯立家,自卿大夫以至于庶人各有等差(1),是以民服事其上,而下无觊觎(2)。孔子曰:“天下有道,政不在大夫(3)。”百官有司奉法承令,以修所职,失职有诛,侵官有罚(4)。夫然,故上下相顺,而庶事理焉。

    (1)等差(ci):等级次序。(2)觊觎(j1yu):非份的企图。(3)“天下有道”二句:见《论语·季氏篇》。此谓政权不下移。(4)侵官:越犯他人的职守。

    周室既微,礼乐征伐自诸侯出。桓文之后(1),大夫世权,陪臣执命。陵夷至于战国,合从(纵)连衡(横),力政(征)争强。繇(由)是列国公子,魏有信陵(2),赵有平原(3),齐有孟尝(4),楚有春申(5),皆借王公之势,竟为游侠,鸡鸣狗盗,无不宾礼。而赵相虞卿弃国捐君,以周穷交魏齐之厄(6);信陵无忌窃符矫命,戮将专师,以赴平原之急(7):皆以取重诸侯,显名天下。扼腕而游谈者,以四豪为称首(8)。于是背公死党之议成,守职奉上之义废矣。

    (1)桓、文:齐桓公、晋文公,皆春秋时代之霸主。(2)信陵:信陵君魏无忌。(3)平原:平原君赵胜。(4)孟尝:孟尝君田文。(5)春申:春申君黄歇。(6)魏齐:虞卿之交。将为范睢所杀,虞卿救之。(7)信陵无忌窃符矫命三句:平原君因秦兵围赵而告急于信陵君。信陵君因如姬以窃兵符,矫魏僖侯命代晋鄙为将,令朱亥鎚杀晋鄙,遂率兵救赵,使赵得以安全。(8)四豪:指信陵君、平原君、孟尝君、春申君。

    及至汉兴,禁网疏阔,未之匡改也(1)。是故代相陈稀从车干乘(2),而吴濞、淮南皆招宾客以千数(3)。外戚大臣魏其、武安之属竞逐于京师,布衣游侠剧孟、郭解之徒驰骛于闾阎,权行州域,力折公侯。众庶荣其名迹,觊而慕之。虽其陷于刑辟,自与杀身成名(4),若季路、仇牧(5),死而不悔也。故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6)。”非明王在上,视(示)之以好恶,齐之以礼法,民曷由知禁而反正乎(7)!

    (1)匡:正也。(2)陈稀:本书卷三十四附其传。(3)吴濞:吴王刘濞。本书卷三十丘有其传。淮南:指淮南王刘安。本书卷四十四附其传。(3)魏其、武安:魏其侯窦婴、武安君田蚡。本书卷五十二有其传。(4)自与:自许之意。(5)季路:姓仲名由,卫人。孔子弟子。赴卫蒯瞆之乱,结缨而死。仇牧:春秋时宋大夫,赴宋闵公之难,被宋万所杀,齿着于门阖。(6)“上失其道”二句:见《论语·子张篇》。散:离心离德之意。(7)曷(he):何也。

    古之正法:五伯(霸)(1),三王之罪人也(2);而六国(3),五伯(霸)之罪人也。夫四豪者,又六国之罪人也,况于郭解之伦,以匹夫之细,窃杀生之权,其罪已不容于诛矣。允其温良泛爱,振(赈)穷周急,谦退不伐,亦皆有绝异之姿。惜乎不入于道德,苟放纵于未流,杀身亡宗,非不幸也!

    (1)五霸:指春秋时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庄王,(2)三王:夏禹,商汤,周文王、武王。(3)六国:指战国时齐、楚、燕、赵、韩、魏。

    自魏其、武安、淮南之后,天子切齿,卫、霍改节(1)。然郡国豪桀(杰)处处各有,京师亲戚冠盖相望,亦古今常道,莫足言者。唯成帝时,外家王氏宾客为盛,而楼护为帅。及王莽时,诸公之间陈遵为雄,闾里之侠原涉为魁(2)。

    (1)卫、霍:卫青、霍去病。见《卫青霍去病传》。(2)魁:犹“首”。

    朱家,鲁人(1),高祖同时也。鲁人皆以儒教,而朱家用侠闻。所臧(藏)活豪士以百数,其余庸人不可胜言。然终不伐其能(2),饮其德(3),诸所尝施(4),唯恐见之。振(赈)人不赡,先从贫贱始。家亡(无)余财,衣不兼采(5),食不重味(6),乘不过軥牛(7)。专趋入之急,甚干已私。既阴脱季布之厄(8),及布尊贵,终身不见。自关以东,莫不延颈愿交。楚田仲以侠闻,父事朱家,自以为行弗及也。田仲死后,有剧孟。

    (1)鲁:县名。今山东曲阜。(2)不伐其能:不夸耀自己的才能。(3)饮:“钦”之讹。《史记》作“歆”。钦、歆相通,钦字有喜乐之义(王念孙说)。不钦其德:言不以有德于人而自喜。(4)施:指所受施惠之人。(5)衣不完采:衣服无一处有完整的花纹,言其破旧。(6)食不重味:吃饭无第二个菜。(7)軥(qu,gou)牛:小牛。(8)季布:本书卷三十七有其传。

    剧孟者,洛阳人也(1)。周人以商贾为资(2),剧孟以侠显。吴楚反时(3),条侯为太尉(4),乘传东(5),将至河南(6),得剧孟,喜曰:“吴楚举大事而不求剧孟,吾知其无能为已。”天下骚动,大将军得之若一敌国云(7)。剧孟行大类朱家,而好博,多少年之戏。然孟母死,自远方送丧盖千乘。及孟死,家无十金之财,(8)。而符离王孟(9),亦以侠称江淮之间。是时,济南酮氏、陈周肤亦以豪闻(10)。景帝闻之,使使尽诛此属。其后,代诸白、梁韩毋辟、阳翟薛况、陈寒孺(11),纷纷复出焉。

    (1)洛阳:县名。在今河南洛阳东北。(2)周人:指洛阳一带的人。资:谓生计。(3)吴楚反:指吴楚七国之乱。(4)条侯:周亚夫,本书卷四十有其传。(5)传:传车。东:谓由长安东向洛阳。(6)河南:郡名,治洛阳。(7)大将军:当作“大将”。宋祁曰,“浙本无‘军’字。”得之若一敌国:言得到此人,如得到一个敌对的国家,极言剧孟之重要。这是夸张之辞。(8)十金:十斤黄金。(9)符离:县名。在今安徽宿县东北。(10)济南:郡名。治东平陵(今山东章丘西北)。陈:县名。今河南淮阳。(11)伐:郡名。治代县(在今河北蔚县东北)。梁:汉诸侯国名。都雕阳(在今河南商丘东南)。阳翟:县名,今河南禹县。陕:县名。在今河南三门峡市西。

    郭解,河内轵人也(1),温善相人许负外孙也(2)。解父任侠,孝文时诛死。解为人静悍(3),不饮酒。少时阴贼(4),感概不快意(5),所杀甚众。以躯藉(借)友报仇(6),臧(藏)命作奸(7),剽攻休(8),乃铸钱掘家(4),不可胜数。适有天幸,窘急常得脱,若遏赦。

    (1)轵(zii):县名。在今河南济源南。(2)温:县名。在今河南温县西南。许负:善相人者,曾相周亚夫。(3)静悍:颜师曰:“性沉静而勇悍”。王念孙曰,“静”与“精”同。“‘作静’,声近而字通耳。”《史记》作“精华”。(4)阴贼:阴险贼很。(5)感慨:犹“感觉”(吴恂说)。(6)藉:谓助。(7)藏命:窝藏亡命。作奸:犹言违法。(8)休:其上脱一“不”字。《史记》作“不休”。(4)乃:“及”之讹(王念孙说)。

    及解年长,更折节为俭(1),以德报怨,厚施而薄望。然其自喜为侠益甚。既已振人之命(2),不矜其功,其阴贼着于心,本发于眶眦如故云(3)。而少年慕其行,亦辄为报仇,不使知也。

    (1)俭:谦逊。(2)捱:振救。(3)本:“卒”之讹。卒,同猝,突然。睚眦(yazi):因发怒而瞪眼。

    解姊子负解之势(1),与人饮,使之釂(2),非其任,强灌之。人怒,刺杀解姊子,亡去。解姊怒曰:“以翁伯时人杀吾子(3),贼不得!”弃其尸道旁,弗葬,欲以辱解。解使人微知贼处(4)。贼窘自归,具以实告解。解曰:“公杀之当,吾儿不直。”遂去其贼(5),罪其姊子(6),收而葬之。诸公闻之,皆多解之义(7),益附焉。

    (1)负:恃也。(2)釂(jiao):喝千杯中酒。(3)翁伯:郭解之字。以翁伯时:《史记》作“以翁伯之义”。(4)微:暗探。(5)去:放走之意。(6)罪:归罪之意。(7)多:犹“重”。

    解出,人皆避,有一人独箕踞视之(1)。解问其姓名,客欲杀之。解曰:“居邑屋不见敬(2),是吾德不修也,彼何罪!”乃阴请尉史曰(3):“是人吾所重,至践更时脱之(4)。”每至直(值)更(5),数过,吏弗求。怪之,问其故,解使脱之。箕踞者乃肉袒谢罪。少年闻之,愈益慕解之行。

    (1)箕踞:叉腿而坐,古代以为无礼的表现。(2)邑屋:犹言乡里。(3)尉史:小吏。此指县尉之属吏。陈直说,“盖汉制内而九卿属官,外而令长,其有尉者,属吏如椽佐之类,皆称为尉史。惟敦煌、居延两木简中之尉史,为鄣尉塞尉之下专称吏名,与本传文之尉史,尚有区别。”(4)践更:秦汉的更赋(徭役),有卒更、过更、践更之别。贫穷者受钱代人服役,称“践更”。脱:免也。(5)值:当值。

    洛阳人有相仇者,邑中贤豪居间以十数(1),终不听。客乃见解。解夜见仇家,仇家曲听(2)。解谓仇家:“吾闻洛阳诸公在间(3),多不听。今子幸而听解,解奈何从它县夺人邑贤大夫权乎!”乃夜去,不使人知,曰:“且毋庸(4),待我去,令洛阳豪居间乃听。”

    (1)居间:谓从中调停。(2)曲听:违心的听从。(3)在间:犹“居间”。(4)且无庸:暂且不听我言之意。

    解为人短小,恭俭,出未尝有骑(1),不敢乘车入其县庭(2)。之旁郡国,为人请求事,事可出,出之(3);不可者,各令厌(餍)其意(4),然后乃敢尝酒食。诸公以此严重之(5),争为用。邑中少年及旁近县豪夜半过门,常十余车,请得解客舍养之(6)。

    (1)骑:指骑从。(2)县:指所属之县。(3)出:开脱之意。(4)餍:满足。(5)严重:敬重。(6)此谓少年豪杰主动邀请郭解之客而收养之。

    整理:zln201607

游侠传第六十二赏析

05
    及徙豪茂陵也(1),解贫,不中訾(资)(2)。吏恐,不敢不徙。卫将军为言(3)“郭解家贫,不中徒(4)”。上曰:“解布衣,权至使将军(5),此其家不贫!”解徙,诸公送者出千余万。积人杨季主子为县掾,鬲(隔)之(6),解兄子断杨掾头。解入关,关中贤豪知与不知(7),闻声争交欢。邑人又杀杨季主(8),季主家上书,人又杀阙下(9)。上闻,乃下吏捕解。解亡,置其母家室夏阳(10),身至临晋(11)。临晋籍少翁素不知解(12),因出关(13)。籍少翁已出解,解传太原(14),所过辄告主人处。吏逐迹至籍少翁,少翁自杀,口绝。久之得解,穷治所犯,为而解所杀(15),皆在赦前。

    (1)茂陵:汉武帝陵,又县名。在今陕西兴平东北。徙豪茂陵事,发生于建元二年及无朔二年,此处指元朔二年。(2)不中资:谓家财少而不合迁徙之数。当时规定家资三百万以上者迁茂陵。(3)卫将军:卫青,本书有其传。(4)不中徙:意谓不台迁徒的规定。(5)使将军:《史记》作“使将军为言”。(6)隔:破坏之意。 (7)知:谓相知。(8)邑:“已”之误。已,言已而。《史记》作“已”。(9)杀:其下当有“之”字。杀之,谓杀杨季主家上书人。阙下:宫阙之前。(10)夏阳:县名。在今陕西韩城西南。(11)临晋:县名。在今陕西大荔东。(12):知:识也。(13)出关:谓让郭解出关。(14)传:《史记》作“转”。太原:郡名。治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15)为而:误倒。当作“而为”。(吴恂说)

    轵有儒生侍使者坐,客誉郭解,生曰:“解专以奸犯公法,何谓贤?”解客闻之,杀此生,断舌。吏以责解,解实不知杀者,杀者亦竟莫知为谁。吏奏解无罪。御史大夫公孙弘议曰(1):“解布衣为任侠行权,以眶眦杀人,解不知,此罪甚于解知杀之。当大逆无道(2)。”遂族解(3)。

    (1)公孙弘:本书卷五十八有其传。(2)当:判处。(3)族:族诛。诛灭全族。

    自是之后,侠者极众,而无足数者。然关中长安樊中子(1),槐里赵王孙(2),长陵高公子(3),西河郭翁中(仲)(4),太原鲁翁孺,临淮儿长卿(5),东阳陈君孺(6),虽为侠而恂恂有退让君子之风(7)。至若北道姚氏,西道诸杜,南道仇景,东道佗羽公子(8),南阳赵调之徙(9),盗跖而居民间者耳(10),易足道哉!此乃乡(向)者朱家所羞也。

    (1)长安:汉都。在今西安市西北。(2)槐里:县名。在今陕西兴平东南。(3)长陵:县名。在今陕西径阳东南。(4)西河:郡名。治平定(在今内蒙古准噶尔旗西南)。(5)临淮:郡名。治徐县(在今江苏泗洪南)。(6)东阳:县名。在今安徽天长西北。(7)恂恂:谨信之貌。(8)北道、西道、南道、东道:此据京师长安为中心,而指称四方。佗羽公子:其上脱一“赵”字,当从《史记》。赵佗、羽公子为两人,一姓赵,一姓羽。(9)南阳:郡名。治宛县(今河南南阳市)。(10)盗跖:相传为春秋未年人。名跖。起义领袖,被冠以“盗”。

    萭章字子夏(1),长安人也。长安炽盛,街闾各有豪侠,章在城西柳市,号曰:“城西萭子夏”。为京兆尹门下督,从至殿中(2),侍中诸侯贵人争欲揖章,莫与京兆尹言者。章逡循(巡)甚惧。其后京兆尹不复从也(3)。

    (1)萭(yu):姓。(2)从:随从,谓随从京兆尹。(3)京兆:指京兆尹。不复从:谓不再要萭章随从。

    与中书令石显相善(1),亦得显权力,门车常接毂(2)。至成帝初,石显坐专权擅势免官,徒归故郡。显訾(资)巨万(3),当去,留床席器物数百万直(值),欲以与章,章不受。宾客或问其故,章叹曰:“吾以布衣见哀于石君(4)。石君家破,不能有以安也(5),而受其财物,此为石氏之祸,萭氏反当以为福邪!”诸公以是服而称之。

    (1)中书令:官名。掌传宣诏命。西汉后期改力中谒者令。石显:《佞幸传》有其传。(2)接毂:谓车辆相接。(3)巨万:万万。(4)哀:爱也。(5)不能有以安:意谓无法安之。

    河平中(1),王尊为京兆尹,捕击豪侠,杀章及箭张回、酒市赵君都、贾子光(2),皆长安名豪,报仇怨养刺客者也。

    (1)河平:汉成帝年号,共四年(前28—前25)。(2)箭:指箭市。张回:姓张名回,即本书卷七十六《王尊传》中之张禁。赵君都:即本书卷七十六《王尊传》中赵放。贾子光:姓贾,名子光。

    楼护字君卿,齐人。父世医也(1),护少随父为医长安,出入贵戚家。护诵医经、本草、方术数十万言(2),长者咸爱重之,共谓曰:“以君卿之材,何不宦学乎?”繇(由)是辞其父,学经传,为京兆吏数年(3),甚得名誉。

    (1)父世医:陈直曰:秦汉医士,分齐秦两派,齐派由阳庆传仓公,楼护之父世业医,盖与仓公有关。(2)护诵医经……句:陈直曰:今之《本草》,所述药材产地,皆西汉郡县之名,楼护所诵,当与今本同。古代书少,诵读数十万言,即比较一般人为多,东方朔上书自夸,亦仅四十四万字。(3)京兆吏:京兆尹的属吏。

    是时王氏方盛(1),宾客满门,五侯兄弟争名(2),其客各有所厚,不得左右(3),唯护尽入其门,咸得其欢心。结士大夫,无所不倾,其交长者,尤见亲而敬,众以是服。为人短小精辩,论议常依名节,听之者皆竦(4)。与谷永俱为五侯上客(5),长安号曰“谷子云笔札,楼君卿唇舌”,言其见信用也。母死,送葬者致车二三千两(辆),闾里歌之曰:“五侯治丧楼君卿。”

    (1)王氏:指外戚王氏。(2)五侯:汉成帝河平二年同日封舅王谭平阿侯、王商成都侯、王立红阳侯、王根曲阳侯,王逢时高平侯。时人谓之五侯。(3)不得左右:谓不相往来。(4)竦:通“怂”劝也。(5)谷永:本书卷八十五有其传。

    久之,平阿侯举护方正(1),为谏大夫,使郡国。护假贷(2),多持市帛,过齐,上书求上先人家,因会宗族故人,各以亲疏与束帛,一日散百金之费。使还,奏事称意,摆为天水太守(3)。数岁免,家长安中。时成都侯商为大司马卫将军(4),罢朝,欲候护,其主簿谏:“将军至尊,不宜入闾巷。”商不听,遂往至护家。家狭小,官属立车下,久住移时,天欲雨,主薄谓西曹椽曰:“不肯强谏,反雨立间巷!”商还,或自主簿语,商恨,以他职事去主簿,终身废锢(5)。

    (1)平阿候:王谭。方正:汉代选举科目之一。(2)假贷:谓假贷于人。(3)天水:郡名。治平襄(今甘肃通渭西)。(4)成都侯商:王商。(5)废锢:谓终身不得为官吏。

    后护复以荐为广汉太守(1)。元始中(2),王莽为安汉公,专政,莽长子字与妻兄吕宽谋以血涂莽第门,欲惧莽令归政。发觉,莽大怒,杀字,而吕宽亡。宽父素与护相知,宽至广汉过护,不以事实语也。到数日,名捕宽诏书至(3),护执宽。莽大喜,征护入为前辉光(4),封息乡侯,列于九卿。

    (1)广汉:郡名。治所在今四川金堂东。(2)元始:汉平帝年号,共五年(公元1—5)。(3)名捕:指名捕捉。(4)前辉光:官名。王莽分三辅置前辉光、后丞烈,任楼护为前辉光。

    莽居摄(1),槐里大贼赵朋、霍鸿等群起,延入前辉光界,护坐免为庶人。其居位,爵禄赂遗所得亦缘手尽。既退居里巷,时五侯皆已死,年老失势,宾客益衰。至王莽篡位,以旧恩召见护,封为楼旧里附城(2)。而成都侯商子邑为大司空,贵重,商故人皆敬事邑,唯护自安如旧节,邑亦父事之,不敢有阙。时请召宾客,邑居樽下(3),称“贱子上寿(4)。”坐者百数,皆离席伏(5),护独东乡(向)正坐,字谓邑曰(6):“公子贵如何(7)!”

    (1)居摄:指暂居皇帝之位,处理政务。(2)附城:王奔定此爵名,仿效古之附庸。(3)居樽下:在酒杯下,谓举酒杯过首。(4)贱子:子辈的谦称。两汉人习俗口语。(5)伏:拜伏于地。(6)字谓邑:对王邑称字。(7)公子:王邑之字。

    初,护有故人吕公,无子,归护。护身与吕公、妻与吕妪同食(1)。及护家居,妻子颇厌吕公。护闻之,流涕责其妻子曰:“吕公以故旧穷老托身于我,义所当奉。”遂养吕公终身。护卒,子嗣其爵。

    (1)吕妪:吕公之妻。

    陈遵字孟公,杜陵人也(1)。祖父遂,字长子,宣帝微时与有故,相随博弈(2),数负进(赆)(3)。及宣帝即位,用遂,稍迁至太原太守,乃赐遂玺书曰:“制诏太原太守:官尊禄厚,可以偿博进(赆)矣。妻君宁时在旁(4),知状。”遂于是辞谢,因曰:“事在元平元年赦令前(5)。”其见厚如此。元帝时,征遂为京兆尹,至廷尉。

    (1)杜陵:县名。在今陕西西安市东南。(2)博弈:六博和围棋。(3)负进:谓负债。(4)妻君字:指陈遂之妻君宁。(5)此是戏言:陈直曰,赌博负债,当不在赦令范围之内,陈遵所云,盖戏言耳。(6)至廷尉:陈遂初元元年为京兆尹,二年为廷尉,三年卒。

    遵少孤,与张竦伯松俱为京兆史(1)。竦博学通达,以廉俭自守,而遵放纵不拘,操行虽异,然相亲友,哀帝之未俱着名字(2),为后进冠(3)。并入公府(4),公府椽史率皆赢车小马,不上鲜明,而遵独极舆马衣服之好,门外车骑交错。又日出醉归(5),曹事数废(6)。西曹以故事适(谪)之(7),侍曹辄诣寺舍白遵曰(8):“陈卿今日以某事适(谪)。”遵曰:“满百乃相闻。”故事,有百适(谪)者斥,满百,西曹白请斥。大司徒马宫大儒优士(9),又重遵(10),谓西曹:“此人大度士,奈何以小文责之(11)?”乃举遵能治三辅剧县,补郁夷令(12)。久之,与扶风相失(13),自免去。

    (1)张竦伯松:姓张,名棘,字伯松。京兆史:京兆尹的属吏。(2)俱着名字:犹今言知名。(3)后进冠:后进者之首。(4)公府:三公官府。(5)日出醉归:谓每日外出,酒醉方归。(6)曹事:指分管部门之事。(7)以故事谪之:案旧法令而责罚之。(8)侍曹:指西曹之小吏。寺舍:官舍。(9)马宫:本书卷八十一有其传。(10)又:疑为“龙”之误。重:敬重。(11)文:指文法。(12)郁夷:县名,在今陕西宝鸡县西。(13)扶风:即即右扶风,官名。相失:互相矛盾之意。

    槐里大贼赵朋、霍鸿等起(1),遵为校尉(2),击朋、鸿有功,封嘉威侯。居长安中,列侯近臣贵戚皆贵重之。牧守当之官,及郡国豪桀(杰)至京师者,莫不相因到遵门。

    (1)槐里大贼赵朋、霍鸿等起:此事在王莽居摄二年(公元7)。赵朋,《王莽传》作“赵明”。(2)校尉:武职名,位次干将军。

    遵耆(嗜)酒,每大饮,宾客满堂,辄关门,取客车辖投井中,虽有急,终不得去。尝有部刺史奏事,过遵,值其方饮,刺史大穷,候遵沾醉时(1),突入见遵母,叩头自白当对尚书有期会状(2),母乃令从后阁出去(3)。遵大率常醉,然事亦不废。

    (1)沾醉:谓大醉。(2)尚书:官名。掌管文书章奏。期会:约定期限。(3)后阁:汉人称后门为阁。

    长八尺余,长头大鼻,容貌甚伟。略涉传记,赡于文辞。性善书,与人尺牍,主皆藏去以为荣(1)。请求不敢逆,所到,衣冠怀之(2),唯恐在后。时列侯有与遵同姓字者,每至人门,曰陈孟公,坐中莫不震动,既至而非,因号其人曰陈惊坐云。

    (1)性善书三句:杨树达说,“张乐歧《蒿庵闲话》卷一云:古人往来书疏,例皆就题其未以答,唯遇佳书心所爱玩,乃特藏之,别作柬以为报。……汉人藏遵尺牍,亦爱其笔画也。”(2)怀:想也,犹想望风采。

    王莽素奇遵材,在位多称誉者,繇(由)是起为河南太守。既至官,当遣从史西,召善书吏十人于前,治私书谢京师故人。遵冯(凭)几,口占书吏(1),且省官事(2),书数百封,亲疏各有意,河南大惊。数月免。

    (1)占:口授。(2)省:犹察。

    初,遵为河南太守,而弟级为荆州牧(1),当之官,俱过长安富人故淮阳王外家左氏饮食作乐,后司直陈崇闻之(2),劾奏“遵兄弟幸得蒙恩超等历位,遵爵列侯,备郡守,级州牧奉使,皆以举直察枉宣扬圣化为职,不正身自慎。始遵初除,乘藩车入闾巷(3),过寡妇左阿君置酒歌沤,遵起舞跳梁(4),顿仆坐上(5),暮因留宿,为侍婢扶卧。遵知饮酒饫宴有节,礼不入寡妇之门,而湛(沉)酒溷肴(混淆)(6),乱男女之别,轻辱爵位,羞汗(污)印(7),恶不可忍闻。臣请皆免。”遵既免,归长安,宾客愈盛,饮食自若(8)。

    (1)荆州:地约当今湖北、湖南两省及豫南、淮北、黔东等地区。荆州牧:荆州的最高长官。(2)司直:丞相司直。丞相的重要佐吏。(3)藩车:有屏蔽的车。(4)跳梁:跳跃。同“跳踉”。(5)顿仆:又叩地又仆倒。(6)沈酒:沈湎于酒。(7)印韨(fu):系印的带子。指官职。(8)自若:言自如其故。

    久之,复为九江及河内都尉(1),凡三为二千石(2)。而张竦亦至丹阳太守(3),封淑德侯。后俱免官,以列侯归长安。竦居贫,无宾客,时时好事者从之质疑问事(4),论道经书而已。而遵昼夜呼号,车骑满门,酒肉相属(5)。

    (1)九江:郡名。治寿春(今安徽寿县)。河内:郡名。治怀县(今河南武涉西南)。都尉:官名。掌郡军事。(2)三为二千石:郡太守,秩二千石。郡都尉,秩比二千石。陈遵先后为河南太守、九江都尉、河内都尉,故有此说,(3)丹阳:郡名。治宛陵(今安徽宣城)。(4)质:正也。(5)属(zhu):接连。

    先是黄门郎扬雄作《酒箴》以讽谏成帝(1),其文为酒客难法度士,譬之于物,曰:“子犹瓶矣(2)。观瓶之居,居井之眉(3),处高临深,动常近危。酒醪不入口,臧(藏)水满怀,不得左右,牵于纆徽(4)。一旦碍(5),为瓽所轠(6),身提黄泉(7),骨由为泥。自用如此,不如鸱夷(8)。鸱夷滑稽(9),腹如大壶,尽日盛酒(10),人复借酤。常为国器,托于属车(11),出入两宫,经营公家,繇(由)是言之,酒何过乎!”遵大喜之,常谓张竦:“吾与尔犹是矣,足下讽诵经书,苦身自约(12),不敢差(蹉)跌(13),而我放意自恣,浮湛(沉)俗间,官爵功名,不减于子,而差独乐,顾不优邪(14)!”竦曰:“人各有性,长短自裁。子欲为我亦不能,吾而效子亦败矣(15)。虽然,学我者易持(16),效子者难将(17),吾常道也。”

    (1)扬雄:本书有其传。(2)瓶,指汲水之瓶。(3)眉:指井边之地,似人眼上之有眉。(4)纆(mo)徽:绳索。此指汲水之井索。(5):“疐”之误。疐,同“踬”。(6)瓽(dang):井砖。轠(lie):碰破。(7)提(di):掷也。(8)鸱夷:盛酒的皮翼。(9)滑(gu)稽:古代的流酒器,类似后代的酒过龙,“转注吐酒,终日不已”。(10)尽日:犹竟日。(11)托于属车:天子属车常载酒食,故鸥夷常托于属车。(12)约:约束。(13)蹉(cuo)跌:失误。(14)顾:念也。(15)而:犹“如”。(16)持:保持。(17)将:做到。

    及王莽败,二人俱客于池阳(1),棘为贼兵所杀。更始至长安(2),大臣荐遵为大司马护军,与归德侯刘飒俱使匈奴。单于欲胁讪遵,遵陈利害,为言曲直,单于大奇之,遣还,会更始败,遵留朔方(3),为贼所败,时醉见杀。

    (1)池阳:县名。在今陕西三原。(2)更始:指更始帝刘玄。(3)朔方:城名。在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东南。

    原涉字巨先。祖父武帝时以豪桀(杰)自阳翟徙茂陵(1)。涉父哀帝时为南阳太守(2)。天下殷富,大郡二千石死官(3),赋敛送葬皆千万以上(4),妻子通共受之,以定产业。时又少行三年丧者(5)。及涉父死,让还南阳赙送(6),行丧冢庐三年(7),繇(由)是显名京师。礼毕(8),扶风谒请为议曹(9),衣冠慕之辐辏(10),为大司徒史丹举能治剧(11),为谷口令(12),时年二十余。谷口闻其名,不言而治。

    (1)阳翟:县名。今河南禹县。茂陵:汉武帝陵,又县名。在今陕西兴平东北。(2)南阳:郡名。治宛县(今河南南阳市)。(3)二千石:指郡太守。死官:官吏死于任上。(4)赋敛送葬皆千万以上:汉代二千石死于任上,属吏膊送甚厚,故达千万钱以上。(5)三年丧:服丧三年之礼。(6)赙(fu)送:送给丧家的钱财。(7)行丧家庐三年:谓在坟地守墓三年。冢庐:古代墓旁之房舍,供死者子孙守墓居住。(8)礼毕:指三年丧服期满。(9)扶风:即右扶风,官名。相当于郡太守。(10)衣冠:指官绅。辐辏:车辐凑集于毂上,比喻人物聚集。(11)大司徒史丹:误。史丹在成帝时为右将军、左将军、光禄大夫,永始中病卒,未尝为司徒,又不到哀帝也。刘攽曰:“此自原涉为大司徒史,后人妄加‘丹’字。”(12)谷口:县名。在今陕西泾阳县西北。

    整理:zln201607

游侠传第六十二讲解

06
    先是,黄门郎扬雄作《酒箴》以讽谏成帝,其文为酒客难法度士,譬之于物,曰:子犹瓶矣。观瓶之居,居井之眉。处高临深,动而近危。酒醪不入口,臧水满怀。不得左右,牵于?徽。一旦?碍,为?所?.身提黄泉,骨肉为泥。自用如此,不如鸱夷。鸱夷滑稽,腹大如壶。尽日盛酒,人复借酤。常为国器,?于属车。出入两宫,经营公家。由是言之,酒何过乎?”遵大喜之,常谓张竦:“吾与尔犹是矣。足下讽诵经书,苦身自约,不敢差跌,而我放意自恣,浮湛俗间,官爵功名,不减于子,而差独乐,顾不优邪!”竦曰:“人各有性,长短自裁。子欲为我亦不能,吾而效子亦败矣。虽然,学我者易持,效子者难将,吾常道也。” 译文: 之前,黄门郎扬雄写过一篇《酒箴》讽谏汉成帝,文章假托一个酒客和法度士辩论,用器物作比方,说:“你(法度士)好比是水瓶(汲水的陶器)。你平时呆的地方,在井沿上,位置高,井又深,一动就会有危险。你腹中没有一滴酒,只装满水;左右不能动,任由绳索提着你上下往复。一旦摇筒转动不灵,就会被井壁的砖磕碰。你不断提起黄泉之水,肚子时沾满泥沙。你的功用就只这样了,哪里比得上鸱夷(装酒的盛具)。鸱夷的模样怪,大大的肚腹,成天装酒,供人饮用。国宴经常要用到它,跟随皇帝的用车,进出两宫,和王公大臣来往密切。从这点看,咱酒客喝酒有什么过错!” 陈遵很喜欢这个故事。经常对张竦说:“这故事中的瓶和鸱夷,好比我和你。你苦读经书,自我约束,不敢有半点差池;而我恣意潇洒,自甘庸俗,然而官爵功名并不比你低,但我独享的居心快乐,看起来强于你呵。”张竦说:“各人有各人的天性,优劣自己有个选择。你想学我的作风你办不到;我想玩你的态度我也不能。话虽如此,学我的人容易持久,效你的人很难预料后来。因为我的为人符合常道!”

    整理:zln20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