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元六王传第五十

01
    《宣元六王传》是《汉书》的一篇。主要记载了汉宣帝刘询和汉元帝刘奭的几个儿子机器后代的情况。其中记载了汉宣帝的四个儿子,汉元帝的两个儿子。

    作品名称 宣元六王传 作品别名 前汉书 作品出处汉书 作    者 东汉·班固

    整理:zln201607

宣元六王传第五十全文

02
    汉元帝刘奭,生于元平元年(前74年),汉宣帝刘询的长子,母亲是恭哀皇后许平君。刘奭出生后数月,其父刘询即位,是为汉宣帝。地节三年(前67年)八岁的刘奭被宣帝立为太子。

    史书上说汉元帝刘奭“柔仁好儒”,当他还是皇太子时,眼看着父皇重用法家人物,动不动就用刑罚惩治下属,大臣杨恽、盖宽饶等仅仅因为“刺讥辞语”就被杀害,很不以为然。一天乘着陪父亲用餐时,委婉地说:“陛下使用刑罚略有点过分了,应该多多重用儒生。  ”汉宣帝刘询顿时变了脸色,厉声说:“汉朝自有汉朝的制度,本来就是‘王道’、‘霸道’兼而用之,怎能像周代那样单纯地使用所谓的‘德政’呢?更何况那班俗儒不能洞察世事变化,最喜好厚古薄今,连‘名’与‘实’之间的区别都分不清,怎能交给他们以治理国家的重任! ”说完了这番话,汉宣帝又长叹一声道:“乱我家者,太子也!”鉴于对已故许皇后的感恩与报答,他最终没有更换太子,这是刘奭的一大幸运。

    继承帝位

    黄龙元年(前49年)十二月,汉宣帝驾崩,太子刘奭继位,是为汉元帝。第二年(前48年)改年号为“初元”。汉元帝在位期间汉朝比较强盛,但也是衰落的起点。豪强地主兼并之风盛行,中央集权逐渐削弱,社会危机日益加深。

    整理:zln201607

宣元六王传第五十原文

03
    汉宣帝时期,是官吏“久任”制发展到较为完备的时期。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把官员“久任”的实施范围由中央大臣扩大到高级地方官员。不仅侍中、尚书等参掌朝政的亲信近臣得蒙荣宠,郡太守一级的高级地方官也多有“久任”者。 汉代的郡国介于中央与县之间,在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中,郡国守相起承上启下的作用。郡国守相的好坏,不仅关系到一方的安宁与否,也关系到国家的治乱兴衰。所以,刘询对郡国守相的选任,十分慎重和严格,规定先由朝中大臣举荐,然后择日亲自召见考核,询问治国安邦之术。着名循吏龚遂被任命为渤海太守,就是其中一例 。

    其二,上述官员即便积有功劳、或有优异表现应该升迁,也不轻易提升调动,而是另外寻求对策,给良吏以物质、精神两方面的奖励和褒奖。对于亲信近臣,“至于子孙,终不改易。”结果是“枢机周密,品式备具,上下相安,莫有苟且之意也”[153]  。对于郡太守,汉宣帝坦言他们是辅助天子治国理民的关键所在,是“吏民之本”,如果时常调动变易就不会被其属下尊重,上下难以相安;如果实行“久任”制,百姓知其将长时期在职,就不敢欺罔上司,自然就会“服从其教化”。对治理地方确有优异政绩的郡太守,汉宣帝常用的奖励办法是:颁布玺书嘉奖勉励;在原有的薪俸基础上增加俸禄;赏赐金钱若干;甚至拜爵至关内侯,使之得以享受政治名誉与经济利益  。如胶东相五成在“考绩”中被认为安抚了大量流民,“治有异等”,就得到了明诏褒奖,并提升其俸禄为“中二千石”,赐爵关内侯[155]  。另外一位名臣黄霸,曾经因为有过失而被贬,以八百石的官秩再度出任颍川太守,任职八年,郡中大治。汉宣帝下诏称扬,并给予“赐爵关内侯,黄金百斤,秩中二千石”的额外奖赏 。按照常规,郡太守的俸禄高者为“二千石”(低者可至“八百石”),而王成、黄霸实际享受的“中二千石”俸禄与朝廷诸卿持平。他们的职务尽管没有升迁,但是政绩得到肯定,待遇得以改善,利益得到保障。这不仅对当事人有安抚或激励作用,而且可以给后来人树立榜样,结果是刺激了政风吏治的改善,这些循吏或良吏执法公平,恩威并施,其统治显得“合人心”,“所居民富,所去见(被)恩”,故而得到时人好评。 史称“是故汉世良吏,于是为盛,称中兴焉”

    整理:zln201607

宣元六王传第五十翻译

04
    孝宣皇帝有五个儿子。注皇后生孝元帝,亟{蛆生淮阳宪王昼邀,卫使仔生楚孝王型嚣,公孙侄伃生束乎思王刘主,戎侄伃生中山哀王窒炉。

    淮阳宪王刘钦,元康三年被立为王,他母亲张使伃受到宣帝的宠爱。霍皇后被废后,皇帝想立张徒仔为皇后。时间长了,有戒于霍氏想害皇太子之事,就改变主意挑选后宫没有儿子又为人谨慎的,于是立长陵人王健伃为皇后,让她像母亲一样养育太子。皇后不被宠爱,很少和皇帝同房或见面,惟独张健伃最受宠爱。而淮阳宪王长大了,喜好经书和法律,聪明有才能,宣帝很喜欢他。太子宽厚仁慈,喜好儒术,宣帝几次赞赏宪王,说:“真是我的儿子呀!”常想立张健仔为皇后、宪王为太子,然而因为太子在平民生活中长大,宣帝年轻时依靠许氏,到即位时许后已经被害死,太子幼年失去母亲,所以不忍心。时间长了,宣帝因为原丞相韦贤的儿子韦玄成假装发狂把侯爵让给兄长,以通晓经学和品行高尚,在朝廷中受到称赞,就召见并封韦玄成为淮阳国中尉,想让他感化教谕宪王,用谦让的大臣辅佐他,从此太子的地位就稳固了。宣帝去世,元帝即位,就命令宪王到封国去。

    这时张便伃已经去世,宪王有外祖母,他的舅舅张博兄弟三人每年要到淮阳拜见母亲,就会受到宪王的赏赐。后来宪王上书:请求迁徙外亲家张氏到淮阳国,张博上书:希望留守祖坟,偏不迁徙。宪王怨恨他。后来张博到淮阳国,宪王赏赐给他的少了。张博说: “负债几百万。希望宪王为我偿还。”宪王不答应。张博告辞而去,派弟张光恐吓宪王说他待祖母更为懈怠了,张博想上书给自己的母亲请假回家。宪王就派人拿五十斤黄金送给张博。张博高兴,回信感谢,用谄媚的话极度称赞宪王,于是说:“当今朝廷中没有贤臣,灾变多次出现,很替朝廷寒。后来。百姓都将希望寄托在大王身上,大王为什么安安静静地,不请求入朝拜见,辅佐皇帝呢?”派弟张光几次劝说宪王应听从张博的计策,他自己到京师游说当权显贵者替宪王请求朝见。宪王不采纳他的意见。

    后来张光想去长安,辞别宪王之时,又说“愿意尽力和张博一起为大王请求入朝。大王即Et到长安,可以依靠平阳侯。”张光得到宪王想请求朝见的话,派人飞马前去告诉张博。张博知道宪王心思转变,又送给宪王书信说:“张博有幸成为大王心腹,几次进献愚策,没有引起您的注意。我北游燕赵等地,想巡行各地访求隐居的士人,听说齐国有个驷先生,通晓《司马兵法》,是大将之才,张博曾经拜见他,趁机会前去询问了五帝三王的统治要领,言谈高明,不是世俗之人所能了解的。现在边境不安定,天下动荡,除非这个人,其他人不能平定天下。我又听说北海旁边有个贤人,是几世也不可多得的人才,然而难以招致。得到这两个人才,将他们推荐给朝廷,功劳也就不小了。我愿意速西到长安以推荐这两个人来救助汉室的危急,但没有金钱来通达显贵之人。趟王派谒者拿着牛和酒,黄金三十斤犒劳我,我不接受;又派人来求娶我的女儿,聘金二百斤,我没有答应。正好收到张光的书信说大王已经派遣他西去长安,和我一起尽力请求朝见。我自认为大王已经捐弃此事,没想到大王回心转意,和气地与我结交,我愿意以性命报答您的恩德。朝见的事何足挂齿!大王如果赐给我一点钱财,使我出死力办事,这是汤禹所以成就大功业的道理。驷先生道术的修养高深,书籍无所不有,希望知道大王的爱好,能够及时献上。”宪王收到书信很高兴,给张博回信说:“幸亏子高你屈尊体恤,从内心裹发出的恻隐之情,显示了极高的诚意,献上好的计谋,把最重要的事告诉了我,我虽然不聪明,却怎敢不理解你的心意!现在派有司替你偿还二百万的债务。”

    这时,张博的女婿京房因为明晓《易.阴阳》而得到皇帝的宠幸,几次召见他讨论国事。自以为是被石显、五鹿充宗所排斥,计谋不被采用,屡次跟张博说这些事。张博常想诳骗淮阳王并向他炫耀,就全部记录了京房所说的各次灾异和皇帝召见他所说的秘密的话,拿给淮阳王当作凭据,骗他说“已经见到中书令石君请求朝见,许给他五百斤黄金。贤圣之人做事只考虑功业而不计较费用。大禹治水之时,虽使百姓疲劳不堪,但成功之后,却使老百姓千秋万代受益。现在听说皇帝年龄不到四十,头发牙齿已经脱落,太子年幼,佞臣专权,阴阳不调,百姓因疾病疫情饥荒死去的将近半数,洪水的危害也不过如此。大王准备拯救世人,将和古代圣王比较功德,怎么可以懈怠?我已经和博学而明道的大儒替大王见机上奏,陈述国家的安危之道,指明灾异的危害,大王朝见时,先说明大意而后上奏摺,皇帝一定会很高兴。事情成功,功业建立,大王就有了周公、邵公的名望,奸邪的大臣四散逃走,公卿们改变节操,功德无人可比,而皇帝对梁王、赵王的宠信一定会转移于大王,我们外族也会富贵,怎能再指望大王的金钱?”宪王高兴,给张博回信说:“过去诏书下达,禁止诸侯朝见,我痛感不知用什么计策好。子高你向来有颜渊、冉有的天资,臧武子之才智,子贡的辩才,卞庄子的勇武,兼有四者之长,举世罕见。已经开了头,希望能最终成事。请求朝见,是合理的事,怎么用金钱呢?”张博回信说:“已经答应石君,需要用它来成就此事。”宪王用五百斤黄金给张博。

    正好京房出京任郡守,离开皇帝身边,石显知道了这件事的全部情况并告发了它。京房泄露了宫禁中的谈话,张博兄弟误导诸侯王,诽谤朝政,狡诈不轨,都被逮捕。有关部门上奏请求逮捕刘钦,皇上不忍心绳之以法,派谏大夫王骏赏赐刘钦玺印书信说:“皇帝告诉淮阳王。有关部门控告您,国舅张博多次给您书信,诋毁国政,讥谤皇帝,赞扬举荐诸侯,称述征引周公、商汤,来迷惑您,所说的尤其恶劣,忤逆无道。您不举报他还经常给他金钱,给他好话以报答,罪遇到了不能赦免的地步,我伤心不忍听到这件事,替您痛心于此。推求本原,不好的东西来自张博,您的用心,不同于凶恶的人。已经诏令有司不要治您的罪,派谏大夫王骏申明我的意思。《诗经》不是说吗?‘忠于你的职位,应当品行正直。’您要勉励呀!”

    王骏指点淮阳王说:“礼仪是诸侯制订共同朝拜聘礼的仪式,所以成全礼节同心同德,尊敬地侍奉皇帝。况且王不是学习了《诗经》吗?《诗经》说:‘使他在鲁国当诸侯,作为周王室的藩辅。,现在王舅张博多次给您书信,所说的话都违背圣道。您幸好受到诏令的约束,明白经术,知道诸侯的名分不应当出境。皇帝恩德普施,仁德布及朝廷上下,而您安然接受张博的话,经常给他金钱,互相应答,不忠的罪过没有比这更大的了。依旧例,诸侯王在京师犯罪,无论轻重,即使不被杀,也一定会受到流放、撤职、贬谪、废黜等刑罚,没有不作追究的。现在圣明的君主赦免您的罪行,又怜惜您走错路忘记本分,被张博所迷惑,赐予玺印书信,派谏大夫申明来意,皇上的大恩大德,怎么能够估量呢!张博等人所犯的罪过严重,群臣一起攻击他,是王法所不能赦免的。从今往后,您不要再因张博等忧心,一定要和大家一起抛弃他。《春秋》之义,最重要的是能改过自新。《易经》说‘祭祀用白茅,没有遇错’,是说臣子的正道,改过自新,纯洁自身来辅佐皇帝,然后才能免于过错。您要注意谨慎警戒,考虑怎样悔过改变行为,弥补重大责任,称述皇帝大恩。这样,你个人就会长享富贵,国家也会安定无。”

    当时淮阳王刘钦摘下帽子叩头谢罪说:“我没有尽到诸侯王的职责,罪恶昭彰,陛下不忍心依法治罪,施以大恩,派使者申明道理和作诸侯的职责。考虑张博的罪恶尤其深重,应当处以极刑。臣刘钦愿意尽心地改过自新,恭敬地接受诏令。卑臣该死该死。”

    京房和张博兄弟三人都被斩弃市,妻子儿女流放到边境。

    到成帝即位,因为淮阳王作为亲属是叔父,受到成帝敬重,远在其他诸侯王之上。淮阳王上书自己陈述舅父张博,颇受石显等人的欺负,所以为遭流放的张博的家属请求回故乡。丞相和御史大夫又弹劾淮阳王:“从前和张博互相私下通信,其意图不是诸侯王应该有的,承蒙皇恩不予治罪,事情发生于赦免之前。他不悔过反而又引述往事,自以为正直,有失诸侯体统,犯不敬之罪。”皇帝却恩准了淮阳王的请求,答应宪王迁回流放者。

    宪王在位三十六年薨。儿子文王刘玄继位,在位二十六年去世。儿子刘演继承王位,到王莽时断绝。 楚孝王刘嚣,甘露二年被立为定陶王,三年之后改封于楚国。成帝河平年间入朝,当时有疾病,皇帝怜惜他,下诏说:“听说‘天地间的生命人最为尊贵,人的行为中以孝顺为最大,。楚王刘嚣向来品行孝顺仁慈,到封国以来二十余年,细微的过错也没有听说过,我很欣赏他。现在遭受厄运,身患重病,孑L夫子所痛惜,说:‘难过呀,命运啊,这样的人也会有这样的病吗!’我很可惜他。他品行善良高尚而不显得舆众不同,那么诸侯们将怎样受到勉励呢?《尚书》不是说吗?‘赏赐有德行的人以表彰他的善良。,现在是王朝正月,诏命孝王和他的一个儿子一起来上朝,以广戚县四千三百户食邑封他的儿子刘勋为广戚侯。”第二年,刘嚣去世。儿子怀王刘文继位,一年之后去世,没有儿子,断绝。第二年,成帝又立刘文的弟弟子陆侯刘衍,这是思王。在位二十一年去世,儿子刘纡继位,到王莽时断绝。

    当初,成帝时又立刘纡的弟弟刘景为定陶王。广戚侯刘勋去世,谧号为炀侯,儿子刘显继位。平帝去世,没有儿子,王莽立刘显的儿子刘婴为孺子,继位平帝之后。王莽篡位,封刘婴为定安公。汉朝诛杀王莽之后,更始年间刘婴在长安,平陵人方望等人很明白天文历象,认为更始皇帝一定会失败,刘婴是根据帝统应当立为皇帝的人,一起发兵把刘婴带到临泾,立为皇帝。更始帝派丞相李松打败他们杀了刘婴。

    束平思王刘字,甘露二年立为王。元帝即位,前往封国。长大后,以勾结坏人而犯法,皇帝因为他是最亲近的亲属而不予治罪,他的师傅和国相连坐。

    过了一些日子以后,思王侍奉太后,不合太后心意,太后上书说这件事,请求守卫杜陵园。皇帝于是派遣太中大夫张子娇领玺书命令晓谕他,说:“皇帝告诉束平王。听说亲近亲人的恩情没有比孝顺更重要的,尊敬尊贵的人的道理没有比忠更大的,所以诸侯在位不骄傲以尽孝道,节制谨慎以辅佐天子,如此则可以永保富贵,国家安定。现在听说您自身修养有阙失,封国内部不和睦,流言纷纷出现,诽谤从内部产生,我很感痛惜,替您害怕。《诗经》不是说吗?‘思念你的祖宗,修养自己的道德,永远遵循天命,自己祈求多福。’我知道您正当血气方刚之时,忽略了道德,心意有所偏移,没有采纳忠言,所以亲命派遣太中大夫子娇传达给您我的意思。孔子说:‘有过错不改正,这才是过错。,您应当深思熟虑,不要违背我的意思。”

    又特意以玺书赐给王太后,说:“皇帝派诸吏宦者令承告东平王太后。我听到一些事情,王太后稍微加以注意。福气祥和的家庭没有比和睦更美满的,祸患错误的根源没有比内部分裂更大的。东平王是由您一手养育成人也因此而居王位,加以年纪正当血气方刚,学习的时间还少,轻慢大臣,和太后您的关系不同于他人,在这种情况下,能做到不失礼节的人,恐怕只有圣人了吧!传说: ‘父亲替儿子隐瞒,正直就在其中了。,王太后明察这个意思,不可不周详。家庭之内,母子之间,血脉相连声息不同,骨肉的恩情,难道可以忽略吗!难道可以忽略吗!从前周公告诫伯禽说: ‘老朋友没有大错,就不可以抛弃,不要对一个人求全责备。’因为是老朋友的恩情,还容忍他的小缺点,更何况是这样的骨肉之情呢!我已经派使者告诉思王,他已经悔过服罪了,太后您宽厚容忍来缓和这件事,以后他应该不敢了。王太后您尽力吃饭,停止忧虑,慎重对待生病,自己保重。”

    刘宇惭愧恐惧,当着使者的面叩头谢罪,愿意洗心革面,自己改过。诏书又命令思王的师傅和国相说: “人的天性都有仁、义、礼、智、信五种品德,当他长大,听到的、见到的关系着嗜好欲望,所以五常消失之后而邪念产生,情欲扰乱他的本性,利欲战胜他的道义之心,而不丧失自己的家园的,是没有的。现在思王年富力强,气力勇猛威武,得到师傅的教诲很少,加以见闻少,从今以后,不是《五经》的正经学问,敢用游玩打猎等不守礼法的事告诉思王的,立即将他的名字上报。”

    刘宇在位二十年,元帝崩。刘宇对宫中谒者信等人说:“汉朝大臣议论天子年少,不能治理天下,认为我知道制度法律,建议由我辅佐天子。我见到尚书El夜劳苦,假使由我干这个工作,恐怕不能胜任。现在天气炎热,天子年幼,守孝恐怕没有地方,我险些得到皇位!”到元帝下葬时,刘宇一共哭了三次,喝酒吃肉,妻妾不离身边。妃子朐脯原来受他宠幸,后来疏远,

    常叹息呼求上天。刘宇听说这件事,废朐腾为没有地位的宫女,让她打扫宫中小路,经常鞭打她。朐脯暗地裹分条记下刘宇的过失,几次让家人告发他。刘字发觉,就把朐肠绞死。有关部门上奏请求逮捕刘宇,皇帝下诏削去樊、亢父两县。之后三年,皇帝诏命有司说: “听说仁政是亲近自己的亲人,这是古来的道理。从前东平王有过失,有关部门请求废黜他,我不忍心。又请求削减封国,我不敢专断,因为他是最亲近的亲人,从没有忘怀。现在听说他悔过自新,尊重修行经术,和仁德的人亲近,非法的要求,不求官吏,我感到欣慰。传不是说吗?朝过夕改,君子赞之。恢复从前削去的封县如故。”

    后年朝见,上疏请求赐予诸子之书和《史记》,皇帝拿这件事向大将军王凤询问,回答说:“我听说诸侯上朝征聘,研究文章,勘正法令制度,不合礼节的不说。现在东平王有幸来朝见,不去考虑节制谨慎,以防过失,而索要书籍,不是朝聘的道理。诸子之书有些反对经术,诬蠛圣人,有些记录鬼神,信奉异物怪象; 《史记》中有战国纵横权力诡谲的谋略,汉朝刚刚兴起时谋臣奇诡的计策,天象灾变,地势险要:都不适合给诸侯王。不可以给他。不同意的托辞应该说:‘《五经》是圣人制作的,万事万物没有不记载的。王确实乐于正道,师傅国相都是儒生,早晚讲习诵读,足以端正行为愉悦心情。小诡计破坏大义,小道理不通达,恐怕会影响远大事业,都不足以留意。那些对经术有益处的,对王不加吝惜。”’所说的话被上奏,皇帝听从王凤的话,就不给思王。

    束平思王在位三十三年去世,儿子炀王刘云继位。哀帝时,无盐危山的地面自行鼓起,上面长满了草,像驰道的形状,又在瓠山的石头转侧起立。刘云和王后谒亲自到石头那儿祭祀,把一个石头雕成瓠山的石头那样,用束倍草作神,一并祭祀。建平三年,息夫躬、孙宠等人一起依靠得到宠幸的大臣董贤告发这件事。这时,哀帝有病,对许多事感到厌恶,将此事交给有关部门,逮捕炀王和王后谒下狱审问,说派巫师傅恭、婢女合欢等人祭祀时诅祝皇帝,替刘云祈求当皇帝。刘云又和知道灾异的人高尚等观察星宿,说皇帝的病一定不会痊愈,刘云应该得到天下。石头起立,是宣帝兴起的象征。有关部门请求诛杀炀王,皇帝下诏将他废黜迁到房陵。刘云自杀,谒被处死弃尸街市。在位十七年,封国被除。

    元始元年,王莽想改变哀帝的做法,上奏太皇太后,立刘云的太子刘开明为东平王,又立思王的孙子刘成都为中山王。刘开明在位三年,去世,没有儿子。又立刘开明的兄长严乡侯刘信的儿子型匡为塞垩王,继承刘题塱之后。王菱任摄政的职位,塞蹙太守翌盏和垒塑堡型值谋划发兵诛杀玉菱,立型值为天子。兵败,都被王菱所灭。

    中山哀王刘童,扭五二年被立为清河王,三年之后,迁到中山,因为年幼没有到封国去。建昭四年,在官邸去世,葬在杜陵,没有儿子,断绝。太后回去住在外戚家戎氏。

    孝元皇帝有三个儿子。王皇后生孝成帝,傅昭仪生定陶共王刘康,冯昭仪生中山孝王刘兴。

    定陶共王刘康,永光三年立为济阳王。八年之后,迁为山阳王。又过八年,迁到定陶。定陶共王年少时被元帝所钟爱,长大后多才多艺,熟悉音乐,皇帝非常器重他。他的母亲傅昭仪又受到宠幸,几乎代替皇后太子。事情记录在《元后》和《史丹传》中。

    成帝即位后,遵守先帝之意,对定陶共王的待遇仍然不同于其他诸王。在位十九年去世,儿子刘欣继位。即位十五年后,成帝没有儿子,征召入宫作皇太子。皇帝因为太子要奉大宗之后,不能只顾私家亲戚,就立楚思王的儿子刘景为定陶王,继承共王之后。成帝去世,太子即位,就是孝哀帝。即位两年,追尊共王为共皇,把寝庙置于京师,排昭穆顺序时,礼仪和孝元帝一样.改定陶王景为信都王。

    中山孝王刘兴,建昭二年被立为信都王.,十四年之后,迁为中山王,成帝商议立太子时,御史大夫孔光认为《尚书》有殷朝灭亡的教训,继承王位,兄长死了弟弟继位,中山王是元帝的儿子,应为后一个皇帝。成帝认为中山王没有才能,又是兄弟,不能一起进入宗庙。外戚王氏和赵昭仪都想让哀帝当太子,所以就立了他。皇帝就封孝王的舅父冯参为宜乡侯,而且又加封给孝王万户,以表示安慰。在位三十年,去世。儿子刘衍继位。在位七年,哀帝去世,没有儿子,征召中山王刘术入宫即位,就是平帝。太皇太后认为皇帝是成帝的后代,所以立束平思王的孙子桃乡顷侯的儿子刘成都为中山王,继承在孝王之后。王莽时断绝。

    赞曰:孝元皇帝的后代,广有天下,然而在孙子一代就断了后嗣,难道不是天意吗!淮阳宪玉在当时的诸侯中是聪明的了,趔[引诱他,几乎陷于无道的境地。《诗经》说“贪婪者是害群之马”,古今都是如此。

    整理:zln201607

宣元六王传第五十赏析

05
    叙述宣帝四子淮阳宪王刘钦、楚孝王刘嚣、东平思王刘宇、中山哀王刘竟,以及元帝二子定陶共王刘康、中山孝王刘兴的事迹。淮阳王刘钦,好经术法律,聪达有材,为宣帝所爱,后为其舅张博等人所诱求朝,被石显察觉,张博等下狱,刘钦受责愿改过自新。其后嗣至王莽时绝。楚王刘嚣,成帝时病死,后嗣至王莽时绝。东平王刘宇,通奸犯法,受到元帝警告。成帝时又骄横,上疏求诸子及《太史公书》,未获允,至子刘云国废。中山王刘竟早死,无子,绝。定陶王刘康,多材艺,习音声,元帝奇之。其子刘欣于成帝时嗣,征为皇太子,后为哀帝。中山王刘兴,立三十年薨,其子刘衎后入京即位为平帝。宣元六王,事皆平平;诗》不云乎?‘靖恭尔位,正直是与(3)。’王其勉之!”

    (1)周:当作“禹”(宋祁说)。(2)祥:善也。自:由也。(3)“靖恭尔位”二句:见《诗经·小雅·小明》。靖:犹“敬”。恭:奉也。位:犹“职”。与:犹“亲”。

    骏谕指(旨)曰(1):“礼为诸侯制相朝聘之义,盖以考礼壹德(2),尊事天子也。且王不学《诗》乎?《诗》云:‘俾侯于鲁,为周室辅(3)。’今王舅博数遗王书,所言悖逆。王幸受诏策,通经术(4),知诸侯名誉不当出竟(境)。天子普覆,德布于朝,而恬有博言(5),多予金钱,与相报应,不忠莫大焉。故事(6),诸侯王获罪京师,罪恶轻重,纵不伏诛,必蒙迁削贬黜之罪,未有但已者也(7)。今圣主赦王之罪,又怜王失计忘本,为博所惑,加赐玺书,使谏大夫申谕至意,殷勤之恩,岂有量哉!博等所犯恶大,群下之所共攻,王法之所不赦也。自今以来,上毋复以博等累心,务与众弃之。《春秋》之义,大能变改(8)。《易》曰‘藉用白茅,无咎’(9),言臣于之道,改过自新,洁己承上,然后免于咎也。王其留意慎戒,惟思所以悔过易行,塞重责(10),称厚恩者(11)。如此,则长有富贵,社稷安矣。”

    (1)谕:晓告。旨:指皇帝于玺书外之旨意。(2)考:稽考。壹德:谓不二其心。(3)“俾侯于鲁”二句:见《诗经·鲁颂·閟宫》。(5)受诏策,通经术:如淳曰:“诏策,若广陵王策曰‘无迩宵人,毋作匪德’也。经术之义,不得内交。”(5)恬:安也。恬有博言:意谓闻张博邪言,安而受之。(6)故事:谓旧制。(7)但已:徒然而止。(8)大能变改:有过能改者为大。《公羊传》文公十二年云:“何贤乎(秦)穆公?以为能变也。”(9)“藉用白茅,无咎”:见《易·大过》初六爻辞。意谓借用洁白之物致享于神,虽有大过而无灾。(10)塞:犹“补”。 (11)称:副也。

    于是淮阳王钦免冠稽首谢曰:“奉藩无状(1),过恶暴列(2),陛下不忍致法,加大恩,遣使者申谕道术守藩之义。伏念博罪恶尤深,当伏重诛。臣钦愿悉心自新(3),奉承诏策。顿首死罪。”

    (1)无状:无善状。(2)暴:明显。(3)悉:尽也。

    京房及博兄弟三人皆弃市,妻子徙边。至成帝即位,以淮阳王属为叔父,敬宠之,异于它国。王上书自陈舅张博时事,颇为石显等所侵,因为博家属徙者求还。丞相御史复劾钦:“前与博相遗私书,指(旨)意非诸侯王所宜,蒙恩勿治,事在赦前。不悔过而复称引,自以为直,失藩臣体,不敬。”上加恩,许王还徒者。

    三十六年薨。子文王玄嗣,二十六年薨。子嗣,王莽时绝。

    楚孝王嚣(1),甘露二年立为定陶王(2),三年徒楚。成帝河平中入朝(3),时被疾,天子闵(悯)之,下诏曰:“盖闻‘天地之性人为贵,人之行莫大于孝’(4)。楚王嚣素行孝顺仁慈,之国以来二十余年,孅(纤)介之过未尝闻(5),朕甚嘉之,今乃遭命(6),离于恶疾(7),夫子所痛(8),曰:‘蔑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9)朕甚闵(悯)焉。夫行纯茂而不显异,则有国者将何勖哉(10)。《书》不云乎?‘用德章厥善(11)。’今王朝正月,诏与子男一人俱,其以广戚县户四千三百封其子勋为广戚侯(12)。”明年,嚣薨。子怀王文嗣(13),一年薨,无子,绝。明年,成帝复立文弟平陆侯衍(14),是为思王。二十一年薨,子嗣,王莽时绝。

    (1)楚:王国名。治彭城(今江苏徐州)。(2)甘露二年:前52年。定陶:王国名:治定陶(在今山东定陶西北)。(3)河平:汉成帝年号,共四年(前28——前25)。(4)“天地之性人为贵”二句:《孝经》载孔子之言。(5)纤介:细微。(6)遭命:意谓行善得恶,在外遇到凶祸。(7)离:遭也。(8)夫子:指孔子。(9)“蔑之,命矣夫”等句:见《论语·雍也篇》。蔑之《论语》作“亡之”,谓死亡。斯人:这样的人。 (10)勖:勉励。 (11)“用德章厥善”:见《尚书·盘庚》。意谓褒赏有德以明其善行。(12)广戚县:县名。在今江苏沛县东南。(13)文:《表》作“芬”。(14)平陆:疑作“平陵”。宋祁曰:“陆,一作陵。”平陵,县名。在今陕西咸阳市西北。

    初,成帝时又立纡弟景为定陶王。广戚侯勋薨,溢曰炀侯,子显嗣。平帝崩,无子,王莽立显子婴为孺子,奉平帝后。莽篡位,以婴为定安公。汉既诛莽;更始时婴在长安(1),平陵方望等颇知天文,以为更始必败,婴本统当立者也(2),共起兵将婴至临泾(3),立为天子。更始遣丞相李松击破杀婴云(4)。

    (1)更始:更始帝年号,共二年(公元23——24)。(2)本统:谓已继平帝而为正统。(3)临泾:县名。在今甘肃镇源县东南。(4)更始:指更更始帝刘玄。

    东平思王宇(1),甘露二年立。元帝即位,就国。壮大,通奸犯法(2),上以至亲贳弗罪,傅相连坐(3)。

    (1)东平:王国名。其治在今山东东平。(2)通奸:与奸猾交通。(3)连坐:牵连获罪。

    久之,事太后,内不相得,太后上书言之,求守杜陵园(1)。上于是遣太中大夫张子奉玺书敕谕之(2),曰:“皇帝问东平王。盖闻亲亲之恩莫重于孝,尊尊之义莫大于忠,故诸侯在位不骄以致孝道,制节谨度以翼天子(3),然后富贵不离于身,而社稷可保。今闻王自修有阙(缺),本朝不和(4),流言纷纷(5),谤自内兴,朕甚憯焉(6),为王惧之。《诗》不云乎?‘毋念尔祖,述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7)。’朕惟王之春秋方刚(8),忽于道德(9),意有所移,忠言未纳,故临遣太中大夫子谕王朕意。孔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10)。’王其深惟孰(熟)思之,无违朕意。”

    (1)杜陵园:宣帝陵。(2)太中大夫:官名,掌议论。属郎中令(光禄勋)。:当作“侨”。齐召南曰:“案《艺文志》及《刘向》《王褒传》,并作‘侨’。”(3)翼:佐也。(4)本朝:指东平王国之朝。(5)纷纷:众多貌。(6)憯:惨痛。(7)“毋念尔祖”四句:见《诗经·大雅·文王》。无念:不思思念。“无念尔祖”是周朝劝告殷人之语。述:与“聿”同。聿:犹“惟”。言:读为“焉”。配命:合乎天命,(8)春秋方刚:谓年少血气文盛。(9)忽:遗忘。(10)“过而不改”二句:见《论语·卫灵公篇》。

    又特以玺书赐王太后,曰:“皇帝使诸吏宦者令承问东平王太后(1)。朕有闻,王太后少加意焉。夫福善之门莫美于和睦,患咎之首莫大于内离。今东平王出繦褓之中而托于南面之位,加以年齿方刚,涉学日寡,骛(傲)忽臣下,不自它于太后(2),以是之间,能无失礼义者,其唯圣人乎!传曰:‘父为子隐,直在其中矣(3)。’王太后明察此意,不可不详。闺门之内,母子之间,同气异息,骨肉之恩,岂可忽哉!岂可忽哉!昔周公戒伯禽曰(4):‘故旧无大故,则不可弃也,毋求备于一人(5)。’夫以故旧之恩,犹忍小恶,而况此乎!已遣使者谕王,王既悔过服罪,太后宽忍以贳之(6),后宜不敢(7)。王太后强餐,止思念,慎疾自爱。”

    (1)诸吏:加官。得举法。宦者令:宦者的长官。属少府。(2)不自它:谓不自外。(3)“父为子隐”二句:见《论语·子路篇》。(1)伯禽:周公旦之于。(5)“故旧无大故”三句:见《论语·微子篇》。(6)贳:犹“缓”。(7)后宜不敢:谓以后当不敢为非。

    字惭惧,因使者顿首谢死罪,愿洒(洗)心自改。诏书又敕傅相曰:“夫人之性皆有五常(1),及其少长,耳目牵于耆(嗜)欲,故五常销而邪心作,情乱其性,利胜其义,而不失阙家者,未之有也。今王富于春秋(2),气力勇武,获师傅之教浅,加以少所闻见,自今以来,非《五经》之正术,敢以游猎非礼道(导)王者,辄以名闻。”

    (1)五常:仁、义、礼、智、信。(2)富于春秋:来日方长,谓年少。

    整理:zln201607

宣元六王传第五十注释

06
    字立二十年,元帝崩。宇谓中谒者信等曰(1):“汉大臣议天子少弱,未能治天下,以为我知文法,建欲使我辅佐天子(2)。我见尚书晨夜极苦,使我为之,不能(耐)也。今暑热,县官年少(3),持服恐无处所(4),我危得之(5)!”比至下(6),字凡三哭,饮酒食肉,妻妾不离侧。又姬朐臑故亲幸,后疏远,数叹息呼天。字闻,斥朐臑为家人子(7),扫除永巷,数笞击之。朐臑私疏宇过失,数令家告之。宇觉知,绞杀朐臑。有司奏请逮捕,有诏削樊、亢父二县(8)。后三岁,天子诏有司曰:“盖闻仁以亲亲,古之道也。前东平王有阙(缺)(9),有司请废,朕不忍。又请削,朕不敢专(10)。惟王之至亲,未尝忘于心。今闻王改行自新,尊修经术,亲近仁人,非法之求,不以奸(干)吏(11),朕甚嘉焉。传不云乎?朝过夕改,君子与之。其复前所削县如故。”

    (1)中谒者:属大长秋。主报中章。(2)建:建议。(3)县官:指皇帝。(4)持服恐无处所:如淳曰:“言不从道,冀如昌邑王也。”(5)危:犹言险不得之(颜师古说)。(6)下:指下棺。(7)斥:黜其秩位。(8)樊:县名。在今山东济宁东北。亢父:县名。在今山东济宁南。(9)缺:缺失;过失。(10)不敢专:言不敢专己废法,因听削地。(11)奸:通干。犯:犹乱。

    后年来朝,上疏求诸子及《太史公书》(1),上以问大将军王凤,对曰(2):“臣闻诸侯朝聘,考文章,正法度,非礼不言。今东平王幸得来朝,不思制节谨度,以防危失(3),而求诸书,非朝聘之义也。诸子书或反经术,非圣人,或明鬼神,信物怪(4);《太史公书》有战国从(纵)横权谲之谋,汉兴之初谋臣奇策、天官灾异,地形厄塞:皆不宜在诸侯王。不可予。不许之辞宜曰:‘《五经》圣人所制,万事靡不毕载。王审乐道,傅相皆儒者,旦夕讲诵,足以正身虞(娱)意。夫小辩破义,小道不通,致远恐泥(5),皆不足以留意。诸益于经术者,不爱于王(6)。’”对奏,天子如凤言,遂不与。

    (1)上书求诸子及《太史公书》:当时图书不传播,故东平王刘字上疏求书。《太史公书》至东汉时始称《史记》。(2)对:其上当有“凤”字(宋祁说)。(3)危失:谓失道而倾危。(4)物怪:指怪异事物。(5)泥:拘泥。《论语·子张篇》云:“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6)不爱于王:谓于王无所爱惜。

    立三十二年薨(1),子炀王云嗣。哀帝时,无盐危山土自起覆草(2),如驰道状,又瓠山石转立(3)。云及后谒自之石所祭,治石象瓠山立石,束倍(菩)草(4),并词之。建平三年(5),息夫躬、孙宠等共因幸臣董贤告之(6)。是时,哀帝被疾,多所恶,事下有司,逮王、后谒下狱验治,言使巫傅恭、婢合欢等祠祭诅祝上,为云求为天子。云又与知灾异者高尚等指星宿,言上疾必不愈,云当得天下。石立,宣帝起之表也。有司请诛王,有诏废徒房陵(7)。云自杀,谒弃市。立十七年,国除。

    (1)三十三年:《表》作“三十二年”。东平思王刘字自甘露二年(前52)立,至阳朔四年(前21)薨,当是三十二年。(2)无盐:县名。在今山东汶上西北。(3)瓠山石转立:王先谦引《山东通志》曰:东平州北有瓠山、东北有危山。(4)束菩草:谓以黄菩草扎成神主。(5)建平三年:即公元前4年。(6)息夫躬:本书卷四十五有其传。董贤:《佞幸传》有其传。(7)房陵:县名。今湖北房县。

    元始元年(1),王莽欲反哀帝政(2),白太皇太后(3),立云太子开明为东平王,又立思王孙成都为中山王。开明立三年薨,无子。复立开明兄严乡侯信子匡为东平王(4),奉开明后。王莽居摄,东郡太守翟义与严乡侯信谋举兵诛莽(5);立信为天子。兵败,皆为莽所灭。

    (1)元始元年:即公元1年。(2)反政:改政。(3)太皇太后:指元后王政君。(4)匡为东平王:刘匡立为东平王在居摄元年(公元6)。(5)东郡:郡名。治濮阳(在今河南濮阳西南)。翟义:翟方进之子。《翟方进传》附其传。

    中山哀王竟(1),初元二年立为清河王(2)。三年,徒中山,以幼少未之国。建昭四年(3),薨邸(4),葬杜陵,无子,绝。太后归居外家戎氏(5)。

    (1)中山:王国名。治卢奴(今河北定县)。(2)初元二年:前47年。清河:郡国名。治清阳(在今河北清河东南)。(3)建昭四年:前35年。(4)邸:指中山邸(在京师)。(5)外家:指太后的娘家。

    孝元皇帝三男。王皇后生孝成帝(1),傅昭仪生定陶共王康,冯昭仪生中山孝王兴。

    (1)王皇后:即王政君。

    定陶共王康(1),永光三年立为济阳王(2)。八年,徙为山阳王(3)。八年,徒定陶。王少而爱(4),长多材艺,习知音声,上奇器之。母昭仪又幸(5),几代皇后太子。语在《元后》及《史丹传》(6)。

    (1)定陶:王国名。治定陶(在今山东定陶西北)。(2)永光三年:前41年。济阳:王国名。治济阳(在今河南兰考东北)。(3)山阳:郡国名。治昌邑(在今山东金乡西北)。(4)爱:指为帝所爱。(5)母:其下疑有“傅”字(杨树达说)。(6)《元后》:即《元后传》。

    成帝即位,缘先帝意,厚遇异于它王(1)。十九年薨,子欣嗣。十五年,成帝无子,征入为皇太子。上以太子奉大宗后,不得顾私亲,乃立楚思王子景为定陶王,奉共王后。成帝崩,太子即位,是为孝哀帝。即位二年,追尊共王为共皇,置寝庙京师,序昭穆(2),仪如孝元帝。徒定陶王景为信都王云(3)。

    (1)厚遇异于它王:其入朝时,赏赐十倍于它王,又留京师而不之国,见《元后传》。(2)序:次序。昭穆:指长幼与亲疏的位次。古时宗庙与墓地以辈次排列,始祖居中,依序列于左方者称昭:列于右方者称穆。(3)徙定陶王景为信都王:如淳曰:“不复为定陶王立后者,哀帝自以己为后故。”信都:王国名。治信都(今河北冀县)。

    中山孝王兴,建昭二年立为信都王(1)。十四年,徙中山。成帝之议立太子也,御史大夫孔光以为《尚书》有殷及王(2),兄终弟及(3),中山王元帝之子,宜为后。成帝以中山王不材,又兄弟,不得相入庙。外家王氏与赵昭仪皆欲用哀帝为太子,故遂立焉。上乃封孝王舅冯参为宜乡侯,而益封孝王万户,以尉(慰)其意。三十年,薨,子衎嗣(4)。七年,哀帝崩,无子,征中山王衎入即位,是为平帝。太皇太后以帝为成帝后,故立东平思王孙桃乡顷侯子成都为中山王,奉孝王后。王莽时绝。

    (1)建昭二年:前37年。(2)孔光:本书卷八十一有其传。(3)兄终弟及:殷商王位继承,兄终弟及之例颇多,盘庚继兄阳甲为王为其一例。(4)衎(kàn)嗣:衎于绥和二年继位时名箕子(见《诸侯王表》),后改名衎。颜师古曰:“今此传云‘子衎嗣’,盖史家追书之也。”

    赞曰:孝元之后,遍有天下,然而世绝于孙,岂非天哉!淮阳宪王于时诸侯为聪察矣,张博诱之,几陷无道。《诗》云“贪人败类”(1),古今一也。

    (1)“贪人败类”:见《诗经·大雅·桑柔》。贪人:贪赃枉法者。败类:残害同类。或说:类,善也。

    整理:zln20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