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商史丹傅喜传第五十二

01
    叙述王商、史丹、傅喜等人的事迹。这是一篇外戚而所谓贤者的类传。王商,史皇孙王夫人之侄,为人敦厚,元帝时以外戚重臣辅政,拥佑太子颇为出力。成帝时颇为信重,任丞相,素与大司马大将军王凤不和,终于被劾免相,呕血而死。史丹,卫太子史良梯之侄孙,见元帝欲废太子而立定陶王,多次切谏,使太子得以固位,成帝感恩,信用之,封武阳侯。内奢淫,好酒色。傅喜,定陶傅太后从父弟,哀帝时不满傅太后干预朝政,上将军印绶,以光禄大夫养病。后又两起两落,西汉后期,外戚许、史、王、丁、傅之家,“皆重侯累将,穷贵极富”,多仗势骄横,王氏尤为贵盛,至王莽而篡位;王商、史丹、傅喜等算是外戚中的少数贤者。《汉书》传而称之,算是“沙里淘金”;其实这三人平平,无啥作为。

    王商字子威,涿郡蠡吾人也(1),徙杜陵(2)。商父武,武兄无故,皆以宣帝舅封。无故为平昌侯,武为乐昌侯。语在《外戚传》。

    (1)涿郡:郡名。治涿县(今河北涿县)。蠡吾:疑作“广望”。据《外戚传》,王商的祖母王媪,嫁为广望王乃始妇,生子无故、武,武子商。广望,在今河北高阳西,其南为蠢吾县。(2)杜陵:县名,在今陕西西安东南。

    商少为太子中庶子(1),以肃敬敦厚称。父亮,商嗣为侯,推财以分异母诸弟,身无所受,居丧哀戚。于是大臣荐商行可以厉(励)群臣,义足以厚风俗,宜备近臣。繇(由)是擢为诸曹侍中中郎将(2)。元帝时,至右将军、光禄大夫。是时,定陶共(恭)王爱幸,几代太子。商为外戚重臣辅政,拥佑太子,颇有力焉。

    (1)太子中庶子:太子官属之一。(2)诸曹:受理尚朽事。侍中:加官。得出入禁中。中郎将:官名。属郎中令(光禄勋)。

    元帝崩,成帝即位,甚敬重商,徒为左将军。而帝元舅大司马大将军王凤颛(专)权,行多骄僭。商议论不能平风,凤知之,亦疏商。建始三年秋(1),京师民无故相惊,言大水至,百姓奔走相蹂躏,老弱呼号,长安中大乱。天子亲御前殿,召公卿议。大将军凤以为太后与上及后宫可御船,令吏民上长安城以避水。群臣皆从凤议。左将军商独曰:“自古无道之国,水犹不冒城郭(2)。今政治和平,世无兵革,上下相安,何因当有大水一日暴至?此必讹言也,不宜令上城,重惊百姓。”上乃止。有顷,长安中稍定,间之,果讹言。上于是美壮商之固守,数称其议。而凤大惭,自恨失言。

    (1)建始三年:前30年。(2)冒:覆盖。

    明年,商代匡衡为丞相(1),益封千户,天子甚尊任之。为人多质有威重(2),长八尺余,身体鸿大,容貌甚过绝人。河平四年(3),单于来朝(4),引见白虎殿(5)。丞相商坐未央宫廷中,单于前,拜谒商。商起,离席与言,单于仰视商貌,大畏之,迁延却退。天子闻而叹曰:“此真汉相矣!”

    (1)匡衡:本书卷八十一有其传。(2)质:质朴,(3)河平四年:即公元前25年。(4)单于:匈奴复株累单于。(5)白虎殿:在未央宫中。

    初,大将军凤连昏(婚)杨肜为琅邪太守(1),其郡有灾害十四,已上(2)。商部属按问(3),凤以晓商曰(4):“灾异天事,非人力所为。肜素善吏,宜以为后(5)。”商不听,竟奏免肜,奏果寝不下(6),凤重以是怨商,阴求其短,使人上书言商闺门内事(7)。天子以为暗昧之过,不足以伤大臣,凤固争(净),下其事司隶(8)。

    (1)连婚:婚家之婚亲。琅邪:郡名。治东武(今山东诸城)。(2)上:谓上报。(3)部属:部署属官。按问:查究。(4)晓:告语。(5)宜以为后:意谓以后再说,暂不按问。(6)寝:搁置。(7)使人上书言商闺门内事:即下文张匡对中所云频阳耿定上书(周寿昌说)。(8)司隶:司隶校尉。

    先是皇太后尝诏问商女,欲以备后宫。时女病,商意亦难之,以病对,不入。及商以闺门事见考,自知为凤所中(1),惶怖,更欲内(纳)女为援,乃因新幸李捷好家白见其女。

    (1)中:中伤。

    会日有蚀之,太中大夫蜀郡张匡,其入佞巧,上书愿对近臣陈日蚀咎。下朝者左将军丹等问匡(1),对曰:“窃见丞相商作威作福,从外制中(2),取必于上(3),性残贼不仁,遣票轻吏微求人罪(4),欲以立威,天下患苦之。前频阳耿定上书言商与父傅通(5),及女弟yín乱(6),奴杀其私夫,疑商教使。章下有司,商私怨怼(7)。商子俊欲上书告商,俊妻左将军丹女,持其书以示丹,丹恶其父子乖迕,为女求去。商不尽忠纳善以辅至德,知圣主崇孝,远别不亲(8),后庭之事皆受命皇太后,太后前闻商有女,欲以备后宫,商言有固疾,后有耿定事,更诡道因李贵人家内(纳)女(9),执左道以乱政(10),诬罔悖大臣节,故应是而日蚀。《周书》曰:‘以左道事君者诛(11)。’《易》曰:‘日中见昧,则折其右肱(12)。’往者丞相周勃再建大功(13),及孝文时纤介怨恨(14),而日为之蚀,于是退勃使就国,卒无怵惕忧。今商无尺寸之功,而有三世之宠(15),身位三公,宗族为列侯:吏二千石、侍中诸曹,给事禁门内,连昏(婚)诸侯王,权宠至盛。审有内乱杀人怨忽之端,意宜穷竟考问。臣闻秦丞相吕不韦见王无子,欲有秦国,意即求好女以为妻,阴知其有身而献之王,产始皇帝(16)。及楚相春申君亦见王无子,心利楚国,即献有身妻而产怀王(17)。自汉兴几遭吕、霍之患(18),今商有不仁之性,乃因怨以内(纳)女,其奸谋未可测度。前孝景世七国反(19),将军周亚夫以为即得洛阳剧孟(20),关东非汉之有。今商宗族权势,合货(资)巨万汁,私奴以干数,非特剧孟匹夫之徒也。且失道之至,亲戚畔(叛)之,闺门内乱,父子相仟,而欲使之宣明圣化,调和海内,岂不谬哉!商视事五年,官职陵夷而大恶着于百姓,甚亏损盛德,有鼎折足之凶(21)。臣愚以为圣主富于春秋,即位以来,未有惩奸之威,加以继嗣未立,大异并见(现),尤宜诛讨不忠,以遏未然。行之一人,则海内震动,百奸之路塞矣。”

    (1)下朝者:指中朝臣。丹:史丹。(2)外:谓外朝。中:谓中朝(内朝)。丞相在外朝,故言工商从外制中。(3)取必于上:意谓以己意强加于皇帝。(4)票(piāo):疾速。票轻吏:轻锐的官员。微:伺也。(5)傅:傅婢。 (6)女弟:妹。(7)怨怼(duì):怨恨。(8)远别不亲:指不贪女色。(9)诡:违也。李贵人:即李婕妤。(10)左道:僻左之道,谓不正。(11)“以左道事君者诛”:此佚《书》之文。(12)“日中见昧”二句:见《易·丰卦》九三爻辞。日中见昧:谓日中而昏。右肱:右肱之臣。(13)周勃:本书卷四十有其传。(14)纤介:细微。(15)三世:指宣帝、元帝、成帝三代。(16)此事详见《史记·吕不韦列传》。(17)此事详见《史记·春申君列传》。怀王:当作“幽王”。(18)吕、霍:指汉外戚吕氏、霍氏。(19)七国反:指吴楚七国之乱。(20)周亚夫:周勃之子。本书卷四十附其传。(21)鼎折足:意谓败坏国家政治。《易·鼎卦》九四交辞曰,“鼎折足,覆公餗”,谓鼎折其足,则翻了鼎中所烹之物,比喻大臣非其任,则败坏国政。

    整理:zln201607

王商史丹傅喜传第五十二全文

02
    傅喜少好学问,有志气,初任太子庶子。汉哀帝即位后,任卫尉,后升任右将军。当时汉哀帝祖母傅太后参与政事,傅喜多次规劝她,从此傅太后不让傅喜辅政,赐他黄金百斤,交回将军印绶,以光禄大夫身份回家养病。

    大司空何武、尚书令唐林上书替傅喜说情,而汉哀帝也很重视他,于建平元年(前6年),任命傅喜为大司马,封高武侯。[2]  汉哀帝母亲丁氏家族和祖母傅氏家族都很骄奢,而且嫉妒傅喜。傅太后想取得太皇太后尊号,傅喜与丞相孔光等人不同意,因此傅太后大怒,将其遣送到封地。

    元寿二年(前1年),汉哀帝去世,汉平帝刘衎即位,王莽把持朝政,王莽免去傅氏族人官爵,遣送原籍。王莽认为傅喜资质端正,耿直守节,所以让傅喜回长安,赐位特进,侍奉朝请。傅喜后来再被迁到封地,以高寿而终,谥号贞侯。

    整理:zln201607

王商史丹傅喜传第五十二原文

03
    王商字子威,涿郡蠡吾人也,徙杜陵。商公武、武兄无故,皆以宣帝舅封。无故为平昌侯,武为乐昌侯。语在《外戚传》。

    商少为太子中庶子,以肃敬敦厚称。父薨,商嗣为侯,推财以分异母诸弟,身无所受,居丧哀戚。于是大臣荐商行可以厉群臣,义足以厚风俗,宜备近臣。繇是擢为诸曹、侍中、中郎将。元帝时,至右将军、光禄大夫。是时,定陶共王爱幸,几代太子。商为外戚重臣辅政,拥佑太子,颇有力焉。

    元帝崩,成帝即位,甚敬重商,徙为左将军。而帝元舅大司马大将军王凤颛权,行多骄僣。商论议不能平凤,凤知之,亦疏商。建始三年秋,京师民无故相惊,言大水至,百姓奔走相蹂躏、老弱号呼,长安中大乱。天子亲御前殿,召公卿议。大将军凤以为太后与上及后宫可御船,令吏民上长安城以避水。群臣皆从凤议。左将军商独曰:“自古无道之国,水犹不冒城郭。今政治和平,世无兵革,上下相安,何因当有大水一日暴至?此必讹言也,不宜令上城,重惊百姓。”上乃止。有顷,长安中稍定,问之,果讹言。上于是美壮商之固守,数称其议。而凤大惭,自恨失言。

    明年,商代匡衡为丞相,益封千户,天子甚尊任之。为人多质有威重,长八尺余,身体鸿大,容貌甚过绝人。河平四年,单于来朝,引见白虎殿。丞相商坐未央廷中,单于前,拜谒商。商起,离席与言,单于仰视商貌,大畏之,迁延却退。天子闻而叹曰:“此真汉相矣!”

    初,大将军凤连昏杨肜为琅邪太守,其郡有灾害十四,已上。商部属按问,凤以晓商曰:“灾异天事,非人力所为。肜素善吏,宜以为后。”商不听,竟奏免肜,奏果寝不下,凤重以是怨商,阴求其短,使人上书言商闺门内事。天子以为暗昧之过,不足以伤大臣,凤固争,下其事司隶。

    先是,皇太后尝诏问商女,欲以备后宫。时女病,商意亦难之,以病对,不入。及商以闺门事见考,自知为凤所中,惶怖,更欲内女为援,乃因新幸李婕妤家白见其女。

    会日有蚀之,太中大夫蜀郡张匡,其人佞巧,上书愿对近臣陈日蚀咎。下朝者左将军丹等问匡,对曰:“窃见丞相商作威作福,从外制中,取必于上,性残贼不仁,遣票轻吏微求人罪,欲以立威,天下患苦之。前频阳耿定上书言商与父傅通,及女弟淫乱,奴杀其私夫,疑商教使。章下有司,商私怨怼。商子俊欲上书告商,俊妻左将军丹女,持其书以示丹,丹恶其父子乘迕,为女求去。商不尽忠纳善以辅至德,知圣主崇孝,远别不亲,后庭之事皆爱命皇太后,太后前闻商有女,欲以备后宫,商言有固疾,后有耿定事,更诡道因李贵人家内女,执左道以乱政,诬罔悖大臣节,故应是而日蚀。《周书》曰:‘以左道事君者诛。’《易》曰:‘日中见昧,则折其右肱。’往者丞相周勃再建大功,及孝文时纤介怨恨,而日为之蚀,于是退勃使就国,卒无怵惕忧。今商无尺寸之功,而有三世之宠,身位三公,宗族为列侯、吏二千石、侍中诸曹,给事禁门内,连昏诸侯王,权宠至盛。审有内乱杀人怨怼之端,宜究竟考问。臣闻秦丞相吕不韦见王无子,意欲有秦国,即求好女以为妻,阴知其有身而献之王,产始皇帝。及楚相春申君亦见王无子,心利楚国,即献有身妻而产怀王。自汉兴几遭吕、霍之患,今商有不仁之性,乃因怨以内女,其奸谋未可测度。前孝景世七国反,将军周亚夫以为即得雒阳剧孟,关东非汉之有。今商宗族权势,合赀巨万计,私奴以千数,非特剧孟匹夫之徒也。且失道之至,亲戚畔之,闺门内乱,父子相讦,而欲使之宜明圣化,调和海内,岂不谬哉!商视事五年,官职陵夷而大恶着于百姓,甚亏损盛德,有鼎折足之凶。臣愚以为圣主富于春秋,即位以来,未有惩奸之威,加以继嗣未立,大异并见,尤宜诛讨不忠,以遏未然。行之一人,则海内震动,百奸之路塞矣。”

    于是左将军丹等奏:“商位三公,爵列侯,亲受诏策为天下师,不遵法度以翼国家,而回辟下媚以进其私,执左道以乱政,为臣不忠,罔上不道,《甫刑》之辟,皆为上戮,罪名明白。臣请诏谒者召商诣若卢诏狱。”上素重商,知匡言多险,制曰“勿治”。凤固争之,于是制诏御史:“盖丞相以德辅翼国家,典领百寮,协和万国,为职任莫重焉。今乐昌侯商为丞相,出入五年,未闻忠言嘉谋,而有不忠执左道之辜,陷于大辟。前商女弟内行不修,奴贼杀人,疑商教使,为商重臣,故抑而不穷。今或言商不以自悔而反怨怼,朕甚伤之。惟商与先帝有外亲,未忍致于理。其赦商罪。使者收丞相印绶。”

    商免相三日,发病呕血薨,谥曰戾侯。而商子弟亲属为驸马都尉、侍中、中常侍、诸曹大夫郎吏者,皆出补吏,莫得留给事宿卫者。有司奏商罪过未决,请除国邑。有诏长子安嗣爵为乐昌侯,至长乐卫尉、光禄勋。

    商死后,连年日蚀、地震,直臣京兆尹王章上封事召开,讼商忠直无罪,言凤颛权蔽主。凤竟以法诛章,语在《元后传》。至元始中,王莽为安汉公,诛不附己者,乐昌侯安见被以罪,自杀,国除。

    史丹字君仲,鲁国人也,徙杜陵。祖父恭有女弟,武帝时为卫太子良娣,产悼皇考。皇考者,孝宣帝父也。宣帝微时依倚史氏。语在《史良娣传》。及宣帝即尊位,恭已死,三子,高、曾、玄。曾、玄皆以外属旧恩封:曾为将陵侯,玄平台侯。高侍中,贵幸,以发举反者大司马霍禹功封乐陵侯。宣帝疾病,拜高为大司马、车骑将军,领尚书事。帝崩,太子袭尊号,是为孝元帝。高辅政五年,乞骸骨,赐安车驷马、黄金,罢就第。薨,谥曰安侯。

    自元帝为太子时,丹以父高任为中庶子,侍从十余年。元帝即位,为驸马都尉侍中,出常骖乘,甚有宠。上以丹旧臣,皇考外属,亲信之,诏丹护太子家。是时,傅昭仪子定陶共王有材艺,子母俱爱幸,而太子颇有酒色之失,母王皇后无宠。

    建昭之后,元帝被疾,不亲政事,留好音乐。或置鼙鼓殿下,天子自临轩槛上,隤铜丸以擿鼓,声中严鼓之节。后宫及左右习知音者莫能为,而定陶王亦能之,上数称其材。丹进曰:“凡所谓材者,敏而好学,温故知新,皇太了是也。若乃器人于丝竹鼓鼙之间,则是陈惠、李微高于匡衡,可相国也。”于是上嘿然而笑。其后,中山哀王薨,太子前吊。哀王者,帝之少弟,与太子游学相长大。上望见太子,感念哀王,悲不能自止。太子既至前,不哀。上大恨曰:“安有人不慈仁而可奉宗庙为民父母者乎!”上以责谓丹。丹免冠谢上曰:“臣诚见陛下哀痛中山王,至以感损。向者太子当进见,臣窃戒属毋涕泣,感伤陛下。罪乃在臣,当死。”上以为然,意乃解。丹之辅相,皆此类也。

    竟宁元年,上寝疾,傅昭仪及定陶王常在左右,而皇后、太子希得进见。上疾稍侵,意忽忽不平,数问尚书以景帝时立胶东王故事。是时,太子长舅阳平侯王凤为卫尉、侍中,与皇后、太子皆忧,不知所出。丹以亲密臣得侍视疾,侯上间独寝时,丹直入卧内,顿首伏青蒲上,涕泣言曰:“皇太子以适长立,积十余年,名号系于百姓,天下莫不归心臣子。见定陶王雅素爱幸,今者道路流言,为国生意,以为太子有动摇之议。审若此,公卿以下必以死争,不奉诏。臣愿先赐死以示群臣!”天子素仁,不忍见丹涕泣,言又切至,上意大感,喟然太息曰:“吾日困劣,而太子、两王幼少,意中恋恋,亦何不念乎!然无有此议。且皇后谨慎,先帝又爱太子,吾岂可违指!驸马都尉安所受此语?”丹即却,顿首曰:“愚臣妾闻,罪当死!”上因纳,谓丹曰:“吾病浸加,恐不能自还。善辅道太子,毋违我意!”丹嘘唏而起。太子由是遂为嗣矣。

    元帝竟崩,成帝初即位,擢丹为长乐卫尉,迁右将军,赐爵关内侯,食邑三百户,给事中,后徙左将军、光禄大夫。鸿嘉元年,上遂下诏曰:“夫褒有德,赏元功,古今通义也。左将军丹往时导朕以忠正,秉义醇一,旧德茂焉。其封丹为武阳侯,国东海郯之武强聚,户千一百。”

    丹为人足知,恺弟爱人,貌若傥荡不备,然心甚谨密,故尤得信于上。丹兄嗣父爵为侯,让不受分。丹尽得父财,身又食大国邑,重以旧恩,数见褒赏,赏赐累千金,僮奴以百数,后房妻妾数十人,内奢淫,好饮酒,极滋味声色之乐。为将军前后十六年,永始中病乞骸骨,上赐策曰:“左将军寝病不衰,愿归治疾,朕愍以官职之事久留将军,使躬不瘳。使光禄勋赐将军黄金五十斤,安车驷马,其上将军印绶。宜专精神,务近医药,以辅不衰。”

    丹归第数月薨,谥曰顷侯。有子男女二十人,九男皆以丹任并为侍中、诸曹,亲近在左右。史氏凡四人侯,至卿、大夫、二千石者十余人,皆讫王莽乃绝,唯将陵侯曾无子,绝于身云。

    傅喜字稚游,河内温人也,哀帝祖母定陶傅太后从父弟。少好学问,有志行。哀帝立为太子,成帝选喜为太子庶子。哀帝初即位,以喜为卫尉,迁右将军。是时,王莽为大司马,乞骸骨,避帝外家。上既听莽退,众庶归望于喜。喜从弟孔乡侯晏亲与喜等,而女为皇后。又帝舅阳安侯丁明,皆亲以外属封。喜执谦称疾。傅太后始与政事,喜数谏之,由是傅太后不欲令喜辅政。上于是用左将军师丹代王莽为大司马,赐喜黄金百斤、上将军印绶,以光禄大夫养病。

    大司空何武、尚书令唐林皆上书言:“喜行义修洁,忠诚忧国,内辅之臣也,今以寝病,一旦遣归,众庶失望,皆曰傅氏贤子,以论议不合于定陶太后故退,百寮莫不为国恨之。忠臣,社稷之卫,鲁以季友治乱,楚以子玉轻重,魏以无忌折冲,项以范增存亡。故楚跨有南土,带甲百万,邻国不以为难,子玉为将,则文公侧席而坐,及其死也,君臣相庆。百万之众,不如一贤,故秦行千金以间廉颇,汉散万金以疏亚父。喜立于朝,陛下之光辉,傅氏之废兴也。”上亦自重之。明年正月,乃徙师丹为大司空,而拜喜为大司马,封高武侯。

    丁、傅骄奢,皆嫉喜之恭俭。又傅太后欲求称尊号,与成帝母齐尊,喜与丞相孔光、大司空师丹共执正议。傅太后大怒,上不得已,先免师丹以感动喜,喜终不顺。后数月,遂策免喜曰:“君辅政出入三年,未有昭然匡朕不逮,而本朝大臣遂其奸心,咎由君焉。其上大司马印绶,就第。”傅太后又自诏丞相、御史曰:“高武侯喜无功而封,内怀不忠,附下罔上,与故大司空丹同心背畔,放命圮族,亏损德化,罪恶虽在赦前,不宜奉朝请,其遣就国。”后又欲夺喜侯,上亦不听。

    喜在国三岁余,哀帝崩,平帝即位,王莽用事,免傅氏宫爵归故郡,晏将妻子徙合浦。莽白太后下诏曰:“高武侯喜姿性端悫,论议忠直。虽与故定陶太后有属,终不顺指从邪,介然守节,以故斥逐就国。传不云乎?‘岁寒然后知松伯之后凋也’。其还喜长安,以故高安侯莫府赐喜,位特进,奉朝请。”喜虽外见褒赏,孤立忧惧,后复遣就国,以寿终。莽赐谥曰贞侯。子嗣,莽败乃绝。

    赞曰:自宜、元、成、哀外戚兴者,许、史、三王、丁、傅之家,皆重侯累将,穷贵极富,见其位矣,未见其人也。阳平之王多有材能,好事慕名,其势尤盛,旷贵最久。然至于莽,亦以覆国。王商有刚毅节,废黜以忧死,非其罪也。史丹父子相继,高以重厚,位至三公。丹之辅道副主,掩恶扬美,傅会善意,虽宿儒达士无以加焉。及其历房闼,入卧内,推至诚,犯颜色,动寤万乘,转移大谋,卒成太子,安母后之位。“无言不雠”,终获忠贞之报。傅喜守节不倾,亦蒙后凋之赏。哀、平际会,祸福速哉!

    整理:zln201607

王商史丹傅喜传第五十二翻译

04
    王商字子威,原为涿郡蠡吾县人,后来迁居杜陵。王商的父亲王武,王武的兄长无故,都由于是宣帝的外戚而受封。无故封为平昌侯,王武封为乐昌侯。这些话记载在《外戚传》裹。

    王商年轻时任太子中庶子,以严肃恭敬性格忠厚受称赞。父亲死后,王商继承父亲为乐昌侯,推让财产,将财产分给诸位异母弟弟,自己什么也没留下,在丧期之中悲伤哀痛。于是大臣推荐说王商品行可以勉励群臣,仁义足以使风俗淳厚,应该用为近臣。由此王商被擢升为诸曹侍中中郎将。元帝时,官至右将军、光禄大夫。当时,定陶共王受宠,几乎替代了太子。王商作为外戚重臣辅佐朝政,拥护扶助太子,起了很大作用。

    元帝去世后,成帝即位,很敬重王商,改任左将军。而成帝长舅大司马大将军王凤独揽大权,行为多骄傲过分。王商议论朝臣时不能公平对待王凤,王凤知道了这件事,也疏远了王商。建始三年的秋天,京都百姓无缘无故惊慌起来,传言洪水将至,百姓奔走,相互践踏老弱号呼,长安城中大乱。皇帝亲自驾临前殿,召集公卿大臣商议这件事。大将军王凤认为太后和皇上以及后宫嫔妃可以坐船,让官吏百姓登上长安城墙躲避洪水。群臣都听从王凤的主张。惟独左将军王商说:“自古以来没有德政的国家,洪水尚且不曾淹没城池。现在政事安定,世世代代没有战争,君臣上下安定,因为什么会有洪水一日之中突然出现?这一定是谧言,不应该让百姓上城墙,使百姓更加惊慌。”皇上因此作罢。不久,长安城中逐渐安定下来,经查证,果然是谣言。皇上于是大为赞美王商的坚持留守,屡次称赞他的主张。而王凤大为惭愧,自悔发言错误。

    第二年,王商替代匡衡担任丞相,加封食邑千户,皇帝非常尊敬和信任他。王商为人朴实,外表威严,身高八尺有余,身材魁梧,相貌堂堂,非同常人。河平四年,单于前来朝拜,被引导到白虎殿进见。丞相王商坐在未央宫朝廷上,单于上前,参拜谒见王商。王商站起来,离开席位和他交谈,单于仰头看见王商容貌,非常害怕,战战兢兢倒着退出去。皇帝听说以后赞叹道:“造人真不愧是汉朝的丞相啊!”

    当初,大将军王凤的姻亲杨肜任琅邪太守,他的属郡有十分之四的地方发生了灾害,已经上报皇帝。王商顺次安排审查讯问,王凤就告知王商说:“灾害怪异是上天的事情,不是人的力量所能做到的。杨肜一向是个好官,应该从轻发落。”王商不听,竟然上奏请求罢免杨肜,奏书果然被扣住不发,王凤因此越发怨恨王商,私下搜求王商的短处,派人献上奏书揭发王商的家庭隐私。皇帝认为这是不必告人的隐私,不足以中伤大臣,王凤固执地争辩,就把这件事交给司隶处理。

    先前皇太后曾经召来王商询问他的女儿,想要把她纳入后宫。当时王商的女儿病重,王商心裹也认为这件事很困难,就用女儿病重来回答,没让女儿入后宫。等到王商因为家庭隐私受考问的时候,自己知道是被王凤所中伤,非常恐惧,又想要献纳女儿作为救助,就依靠新受宠幸的李婕妤家禀告,使女儿入了后宫。

    正好又出现日食,太中大夫蜀郡人张匡,为人奸佞机巧,献上奏书说愿意应答亲近的大臣,陈述日食的原因。下了朝堂的左将军史丹等人询问张匡,张匡回答说:“我认为丞相王商作威作福,援引外部势力控制朝廷,自己想要得到的,就一定要实现,性情残忍狠毒,毫不仁慈,遣罪疾速,轻视官员,私下搜求别人的过错,想要用来树立威望,天下人以他为苦痛祸患。先前频阳人耿定上奏书揭发王商和他父亲的婢女私通,以及妹妹淫乱,家奴杀死她私通的奸夫,怀疑是王商教唆。奏章交付有司处理,王商私下不满。王商的儿子王俊想要上奏书告发王商,王俊的妻子是左将军史丹的女儿,就拿着王俊的奏书去给史丹看,史丹厌恶他们父子相互抵触,为女儿请求离异。王商不竭尽忠诚进献良策来辅佐至德的君主,知道圣明的主上推崇孝道,远离女色,后宫的事情都听从皇太后,太后先前听说王商有个女儿,想要把她纳入后宫,王商声称女儿有久治不愈的疾病,后来有耿定上书之事,又违反正道藉助李贵人家献纳女儿。王商实行邪门旁道来扰乱朝政,以不实之辞欺骗人,违背大臣应有的操节,因此而发生了日食。《周书》上说:‘用邪门旁道事奉君主的人应诛杀。,《易经》上说:‘太阳正午时被遮蔽变暗,就应折去右肱辅佐之臣。从前丞相周勃两次立了大功,到孝文帝时有细微怨恨,太阳因此而受食,于是孝文帝屏退周勃,让他回到封地去,终于没有了戒惧之忧。现在王商没有微小的功劳,却受到三代君主的宠幸,自身位列三公,亲族封为列侯,任二千石的官吏、侍中诸曹等,供职于宫门之内,和诸侯王结成姻亲,权势荣宠兴盛到了顶点。确实有内闱淫乱、教唆杀人、心怀怨恨的缘由,应当追究拷问。我听说秦国丞相吕不韦看到秦王没有子嗣,企图占有秦国,就找来一位美女作了自己的妻子,暗中知道她怀孕了,然后把她献给秦王,生下始皇帝。到楚国丞相春申君也看到楚王没有子嗣时,心裹认为楚国有利可图,就献上有身孕的妻子给楚王而生下了怀王。自从汉朝兴起以来,差点就遭逢了吕后、霍氏的灾祸,现在王商有残忍不仁的本性,于是因为心怀怨恨而献纳女儿,他奸诈的机谋无法揣测。先前景帝之世有七国反叛,将军周亚夫认为即使抓到了雒阳人剧孟,关东地区也不是汉朝所能占有。现在王商亲族众多,权势显赫,全部资财以万万来计量,家奴以千来计数,不仅仅是剧孟独夫这样的一些人。并且无道之极,内外亲属背叛了他,内室淫乱,父子互相攻击,却要让他明白圣主的教化,协调天下,难道不是很荒谬的事情吗?王商任职五年,职位衰落而恶行显露在百姓向前,很是损害皇上的大德,有九鼎断足的凶兆。我认为圣明的主上正当盛年,继承皇位以来,还没有过惩处奸人的威仪,加上继位的后嗣还没有确立,怪异现象一齐出现,尤其应当整顿惩罚不忠之臣,来防止还没有成为事实的祸患。如果惩办王商一人,就可以使天下震动,奸邪之路堵塞而不通。”

    于是左将军史丹等人奏道:“王商位列三公,爵封列侯,亲自接受韶书为天下之师,不遵循法制来扶助主上,却邪僻谄媚来实现他的私欲,实行旁门邪道来扰乱朝政,作为臣子不忠实,欺骗主上不仁道,按照《甫刑》之法,应为死罪,刑罚说得很清楚。臣下请求您下诏给谒者,召王商到若卢的牢狱去。”皇上一向敬重王商,知道张匡说话阴险,下命令说:“不应查处。”王凤固执地争论,皇上于是韶令御史:  “丞相应当以德行来辅佐扶助皇帝,总领百官,协同调和各个封国,作为职责没有比它更重要的了。现在乐昌侯王商任丞相,任职五年,没有听过他的诚恳的劝告,良好的计谋,却有行为不忠、施行邪道的罪过,身犯死罪。先前王商的妹妹不修妇女之德,家奴杀死了她的情人,怀疑是王商教唆,因为王商是居重要职位的大臣,所以抑止住没有追究。现在有人告发王商不因此自己悔过,却反而心怀怨恨,朕很伤心。王商和已故的父王有外戚的亲属关系,不忍心把他送到法官那裹去。赦免王商的罪过。使者没收他的丞相印信。”

    王商被罢免丞相三天之后,疾病发作吐血而死,被谧为戾侯。而王商的亲族子弟任驸马都尉、侍中、中常侍、诸曹大夫郎吏的,都出为候补官吏,没有人能够留下来供职值宿警卫。有司奏明王商的罪行还没有判决,请求免去封邑。皇帝诏令王商的长子王安继承爵位为乐昌侯,官至长乐宫卫尉、光禄勋。

    王商死后,连续多年日食地震,正直的大臣京兆尹王章献上密封的奏章被召见,为王商伸冤说他忠厚正直毫无过错,揭发王凤独揽大权蒙蔽主上。王凤竟然藉助法律诛杀了王章,这些话详见《元后传》裹。到了互垃年间,王菱当了塞违公,惩罚不归附自己的人,乐昌侯王安被加以罪名,自尽,封邑被除去。

    史丹字君仲,原为鲁国人,后来迁居杜陵。祖父史恭有个妹妹,武帝时是卫太子的良娣,生了悼皇考。皇考,是宣帝的父亲。宣帝贫贱时依靠史氏。这些话记载在《史良娣传》裹。等到宣帝登上皇位的时候,史恭已经死了,有三个儿子,史高、史曾、史玄。史曾、史玄都由于是外家亲属且有先代的恩德而受封,史曾封为将陵侯,史玄封为平台侯。史高任侍中,位尊而受宠幸,以揭发谋反的大司马霍禹之功被封为乐陵侯。宣帝病重,任命史高为大司马车骑将军,兼尚书之职。宣帝去世,太子承袭帝号,造就是孝元帝。史高辅佐朝政五年,因年老请求退职,被赐予四马所拉的安车和黄铜,免职回到家裹。死后,被谧为安侯。

    从元帝当太子的时候起,史丹由于父亲史高的缘故被任命为中庶子,随从左右十多年。元帝即位后,史丹任驸马都尉侍中,皇帝出行常常在车右边陪乘,很受宠幸。皇上因为史丹是原来的臣下,亡父的外家亲属,亲近信任他,命史丹护卫太子一家。当时,傅昭仪的儿子定陶共王有才能,母子都被宠幸,而太子稍微有酒色方面的过失,母亲王皇后不受宠爱。

    整理:zln20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