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志第六

01
    《天文志》

    1、天文志:凡天文在图籍昭昭可知者,经星常宿中外官凡百一十八名,积数七百八十三星,皆有州国官宫物类之象。其伏见蚤晚,邪正存亡,虚实阔骥,及五星所行,合散犯守,陵历斗食,彗孛飞流,日月薄食,晕适背穴,抱珥鸶霓,迅雷风祆,怪云变气:此皆阴阳之精,其本在地,而上发于天者也。政失于此,则变见于彼,犹景之象形,乡之应声。是以明君睹之而寤,饬身正事,思其咎谢,则祸除而福至,自然之符也。

    2、天文志: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之常居也,旁三星三公,或曰子属。后句四星,末大星正妃,馀三星后官之属也。环之匡卫十二星,藩臣。皆曰紫宫。

    3、天文志:前列直斗口三星,随北专锐,若见若不见,曰阴德,或曰天一。紫宫左三星曰天枪,右四星曰天棓。后十七星绝汉抵营室,曰阁道。

    4、天文志:北斗七星,所谓“旋、玑、玉衡以齐七政”。杓携龙角,衡殷南斗,魁枕参首。用昏建者杓;杓,自华以西南。夜半建者衡;衡,殷中州河、济之间。平旦建者魁;魁,海岱以东北也。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海。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绪纪,皆系于斗。

    5、天文志:斗魁戴筐六星,曰文昌宫:一曰上将,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五曰司禄,六曰司灾。在魁中,贵人之牢。魁下六星两两而比者,曰三能。三能色齐,君臣和;不齐,为乖戾。柄辅星,明近,辅臣亲强;斥小,疏弱。

    6、天文志:杓端有两星:一内为矛,招摇;一外为盾,天蜂。有句圜十五星,属杓,曰贱人之牢。牢中星实则囚多,虚则开出。

    7、天文志:天一、枪、棓、矛、盾动摇,角大,兵起。

    8、天文志:东宫苍龙,房、心。心为明堂,大星天王,前后星子属。不欲直;直,王失计。房为天府,曰天驷。其阴,右骖。旁有两星曰衿。衿北一星曰鳜。东北曲十二星曰旗。旗中四星曰天市。天市中星众者实,其中虚则耗。房南众星曰骑官。

    9、天文志:左角,理;右角,将。大角者,天王帝坐廷。其两旁各有三星,鼎足句之,曰摄提。摄提者,直斗杓所指,以建时节,故曰“

    10、天文志:摄提格”。亢为宗庙,主疾。其南北两大星,曰南门。氐为天根,主疫。尾为九子,曰君臣;斥绝,不和。箕为敖客,后妃之府,曰口舌。火犯守角,则有戟。房、心,王者恶之。

    11、天文志:南宫朱鸟,权、衡。衡、太微,三光之廷。筐卫十二星,藩臣:西,将;东,相;南四星,执法;中,端门;左右,掖门。掖门内六星,诸侯。其内五星,五帝坐。后聚十五星,曰哀乌郎位;旁一大星,将位也。月、五星顺入,轨道,司其出,所守,天子所诛也。其逆入,若不轨道,以所犯名之;中坐,成形,皆群下不从谋也。金、火尤甚。廷藩西有随星四,名曰少微,士大夫。权,轩辕,黄龙体。前大星,女主象;旁小星,御者后宫属。月、五星守犯者,如衡占。

    12、天文志:东井为水事。火入之,一星居其左右,天子且以火为败。东井西曲星曰钺;北,北河;南,南河;两河、天阙间为关梁。舆鬼,鬼祠事;中白者为质。火守南北河,兵起,谷不登。故德成衡,观成潢,伤成钺,祸成井,诛成质。

    13、天文志:柳为鸟喙,主木草。七星,颈,为员宫,主急事。张,嗉,为厨,主觞客。翼为羽翮,主远客。

    14、天文志:轸为车,主风。其旁有一小星,曰长沙,星星不欲明;明与四星等,若五星入轸中,兵大起。轸南众星曰天库,库有五车。车星角,若益众,及不具,亡处车马。

    15、天文志:西宫咸池,曰天五潢。五潢,五帝车舍。火入,旱;金,兵;水,水。中有三柱;柱不具,兵起。

    16、天文志:奎曰封豨,为沟渎。娄为聚众。胃为天仓。其南众星曰廥积。

    17、天文志:昴曰旄头,胡星也,为白衣会。毕曰罕车,为边兵,主弋猎。其大星旁小星为附耳。附耳摇动,有谗乱臣在侧。昴、毕间为天街。其阴,阴国;阳,阳国。

    18、天文志:参为白虎。三星直者,是为衡石。下有三星,锐,曰罚,为斩艾事。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小三星隅置,曰觜觿,为虎首,主葆旅事。其南有四星,曰天厕。天厕下一星,曰天矢。矢黄则吉;青、白、黑,凶。其西有句曲九星,三处罗列:一曰天旗,二曰天苑,三曰九斿。其东有大星曰狼,狼角变色,多盗贼。下有四星曰弧,直狼。比地有大星,曰南极老人。老人见,治安;不见,兵起。常以秋分时候之南郊。

    19、天文志:北宫玄武,虚、危。危为盖屋;虚为哭泣之事。其南有众星,曰羽林天军。军西为垒,或曰钺。旁一大星,北落。北落若微亡,军星动角益稀,及五星犯北落,入军,军起。火、金、水尤甚。火入,军忧;水,水患;木、土,军吉。危东六星,两两而比,曰司寇。

    20、天文志:营室为清庙,曰离宫、阁道。汉中四星,曰天驷。旁一星,曰王梁。王梁策马,车骑满野。旁有八星,绝汉,曰天横。天横旁,江星。江星动,以人涉水。

    21、天文志:杵、臼四星,在危南。匏瓜,有青黑星守之,鱼盐贵。

    22、天文志:南斗为庙,其北建星。建星者,旗也。牵牛为牺牲,其北河鼓。河鼓大星,上将;左,左将;右,右将。婺女,其北织女。织女,天女孙也。

    23、天文志:岁星曰东方春木,于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仁亏貌失,逆春令,伤木气,罚见岁星。岁星所在,国不可伐,可以伐人。超舍而前为赢,退舍为缩。赢,其国有兵不复;缩,其国有忧,其将死,国倾败。所去,失地;所之,得地。一曰,当居不居,国亡;所之,国昌;已居之,又东西去之,国凶,不可举事用兵。安静中度,吉。出入不当其次,必有天祆见其舍也。

    24、天文志:岁星赢而东南,石氏“见彗星”,甘氏“不出三月乃生彗,本类星,末类彗,长二丈”。赢东北,石氏“见觉星”,甘氏“不出三月乃生天棓,本类星,末锐,长四尺”。缩西南,石氏“

    25、天文志:见欃云,如牛”,甘氏“不出三月乃生天枪,左右锐,长数丈”。缩西北,石氏“见枪云,如马”,甘氏“不出三月乃生天欃,本类星,末锐,长数丈”。石氏“枪、欃、棓、彗异状,其殃一也,必有破国乱君,伏死其辜,馀殃不尽,为旱、凶、饥、暴疾”。至日行一尺,出二十馀日乃入,甘氏“其国凶,不可举事用兵”。出而易,“所当之国,是受其殃”。又曰“祆星,不出三年,其下有军,及失地,若国君丧”。

    26、天文志:荧惑曰南方夏火,礼也,视也。礼亏视失,逆夏令,伤火气,罚见荧惑。逆行一舍二舍为不祥,居之三月国有殃,五月受兵,七月国半亡地,九月地太半亡。因与俱出入,国绝祀。荧惑为乱为

    27、天文志:成,为疾为丧,为饥为兵,所居之宿国受殃。殃还至者,虽大当小;居之久殃乃至者,当小反大。已去复还居之,若居之而角者,若动者,绕环之,及乍前乍后,乍左乍右,殃愈甚。一曰,荧惑出则有大兵,入则兵散。周还止息,乃为其死丧。寇乱在其野者亡地,以战不胜。东行疾则兵聚于东方,西行疾则兵聚于西方;其南为丈夫丧,北为女子丧。荧惑,天子理也,故曰虽有明天子,必视荧惑所在。

    28、天文志:太白曰西方秋金,义也,言也。义亏言失,逆秋令,伤金气,罚见太白。日方南太白居其南,日方北太白居其北,为赢,侯王不宁,用兵进吉退凶。日方南太白居其北,日方北太白居其南,为缩,侯王有忧,用兵退吉进凶。当出不出,当入不入,为失舍,不有破军,必有死王之墓,有亡国。一曰,天下匽兵,野有兵者,所当之国大凶。当出不出,未当入而入,天下匽兵,兵在外,入。未当出而出,当入而不入,天下起兵,有至破国。未当出而出,未当入而入,天下举兵,所当之国亡。当期而出,其国昌。出东为东方,入为北方;出西为西方,入为南方。所居久,其国利;易,其乡凶。入七日复出,将军战死。入十日复出,相死之。入又复出,人君恶之。已出三日而复微入,三日乃复盛出,是为耎而伏,其下国有军,其众败将北。已入三日,又复微出,三日乃复盛入,其下国有忧,帅师虽众,敌食其粮,用其兵,虏其帅。出西方,失其行,夷狄败;出东方,失其行,中国败。一曰,出蚤为月食,晚为天祆及彗星,将发于亡道之国。

    29、天文志:太白出而留桑榆间,病其下国。上而疾,未尽期日过参天,病其对国。太白经天,天下革,民更王,是为乱纪,人民流亡。昼见与日争明,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

    30、天文志:太白,兵象也。出而高,用兵深吉浅凶;埤,浅吉深凶。行疾,用兵疾吉迟凶;行迟,用兵迟吉疾凶。角,敢战吉,不敢战凶;击角所指吉,逆之凶。进退左右,用兵进退左右吉,静凶。圜以静,用兵静吉躁凶。出则兵出,入则兵入。象太白吉,反之凶。赤角,战。

    31、天文志:太白者,犹军也,而荧惑,忧也。故荧惑从太白,军忧;离之,军舒。出太白之阴,有分军;出其阳,有偏将之战。当其行,太白还之,破军杀将。

    32、天文志:辰星,杀伐之气,战斗之象也。与太白俱出东方,皆赤而角,夷狄败,中国胜;与太白俱出西方,皆赤而角,中国败,夷狄胜。

    33、天文志: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大利;积于西方,夷狄用兵者利。

    34、天文志:辰星不出,太白为客;辰星出,太白为主人。辰星与太白不相从,虽有军不战。辰星出东方,太白出西方。若辰星出西方,太白出东方,为格,野虽有兵,不战。辰星入太白中,五日乃出,及入而上出,破军杀将,客胜;下出,客亡地。辰星来抵,太白不去,将死。正其上出,破军杀将,客胜;下出,客亡地。视其所指,以名破军。辰星绕环太白,若斗,大战,客胜,主人吏死。辰星过太白,间可椷剑,小战,客胜;居太白前旬三日,军罢;出太白左,小战;历太白右,数万人战,主人吏死;出太白右,去三尺,军急约战。

    35、天文志:凡太白所出所直之辰,其国为得位,得位者战胜。所直之辰顺其色而角者胜,其色害者败。太白白比狼,赤比心,黄比参右肩,青比参左肩,黑比奎大星。色胜位,行胜色,行得尽胜之。

    36、天文志:辰星曰北方冬水,知也,听也。知亏听失,逆冬令,伤水气,罚见辰星。出蚤为月食,晚为彗星及天祆。一时不出,其时不和;四时不出,天下大饥。失其时而出,为当寒反温,当温反寒。当出不出,是谓击卒,兵大起。与它星遇而斗,天下大乱。出于房、心间,地动。

    整理:zln201607

天文志第六全文

02
    斗魁戴筐六星,曰文昌宫(1):一曰上将,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五曰司禄,六曰司灾(2)。在魁中(3),贵人之牢(4)。魁下六星两两而比者(5),曰三能(6)。三能色齐(7),君臣和;不齐,为乖戾。柄辅星(8),明近,辅臣亲强(9);斥小,疏弱(10)。

    (1)斗魁戴筐六星,曰文昌宫:谓文昌宫(星官名,属紫微垣)的六颗星列成筐形,戴于斗魁。(2)五曰司禄,六曰司灾:《天官书》作“……五曰司中,六曰司禄。《索隐》引《元命包》云:“上将建成武,次将正左右,贵相理文绪,司禄赏功进士,司命主灾咎,司中主佐理。”(3)魁:斗魁。“在魁中”之上疑有缺文“天理四星”。(4)贵人之牢:谓主贵人牢,为执法官。(5)比(bì):并列。动词。(6)三能(tái):星官名。即三台。上台起文昌,中台对轩辕,下台抵太微,三台各二星,相距不及半度(7)。色齐:指亮度正常。(8)柄:斗柄。辅星:星名。在北斗第六星(开阳)旁。六等星。(9)明近,辅臣亲强:言辅星明亮而接近于北斗,则辅臣亲近而强大。(10)斥小,疏弱:言辅星远于北斗而弱小,则辅臣疏远而弱小。斥:远也。

    构端有两星:一内为矛,招摇(1);一外为盾,天锋(2)。有句(勾)圜(园)十五星(3),属杓(4),曰贱人之牢。牢中星实则囚多(5),虚则开出(6)。

    (1)内:谓近。予:天矛星。又名招摇星。在斗杓摇光南约十度。(2)外:谓远。盾:天盾星,又名天锋星,即梗河星。在斗杓摇光南约二十度。(3)勾园十五星:勾,指七公星,包括七颗星;园,指贯索星,包括九颗星,其中一星常隐而不现,故古人以为十五星。(4)属:连也。(5)实:充满。(6)虚:空也。开出:释放。

    天一、枪、棓(棒)、矛、盾动摇,角大,兵起(1)。

    (1)角:芒角。兵:战争。王先谦曰:“此数星,或动摇,或有芒角及大,皆兵起之象。《占经》引《黄帝占》云:天一星,地道也,欲其小有光,则阴阳和,万物成;天一星大而盛,水旱不调,五谷不成,天下大扰,人民流亡去其乡。”

    东宫苍龙(1),房、心(2)。心为明堂(3),大星天王(4),前后星子属(5)。不欲直(6);直,王失计(7)。房为天府(8),曰天驷。其阴(9),右骖(10)。旁有两星曰衿(11)。衿北一星曰(辖)(12)。东北曲十二星曰旗(13)。旗中四星曰天市(14)。天市中星众者实(15),其中虚则耗(16)。房南众星曰骑官(17)。

    (1)东宫:当作“东官”。说见前。东官包含角、亢、氏、房、心、尾、箕七宿,在十二次为寿星、大火、析木。苍龙:我国天文学中“四象”之一。四象即我国古代用来表示天空东、西、南、北四大组星象的四组动物。它将二十八宿分为四组,每组七宿,分别与四个地平方位、四种颜色、四组动物形象相配,即东方苍龙,青色;北方玄武(亦称“龟蛇”),黑色;西方白虎,白色;南方朱鸟(亦称“朱雀”),红色。这是以古代春分前后黄昏时的天象为依据,这时朱鸟七宿正在南中夭,其东面为苍龙七宿,北面(北方地平线以下)为玄武七宿,西面是白虎七宿。(2)房、心:皆星宿名。东方七宿之第四、五宿。心,意谓苍龙的心脏。房宿包括四颗星,心宿包括三颗星,今皆属天蝎座。房、心二宿居东官正中,是七宿的总纲,是代表东方的主星。(3)明堂:古代帝王宣明政教之处。(4)天王:原称周王为天王,后来泛指帝王。廷:朝廷。(5)子属:谓太子、庶子。(6)直:指心宿三星排列为直线。心宿三星,中央大星,前星在其西南,后星在其东北,不是一条直线,稍有弯曲。(7)失计:失策。(8)天府:房宿四星在心宿西面,古人以心为明堂,而其旁为天府。(9)阴:北边。(10)右骖(cān):《史记志疑》以为当作“左、右骖”。左骖、右骖,都是星名。今星图,房北无右骖,但房北左右各有四星,称东咸、西咸,应即左骖、右骖。(11)衿:通“铃”。当作“钩铃”。星官名。属房宿,为房宿的辅官,共两星。(12):晋灼说“古‘辖,字”。陈遵妫作“牵”、此星后称键闭。(13)旗:天旗。星官名。即指天市垣东藩的宋、南海、燕、东海、吴越、齐南星和西藩的韩、楚、梁、蜀、周、河中六星。(14)旗中四星:似指天市垣的宗正一、_斛二、帝座、候。(陈遵妫说)《天官书》于此下有“中六星曰市楼”六字,此处夺文。(15)实:谓岁实,丰收。(16)虚:谓岁虚、歉收。陈遵妫曰:“市楼六星,正在天汉中,微星密集,肉眼观之,似隐似现,故有虚实之称。”(17)骑官:星官名。共二十七颗星。在房、氏二宿之南。

    左角(1),理(2);右角,将。大角者(3),天王帝坐(座)廷(4)。其两旁各有三星,鼎足句(勾)之(5),曰摄提(6)。摄提者,直斗杓所指,以建时节,故曰“摄提格”(7)。亢为宗庙(8),主疾(9)。其南北两大星,曰南门(10)。氏为天根(11),主疫。尾为九子(12),曰君臣;斥绝,不和(13)。箕为敖(傲)客(14),后妃之府,曰口舌(15)。火犯守角(16),则有战。房、心(17),王者恶之。(18)。

    (1)角:角宿。二十八宿之一。东方七宿之第一宿。共两颗星,今属室女座。(2)理:法官。(3)大角:星名。即“牧夫座a星”。全天第四位亮星,北天第一亮星,天空最亮的红巨星。(4)天王:即帝。廷:朝廷。大角在紫宫帝垦之南,心大星天王之北,太微五帝座之东,天市帝座之西,故称天王帝廷。(5)鼎足:比喻三方鼎立。勾:弯曲。(6)摄提:星官名。属亢宿,共六星,左摄提三星(在大角东南),右摄提三星(在大角西南)。(7)摄提格:摄提星随着斗柄指向寅位乃一年之始。格、始也。(8)亢:亢宿。二十八宿之一。东方七宿之第二宿,共四星,今属室女座。宗庙:《天官书》作“疏庙”,是也。疏庙,外朝。(9)主:掌管。疾:疾疫。(10)南门:星官名。属角宿,共两星。(11)氐:氐宿。二十八宿之一。东方七宿之第三宿,共四垦,今属天秤座。氏宿四星在亢东房西,跨黄道南北,叫做天根。(12)尾:尾宿。二十八宿之一。东方七宿之第六宿。共九星,今属天蝎座。九子:指尾之九星。尾宿九星弯曲如尾状,在心宿的东南,是为后妃嫔妾之属。(13)斥绝,不利:谓星象相距远绝,则君臣不和。(14)箕:箕宿。二十八宿之一,东方七宿之第七宿,共四星,形状如箕,在尾宿之东。今属人马座。傲客:拨弄是非之人。(15)口舌:口角;争吵。(16)火:火星。又名荧惑。(17)“房,心”上省略了主谓语“火犯守”。(18)恶(wù):厌恶。

    南宫朱鸟(1),权、衡(2)。衡、太微,三光之廷(3)。筐卫十二星,藩臣:西,将;东,相;南四星,执法(4);中,端门(5);左右,掖门(6)。掖门内六星,诸侯(7)。其内五星,五帝坐(座)(8)。后聚十五星,曰哀乌郎位(9);旁一大星,将位也(10)。月、五星顺入(11),轨道(12),司(伺)其出(13),所守(14),天子所诛也(15)。其逆入(10),若不轨道(17),以所犯名之(18);中坐(座)(19),成形(20),皆群下不从谋也(21)。金、火尤甚(22)。廷藩西有随星四(23),名曰少微(24),士大夫。权,轩辕,黄龙体(25)。前大星,女主象(26);旁小星,御者后宫属(27)。月、五星守犯者,如衡占(28)。

    (1)南宫:当作“南官”。代表南官的是朱鸟,包含井、鬼、柳、星、张、翼、轸七宿。柳为鸟嘴,星为鸟颈,张为鸟嗉囊,翼为鸟羽,其次即鹑首、鹑火、鹑尾。鹑即朱鸟,和长蛇座几相一致。(2)权、衡:皆星官名。权,又称轩辕,共十七星。衡,又称太微,共十星。(3)衡、太微:衡是井列于权东的大星座,是天帝的南宫,乃三光(日、月、五星)入朝的宫廷。其中央有五帝座,其前后左右有大臣、大将、执法官、诸侯、藩臣等座。因权、衡众星居南官七宿之中央,故太微为指示南方的主星。(4)藩臣:藩臣十二星,是指太微西垣的两上相、西次相、西上将、西次将四星,东垣的东上相、东次相、东上将、东次将四星,及在其南的左执法、右执法四星。(5)端门:正门。(天之门名)(6)掖门:旁门。(天之门名)(7)诸侯:星官名。“六”疑作“五”。其五星在太微西北垣内。(8)玉帝座:星官名。五星居太微的中座。王先谦曰:“《晋志》:黄帝座在大微中,含枢纽之神也。四帝星夹皇帝座:东方苍帝,灵威仰之神;南方赤帝,赤熛怒之神;西方白帝,白招矩之神;北方黑帝,叶光纪之神。”(9)曰哀乌:“曰”字当在“哀乌”下(王念孙说)。哀乌:众星相聚之貌。郎位:星官名。(10)将位:星名。即位十五星在五诸侯的后面,都是五、六等小星,所渭将位大星也只是一颗五等星。(11)五星:指五大行星。顺入:谓从西入太微廷。(12)轨道:循常行之道。(13)伺:观察。出:谓从太微廷经过五帝座而东行。(14)所守:谓被月或五星所占位置的星辰之所象征的官员。(15)诛:责也。(16)其逆入:谓从东入太微廷。(17)若:或者,选择连词。不轨道:不循常行之道。(18)以:根据。所犯:指被月或五星侵犯了的星辰之所象征的官员。名:通“命”。给定罪名。(19)中座:犯帝座。“中座”之上省略了主谓语。(20)成形:谓祸福之形已现。(21)群下不从谋:《天官书》无“不”字,是也。群下从谋:谓群下相从而谋犯上作乱。(22)金、火尤甚:由于金星、火星最近地球,人们看到的顺逆留守现象更为显着,故曰“金、火尤甚”,这是古人实际观测的经验之谈。(23)廷藩:指作为太微廷藩臣之各星官。随:随下之意。四:《天官书》作“五”,误。(24)少(shào)微:星官名。在太微西,共四星。(25)黄龙体:谓状似黄龙。(26)女主:谓皇后。象:象征。轩辕十四为其主星,因在五帝座之旁,故为女主象。(27)御者:指后宫侍女。(28)占:预测吉凶。

    东井为水事(1)。火入之,一星居其左右,天子且以火为败(2)。东井西曲星曰钺(钺)(3);北,北河(4);南,南河(5);两河、天阙间为关梁(6)。舆鬼(7),鬼词事(8);中白者为质(9)。火守南北河,兵起,谷不登(10)。故德成衡(11),观成潢(12),伤成钺(钺)(13),祸成井(14),诛成质(15)。

    (1)东井:即井宿。二十八宿之一。南方七宿之第一宿,共八星,今属双子座。为水事:井宿八星,列为“井”字形,据井之意义,占为水事。(2)火入之等句:沈钦韩曰:“此三句,《史记》所无,盖本下文晋灼解福祸成井语而错入之。”火:火星。(3)钺(yuè):星名。在井宿之西,其北为北河三星。其南为南河三星。(4)北河:星官名。属井宿。共三星。(5)南河:星官名。属井宿。共三星。(6)两河:指北河星、南河星。天阙:星官名。共两星。关梁:两河、天阙间是日、月、五星的通道,故称关梁。(7)舆鬼:即鬼宿。二十八宿之一,南方七宿之第二宿。共四星,今属巨蟹座。在北河东南轩辕之西。(8)鬼:“为”字之误(王先谦说)。祠事:祭祀之事。(9)质:星名。在鬼宿四星之中。又称“积尸”或“积尸气”。即着名的蜂窠星团。(10)火守南北河等句:谓火星侵占南河、北河星的位置,则战争爆发,五谷歉收。(11)德成衡:谓帝王德政先从衡星上显示征兆。衡能平物。(12)观成潢:“潢”当是“权”之误。谓帝王游观从权星上显示征兆。权为秤锤。 (13)伤成钺:谓帝上缺德先从钺星显示征兆。钺为武器与刑具。(14)祸成井:谓帝王有祸先从井宿显示征兆。井宿主水事。(15)诛成质:谓帝王行诛先从质星上显示征兆。质,通“锧”,为杀人所用的砧板。

    柳为鸟喙(1),主木草。七星(2),颈(3),为员宫(4),主急事(5)。张(6),嗉(7),为厨,主筋客(8)。翼为羽翩(9),主远客。

    (1)柳: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南方七宿之第三宿。共八星,今属长蛇座。柳宿八星在黄道南,赤道北。喙:“啄”之误(王念孙说)。(2)七星:即星宿。二十八宿之一,南方七宿之第四宿。共七星,在柳宿东南,今属长蛇座。(3)颈:朱鸟颈。星宿七星形如北斗而微小,相当于朱鸟之颈。(4)员宫:《天官书》作“员官”。王先谦以为作“员官”为是,或以为作“员宫”为是。员官:喉咙。(5)主急事:物在喉咙难以久留,故占主急事。(6)张: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南方七宿之第五宿,共六星,在星宿东,翼宿西,今属长蛇座。(7)嗉(sù):嗉翼。(8)觞(shāng):盛酒的杯。觞客:以酒食待客。(9)翼: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南方七宿之第六宿,共二十二星,在张宿之东,太微之南,今分属巨爵座与长蛇座。羽翩(hé):鸟的翅膀。

    轸为车(1),主风。其旁有一小星,曰长沙(2),星星不欲明(3);明与四星等,若五星入轸中(4),兵大起。轸南众星曰天库(5),库有五车(6)。车星角(7),若益众,及不具(8),亡(无)处车马(9)。

    (1)轸(zhěn):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南方七宿之第七宿,共四星,在翼宿东,今属乌鸦座。轸象车,车行速则生风,故占主风。(2)长沙:星名。(3)星星:微明。(4)若:如果;假如。五星:谓水、火、木、金、土五星。(5)天库:星官名。共六星。《天官书》“天库”下有“楼”字。楼:天楼。星官名。共四星。(6)五车:星官名。指库楼内外的五柱。今分属御夫座和金牛座。(7)角:芒角。(8)不具:分散五处而不整齐,如车马散处,故称“不具”。(9)无处车马:谓占当无以安排车马。

    西宫咸池(1),曰天五潢(2)。五潢,五帝车舍(3)。火入,旱(4);金,兵(5);水,水(6)。中有三柱;(7)柱不具(8),兵起。

    (1)西宫:“宫”当作“官”。咸池:星官名。西官咸池含有奎、娄、胃、昂、毕、参、觜七宿。在十二次为降娄、实沈、大梁。或以白虎象西官,这是对东方苍龙、南方朱鸟而言,然由于白虎的主要部分为参,觜相当于虎首,参觜居西官边隅,不在正位,《志》是以正位代表五官座位,故西官用咸池而不用参觜。(2)此句疑有缺文。(3)五潢,五帝车舍:咸池为天五潢,五潢为五帝车舍,即今之五车,咸池三小星,天潢五小星,均在五车中,故以咸池为西方正位。上文以库楼内外的五柱为五车,故此以五车为五潢,以示区别。(4)火入,旱:谓火星入五潢,而致旱灾,(5)金,兵:谓金星入五潢,而致兵灾。(6)水,水:谓水星(又名辰星)入五潢,而致水灾。(7)中有三柱:五潢中有三柱九星。(8)柱不具:三柱九星分布于三处而不整齐,故曰“柱不具”。

    奎曰封稀(1),为沟渎。娄为聚众(2)。胃为天仓(3)。其南众星曰廥()积(4)。

    (1)奎:一称天豕,又名封豕。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西方七宿之第一宿,共十六星,今分属于仙女座和双鱼座。(2)娄: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西方七宿之第二宿,共三星,今属于白羊座。(3)胃: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西方七宿之第三宿。共三星,今属于白羊座。(4)积:星官名。胃南为刍藁众星,刍藁积为,故称积。

    昴曰旄头(1),胡星也(2),为白衣会(3)。毕曰罕车(4),为边兵,主弋猎(5)。其大星旁小星为附耳(6)。附耳摇动,有谗乱臣在侧(7)。昂、华间为天街(8)。其阴,阴国(9);阳,阳国(10)。

    (1)昴(mǎo):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西方七宿之第四宿。有较亮的星七颗。它为一着名的星团,称为“昂星团”,俗称“七姊妹星团”。今属于金牛座。(2)胡星:象征胡人之星。胡,古时对我国北方和西方各族的通称。或谓胡星言星之奇异不常。(3)白衣会:说法下一。有说白衣谓丧服。有说形容望之如白气之状。(4)毕:毕宿。又名天浊、罕车。二十八宿之一,西方七宿之第五宿。共八星,今属于金牛座。毕宿八星位于五车西南,其状如叉,毕星象旗,插在车上,故称罕车。(5)弋(yì):以绳系箭而射。(6)大星:即毕宿五(金牛座a星),是红色一等星。附耳:星名。五等小星。(7)谗乱:以谗言扰乱是非。(8)天街:昴在黄道北,毕在黄道南,其间正是日月五星的要道,故称天街。(9)其阴,阴国:天街(星官名)二星,在北者为阴国,象征河山以北之国。(10)阳,阳国:天街二星中南边一星为阳国,象征河山以甫之国。王先谦引《正义》:“天街二星,在昂、毕间,主国界也。街甫为华夏之国,街北为夷狄之国。”

    参为白虎(1)。三星直者(2),是为衡石(3)。下有三星,锐(4),曰罚(5),为斩艾(刈)事(6)。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小三星隅置(7),曰觜觿(8),为虎首,主葆旅事(9),其南有四星,曰天厕(10)。天厕下一星,曰天矢。矢黄则吉;青,白、黑、凶(11)。其西有句(勾)曲九星,三处罗列:一曰天旗(12),二曰天苑(13),三曰九斿(14)。其东有大星白狼,狼角变色(15),多盗贼。下有四星曰弧(16),直(值)狼。比地有大星,曰南极老人(17)。老人见(现),治安;不见(现),兵起。常以秋分时候之南郊(18)。

    (1)参(shen):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西方七宿之第七宿。共七星。相当于今猎户座。(2)三星:谓参之三小星。(3)衡石:古代对衡器的通称。衡,秤。石,古代重量单位,一百二十斤为一石。(4)锐:上小下大谓锐(形也)。(5)罚:星名。或作“伐”。(6)刈(yì):割;杀。(7)隅置:谓排列于角落。(8)觜觿(zīxī):即觜宿。二十八宿之一,西方七宿之第六宿,共三星(位在参两房的上面),今属于猎户座。(9)藻旅:说法不一。有说采摘野生植物。有说保守军旅。(10)天厕:星官名。共四星。位在参宿的南方。(11)天矢:星名。矢,通“屎”。这是变星,所谓黄、青、白、黑之色变,足证古人观测之精细。(12)天旗:星官名。(13)天苑:星官名。属昂宿,共十六星。如环状。(14)九斿:星官名。亦作“九游”。共九星。在玉井西。(15)狼:天狼。星名。即大犬座a星。主星是全天最亮的恒星,其色青白,光强眩目,似有芒角,故称“狼角”,其由地平线初升时,常现出似虹的各色,故称“变色”。(16)弧:即弧矢。又名“天弓”。属井宿,共九星。在天狼星东南,八星为弓形,外一星象矢。(17)南极老人:星名。又名寿星。天空次亮的恒星。今属于船底座。(18)常以秋分时候之于南郊:秋分日在亢,寅时老人星正南中,故称“秋分时,候之于南郊”。

    整理:zln201607

天文志第六原文

03
    凡天文在图籍昭昭可知者,经星常宿中外官凡百一十八名,积数七百八十三星,皆有州国官宫物类之象。其伏见蚤晚,邪正存亡,虚实阔狭,及五星所行,合散犯守,陵历斗食,彗孛飞流,日月薄食,晕适背穴,抱珥虹蜺,迅雷风袄,怪云变气:此皆阴阳之精,其本在地,而上发于天者也。政失于此,则变见于彼,犹景之象形,乡之应声。是以明君睹之而寤,饬身正事,思其咎谢,则祸除而福至,自然之符也。

    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泰一之常居也,旁三星三公,或曰子属。后句四星,末大星正妃,余三星后宫之属也。环之匡卫十二星,藩臣。皆曰紫宫。

    前列直斗口三星,随北端锐,若见若不见,曰阴德,或曰天一。紫宫左三星曰天枪,右四星曰天棓。后十七星绝汉抵营室,曰阁道。

    北斗七星,所谓“旋、玑、玉衡,以齐七政”。杓携龙角,衡殷南斗,魁枕参首。用昏建者杓;杓,自华以西南。夜半建者衡;衡,殷中州河、济之间。平旦建者魁;魁,海岱以东北也。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海。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记,皆系于斗。

    斗魁戴筐六星,曰文昌宫:一曰上将,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五曰司禄,六曰司灾。在魁中,贵人之牢。魁下六星两两而比者,曰三能。三能色齐,君臣和;不齐,为乖戾。柄辅星,明近,辅臣亲强;斥小,疏弱。

    杓端有两星:一内为矛,招摇;一外为盾,天蜂。有名圜十五星,属杓,曰贱人之牢,牢中星实则囚多,虚则开出。

    天一、枪、棓、矛、盾动摇,角大,兵起。

    东宫苍龙,房、心。心为明堂,大星天王,前后星子属。不欲直,直,王失计。房为天府,曰天驷。其阴,右骖。旁有两星曰衿。衿北一星曰辖。东北曲十二星曰旗。旗中四星曰天市。天市中星众者实,其中虚则耗。房南众星曰骑官。

    左角,理;右角,将。大角者,天王帝坐廷。其两旁各有三星,鼎足句之,曰摄提。摄提者,直斗杓所指,以建时节,故曰“摄提格”。亢为宗庙,主疾。其南北两大星,曰南门。氐为天根,主疫。尾为九子,曰君臣;斥绝,不和。箕为敖客,后妃之府,曰口舌。火犯守角,则有战。房、心,王者恶之。

    南宫朱鸟,权、衡。衡、太微,三光之廷。筐卫十二星,藩臣;西,将;东,相;南四星,执法;中,端门;左右,掖门。掖门内六星,诸侯。其内五星,五帝坐。后聚十五星,曰哀乌郎位;旁一大星,将位也。月、五星顺入,轨道,司其出,所守,天子所诛也。其逆入,若不轨道,以所犯名之;中坐,成形,皆群下不从谋也。金、火尤甚。廷藩西有随星四,名曰少微,士大夫。权,轩辕,黄龙体。前大星,女主象;旁小星,御者后宫属。月、五星守犯者,如衡占。

    东井为水事。火入之,一星居其左右,天子且以火为败,东井西曲星曰戊;北,北河;南,南河;两河、天阙间为关梁。舆鬼,鬼祠事;中白者为质。为守南北河,兵起,谷不登。故德成衡,观成潢,伤成戊,祸成井,诛成质。

    柳为鸟喙,主木草。七星,颈,为员宫,主急事。张,嗉,为厨,主觞客。翼为羽翮,主远客。

    轸为车,主风。其旁有一小星,曰长沙,星星不欲明;明与四星等,若五星入轸中,兵大起。轸南众星曰天库,库有五车。车星角,若益众,及不具,亡处车马。

    西宫咸池,曰天五潢。五潢,五帝车舍。火入,旱;金,兵;水,水。中有三柱;柱不具,兵起。

    奎曰封豨,为沟渎。娄为聚众。胃为天仓。其南众星曰廥积。

    昂曰旄头,胡星也。为白衣会。毕曰罕车,为边兵,主弋猎。其大星旁小星为附耳。附耳摇动,有谗乱臣在侧。昂、毕间为天街。其阴,阴国;阳,阳国。

    参为白虎,三星直者,是为衡石。下有三星,锐,曰罚,为斩艾事。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小三星隅置,曰觜觿,为虎首,主葆旅事。其南有四星,曰天厕。天厕下一星,曰天矢。矢黄则吉;青、白、黑、凶。其西有句曲九星,三处罗列:一曰天旗,二曰天苑,三曰九斿。其东有大星曰狼,狼角变色,多盗贼。下有四星曰弧,直狼。比地有大星,曰南极老人。老人见,治安;不见,兵起。常以秋分时候之南郊。

    北营玄武,虚、危。危为盖屋;虚为哭泣之事。其南有众星,曰羽林天军。军西为垒,或曰戊。旁一大星。北落。北落若微亡,军星动角益稀,及五星犯北落,入军,军起。火、金、水尤甚。火入,军忧;水,水患;木、土,军吉。危东六星,两两而比,曰司寇。

    营室为清庙,曰离宫、阁道。汉中四星,曰天驷。旁一星,曰王梁。王梁策马,车骑满野。旁有八星,绝汉,曰天横。天横旁,江星。江星动,以人涉水。

    杵、臼四星,在危南。匏瓜,有青黑星守之,鱼盐贵。

    南斗为庙,其北建星。建星者,旗也。牵牛为牺牲,其北河鼓。河鼓在星,上将;左,左将:右,右将。婺女,其北织女。织女,天女孙也。

    岁星曰东方,春,木;于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仁亏貌失,逆春令,伤木气,罚见岁星。岁星所在,国不可伐,可以伐人。超舍而前为赢,退舍为缩。赢,其国有兵不复;缩,其国有忧,其将死,国倾败。所去,失地;所之,得地。一曰,当居不居,国亡;所之,国昌;已居之,又东西去之,国凶,不可举事用兵,安静中度,吉。出入不当其次,必有天祆见其舍也。

    岁星赢而东南。《石氏》“见彗星”,《甘氏》“不出三月乃生彗,本类星,末类彗,长二丈”。赢东北,《石氏》“见觉星”,《甘氏》“不出三月乃生天棓,本类星,末锐,长四尺。”缩西南,《石氏》“见欃云,如牛”,《甘氏》“不出三月乃生天枪,左右锐,长数丈”。缩西北,《石氏》“见枪云,如马”,《甘氏》“不出三月乃生天欃,本类星,末锐,长数丈”。《石氏》“枪、枪、欃、棓、彗异状,其殃一也,必有破国乱君,伏死其辜,余殃不尽,为旱、凶、饥、暴疾”。至日行一尺,出二十余日乃入,《甘氏》“其国凶,不可举事用兵”。出而易,“所当之国,是受其殃”。又曰“祆星,不出三年,其下有军,及失地,若国君丧”。

    荧惑曰南方,夏,火;礼也;视也。礼亏视失,逆夏令,伤火气,罚见荧惑。逆行一舍二舍为不祥,居之三月国有殃,五月受兵,七月国半亡地,九月地大半亡。因与俱出入,国绝祀。荧惑为乱为贼,为疾为丧,为饥为兵,所居之宿国受殃。殃还至者,虽大当小;居之久殃乃至者,当小反大。已去复还居之,若居之而角者,若动者,绕环之,及乍前乍后,乍左乍右,殃愈甚。一曰,荧惑出则有大兵,入则兵散。周还止息,乃为其死丧。寇乱在其野者亡地,以战不胜。东行疾则兵聚于东方,西行疾则兵聚于西方;其南为丈夫丧,北为女子丧。荧惑,天子理也。故曰虽有明天子,必视荧惑所在。

    太白曰西方,秋,金;义也;言也。义亏言失,逆秋令,伤金气,罚见太白。日方南太白居其南,日方北太白居其北,为赢,侯王不宁,用兵进吉退凶。日方南太白居其北,日方北太白居其南,为缩,侯王有忧,用兵退吉进凶。当出不出,当入不入,为失舍,不有破军,必有死王之墓,有亡国。一曰,天下匽兵,野有兵者,所当之国大凶。当出不出,未当入而入,天下匽兵,兵在外,入。未当出而出,当入而不入,天下起兵,有至破国。未当出而出,未当入而入,天下举兵,所当之国亡。当期而出,其国昌。出东为东方,入为北方;出西为西方,入为南方。所居久,其国利;易,其乡凶。入七日复出,将军战死。入十日复出,相死之。入又复出,人君恶之。已出三日而复微入,三日乃夏盛出,是为耎而伏,其下国有军,其众败将北。已入三日,又复微出,三日乃复盛入,其下国有忧,帅师虽众,敌食其粮,用其兵,虏其帅。出西方,失其行,夷狄败;出东方,失其行,中国败。一曰,出蚤为月食,晚为天祆及彗星,将发于亡道之国。

    太白出而留桑榆间,病其下国。上而疾,未尽期日过参天,病其对国。太白经天,天下革,民更王,是为乱纪,人民流亡。昼见与日争明,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

    太白,兵象也。出而高,用兵深吉浅凶;埤,浅吉深凶。行疾,用兵疾吉迟凶;行迟,用兵迟吉疾凶。角,敢战吉,不敢战凶;击角所指吉,逆之凶。进退左右,用兵进退左右吉,静凶。圜以静,用兵静吉趮凶。出则兵出,入则兵入。象太白吉,反之凶。赤角,战。

    太白者,犹军也,而荧惑,忧也。故荧惑从太白,军忧;离之,军舒。出太白之阴,有分军;出其阳,有偏将之战。当其行,太白还之,破军杀将。

    辰星,杀伐之气,战斗之象也。与太白俱出东方,皆赤而角,夷狄败,中国胜;与太白俱出西方,皆赤而角,中国败,夷狄胜。

    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大利;积于西方,夷狄用兵者利。

    辰星不出,太白为客;辰星出,太白为主人。辰星与太白不相从,虽有军不战。辰星出东方,太白出西方。若辰星出西方,太白出东方,为格,野虽有兵,不战。辰星入太白中,五日乃出,及入而上出,破军杀将,客胜;下出,客亡地。辰星来抵,太白不去,将死。正其上出,破军杀将,客胜;不出,客亡地。视其所指,以名破军。辰星绕环太白,若斗,大战,客胜,主人吏死。辰星过太白,间可椷剑,小战,客胜;居太白前旬三日,军罢;出太白左,小战;历太白右,数万人战,主人吏死;出太白右,去三尺,军急约战。

    凡太白所出所直之辰,其国为得位,得位者战胜。所直之辰顺其色而角者胜,其色害者败。太白白比狼,赤比心,黄比参右肩,青比参左肩,黑比奎大星。色胜位,行胜色,行得尽胜之。

    辰星曰北方,冬,水,知也;听也。知亏听失,逆冬令,伤水气,罚见辰星。出蚤为月食,晚为彗星及天祆。一时不出,其时不和;四时不出,天下大饥。失其时而出,为当寒反温,当温反寒。当出不出,是谓击卒,兵大起。与它星遇而斗,天下大乱。出于房、心间,地动。

    填星曰中央,季,夏,土;信也;思,心也。仁义礼智以信为主,貌言视听以心为正,故四星皆失,填星乃为之动。填星所居,国吉。未当居而居之,若已去而复还居之,国得土,不乃得女子。当居不居,既已居之,又东西去之,国失土,不乃失女,不,有土事若女之忧。居宿久,国福厚;易,福薄。当居不居,为失填,其下国可伐;得者,不可伐。其赢,为王不宁;缩,有军不复。一曰,既已居之又东西去之,其国凶,不可举事用兵。失次而上一舍三舍,有王命不成,不乃大水;失次而下二舍,有后戚,其岁不复,不乃天裂若地动。

    凡五星,岁与填合则为内乱,与辰合则为变谋而更事,与荧惑合则为饥,为旱,与太白合则为白衣之会,为水。太白在南,岁在北,名曰牝牡,年谷大孰。太白在北,岁在南,年或有或亡。荧惑与太白合则为丧,不可举事用兵;与填合则为忧,主孽卿;与辰合则为北军,用兵举事大败。填与辰合则将有覆军下师;与太白合则为疾,为内兵。辰与太白合则为变谋,为兵忧。凡岁、荧惑、填、太白四星与辰斗,皆为战,兵不在外,皆为内乱。一曰,火与水合为淬,与金合为铄,不可举事用兵。土与金合国亡地,与木合则国饥,与水合为雍沮,不可举事用兵。木与金合斗,国有内乱。同舍为合,相陵为斗。二星相近者其殃大,二星相远者殃无伤也,从七寸以内必之。

    凡月食五星,其国皆亡:岁以饥,荧惑以乱,填以杀,太白强国以战,辰以女乱。月食大角,王者恶之。

    凡五星所聚宿,其国王天下:从岁以义,从荧惑以礼,从填以重,从太白以兵从辰以法。以法者,以法致天下也。三星若合,是谓惊立绝行,其国外内有兵与丧,民人乏饥,改立王公。四星若合,是谓大汤,其国兵丧并起,君子忧,小人流。五星若合,是谓易行:有德受庆,改立王者,掩有四方,子孙蕃昌;亡德受罚,离其国家,灭其宗庙,百姓离去,被满四方。五星皆大,其事亦大;皆小,其事亦小也。

    凡五星色:皆圜,白为丧为旱,赤中不平为兵,青为忧为水,黑为疾为多死,黄吉;皆角,赤犯我城,黄地之争,白哭泣之声,青有兵忧,黑水。五星同色,天下匽色,百姓安宁,歌舞以行,不见灾疾,五谷蕃昌。

    凡五星,岁,缓则不行,急则过分,逆则占。荧惑,缓则不出,急则不入,违道则占。填,缓则不建,急则过舍,逆则占。太白,缓则不出,急则不入,逆则占。辰,缓则不出,急则不入,非时则占。五星不失行,则年谷丰昌。

    凡以宿星通下之变者,维星散,句星信,则地动。有星守三渊,天下大水,地动,海鱼出。纪星散者山崩,不即有丧。龟、鳖星不居汉中,川有易者。辰星入五车,大水。荧惑入积水,水,兵起;入积薪,旱,兵起;守之,亦然。极后有四星,名曰句星。斗杓后有三星,名曰维星。散者,不相从也。三渊,盖五车之三柱也。天纪属贯索。积薪在北戍西北。积水在北戍东北。

    角、亢、氐,沇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江、湖。牵牛、婺女,扬州。虚、危,青州。营室、东壁,并州。奎、娄、胃,徐州。昴、毕,冀州。觜觿、参、益州。东井、舆鬼,雍州,柳、七星、张,三河。翼、轸,荆州。

    甲乙,海外,日月不占。丙丁,江、淮、海、岱。戊己,中州河、济。庚辛,华山以西。壬癸,常出以北。一曰,甲齐,乙东夷,丙楚,丁南夷,戊魏,己韩,庚秦,辛西夷,壬燕、赵,癸北夷。子周,丑翟,寅赵,卯郑,辰邯郸,已卫,午秦,末中山,申齐,酉鲁,戌吴、越,亥燕、代。

    秦之疆,候太白,占狼、弧。吴、楚之疆,候荧惑,占鸟衡。燕、齐之疆,候辰星,占虚、危。宋、郑之疆,候岁星,占房、心。晋之疆,亦候辰星,占参、罚。及秦并吞三晋、燕、代,自河、山以南者中国。中国于四海内则在东南,为阳,阳则日、岁星、荧惑、填星,占于街南,毕主之。其西北则胡、貉、月氏旃裘引弓之民,为阴,阴则月、太白、辰星,占于街北,昴主之。故中国山川东北流,其维,首在陇、蜀,尾没于渤海碣石。是以秦、晋好用兵,复占太白。太白主中国,而胡、貉数侵掠,独占辰星。辰星出入趮疾,常主夷狄,其大经也。

    凡五星,早出为赢,赢为客;晚出为缩,缩为主人。五星赢缩,必有天应见杓。

    太岁在寅曰摄提格。岁星正月晨出东方,《石氏》曰名监德,在斗、牵牛。失次,杓,早水,晚旱。《甘氏》在建星、婺女。《太初历》在营室、东壁。

    在卯曰单阏。二月出,《石氏》曰名降人,在婺女、虚、危。《甘氏》在虚、危。失次,杓,有水灾。《太初》在奎、娄。

    在辰曰执徐。三月出,《石氏》曰名青章,在营室、东壁。失次,杓,早旱,晚水。《甘氏》同。《太初》在胃、昴。

    在巳曰大荒落。四月出,《石氏》曰名路踵,在奎、娄。《甘氏》同。《太初》在参、罚。

    在午曰敦牂。五月出。《石氏》曰名启明,在胃、昴、毕。失次,杓,早旱,晚水。《甘氏》同。《太初》在东井、舆鬼。

    在未曰协洽。六月出,《石氏》曰名长烈,在觜觿、参。《甘氏》在参、罚。

    《太初》在注、张、七星。

    在申曰氵君滩。七月出。《石氏》曰名天晋,在东井、舆鬼。《甘氏》在弧。《太初》在翼、轸。

    在酉曰作詻八月出。《石氏》曰名长壬,在柳、七星、张。失次,杓,有女丧、民疾。《甘氏》在注、张。失次,杓,有火。《太初》在角、亢。

    在戌曰掩茂。九月出,《石氏》曰名天睢,在翼、轸。失次,杓,水。《甘氏》在七星、翼。《太初》在氐、房、心。

    在亥曰大渊献。十月出,《石氏》曰名天皇,在角、亢始。《甘氏》在轸、角、亢。《太初》在尾、箕。

    在子曰困敦。十一月出,《石氏》曰名天宗,在氐、房始。《甘氏》同。《太初》在建星、牵牛。

    在丑曰赤奋苦。十二月出,《石氏》曰名天昊,在尾、箕。《甘氏》在心、尾。《太初》在婺女、虚、危。

    《甘氏》、《太初历》所以不同者,以星赢缩在前,各录后所见也。其四星亦略如此。

    古历五星之推,亡逆行者,至甘氏、石氏《经》,以荧惑、太白为有逆行。夫历者,正行也。古人有言曰:“天下太平,五星循度,亡有逆行。日不食朔,月不食望。”夏氏《日月传》曰:“日月食尽,主位也;不尽,臣位也。”《星传》曰:“日者德也,月者刑也,故曰日食修德,月食修刑。”然而历纪推月食,与二星之逆亡异。荧惑主内乱,太白主兵,月主刑。自周室衰,乱臣贼子师旅数起,刑罚失中,虽其亡乱臣贼子师旅之变,内臣犹不治,四夷犹不服,兵革犹不寝,刑罚犹不错,故二星与月为之失度,三变常见;及有乱臣贼子伏尸流血之兵,大变乃出,甘、石氏见其常然,因以为纪,皆非正行也。《诗》云:“彼月而食,则惟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诗传》曰:“月食非常也,比之日食犹常也,日食则不臧矣。”谓之小变,可也;谓之正行,非也。故荧惑必行十六舍,去日远而颛恣。太白出西方,进在日前,气盛乃逆行。及月必食于望,亦诛盛也。

    国皇星,大而赤,状类南极。所以,其下起兵。兵强,其冲不利。

    昭明星,大而白,无角,乍上乍下。所出国,起兵多变。

    五残星,出正东,东方之星。其状类辰,去地可六丈,大而黄。

    六贼星,出正南,南方之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数动,有光。

    司诡星,出正西,西方之星。去地可六丈,大而白,类太白。

    咸汉星,出正北,北方之星。去地可六丈,大而赤,数动,察之中青。

    此四星所出非其方,其下有兵,冲不利。

    四填星,出四隅,去地可四丈。地维臧光,亦出四隅,去地可二丈,若月始出。所见下,有乱者亡,有德者昌。

    烛星,状如太白,其出也不行,见则灭。所烛,城邑乱。

    如星非星,如云非云,名曰归邪。归邪出,必有归国者。

    星者,金之散气,其本曰人。星众,国吉,少则凶。汉者,亦金散气,其本曰水。星多,多水,少则旱,其大经也。

    天鼓,有音如雷非雷,音在地而下及地。其所住者,兵发其下。

    天狗,状如大流星,有声,其下止地,类狗。所坠及,望之如火光炎炎中天,其下圜如数顷田处,上锐见则有黄色,千里破军杀将。

    格泽者,如炎火之状,黄白,起地而上,下大上锐。其见也,不种而获。不有土功,必有大客。

    蚩尤之旗,类彗而后曲,象旗。见则王者征伐四方。

    旬始,出于北斗旁,状如雄鸡。其怒,青黑色,象伏鳖。

    枉矢,状类大流星,蛇行而苍黑,望如有毛目然。

    长庚,广如一匹布着天。此星见,起兵。

    星坠至地,则石也。

    天暒而见景星。景星者,德星也,其状无常,常出于有道之国。

    日有中道,月有九行。

    中道者,黄道。一曰光道。光道北至东井,去北极近;南至牵牛,去北极远;东至角,西至娄,去极中。夏至至于东井,北近极,故晷短;立八尺之表,而晷景长尺五寸八分。冬至至于牵牛,远极,故晷长;立八尺之表,而晷景长丈三尺一寸四分。春秋分日至娄、角,去极中,而晷中;立八尺之表,而晷景长七尺三寸六分。此日去极远近之差,晷景长短之制也。去极远近难知,要以晷景。晷景者,所以知日之南北也。日,阳也。阳用事则日进而北,昼进而长,阳胜,故为温暑;阴用事则日退而南,昼退而短,阴胜,故为凉寒也。故日进为暑,退为寒。若日之南北失节,晷过而长为常寒,退而短为常奥。此寒奥之表也,故曰为寒暑。一曰,晷长为潦,短为旱,奢为扶。扶者,邪臣进而正臣疏,君子不足,奸人有余。

    月有九行者:黑道二,出黄道北;赤道二,出黄道南;白道二,出黄道西;青道二,出黄道东。立春、春分,月东从青道;立秋、秋分,西从白道;立冬、冬至,北从黑道;立夏、夏至,南从赤道。然用之,一块房中道。青赤出阳道,白黑出阴道。若月失节度而妄行,出阳道则旱风,出阴道则阴雨。

    凡君行急则日行疾,君行缓则日行迟。日行不可指而知也,故以二至二分之星为候。日东行,星西转,冬至昏,奎八度中;夏至,氐十三度中;春分,柳一度中;秋分,牵牛三度七分中;此其正行也。日行疾,则星西转疾,事势然也。故过中则疾,君行急之感也;不及中则迟,君行缓之象也。

    至月行,则以晦朔决之。日冬则南,夏则北;冬至于牵牛,夏至于东井。日之所行为中道,月、五星皆随之也。

    箕星为风,东北之星也。东北地事,天位也,故《易》曰:“东北丧朋,及《巽》在东南,为风;风,阳中之阴,大臣之象也,其星,轸也。月去中道,移而东北入箕,若东南入轸,则多风。西方为雨;雨,少阴之位也。月失中道,移而西入毕,则多雨。故《诗》云“月离于毕,俾滂沱矣”,言多雨也。《星传》曰“月入毕则将相有以家犯罪者”,言阴盛也。《书》曰“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月之从星,则以风雨”,言失中道而东西也。故《星传》曰:“月南入牵牛南戒,民间疾疫;月北入太微,出坐北,若犯坐,则下人谋上。”

    一曰月为风雨,日为寒温。冬至日南极,晷长,南不极则温为害;夏至日北极,晷短,北不极则寒为害。故《书》曰“日月之行,则有冬有夏”也。政治变于下,日月运于上矣。月出房北,为雨为阴,为乱为兵;出房南,为旱为夭丧。水旱至冲而应,及五星之变,必然之效也。

    两军相当,日晕等,力均;厚长大,有胜;薄短小,亡胜。重抱,大破亡。抱为和,背为不和,为分离相去。直为自立,立兵破军,若曰杀将。抱且戴,有喜。围在中,中胜;在外,外胜。青外赤中,以和相去;赤外青中,以恶相去。气晕先至而后去,居军胜。先至先去,前有利,后有病,后至后去,前病后利;后至先去,前后皆病,居军不胜。见而去,其发疾,虽胜亡功。见半日以上,功大。白虹屈短,上下锐,有者下大流血。日晕制胜,近期三十日,远期六十日。

    其食,食所不利;复生,生所利;不然,食尽为主位。以其直及日所躔加日时,用名其国。

    凡望云气,仰而望之,三四百里;平望,在桑榆上,千余里,二千里;登高而望之,下属地者居三千里。云气有兽居上者,胜。

    自华以南,气下黑上赤。嵩高、三河之郊,气正赤。常山以北,气下黑上青。勃、碣、海、岱之间,气皆黑。江、淮之间,气皆白。

    徒气白。土功气黄。车气乍高乍下,往往而聚。骑气卑而布。卒气抟。前卑而后高者,疾;前方而后高者,锐;后锐而卑者,却。其气平者其行徐。前高后卑者,不止而反。气相遇者,卑胜高,锐胜方。气来卑而循车道者,不过三四日,去之五六里见。气来高七八尺者,不过五六日,去之十余二十里见。气来高丈余二丈者,不过三四十日,去之五六十里见。

    捎云精白者,其将悍,其士怯。其大根而前绝远者,战。精白,其芒低者,战胜;其前赤而印者,战不胜。陈云如立垣。杼云类杼。柚云抟而端锐。杓云如绳者,居前竟天,其半半天。蜺云者,类斗旗故。钩云句曲。诸此云见,以五色占。而泽抟密,其见动人,乃有占;兵必起,合斗其直。

    王朔所候,决于日旁。日旁云气,人主象。皆如其形以占。

    故北夷之气如群畜穹闾,南夷之气类舟船幡旗。大水处,败军场,破国之虚,下有积泉,金宝上,皆有气,不可不察。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然。云气各象其山川人民所聚积。故候息耗者,入国邑,视封疆田畴之整治,城郭室屋门户之润泽,次至车服畜产精华。实息者吉,虚耗者凶。

    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纷纷,萧索轮囷,是谓庆云。庆云见,喜气也。若雾非雾,衣冠不濡,见则其城被甲而趋。

    夫雷电、赮虹、辟历、夜明者,阳气之动者也,春夏则发,秋冬则藏,故候书者亡不司。

    天开县物,地动坼绝。山崩及陁,川塞溪垘;水澹地长,泽竭见象。城郭门闾,润息槁枯;宫庙廓第,人民所次。谣俗车服,观民饮食。五谷草木,观其所属。仓府厩库,四通之路。六畜禽兽,所产去就;鱼鳖鸟鼠,观其所处。鬼哭若呼,与人逢栘。讹言,诚然。

    凡候岁美恶,谨候岁始。岁始或冬至日,产气始萌。腊明日,人众卒岁,壹会饮食,发阳气,故曰初岁。正月旦,王者岁首;立春,四明之始也。四始者,候之日。

    而汉魏鲜集腊明正月旦决八风。风从南,大旱;西南,小旱;西方,有兵;西北,戎叔为,小雨,趣兵;北方,为中岁;东北,为上岁;东方,大水;东南,民有疾疫,岁恶。故八风各与其冲对,课多者为胜。多胜少,久胜亟,疾胜徐。旦至食,为麦;食至日跌,为稷;跌至晡,为黍;晡至下晡,为叔;下晡至日入,为麻。欲终日有云,有风,有日,当其时,深而多实;亡云,有风日,当其时,浅而少实;有云风,亡日,当其时,深而少实;有日,亡云,不风,当其时者稼有败。如食顷,小败;孰五斗米顷,大败。风复起。有云,其稼复起。各以其时用云色占种所宜。雨雪,寒,岁恶。

    是日光明,听都邑人民之声。声宫,则岁美,吉;商,有兵;徵,旱;羽,水;角,岁恶。

    或从正月旦比数雨。率日食一升,至七升而极;过之,不占。数至十二日,直其月,占水旱。为其环域千里内占,即为天下候,竟正月。月所离列宿,日、风、云,占其国。必然察太岁所在。金,穰;水,毁;木,饥;火,旱。此其大经也。

    正月上甲,风从东方来,宜蚕;从西方来,若旦有黄云,恶。

    冬至短极,县土炭,炭动,麋鹿解角,兰根出,泉出踊,略以知日至,要决晷景。

    夫天运三十岁一小变,百年中变,五百年大变,三大变一起,三纪而大备,此其大数也。

    春秋二百四十二年间,日食三十六,彗星三见,夜常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者各一。当是时,祸乱辄应,周室微弱,上下交怨,杀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自是之后,众暴寡,大并小。秦、楚、吴、粤,夷狄也,为强伯。田氏篡齐,三家分晋,并为战国,争于攻取,兵革递起,城邑数屠,因以饥馑疾疫愁苦,臣主共忧患,其察禨祥候星气尤急。近世二十诸候七国相王,言从横者继踵,而占天文者因时务论书传,故其占验鳞杂米盐,亡可录者。

    周卒为秦所灭。始皇之时,十五年间彗星四见,久者八十日,长或竟天。后秦遂以兵内兼六国,外攘四夷,死人如乱麻。又荧惑守心,及天市芒角,色赤如鸡血。始皇既死,适、庶相杀,二世即位,残骨肉,戮将相,太白再经天。因以张楚并兴,失相跆籍,秦遂以亡。

    项羽救巨鹿,枉矢西流。枉矢所触,天下之所伐射,灭亡象也。物莫直于矢,今蛇行不能直而枉者,执矢者亦不正,以象项羽执政乱也。羽遂合从,坑秦人,屠咸阳。凡枉矢之流,以乱伐乱也。

    汉元年十月,五星聚于东井,以历推之,从岁星也。此高皇帝受命之符也。故客谓张耳曰:“东井秦地,汉王入秦,五星从岁星聚,当以义取天下。”秦王子婴降于枳道,汉王以属吏,宝器妇女亡所取,闭宫封门,还军次于霸上,以候诸候。与秦民约法三章,民亡不归必者,可谓能行义矣,天之所予也。五年遂定天下,即帝位。此明岁星之崇义,东井为秦之地明效也。

    三年秋,太白出西方,有光几中,乍北乍南,过期乃入。辰星出四孟。是时,项羽为楚王,而汉已定三秦,与相距荥阳。太白出西方,有光几中,是秦地战将胜,而汉国将兴也。辰星出四孟,易主之表也。后二年,汉灭楚。

    七年,月晕,围参、毕七重。占曰:“毕、昴间,天街也;街北,胡也;街南,中国也。昴为匈奴,参为赵,毕为边兵。”是岁高皇帝自将兵击匈奴,至平城,为冒顿单于所围,七日乃解。

    十二年春,荧惑守心。四月,宫车晏驾。

    孝惠二年,天开东北,广十余丈,长二十余丈。地动,阴有余;天裂,阳不足:皆下盛强将害上之变也。其后有吕氏之乱。

    孝文后二年正月壬寅,天欃夕出西南。占曰:“为兵丧乱。”其六年十一月,匈奴入上郡、云中,汉起三军以卫京师。其四月乙巳,水、木、火三合于东井。占曰:“外内有兵与丧,改立壬公。东井,秦也。”八月,天狗下梁野,是岁诛反者周殷长安市。其七年六月,文帝崩。其十一月戊戌,土、水合于危。占曰:“为雍沮,所当之国不可举事用兵,必受其殃。一曰将覆军。危,齐也。”其七月,火东行,行毕阳,环毕东北,出而西,逆行至昴,即南乃东行。占曰:“为丧死寇乱。毕、昴,赵也。”

    孝景元年正月癸酉,金、水合于婺女。占曰:“为变谋,为兵忧。婺女,粤也,又为齐。”其七月乙丑,金、木、水三合于张。占曰:“外内有兵与丧,改立王公。张,周地,今之河南也,又为楚。”其二年七月丙子,火与水晨出东方,因守斗。占曰:“其国绝祀。”至其十二月,水、火合于斗。占曰:“为淬,不可举事用兵,必受其殃。”一曰:“为北军,用兵举事大败。斗,吴也,又为粤。”是岁彗星出西南。其三月,立六皇子为王,王淮阳、汝南、河间、临江、长沙、广川。其三年,吴、楚、胶西、胶东、淄川、济南、赵七国反。吴、楚兵无至攻梁,胶西、胶东、淄川三国攻围齐。汉遣大将军周亚夫等戍止河南,以候吴、楚之敝,遂败之。吴王亡走粤,粤攻而杀之,平阳侯败三国之师于齐,咸伏其辜,齐王自杀。汉兵以水攻赵城,城坏,王自杀。六月,立皇子二人,楚元王子一人为王,王胶西、中山、楚。徙济北为淄川王,淮阳为鲁王,汝南为江都王。七月,兵罢。天狗下,占为“破军杀将。狗,又守御类也,天狗所降,以戒守御。”吴、楚攻梁,梁坚城守,遂伏尸流血其下。

    三年,填星在娄,几入,还居奎,奎,鲁也。占曰:“其国得地为得填。”是岁鲁为国。

    四年七月癸未,火入东并,行阴,又以九月己未入舆鬼,戊寅出。占曰:“为诛罚,又为火灾。”后二年,有栗氏事。其后未央东阙灾。

    中元年,填星当在觜觿,参,去居东井。占曰:“亡地,不乃有女忧。”其二年正月丁亥,金、木合于觜觿,为白衣之会。三月丁酉,彗星夜见西北,色白,长丈,在觜觿,且去益小,十五日不见。占曰:“必有破国乱君,伏死其辜。觜觿,梁也。”其五月甲午,金、木俱在东进。戊戌,金去木留,守之二十日。占曰:“伤成于戊。木为诸侯,诛将行于诸侯也。”其六月壬戌,蓬星见西南,在房南,去房可二丈,大如二斗器,色白;癸亥,在心东北,可长丈所;甲子,在尾北,可六丈;丁卯,在箕北,近汉,稍小,且去时,大如桃。壬申去,凡十日。占曰:“蓬星出,必有乱臣。房、心间,天子宫也。”是时,梁王欲为汉嗣,使人杀汉争臣袁盎。汉按诛梁大臣,斧戊用。梁王恐惧,布车入关,伏斧戊谢罪,然后得免。

    中三年十一月庚午夕,金、火合于虚,相去一寸。占曰:“为铄,为丧。虚,齐也。”

    四年四月丙申,金、木合于东井。占曰:“为白衣之会。井,秦也。”其五年四月乙巳,水、火合于参。占曰:“国不吉。参,梁也。”其六年四月,梁孝王死。五月,城阳王、济阴王死。六月,成阳公主死。出入三月,天子四衣白,临邸第。

    后元年五月壬午,火、金合于舆鬼之东北,不至柳,出舆鬼北可五寸。占曰:“为铄,有丧。舆鬼,秦也。”丙戌,地大动,铃铃然,民大疫死,棺贵,至秋止。

    孝武建元三年三月,有星孛于注、张,历太微。干紫宫,至于天汉。《春秋》“星孛于北斗,齐、宋、晋之君皆将死乱。”今星孛历五宿,其后济东、胶西、江都王皆坐法削黜自杀,淮阳、衡山谋反而诛。

    三年四月,有星孛于天纪,至织女。占曰:“织女有女变,天幻为地震。”至四年十月而地动,其后陈皇后废。

    六年,荧惑守舆鬼。占曰:“为火变,有丧。”是岁高园有火灾,窦太后崩。

    元光元年六月,客星见于房。占曰:“为兵起。”其二年十一月,单于将十万骑入武州,汉遣兵三十余万以待之。

    元光中,天星尽摇,上以问候星者。对曰:“星摇者,民劳也。”后伐四夷,百姓劳于兵革。

    元鼎五年,太白入于天苑。占曰:“将以马起兵也。”一曰:“马将以军而死耗。”其后以天马故诛大宛,马大死于军。

    元鼎中,劳惑守南斗。占曰:“荧惑所守,为乱贼丧兵;守之久,其国绝祀。南斗,越分也。”其后越相吕嘉杀其王及太后,汉兵诛之,灭其国。

    元封中,星孛于河戍,占曰:“南戍为越门,北戍为胡门。”其后汉兵击拔朝鲜,以为乐浪、玄菟郡。朝鲜在海中,越之象也;居北方,胡之域也。

    太初中,星孛于招摇。《星传》曰:“客星守招摇,蛮夷有乱,民死君。”其后汉兵击大宛,斩其王。招摇,远夷之分也。

    孝昭始元中,汉宦者梁成恢及燕王候星者吴莫如见蓬星出西方天市东门,行过河鼓,入营室中。恢曰:“蓬星出六十日,不出三年,下有乱臣戮死于市。”后太白出西方,下行一舍,复上行二舍而下去。太白主兵,上复下,将有戮死者。后太白出东方,入咸池,东下入东井。人臣不忠,有谋上者。后太白入太微西藩第一星,北出东藩第一星,北东下去。太微者,天廷也,太白行其中,宫门当闭,大将被甲兵,邪臣伏诛。荧惑在娄,逆行至奎,法曰“当有兵”。后太白入昴。莫如曰:“蓬星出西方,当有大臣戮死者。太白星入东井。太微廷,出东门,没有死将。”后荧惑出东方,守太白。兵当起,主人不胜。后流星下燕万载宫极,东去,法曰“国恐,有诛”。其后左将宫桀、骠骑将军安与长公主、燕刺王谋作乱,咸伏其肆,兵诛乌桓。

    元凤四年九月,客星在紫宫中斗枢极间。占曰:“为兵。”其五年六月,发三辅郡国少年谐北军。五年四月,烛星见奎、娄间。占曰:“有土功,胡人死,边城和”。其六年正月,筑辽东、玄菟城。二月,度辽将军范明支击乌桓还。

    元平元年正月庚子,日出时有黑云,状如焱风乱鬊,转出西北,东南行,转而西,有顷亡。占曰:“有云如众风,是谓风师,法有大兵”。其后兵起乌孙,五将征匈奴。

    二月甲申,晨有大星如月,有众星随而西行。乙酉,牂云如狗,赤色,长尾三枚,夹汉西行。大星如月,大臣之象,众星随之,众皆随从也。天文以东行为顺,西行为逆,此大臣欲行权以安社稷。占曰:“太白散为天狗,为卒起。卒起见,祸无时,臣运柄 云为乱君。”到其四月,昌邑王贺行淫辟,立二十七日,大将军霍光白皇太后废贺。

    三月丙戌,流星出翼、轸东北,干太微,入紫宫。始出小,且入大,有光。入有顷,声如雷,三鸣止。占曰:“流星入紫宫,天下大凶。”其四月癸未,宫军晏驾。

    孝宣本始元年四月壬戌甲夜,辰星与参出西方。其二年七月辛亥夕,辰星与翼出,皆为蚤。占曰:“大臣诛。”其后荧惑守房之钅句钤,钅句钤,天子之御也。占曰:“不太仆,则奉车,不黜即死也。房、心,天子宫也。房为将相,心为子属也。其地宋,今楚彭城也。”四年七月甲辰,辰星在翼,月犯之。占曰:“兵起,上卿死,将相也。”是日,荧惑入舆鬼天质。占曰:“大臣有诛者,名曰天贼在大人之侧。”

    地节元年正月戊午乙夜,月食荧惑,荧惑在角、亢。占曰:“忧在宫中,非贼而盗也。有内乱,谗臣在旁。”其辛酉,荧惑入氐中,氐,天子之宫,荧惑入之,有贼臣。其六月戊戌甲夜,客星又居左右角间,东南指,长可二尺,色白。占曰:“有奸人在宫廷间。”其丙寅,又有客星见贯索东北,南行,至七月癸酉夜入天市,芒炎东南指,其色白。占曰:“有戮卿。”一曰:“有戮王。期皆一年,远二年。”是时,楚王延寿谋逆自杀。四年,故大将军霍光夫人显、将军霍禹、范明友、奉车霍山及诸昆弟宾婚为侍中、诸曹、九卿、郡守皆谋反,咸伏其辜。

    黄龙元年三月,客星居王梁东北可九尺,长丈余,西指,出阁道间,至紫宫。其十二月,宫车晏驾。

    元帝初元元年四月,客星大如瓜,色青白,在南斗第二星东可四尺,占曰:“为水饥。”其五月,勃海水大溢。六月,关东大饥,民多饿死,琅邪郡人相食。

    二年五月,客星见昴分,居卷知东可五尺,青白色,炎长三寸。占曰:“天下有妄言者。”其十二月,巨鹿都尉谢君男诈为神人,论死,父免官。

    五年四月,彗星出西北,赤黄色,长八尺所,后数日长丈余,东北指,在参分。后二岁余,西羌反。

    孝成建始元年九月戊子,有流星出文昌,色白,光烛地,长可四丈,大一围,动摇如龙蛇形。有顷,长可五六丈,大四围所,诎折委曲,贯紫宫西,在斗西北子亥间,后诎如环,北方不合,留一刻所。占曰:“文昌为上将贵相。”是时,帝舅王凤为大将军,其后宣帝舅子王商为丞相,皆贵重任政。凤妒商,谮而罢之。商自杀,亲属皆废黜。

    四年七月,荧惑逾岁星,居其东北半寸所如连李。时岁星在关星西四尺所,萤惑初从毕口大星东东北往,数日至,往疾去迟。占曰:“荧惑与岁星斗,有病君饥岁。”至河平元年三月,旱,伤麦,民食榆皮。二年十二月壬申,太皇太后避时昆明东观。

    十一月乙卯,月食填星,星不见,时在舆鬼西北八九尺所。占曰:“月食填星,流民千里。”

    河平元年三月,流民入函谷关。

    河平二年十月下旬,填星在东井轩辕南端大星尺余,岁星在其西北尺所,荧惑在其西北二尺所,皆从西方来,填星贯舆鬼,先到岁星次,荧惑亦贯舆鬼。十一月上旬,岁星、荧惑西去填星,皆西北逆行。占曰:“三星若合,是谓惊位,是谓绝行,外内有兵与丧,改立王公。”其十一月丁巳,夜郎王歆大逆不道,牂柯太守立捕杀歆。三年九月甲戌,东郡庄平男子侯母辟兄弟五人群党为盗,攻燔官寺,缚县长吏,盗取印绶,自称将军。三月辛卯,左将军千秋卒,右将军史丹为左将军。四年四月戊申,梁王贺薨。

    阳朔元年七月壬子,月犯心星。占曰:“其国有忧,若有大丧。房、心为宋,今楚地。”十一月辛未,楚王友薨。

    四年闰月庚午,飞星大如缶,出西南,入斗下。占曰:“汉使匈奴。”明年,鸿嘉元年正月,匈奴单于雕陶莫皋死。五月甲午,遣中郎将杨兴使吊。

    永始二年二月癸未夜,东方有赤色,大三四围,长二三丈,索索如树,南方有大四五围,下行十余丈,皆不至地灭。占曰:“东方客之变气,状如树木,以此知四方欲动者。”明年十二月己卯,尉氏男子樊并等谋反,贼杀陈留太守严普及吏民,出囚徒,取库兵,劫略令丞,自称将军,皆诛死。庚子,出阳铁官亡徒苏令等杀伤吏民,篡出囚徒,取库兵,聚党数百人为大贼,逾年经历郡国四十余。一日有两气同时起,并见,而并、令等同月俱发也。

    元延元年四月丁酉日餔时,天暒晏,殷殷如雷声,有流星头大如缶,长十余丈,皎然赤白色,从日下东南去。四面或大如盂,或如鸡子,耀耀如雨下,至昏止。郡国皆言星陨。《春秋》星陨如雨为王者失势诸侯起伯之异也。其后王莽遂颛国柄。王氏之兴萌于成帝时,是以有星陨之变,后莽遂篡国。

    绥和元年正月辛未,有流星从东南入北斗,长数十丈,二刻所息。占曰:“大臣有系者。”其年十一月庚子,定陵侯淳于长坐执左道下狱死。

    二年春,荧惑守心。二月乙丑,丞相翟方进欲塞灾异,自杀。三月丙戌,宫车晏驾。

    哀帝建平元年正月丁未日出时,有着天白气,广如一匹布,长十余丈,西南行,讠雚如雷,西南行一刻而止,名曰天狗。传曰:“言之不从,则有犬祸诗妖。”到其四年正月、二月、三月,民相惊动,讠雚晔奔走,传行诏筹祠西王母,又曰“从目人当来。十二月,白气出西南,从地上至天,出参下,贯天厕,广如一匹布,长十余丈,十余日去。占曰:“天子有阴病。”其三年十一月壬子,太皇太后诏曰:“皇帝宽仁孝顺,奉承圣绪,靡有解怠,而久病未廖。夙夜惟思,殆继体之君不宜改作。《春秋》大复古,其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如故。”

    二年二月,彗星出牵牛七十余日。传曰:“彗所以除旧布新也。”牵牛,日、月、五星所从起,历数之元,三正之始。彗而出之,改更之象也。其出久者,为其事大也。”其六月甲子,夏贺良等建言当改元易号,增漏刻。诏书改建平二年为太初元年,号曰“陈圣刘太平皇帝,刻漏以百二十为度。八月丁巳,悉复蠲除之,贺良及党与皆伏诛流放。其后卒有王莽篡国之祸。

    元寿元年十一月,岁星入太微,逆行干右执法。占曰:“大臣有忧,执法者诛,若有罪。”二年十月戊寅,高安侯董贤免大司马位,归第自杀。

    整理:zln201607

天文志第六翻译

04
    凡天文在图文典籍中记载,明白可知的,恒星及经常出现的星,主管它们的内外星官共一百一十八名,总数七百八十三星,它们都是州、国、官、宫及物类的征象。其隐其现,或早或

    晚,或有无规律,或运行的远近,出现的虚实,以及五星运行或合或离,或相犯或相守,或相侵凌或相遮掩,彗星、孛星、飞星、流星的出现,日月或交食或薄食,It晕的形状或重环或全环或半环或背向太阳或耳状或有霓虹变幻,出现迅雷、疾风、怪云、变气的现象,这些都是阴阳的精魄所现,它的根本是生于地上,仅是表现在天象上罢了。政失于此,则变现于彼,有如人影之所以像人形,响声有回应之和。所以明君看见这些现象而有所感悟,谨慎地对待政事,思过谢罪,则祸除而福至。这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信号。

    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是天帝泰一的居所,旁边三星是天帝的三公,或者又说是天帝的儿子之属。其后勾状排列的四星,末端的大星是天帝的正妃,其余三星是天帝的后妃之属。环

    排列守卫的十二星,是天帝的藩臣。这些都组成叫紫宫的天区。

    前列正当斗口的三星,顺北排列、顶端尖锐,若隐若现的星,叫阴德,又叫天一星。紫宫天区左面三星叫天枪星,右面四星叫天桔星。后面十七星横行直渡银河抵达室宿,叫阁道星。

    北斗七星,所谓“察看璇、玑、玉衡来确定七项政事”,斗柄与角宿相连,斗之中央正当南斗。北斗的第一星临近参宿之首。在黄昏观测北斗星斗柄的指向来判定时令,斗柄,主预示华夏以西南地区。在子夜时观测判定时令时是验看衡星,衡星,主预示中原各州地区、黄河、济水之间。在黎明时观测判定时令时,验看的是魁星,魁星主预示大海、泰山以东北的地区。斗星是天帝的车驾,运行于天的中央,君临四海。分阴阳,建立四季,调节五行,变换节气,定纪岁历法,都决定于北斗星的运行。

    斗魁之星上似戴着的筐形六星,叫文昌宫,一星叫上将,二星叫次将,三星叫贵相,四星叫司命,五星叫司禄,六星叫司灾。在斗魁星区中它是主预示贵人之牢狱。斗魁星下有六星两相靠的,叫三能星。三能星色相同,则君臣和;不相同,则为乖戾。斗柄上的辅星,星光明且近,预示辅臣亲睦朝廷强胜;远而小,则表示君臣疏远,国力微弱。

    斗柄末端有两星,距离近的一个叫矛星,又叫招摇星。远处的那个叫盾星又叫天蜂星。还有勾状环连的十五星,属斗柄,称它主预示贱人之牢狱。牢中星密集则犯人多,虚空则预示释的多。

    天一星、枪星、桔星、矛星、盾星闪动,星光有芒角且大,则有战争发动。

    东宫苍龙,房宿、心宿为其所属。心宿是天帝的明堂,大星是天帝,前后星是天王的儿子之属,不希望排列直,直则天帝失筹算。房宿是天帝的天府,房宿四星叫天驷星。北边是右骖星,其旁边有两星叫衿星。衿星北面有一星叫牵。东北面深隐着十二星叫旗星。旗星中四星叫天市。天市星区中星星多则年景丰收,其星区中虚空则为歉收。房宿南面众星叫骑官。

    角宿左边一星为天帝的法官,角宿右一星,为将军。大角星,是天帝朝廷。其两边各有三星,鼎足而立相勾连,叫摄提。摄提星,正当斗杓的指向,可以它来测定时令节气,所以叫“摄提格”。亢宿是天帝的宗庙,主预示疾病。它南北有两大星,叫南门。氐宿是天廷的根基,主预示流行病。尾宿有九星,是天帝的臣属,距离远,为预示不和。箕宿是天廷中的是非之人,预示后妃的府第,称为口舌。火星侵犯角宿并留守不去,则预示有战争。火星侵犯房宿、心宿并留守不去,是作王的人厌恶的事情。

    南宫朱鸟,权星、衡星属于它。衡星也叫太微垣,是天帝的南宫,曰月五星入朝此廷。其旁环守十二星,是藩臣。西为将;东为相;南四星是执法星;中间是天廷的正门,左右为天廷的掖门。掖门区内有六星,是诸侯星。其内五星是五帝座星。后面聚集十五星,称哀乌,居天廷的郎位,叫郎位星。其旁边的大星,居天廷的将位,叫将位星。月、五星从西向东顺行进入、沿正常的轨道运行时,要观察它们所出与所留守的星官,而与其对应的官员,则是天子所以有所诛罚的对象。若月、五星从东向西逆行进入、不按常规运行,则按被侵犯的星官给相应的官员定罪。侵犯了五帝座,灾祸就形成了,都是臣民群下不能言听计从的征象。如果是金星、火星侵犯,问题尤其严重。太微廷中藩臣各星官之西有跟从的四星,名叫少微,是天廷中的士大夫。权星也是轩辕星,形状如黄龙之体。前面大星,是女主的象征;旁边小星是侍者,后宫所属的女侍。月、五星若“守”或“犯”的情况,从衡星占测。

    东井宿主水情之事。火星入宿区,一星在它左右,天子的事以火星为败象。束井宿西隐伏一星叫铁;它北面是北河星;南面是南河星;两河星像是天阙,其间是曰月五星运行的关梁。舆鬼宿主预示祭祠之事,其中星光发白的是质星。火星留守在南、北河星区,预示有战争发动,五谷不登。所以,德政之兆显示在衡星,阅览、观测之兆显示在潢星,伤损之兆显示在铁星,祸害之兆显示在井宿,诛罚之兆显示在质星。

    柳宿为鸟嘴,主预示草木。七星的位置像是朱乌的颈,是朱鸟的喉,故主预示急切之事。张宿的位置在朱鸟的鸟嗉,是厨房主事,故主预示以食待客。翼宿的位置在朱鸟的鸟翼,故主预示远方之客。

    轸宿为车,主预示风。它旁边有一小星,叫长沙,星有星光时不希望它光亮,如亮度与轸宿四星一样,又如果五星正运行进入轸宿中,则预示战争要发生。轸宿以南众星叫天库,天库星中有五车星。五车星光出现芒角,好像增加很多,到了星光的芒角不见了,就预示没有车马。

    西宫咸池,叫天五潢星。五潢星,是天上五帝的车库。火星犯该星区,则预示有旱情发生;金星犯该星区,则有兵灾;水星犯该星区则有水灾。五潢星区中有三柱排列,每一柱由三颗星组成,如果柱形不具,则战争发起。

    奎宿又称封稀,主预示沟渠、河川。娄宿主预示聚敛众物之事。胃宿主预示天子的仓库。它南方众星叫唐积星。

    昴宿又称旄头,主预示胡人的星,预示有白衣之会的丧事。毕宿又叫罕车星,主预示边防之兵,主游猎之事。其大星旁边的小星是附耳星。附耳星闪动,则预示有谗言之乱臣在帝王之侧。昴宿、毕宿之间为天街。其北面的星为阴国,主预示北方之国的事;其南面的星为阳国,主预示南方之国的事。

    参宿为白虎。参宿三星东西直列,像是秤。下有三星,上尖下大,叫罚,主预示平定叛军之事。它外面的四星像参宿的左右肩股。小三星排列在一角,叫觜脯,像老虎的头,主预示饥荒之事。它南面有四星,叫天厕星。天厕星下有一星,叫天矢星。天矢星黄色则吉祥;青色、白色、黑色则凶。它的西面有勾连弯曲九星,分三处罗列,每处各九星:一叫天旗,二叫天苑,三叫九脖。它的东面有一大星叫狼星,狼星星光有芒角并变色,预示多盗贼。下有四星叫弧星,正对着狼星。狼星与地平之间有一大星,叫南极老人。老人星出现,则预示世事治安;不现,则预示有兵祸起。一般秋分时候在南方地平面之上能见到老人星。

    北宫玄武,虚宿、危宿是其属。危宿形似盖屋;虚宿为预示哭泣之事。在它南面有众多的星,叫羽林天军。羽林天军星的西边为垒星,或叫铁星,旁边的一颗大星,是北落星。北落星若微暗或不见,羽林天军星摇动芒角越稀,以及五星的光芒干犯北落星,或进入羽林天军星星区,即有军队兴起。五星中火星、金星、水星尤为厉害。火星入星区,军队则忧;水星入星区则有水患;土星、木星入星区则军队吉祥。危宿柬面六星,两两并列,叫司寇星。

    营室宿,是天廷的清庙,又叫离宫,经由阁道星与天廷相通。银河中四星叫天驷。旁边一星叫王梁。王梁星闪动,宛如策马,王车骑遍野奔驰。旁边有八星,直渡银河,叫天横。天横星旁有江星。江星闪动,预示有人涉水。

    杵星、臼星四星在危宿南。匏瓜星区,有外来客星,星色青黑居守其中,则预示人间鱼盐贵。

    南斗为天帝的庙堂,其北有建星。建星,是天帝的旗。牵牛星是天帝祭祀的供奉,其北面有河鼓星,河鼓三星中最大者,为上将;左边的为左将;右边的为右将。女宿,在北面的是织女星。织女星是天帝的孙女儿。

    岁星是东方四季配春,五行配木。对于人伦来说是代表五常中的仁,代表五事中的相貌。如果仁义不存,相貌不尊,违逆春令,伤害木气,惩罚之征兆显示在岁星。岁星所在天区,所相对应的分野之国,不可战胜,攻击别国则无不胜。运行超越正常的度次而前为赢,行进不足度次为缩。赢则分野之国有军队败散不能归国;缩则分野之国有忧患,其将死,其国倾败。岁星要离开的天区相对应的分野之国,失地;所到天区相对应的分野之国,得地。又一说,当居守而不居守,国家亡;所到,国昌;已经留守,又向东西方运行离去的,国有凶险,不可兴事用兵。行进运行安然适度,则是吉兆。岁星运行出入星宿区不按常规,必有不祥天象出现在星区。

    岁星运行快,早出现在东南宿度, 《石氏》中说“有彗星出现”,《甘氏》中说“不出三月就生成彗星,头像星,尾像彗星,长二丈”。运行快出现在东北, 《石氏》说“会出现天觉星”,《甘氏》中说“不出三月就生成天樯星,头像星,尾尖,长四尺”。运行慢出现在西南,《石氏》中说“会出现搀云星,形状像牛”,《甘氏》中说“不出三月就生成天枪星,左右尖,长数丈”。运行慢出现在西北方,《石氏》中说“出现枪云星,形状如马”,《甘氏》中说“不出三月就生成天搀星,头像星,尾尖,长数丈”。《石氏》中说“枪状、梭状、棒状、扫帚状都是形态各异,它们一样都是预示灾殃的,必有破国乱君,伏尸百姓,殃及不尽,是旱、凶、饥荒、暴疾的预兆”。岁星如果一H运行一尺,出现二十余曰后隐入,《甘氏》中说“这种现象兆示其国有凶险,不可举事动兵”。岁星出现但有改易,“所兆示的分野之国,正当受其殃灾”。又说“变异之星出现,不出三年,下面的分野之地有战争发生,到时会失地,或国君丧亡”。

    火星是主南方之星,代表四季中夏季,属五行之火,代表人伦五常中的礼,五事中的视。如果其国礼亏视失,违逆夏令,伤损火气,对其惩罚的征兆显示在火星。从束向西逆行在一舍、二舍的范围内为不祥,留守在星区内三月之久,其分野之国有灾殃发生,五月之久有被侵略的战争发起,七月国土失去一半,九月国土大半失去。九个月后还沿顺此情况时隐时现,其国亡绝祭祀烟火。火星预示的是有乱国、有强盗,有疾病、有丧事,有饥馑、有兵祸,所居留的星区对应的分野之国受其殃祸。殃灾很快应验的,虽来势大,但灾情小;居守之曰长久才应验其祸殃的情况,本来是小反而渐大。火星运行已经离开星区,又还回居守的情况,如果滞留并且星光有芒角的,或星光闪动的,环绕着,又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的,殃祸愈烈。一说是火星出现则有大战争发动,隐入则军兵溃散。环绕又停止,就视为死丧之兆。暴乱发生在分野之国会失地,战斗没有胜利。火星向东运行快则兵乱聚于东方,西行快则兵乱聚于西方;在南方预示丧失男子,在北方预示丧失女子。火星,是天帝的执法之官,所以说纵使有有道天子,也必察验火星的运行情况。

    金星是主西方之星,代表四季中的秋季,五行中的金,是人伦五常中的义,五事中的言。义亏言失,违逆秋令,伤损金气,对其惩罚的征兆显示在金星。太阳止当南金星留在它的南面,太阳正当北金星留在它的北面,此时金星运行超前,预示王侯会不安宁,起兵进攻则吉,退守则凶。太阳正当南金星留在它的北面,太阳正当北金星留在它的南面,此时金星运行过缓,预示王侯有忧患,用兵退守则吉,进攻则凶。该出现不出现,该隐没不隐没,是运行失度,预示没有破阵败军,必有亡君亡国。一说,天下偃旗息鼓,而分野之地有战争,所当的一国有大凶。当出现而未出现,不当隐没而隐没,天下息兵,军兵在境外,则入境。不当出现而出现,当隐没而不隐没,天下有战争起动,有国家破败的情况发生。不当出现而出现,不当隐没而隐没,天下大举兴兵,所当的国家亡国失地。应规律如期出现,预示分野之国昌盛。按期出现在东方,东方之国昌,隐入为北方之国昌;出现西方为西方昌,隐入为南方昌。留守久,分野之国有利;有变易其分野之地凶险。隐没七日又出现,预示将军战死。隐入十年后又出现,为相的人亡。才隐没又出现,作帝王的人厌恶它。已经出现三日又似隐似现,三日就又星光明亮,是软弱和拜伏的征兆,其分野之国有军事行动,其军众败北。已隐入三日,又似隐似现,三El又全部隐没,其分野之国有忧患,所率领的军队虽众,敌军吃其军粮,俘其兵,掳其将帅。出现于西方,而不按规律运行,预示夷狄败落;出现于东方而不按常规运行,中原之国败落。一说提前出现,有月食发生,推迟出现,有异常星变及彗星出现,将发生在无道之国。

    金星在傍晚出现在桑树、榆树顶,损害它下面所对的分野之国。上升快速,未到期而已过三分之一天空,损害分野之国所对立的一国。金星白天经过中天,天下有改朝换代的革命,民众换君主,是乱了纲纪,百姓流亡。金星白天出现与太阳争光,是强国衰弱,小国强盛,皇后运昌的预示。

    金星,是战争的象征。出现而且位置高,进军深入则吉,不深入则凶;位低下,不深入则吉,深入则凶。运行快,进军快则吉,缓则凶;运行迟缓,进军缓则吉,迅速则凶。星光有芒

    角,勇战者吉,不勇者凶;攻打芒角所指的方向则吉,逆向则凶。金星进退左右,进军随之进退左右则吉,静止不动则凶。星光环且安静,用兵沉着吉,操切则凶。金星出现则出军,隐没则兵入。军事行动有如金星活动者则吉,反之则凶。星光色赤而有芒角,是战争爆发的征象。

    金星,象征军,而火星象征忧患。所以火星跟随金星,预示有军忧;离开金星,军队高兴。火星出现在金星之北,有分支军队;火星出现在金星之南,有偏师作战。火星在正常的宿度上运行,金星还来依从它,是破军杀将的征兆。

    水星,有杀伐之气,是战斗的征象。与金星同出于东方,都是色赤而星光有芒角,预示夷狄军败,中原之国军胜;舆金星同时出现西方,都是赤色而光有芒角,预示中原之国败,夷狄军胜。

    五星分布于中天,聚积在东方,兆示中原之国大利;聚积在西方,兆示夷狄的军事行动有利。

    水星不出现,金星为客人;水星出现,金星主人之星。水星与金星不相跟随,其分野之地虽有军队,但无战争。水星出现在东方,金星出现在西方,或者水星出现西方,金星出现东方,是相隔之状态,四野虽有军兵,但没有战斗。水星被金星光芒所遮掩,五Et后又出现,它进入金星后从上方运行出,预示有破军杀将,入侵一方胜;从下面运行出,入侵方失地。水星接近金星,金星不离开,预示大将死。当它从金星上方行进出现,兆示破军杀将,入侵方胜;下方出现,入侵方失地。看水星运行方向的星区,以其星官之名预示所破军之将。水星环绕金星运行,若其芒角相及,是大战,入侵者胜,被侵方主管官吏死亡。水星经过金星,两星之间的间距容一剑,发生小战,入侵一方胜;水星位于金星之前时间十三天,兆示战争结束;出现在金星左面,预示有小战;经过金星右面,有数万人的大战,被侵方主管官吏死亡;出现在金星右方,离它三尺距离,预示军队急切挑战。

    凡是金星出现所正对的辰位,其国正所谓“得位”,得位的一方战胜。与所正当其辰位的星官颜色协调,同时光有芒角的预示胜利,星光色不协调的预示失败。金星的颜色有时与狼星一样白,有时与心宿一样赤,有时与参宿右角星一样黄,有时与左角星一样青,有时与奎大星一样黑。金星不失本色胜于得位,运行的状况胜于星光不失本色,运行合乎规律则能胜过所有的。

    水星主北方代表冬季,属五行中的水,人伦五常中的智,五事中的听。智亏听失,违逆冬令,损伤水气,惩罚显示在水星。出现的早为有月食发生,晚为有彗星及变异之星象出现。一个季节不出现,其时节不和;四季不出现,天下有大饥荒发生。不按时令出现,天气就当寒反温,当温反寒。应出现时不出现,是所谓有伏击士兵要出现,兆示军兵大兴。与五星中其他星辰相遇,星光相撞,则天下大乱。水星出现于房宿、心宿之间,有地震发生。

    土星主中央之地代表夏末,属五行中的木,人伦五常中的信,五事中的思心。人伦常纲中仁、义、礼、智、信以信为最重要。五事十貌、言、听、视、心,以心为首,所以其他四星失

    常,土星就为之所动。土星所处星宿区的分野之国,吉祥。土星不当处而处之,或已经运行离去又回来处之,其下分野之国得国土,不然就得女子。当处而不处,或暂处之后又东西方向离去,其分野之国失国土,不然就失女子,反之,有土木工程之劳或女主忧患。所处时间长的星宿,其分野之国有大福;短的,则福薄。当处而不处,叫作失镇,其下分野之国可以征讨;当处而处的,不能征伐它。土星出现的早,是王者不安宁的征兆;出现的晚,是军队不复归还的征兆。一说,暂处之后又向东西方向离去的,其分野之国凶险,不可举事动兵。失常规提早出现一舍、三舍的,预示有君王之命不被执行,不然,就发大水;失常规而缓慢迟N--舍的,有外戚之患,其年成不好,不然有天裂好像地震。

    凡是五星运行,木星与土星会合为有内乱之兆,与水星会合为有谋变而更换工作之兆,与火星会合则为有饥荒、旱灾之兆,与金星会合为有白衣之会的丧事,或水灾之兆。金星在南木星在北,叫做牝牡,兆示五谷丰登,金星在北,木星在南,年成或好或坏。火星与金星会合则为有丧事之兆,不可举事用兵;与土星会合则有忧,主预示有庶子作卿相;与水星会合则预示有败军,动兵起事会大败。土星与水星会合则预示全军覆没;与金星会合则预示有疾病发生,有内乱。水星与金星会合则预示有谋变,是兵患之忧。凡木星、火星、上星、金星与水星光芒相及,都是战争的兆示,军队如不在境外都为内乱之兆。一说,火与水会合为淬火,与金会合为熔炼,因此不可举事动兵。土星舆金星会合,国失国土,与木星会合则国有饥荒,与水星会合为阻塞,不可举事用兵。木星与金星光芒相及,国家有内乱。两星行至在同一宿内为合,星光相触及为斗。二星之间距离相近,其预示的殃祸大,二星距离相远,所示灾害无所伤害,二星相距在观测距离七寸以内必有害伤。

    凡月亮遮掩五星,其分野之地亡国:木星被食有饥荒发生,火星被食有动乱发生,土星被食有杀戮之祸,金星被食,强国因此发动战争,水星被食有后妃引起的变乱发生。月亮遮掩大角星,为王者所厌恶。

    凡五星所聚拢的星宿,其分野之国称霸天下:跟从木星聚拢义胜,跟从火星则礼兴,跟从土星则德厚,跟从金星则兵强,跟从水星则法制。用法得到天下的,因法治理天下。三星如果

    会合,是所谓惊立绝行,其分野之国内外有兵祸及丧事,百姓穷困饥馑,起而改立王公。如果四星聚合,是所谓大荡,分野之国兵乱丧事一并发动,君子忧患,百姓流散。如果五星聚合,所谓易行:有德者受福庆,改立之王,拥有四方土地,子孙昌盛;无德之君受天罚,离开他的国家,宗庙被毁,百姓离弃他,遍布四方流浪。五星的形状都大,兆示其发生之事大;都小,其发生之事也小。

    凡五星的光色都为环形,色白兆示丧事,旱灾,色赤并且中央有深有浅,兆示有兵乱,色青兆示有忧患,水灾,色黑兆示有疾病发生,有病人多死亡,黄色为吉祥之兆;都有角,赤色兆示有敌犯我城池,黄色兆示土地之争,白色兆示有哭泣之声,青色兆示有兵忧,黑色兆示有水灾。五星同色,天下息兵,百姓安宁,歌舞升平,灾疾不现,五谷丰盛。

    关于五星:木星,星行迟缓,则运行不到应到的宿度;急切,则运行过了应到的宿度,若从东向西逆行,则要占卜。火星,星行迟缓,则该出现而不出现;急切,则该隐没而不隐没,若违背正常的运行轨道,则要占卜。土星,星行迟缓,则运行不到应到的宿度;急切,则运行过了应到的宿度,逆行则要占卜。金星,星行迟缓,则该出现而不出现;急切,则该隐没而不隐没,逆行则要占卜。水星,星行迟缓,则该出现而不出现;急切,则该隐没而不隐没,其运行的状况不合时节,则要占卜。五星运行不快不慢,符合正常的规律,则年成丰收,国家昌盛。

    凡是认为星宿通分野之地的变化的情况:斗杓后的三星不相从的,勾星直排则有地震。有行星留守在三渊星区的天下发大水,有地震,海鱼跃出。天纪星散排无序的有山崩,不久有丧事。龟星、鳖星不处于银河中的,河川I有改易的情况。水星进入五车星星区,有大水。火星进入积水星星区,有水灾,有战争发动;行入积薪星星区,有旱灾,有战争;羁留不去的也是这样。天极后面有四星,名叫勾星。斗杓后面有三星,名叫维星。“散”是不相从的意思。三渊星,就是五车星中的三柱星。天纪星座临近贯索星座。积薪星在北河星西北。积水星在北河星东北。

    角宿、亢宿、氐宿的分野地区是沆州。房宿、。tL,宿的分野地是豫州。尾宿、箕宿的分野地是幽州。斗宿,分野地是垦辽和鄱阳湖。牵牛宿、婺女宿分野地是扬州。虚宿、危宿分野地是青州。营室宿、束壁宿分野地是差业。奎宿、娄宿、胃宿分野地是徐州。昴宿、毕宿分野地是冀州。觜峭宿、参宿分野地是益州。束井宿、舆鬼宿分野地是雍州。柳宿、七星、张宿分野地是三河。翼宿、轸宿分野地是荆州。

    甲乙曰时。海外不占卜日月。丙丁曰时,长江、淮河、海和泰山不占卜曰月。戊己曰时,中原的黄河、济江地区不占卜曰月。庚辛曰时,华山以西不占卜日月。壬癸曰时,常山以北不占卜日月。一说,甲曰时齐国,乙曰时柬夷,丙曰时楚国,丁曰时南夷,戊日时魏国,己曰时韩国,庚曰时秦国,辛曰时西夷,壬曰时燕国、趟国,癸曰时北夷。子曰时周国,丑曰时翟国,寅曰时赵国,卯日时郑国,辰H时邯郸,巳El时卫国,午曰时秦国,末日时中山国,申Et时齐国,酉曰时鲁国,戌日时吴国、越国,亥曰时燕国、代国不占卜日月。

    秦国的疆域,占验在金星、狼星和弧星。吴国、楚国的疆域占验在火星、鸟星、衡星。燕国、齐国的疆域占验在水星、虚宿和危宿。宋国、郑国的疆域占验在木星、房宿、心宿。晋国

    的疆域占验在水星、参宿和罚星。等到秦国并吞三晋、燕国、代国,自黄河、华山以南为中原。中原对四海宇内来说则在东南,为阳,阳就是太阳、木星、火星、土星,在天街南面观测它们的征候,毕宿主管阳。中原的西北则是胡人、北夷、月氏等穿皮衣用弓箭的少数民族,为阴,阴就是月亮、金星、水星,在天街北面观测它们的征候,昴宿主管阴。所以中原的山西!东北走向,其脉胳首在陇、蜀地区,尾没于渤海碣石山。所以秦、晋之国好用兵,又可以占验金星。金星主预示中原,而北方少数民族数次侵掠,可单独观测水星。水星运行疾切,一般是主预示夷狄,这些大概如此。

    凡五星早出现为赢,赢是占验客人的;晚出现为缩,缩是占验主人的。五星运行或早或晚,必有天象应验于杓星。

    太岁星在寅位,叫摄提格。木星正月晨出现东方,《石氏》中说名为监德,位置在斗星、牵牛星星区。运行失常,在杓星星区出现,出现提早有水灾,出现过晚有旱灾发生。《甘氏》上说,在建星和婺女宿出现,《太初历》上说在营室宿、东壁宿出现。

    在卯位叫单板。木星二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降入,在婺女宿、虚宿、危宿出现。《甘氏》中说,在虚宿、危宿出现。运行失常于杓星,有水灾。《太初历》中说在奎宿、娄宿出现。

    在辰位叫执徐。木星三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青章,在营室宿、柬壁宿出现。运行失常于杓星,出现提早有旱灾,出现过晚有水灾,《甘氏》中说的和这一样。 《太初历》中说在胃宿、昴宿出现。

    在巳位叫大荒落。木星四月晨出东方, 《石氏》称为路踵,在奎宿、娄宿出现。《甘氏》所述与它相同。《太初历》中说在参宿、罚星出现。

    在午位叫敦烊。木星五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启明,在胃宿、昴宿、毕宿出现。运行失常于杓星,出现提早有旱灾,出现过晚有水灾。《甘氏》中所述与它相同。《太初历》中说在束井宿、舆鬼宿出现。

    在未位叫协洽。木星六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长烈,在觜脯星、参宿出现。《甘氏》中说在参宿、罚星出现。《太初历》中说在柳宿、张宿和七星宿出现。

    在申位叫沼滩。木星七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天晋,在束井宿、舆鬼宿出现。《甘氏》中说在弧星出现。《太初历》中说在翼宿、轸宿出现。

    在酉位叫作证。木星八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长壬,在柳宿、七星宿、张宿出现。运行失常于杓星,有女主的丧事、百姓有病。《甘氏》中说在柳宿、张宿出现。运行失常于杓星,有火灾。《太初历》中说在角宿、亢宿出现。

    在戌位叫掩茂。木星九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天睢,在翼宿、轸宿出现。运行失常于杓星,有水灾发生。《甘氏》中说在七星宿、翼宿出现。《太初历》中说在氐宿、房宿、心宿出现。

    在亥位叫大渊献。木星十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天皇,在角宿、亢宿出现。《甘氏》中说在轸宿、角宿、亢宿出现。《太初历》中说在尾宿、箕宿出现。

    在于位叫困敦。木星十一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天宗,在氐宿、房宿出现。《甘氏》中所述与它相同。《太初历》中说在建星、牵牛宿出现。

    在丑位叫赤奋若。木星十二月晨出东方,《石氏》称为天昊,在尾宿、箕宿出现。《甘氏》中说在心宿、尾宿出现。《太初历》中说在婺女宿、虚宿、危宿出现。

    《甘氏》、《太初历》所以关于木星的记载有所不同,是因为行星运行快慢在前,而各书记载所见在后。那四星也大略如此。

    古历中推究五星的运行,没有记载逆行的情况,到了甘氏、石氏的《星经》,记载了火星、金星有逆行的情况。古代历书,是记载五星正常运行的。古人有言说:“天下太平,五星循行合度,没有逆行。初一不发生Et食,十五不发生月食。”夏氏的《日月传》中说:“曰、月全食,象征主位;日食、月食偏食,象征臣位。”《星传》中说: “太阳是象征德的,月亮是象征刑的,所以说日食发生应修养德行,月食发生应整治法度。”所以,历书记载推算月食与火星、金星的逆行没有差异。火星主示内乱,金星主示战争,月主示刑狱。自从周室衰亡,乱臣贼子军兵数起,刑罚失当,虽然亡于乱臣贼子的军旅之变,内臣也像是治理不当,四夷也像是不顺服,兵戈也像是不能止息,刑罚也像是不能施行,所以金星、火星与月亮运行失度,三变常见;到了有乱臣贼子伏尸流血的战争发生,大变于是出现。甘、石氏观察到它们的规律,所以为之记载,说这些都是不正常的运行。《诗经》说:“那个月亮被遮掩,则是很平常的;这个太阳被遮掩,又有什么不吉祥呢?”《诗经传》中说:“月食不平常,比Et食却更常见,日食则是不祥。”称它为小变,可以了;称它为正常运行,则不可。所以火星必行十六舍,离太阳远而且任意独行。金星出现在西方,行进在太阳之前,气盛于是逆行。一定在望H出现月食,也是削夺盛的征象。

    国皇之星,大而且色红,形状像南极老人星。它的出现预示其分野之地有战争发动。分野之地兵强,其相对应的一方不利。

    昭明之星,大而色白,星光无芒角,忽上忽下。所出现星区对应的分野之国,出兵会遭遇多次变故。

    五残之星,出现在正东,是东方之星。其形状像水星,离地大约六丈,大而色黄。

    六贼星,出现在正南,是南方之星。离地大约六丈,大而色红,屡次闪动,有光。

    司诡星,出现在正西,是西方之星。离地大约六丈,大而色白,形状像金星。

    咸汉星,出现在正北,是北方之星。离地大约六丈,大而色红,屡次闪动,观察它的星光,中间有青色。

    此四星出现在它不应出现的方向,其下分野之地有兵祸,对应的一方不利。

    四填星,出现在东南、西南、东北、西北,离地大约四丈。地维星隐藏光芒,也出现在东南、西南、东北、西北方向,离地大约二丈,其星好像月亮刚出现时一样。它所出现下方的分野之地,乱政者亡,有德者昌。

    烛星,形状如金星,它出现后不运行,现后不久则灭。所照耀的地方,城邑有爆乱发生。

    似星非星,似云非云的那种彗星名叫归邪。归邪出现,必有归附者。

    星者,是金属之体有气散发,其本在于人。星星多,分野之国吉祥,星少则凶。银河,也是金属之体有气散发,其本在于水。星星多,预示有水灾,少则预示有旱情,大略是这样的。

    天鼓星,发出声音似雷非雷,声音在地L又及于地下。它所发生的地方,有战争发生在分野之地。

    天狗星,形状如大流星,有声音,它下落在地上,形像狗。所坠落之地,看去如火光炎炎冲天,其下有圆坑,有如敷顷田大,上尖,出现则有黄色,兆示千里破军杀将。

    格泽星,像焰火之形状,色黄白,从地平线升上,下大上尖。它出现兆示其分野之地,不种而获。没有土木工程,必有大宴宾客。

    蚩尤之星,像彗星而其尾部弯曲,像旗。出现则预示做帝王的要征讨四方。

    旬始星,出现于北斗星旁,形状像雄鸡。星光有芒角刺出,青黑色,像趴着的鳖。

    枉矢星,形状像大流星,蜿蜒运行而色苍黑,观察它像是有毛看得见。

    长庚星,广如一匹布挂在天上。此星出现有战争发动。

    星体陨落到地上,就是石头。

    天晴而出现景星。景星是有德之星,其行止无常,常出现在有道之国。

    曰有中道,月有九行。

    中道说的是黄道,又叫光道。光道北至束井宿,离天北极近;南到牵牛星,离天北极远;束到角宿,西至娄宿,离天北极居中。夏至运行到东井宿,北近天极,所以晷影短;立八尺之圭表,晷影长一尺五寸八分。冬至运行到牵牛宿,远离天极,所以晷影长;立八尺之圭表,晷影长一丈三尺一寸四分。春分秋分太阳到娄宿、角宿,离天北极居中,所以晷影长度中等;立八尺之圭表,晷影长七尺三寸六分。此时太阳离天北极远近的差距,在晷影长短的刻度上反映出来。离天北极远近难以知晓,重要的是用晷影来测定。有了晷影的长度,所以能知道太阳的南北位置。日,太阳。阳气盛,太阳逐渐推移向北,白天逐渐长,阳胜,天气为温暑;阴气盛,则太阳逐渐退向南,白天渐短,阴胜,天气寒冷。所以太阳北进为暑、南退为寒。如果太阳的南北运行失去节令,晷影过长为常寒,晷影过短为常热。这是寒暑的表现,所以称为寒暑。又说晷影长为涝,晷影短为旱,过分了为扶。扶就是说,邪臣在身旁而正臣疏远,君子不足而奸人有余。

    月有九条轨道的情况:黑道有两条,出现在黄道北面;赤道有两条,出现在黄道南面;白道有两条,出现在黄道的西面;青道有两条,出现在黄道的束面。立春、春分,月在东面顺从青道;立秋、秋分,月在西面顺从白道;立冬、冬至,月在北面顺从黑道;立夏、夏至,月在南面顺从赤道。在判断其所行轨道时,最主要决定于其与经过房宿的中道的位置。月行青赤两道为运行在阳道,月行黑白两道为运行在阴道。如果月行失去正常轨迹而妄行,运行在阳道则有旱风,运行在阴道则有阴雨。

    凡君王治政过严则日行快,君王治政过宽则曰行缓。太阳运行的状况不可一想就知,所以用夏至、冬至、春分、秋分时的星象来占候。太阳束行,恒星西转。冬至黄昏,太阳在奎宿八度中;夏至,太阳在氐宿十三度中;春分,太阳在柳宿一度中;秋分,太阳在牵牛宿三度七分中:造时的天象为正行。太阳运行速度快,则是恒星西转速度快,这是形势的必然。所以说过中度则快,是君王治政过严的感应;不到中度则为迟缓,是君王治政过宽的征象。

    说到月亮的运行,则以晦朔来判断它。太阳在冬季则偏南,夏季则偏北;冬至在牵牛宿,夏至在束井宿。太阳的运行是在中道,月亮和五星都随之而行。

    箕星是风的征示,是东北之星。是与东北地方相应的天位,所以《易。坤卦》中说“东北丧友”。到了《易。巽卦》中说“在东南,是风;风是阳中之阴,是大臣的征象,所占示的星是轸宿”。月离开中道,移向东北入箕宿,如移向东南入轸宿,则多风。移向西方为有雨;雨是少阴的位象。月离开中道,移向西入毕宿,则多雨。所以《诗经》说“月离开毕宿,使大雨滂沱”,说得是多雨的情况。《星传》中说“月亮运行入毕宿,则将相有因为家中的事牵连犯罪的”,说得是阴盛。《书》中说“星宿有好风的,星宿有好雨的,月行至这些星宿附近,则因此有风雨”,说得是月亮偏离中道而东西运行的情况。所以《星传》中说“月亮运行向南入牵牛宿的南面。民间有流行疾病发生;月亮运行北入太微垣,出现在五帝座以北,如果干犯五帝座,则有下位之人谋上的情况”。

    又一说月亮代表风雨,太阳代表寒温。冬至太阳应在南极位置,晷影最长,太阳运行不到南极位置,则温热过分;夏至应太阳在北极位置,晷影最短,太阳向北运行不到北极位置,则寒为损伤。所以《书》中说“H月运行,则有冬有夏”了。在人间是政治变化,在天上是日月运行啊。月亮出现在房宿北面,象征着有阴、雨,兵乱;月亮出现在房宿南面,是旱是天丧。水旱的情况发生在其分野之国所对应的地区,等到五星变异出现,以上情况必然有效应。

    两军相对,太阳的光晕相等同,则势均力敌;光晕厚长且大则有胜利;光晕薄短且小,则没有胜利。光晕多重环抱,则有大败的一方。光晕环抱太阳为和,光晕背向太阳为不和,是兆示着相分离。光晕直为兆示自己立功,可利军破兵,或者说杀将。光晕在上方内环向太阳,预示着有喜。有云气在光环之中,预示城中之军胜;有云气在光环之外预示城外之军胜。光晕青外赤中,战和;赤外青中,两相交恶。光环先出现而后离开,守军胜。光环先出现先离去,守军开始有利,后来又败;光环后出现后离去,守军前败后利;光环后出现先离去,前后都败,守军不胜。出现即去,这以后会发生怨恨,虽胜无功。出现半日以上功大,出现白虹弯曲而短,上下尖,这样的情况出现,其下分野之地有血光之灾。H晕所兆示的克敌致胜的情况,近期三十日,远期六十日应验。

    日食,与亏食起始所在星区相应的分野地不利;与日光复原所在星区相应的分野地有利;不然,日全食应验的是君王。用日食正当发生的地方和太阳运行的度数加日食发生的时间与分野地对应,用于显示其国。

    凡观看云气,昂头向上而观察它,只三四百里;平视,或向桑树、榆树之上观望,能测千余里、两千里;登高而观望它,向下瞩目地面可达三千里。云气有兽状居守在其地上空的,胜。

    自华山以南,云气下黑上红。嵩高、三河之郊,云气是正红色。常山以北,云气下黑上青。勃海、碣山、大海、泰山之间,云气都是黑色的。长江、淮河之间,云气都是白色的。

    预示服役的云气色白。预示土木工程的云气色黄。预示车战的云气忽高忽低,团聚在一起。预示骑战的云气低下而遍布。预示步兵之战的云气团聚。前低而后高的,速进;前方而后高的,士气锐;后尖而低下的,退却。云气平的行速缓。前高后低的,不止而返。两气相遇,低胜高,尖胜方。云气运行向前低而依循车道的,不过三四日,离开五六里的地方显现其征兆。云气运行高七八尺者,不过五六日,离开十余二十里显现其征兆。云气运行高一丈多两丈的,不过三四十曰,离开五六十里显现其征兆。

    飘荡的云色青白,预示其武将强悍,其士兵软弱。云的根部大而前绝远者,预示有战斗。云气青白色,其芒角低的战胜;前端色赤而上仰者,战不胜。似布阵一般的云像耸立的城墙。梭状的云像梭子。柚状的云团状两端尖。杓状的云像绳一样,在前面横亘全天,把天分成两半。彩色的云,像是战旗。钩状的云弯钩排列。这些状态的云出现,用五色去占测。其中颜色润泽、团状、密实的云,出现很动人,于是有占卜的意义;预示有战争发动,在它分野之地。

    王朔所做的占卜说是起决于日边的云象。太阳边的云气代表入主之象。都可以用云的形状来占测。

    所以北夷的气象如群畜在穹庐,南夷之气像是舟船和帆旗。大水灾发生之处,败军的战场,破国的城池,地下有古代钱币的地方,金银财宝所在地都有气,不可不察验。海市蜃楼之云气像楼台,广野之云气成就宫廷的相貌。云气的各种气象是地面上的百姓、山川、形势气质所积累的反映。所以占候赢盛或者虚耗的情况,深入到国家验看疆土和田陌的整治情况,城郭室屋是否润泽,再看车服畜产是否精良。气象生长的吉祥,虚耗的凶险。

    若烟非烟,似云非云,郁郁葱葱,萧疏地分布着形如圆形困仓的云气,是所谓庆云。庆云出现,主有喜气。若雾非雾,沾衣不湿的云气,如出现则那个城市有披甲上阵而疾行军的情况。

    雷电、虹霞、霹雳、晚上出现极光的情况是阳气所牵动的气象,春夏则发,秋冬则隐匿,所以占候者与记录者没有不观察它的。

    在自然现象上,要观察天开所显现的物象,地震造成的地断裂,山崩塌陷,山川I堵塞;水在地下涌出,大泽干枯,都有征象。在人事上要考察城郭巷闾,盈损枯竭;宫庙廊第,百姓居所。民谣、习俗、车骑、服饰,看百姓饮食。五谷草木,观其所属。仓府马厩,四通之路。六畜禽兽,物产去留;鱼鳖鸟鼠,观其所处。鬼哭若嚎,与人逢遇。有些差误,但的确如此。

    凡占候一年的吉凶,要谨慎观察一年的开始。一年头一天或者冬至曰,生气开始出现。腊明日,人众开始过年,大家聚会饮宴,这时阳气上升,所以叫初岁。正月初一是一年开端;是君王规定的岁首。立春,四季的开始。这四个开端,是占候的日子。

    所以汉朝魏鲜在腊明日和正月初一判断八风。风从南来,大旱;西南,小旱;西方,有战争;西北,大豆收成好,小雨,急促起兵;北方为中等收成;东北,为丰年;东方,有大水;东南,百姓有流行病,收成很不好。所以八风各与八个地方相对,考核它们多者为胜。多胜少,长久胜短促,快胜缓。早晨到食时,占测麦子的收成;食时到日映时为占测稷的收成;日映时到晡时为占测黍的收成;晡时到下晡时,为占测大豆的收成;下哺时到曰入时为占测麻的收成。如果正月初一有云,有风,有太阳,造一年庄稼就茂盛而且丰收;无云,有风曰,那就年景不丰而少籽;有云有风没太阳,预示着庄稼茂盛,但是少实;有太阳,无云,无风,预示当年庄稼歉收。如果只有很短的时间无云、无风,小歉收;如果是蒸五斗米这样长的时间,为大歉收。无风又起风,有云,预示当年庄稼先有损害又有起色。各用当时云的颜色,占候所适宜耕种的农作物,有雨雪、寒冷,预示当年年景极坏。

    当H光明亮时,听城邑中百姓的声音。声如宫调,则其年美好,吉;声如商调,有战争;声如征调,其年有旱灾发生;声如羽调,其年有水灾发生;声如角调,其年年景极坏。

    或在正月初一H起计数下雨的天数。一天有雨预示民有一升之食,到七升是极限;过了七天的不在占候之数。从初一H到十二H,可使之与一月到十二月相当,视其晴雨,可占候一年十二个月水灾、旱灾的情况。这是方圆千里内的象征。要为天下占候,则要在整个正月裹进行。用月所经过的二十八宿、H、风、云占候所相对应的国家。但必须察看太岁的所在。金星,表示丰收;水星表示歉收;木星表示有饥荒;火星表示有旱灾。这是大概的情况。

    正月的第一个甲日,风从东方来,适宜养蚕;风从西方来,如果早晨有黄云,不吉。

    冬至白天最短,冬至前三天,在衡器的一端悬挂炭,另一端悬挂土,令衡器处于平衡状态,当悬挂炭的一端下沉时,或麋鹿脱角、兰根发芽,泉水涌时,可由之大略知道冬至的到来,而关键是测量晷影来确定冬至曰的到来。

    天运气数三十年一小变,百年中变,五百年大变,三大变为一纪,三纪为一个完整的周期,此是天道的气数。

    春秋二百四十二年间,日食发生三十六次,彗星三次出现,夜裹恒星不出现,中夜有陨石如雨的情况各一次。当这个时候,祸乱都纷纷显应,周室微弱,臣民怨恨,弑君的情况发生三十六次,国家亡国的情况发生五十二次,诸侯逃亡不能保全其社稷的情况不可胜数。自此之后,有权势的欺凌势单的,大国兼并小国。秦、楚、吴、越本来是夷狄之邦,从此成为强大的诸侯国。田氏篡齐,三家分晋,同时形成战国时期,争相攻取,兵戈递进,城邑被数次屠灭,因此饥馑疾疫产生愁苦,君臣全都忧患,那时占卜察验乞求鬼神,候测星气尤为急切。近世春秋十二诸侯,战国七国相王,主张纵横的策士,接踵而至,而从事占候天文的人,顺着当时的形势,记录书写占候的书,所以其占验的记载鱼龙混杂,没有什么可记录的。

    周军为秦军所灭。秦始皇时代,十五年间彗星四现,最长时出现八十曰,长度或可横过天空。后来秦国逐渐用兵在内兼并六国,在外平息四夷,死人如麻,又出现火星留守心宿和在天市垣出现芒角,色赤如鸡血的天象。秦始皇死后,适逢百姓相互残杀,二世即位,骨肉相残,杀戮将相,金星再次出现经过中天的现象。所以陈胜、吴广等起义并起,军相践踏,秦国于是灭亡。

    项羽援救钜鹿时,枉矢星向西滑过。枉矢星所及之处预示天下有所征战,是灭亡的征象。万物不能直于箭矢,现在枉矢星蜿蜒划过而弯曲不能直行,象征着拿箭者不正,以此象征项羽政治混乱。项羽于是合并军队,坑杀秦兵,屠灭咸阳。凡是枉矢星出现是以乱伐乱的征象。

    汉元年十月,五星聚会于束井宿,以历法推算它,其它四星应跟从岁星。此是高皇帝授命登基的符兆。所以有客人对张耳说: “束井宿的分野之地在秦地,汉王入秦,五星顺从岁星相聚,正当是以义取天下之时。”秦王子婴在枳道投降,汉王嘱咐下属官吏,宝物、妇女丝毫不取,紧闭宫门,回军守于霸上,以迎候项羽等诸侯。与秦国百姓约法三章,百姓没有不生归附之心的,可谓能行义呀,这是天所给予的。因此五年就平定天下,登帝位。以此可证明岁星是所彰显义的,东井宿预示的是秦地,这是明证。

    漠高帝三年秋,金星出现在西方,有星光几乎近身,忽北忽南,逾期才隐入。水星出现在四季的第一个月。当时项羽为楚王,而刘邦已经平定三秦地区,在荣阳地区舆之相对。金星出现在西方,有星光几乎近身,是预兆着秦地有征战要取胜,而漠国将兴起。水星出现在四季的第一个月,是改变君王的表征。又过了两年,汉灭楚。

    汉高帝七年,月有光晕,围绕着参宿、毕宿,有七层光晕。占候的人说:“毕宿、昴宿间,是天街;天街北象征着胡地;天街南象征着中原之国。昴宿象征匈奴,参宿象征趟国,毕宿象征边疆之军。”这年高皇帝亲自率领大军击匈奴,到平城,被冒顿单于所围,七日才得解围。

    汉高帝十二年春,火星留守心宿。四月,皇帝去世。

    孝惠帝二年,天有裂缝在东北,宽十余丈,长二十余丈。有地震,是阴气有余;天开裂,是阳气不足:都是显示下臣强盛将要损害主上的变故。后来有吕氏之乱。

    孝文帝后二年正月壬寅日,天搀星傍晚出现在西南。占候的人说: “这是有战争丧乱的征兆。”六年十一月,匈奴入侵上郡、云中,汉朝发起三军以保卫京师。这年四月乙巳Et,水星、木星、火星三星同出现在束井宿。占候的人说:“内外有战争和丧事发生,会改立王公。束井宿兆示的是秦地。”八月,天狗星落在梁地,这年在长安诛杀造**的人周殷示众。七年六月,文帝去世。这年十一月戊戌,土星、水星同在危宿出现。占候的人说:“是壅塞之兆,与分野对应的国家,不可举事兴兵,否则必会受其殃祸。又一说,将要全军覆没。危宿,主示齐地。”这年七月,火星束行,运行到毕宿之南,又环绕毕宿东北,后运行出毕宿向西,逆行到昴宿,随即向南又向东运行。占候的人说: “是有死丧和盗寇作乱的兆示。毕宿、昴宿,兆示趟地。”

    孝景元年正月癸酉曰,金星、水星同出现在婺女宿。占候的人说: “为谋变,为兵患之兆。婺女宿主示越地,又主示齐地。”这年七月乙丑Et,金星、木星、水星同出现在张宿。占候的人说: “内外有战争和丧事,是改立王公的兆示。张宿主示周地,是现在的河南,又兆示楚地。”二年七月丙子El,火星和水星早晨出现在东方,因此留守斗宿。占候的人说: “其分野之国,断绝祭祀。”到了当年的十二月,水星、火星同出现在斗宿。占候的人说:“这是淬火,不可举事用兵,否则必受其害。”又一说:“征示着北方的军队,用兵举事必大败。斗宿,主示吴地,又主示越地。”当年彗星出现在西南方。三月时,立六皇子为王,镇守淮阳、汝南、河闾、临江、长沙、广川。三年,吴、楚、胶西、胶束、淄川、济南、趟七国反叛。吴、楚之兵先到攻打梁国,胶西、胶束、淄川三国围攻齐国。汉朝派遣大将军周亚夫等戍守河南,以等候吴、楚之敌露出破绽,于是打败了他们。吴王逃奔越国,越国攻打他并且杀了他。平阳侯打败了三国的军队在齐地,都惩治了他们的罪行,齐王自杀。汉军以水攻打趟国,城破,赵王自杀。六月,立皇子两人、楚元王的儿子一人为王,镇守胶西、中山、楚国。改任济北王为淄Ji!王,淮阳王为鲁王,汝南王为江都王。七月,战争结束。天狗星落下,占候的人说:“是破军杀将的征兆。天狗星象征着守御,天狗星所以降临,是以此戒示守御。”吴国、楚国攻打梁国,梁国坚守,于是在分野之地有伏尸流血发生。

    三年,土星在娄宿,几乎隐入时又出现,返居于奎宿。奎宿分野之地是鲁国。占候的人说:“这个国家得地是因为有土星之故。”造年鲁王被封国。

    四年七月癸末日,火星运行入束井宿,行于黄道之北,又在九月己末日运行入舆鬼宿,戊寅El运行出宿区。占候的人说: “是诛罚的征象,又是火灾的征象。”后二年,有栗氏的事发生。后来未央宫束门有火灾。

    孝景中元元年,土星当在觜鹏宿、参宿,却离去居守在东井宿。占候的人说: “亡地,或者有女主之忧。”二年正月丁亥曰,金星、木星同在觜00宿,是有白衣之会的丧事的象征。三月丁酉日,彗星夜间出现在西北,星光色白,长一丈,在觜鱅宿,离去时越来越小,十五日后不见。占候的人说: “必有破国乱君的情况发生,犯罪者伏法。觜鱅宿,主示梁地。”这年五月甲午日,金星、木星都在束井宿。戊戌日,金星离开,木星留守,留有二十日。占候的人说: “损伤形成于战斧。木星预示诸侯,诛杀将要实行在诸侯中。”这年六月壬戌,蓬星出现在西南,在房宿南面,离房宿大约有二丈,大如二斗的器具,色白;癸亥日,在心宿东北,长约一丈多;甲子日,在尾宿北面,长约六丈;丁卯日,在箕宿北面,靠近银河,稍小,将离去时,大如桃。壬申曰离去,总共十曰。占候的人说: “蓬星出现,必有乱臣。房宿、心宿之间是天子宫。”这时梁王想做汉的继嗣,派人杀汉朝的诤臣袁盎。汉朝按吏律应诛杀梁大臣,斧铁相加。梁王恐惧,布车入关,伏法认罪,然后得免。

    中元三年十一月庚午曰傍晚,金星、火星同在虚宿,相离一寸远。占候的人说: “是冶炼,是有丧事的象征。虚宿,分野之地是齐国。”

    四年四月丙申,金星、木星同现于束井宿。占候的人说: “会有白衣之会的丧事。束井宿,分野之地是秦国。”五年四月乙巳曰,水星、火星同现于参宿。占候的人说: “其分野之国不吉。参宿,分野之地是梁国。”六年四月,梁孝王去世。五月,城阳王、济阴王去世。六月,成阳公主去世。在三个月之中,天子穿丧服四次,莅临府第。

    孝景后元年五月壬午曰,火星、金星同在舆鬼宿的东北不到柳宿,出现在舆鬼宿北大约五寸远。占候的人说: “是冶炼,有丧事发生。舆鬼宿,主示秦国。”丙戌曰,有大地震发生,铃铃有声,民间有大流行病发生,百姓死亡,棺椁贵,到秋天才停止。

    孝武建元三年三月,有彗星见于柳宿、张宿,经过太微垣,侵犯紫宫星区,到了银河。《春秋》中说“彗星见于北斗,齐、宋、晋三国的君王都将死于祸乱”。现在彗星经过五宿,这

    以后济束、胶西、江都王都被牵连获罪削夺王位而自杀,淮阳王、衡山王谋反被诛。

    三年四月,有彗星见于天纪星,行至织女星。占候的人说: “织女星兆示有女主之变,天纪星兆示要发生地震。”到了四年十月发生地震,后来陈皇后被废。

    六年,火星留守舆鬼宿。占候的人说: “兆示火灾,有丧事。”这年汉高帝的陵园有火灾发生,宝太后去世。

    元光元年六月,新星出现在房宿。占候的人说:“预示有战争发起。”二年十一月,单于率领十万铁骑入侵武州,汉朝派兵三十余万迎敌。

    元光年间,天星全部星光闪动,皇上因此寻问占候星象的人。回答说: “星光闪动的情况预示着劳民。”后来征讨四夷,百姓因为战争而劳苦。

    元鼎五年,金星行入天苑星。占候的人说:“将有因为马而兴起的战争。”又一说:“马将因为战争而死耗。”后来因为天马的缘故诛杀大宛,马大部分死于战争。

    元鼎年间,火星留守在南斗宿。占候的人说:“火星留守是有贼乱丧兵的征兆;留守的时间长,其分野之国断绝祭祀。越国是南斗宿的分野之地。”后来越相吕嘉杀了国王及太后,汉起兵诛杀他,灭了越国。

    元封年间,有新星见于南河、北河星区中。占候的人说: “南河是越国的门户,北河是胡人的门户。”后来汉兵击败减掉朝鲜,以其地为乐浪、玄菟郡。朝鲜在海中,越国的门户象征朝鲜;留守在北方,是胡人的区域。

    太初年间,有新星见于招摇星附近。《星传》中说:“新星留守招摇星,兆示南方少数民族有动乱,百姓将失去国君。”后来汉朝出兵攻打大宛,斩首大宛王。招摇星的分野之地是远方少数民族地区。

    孝昭始元年间,汉朝宦官梁成恢和燕王所用的占候星象的人吴莫如,见彗星出现于西方天市垣柬门,运行过河鼓星区,入营室宿中。梁成恢说:“彗星出现六十天,不出三年,其下分野之地有乱臣被戮杀并且示众。”后来金星出现西方,向下运行一舍,又向上运行二舍后,下行离去。金星主示军队,上行又下行,将会有被戮杀的人。后来金星出现在东方,入咸池星,向东进入东井宿。预示大臣不忠,有谋上叛乱的人。后来金星进入太微垣西边第一星区,向北运行出束边第一星的位置,再向北而东方向离去。太微垣是天廷的象征,金星运行其中,征示宫门当闭,大将披甲带兵,邪恶之臣伏诛。火星在娄宿,由束而西逆行至奎宿,占法上说“当有战争”。后来金星进入昴宿。吴莫如说:“蓬星出现于西方,当有大臣被戮杀的情况。金星进入东井宿、太微廷,运行出东门,汉将有大将死。”后来火星出现在东方,与金星相守。这时应有战争发动,领兵的人不胜。后有流星陨落燕国万载宫的屋顶向东去,占法上说“国家恐慌,有诛杀”。后来左将军上官桀、骠骑将军上官安与长公主、燕剌王刘旦谋乱,都伏罪被杀。有军队讨伐乌桓。

    元凤四年九月,新星在紫宫北斗天枢星与北极之间出现。占候的人说: “是战争。”五年六月,征发三辅郡国少年到北军。五年四月,烛星出现在奎宿、娄宿之间。占候的人说“预示有土木工程兴起,有胡人死亡,边城和平”。六年正月,修筑辽东、玄菟城。二月,度辽将军范明友击败乌桓国还军。

    元平元年正月庚子曰,日出时有黑云山现,其形态好像狂风吹乱头发,运转出西北方向,东南行进,又转向西,一会儿无踪影。占候的入说:“有云如大风,是谓风师,占法记载当有大的战争发动。”后来战争在乌孙国发起,五将征讨匈奴。

    二月甲申日,早晨出现大星有如月亮,有众星跟随它向西运行。乙酉曰,烊云形状像狗,红色,有三道长尾,从两面沿着银河向西运行。大星如月,是大臣的象征,众星跟随大星预示众人都随从。天文的规定是以从西向东行为顺,从束向西行为逆,这是大臣想要行使权力来安定国家。占候的人说: “金星的散气形成天狗星、卒起星。卒起星出现,祸患无时不有,大臣玩弄权柄。烊云为乱君的征兆。”到了四月,昌邑王刘贺行乱政,即位二十七日,大将军霍光报告皇太后废除了刘贺。  三月丙戌曰,有流星出现在翼宿、轸宿东北,侵犯太微垣,进入紫宫星区。开始出现时形状小,后来渐大,有光。进入一会儿,有声如雷,三呜才停止。占候的人说: “流星进入紫宫星区,预示天下大凶。”这年四月癸末日,皇帝去世。

    孝宣帝本始元年四月壬戌日初更夜,水星从参宿出现于西方。二年七月辛亥曰傍晚,水星从翼宿出现于西方,都比历算提早。占候的人说:“大臣有被诛杀的。”后来火星留守在房宿的钩钤星星区。钩铃星是天帝的车驾。占候的人说:“不是太仆就是奉车都尉,不被罢黜即是处死。房宿、心宿是天子的宫廷。房宿为将相,心宿为儿子之属。其分野之地是宋,是现在楚国的彭城。”四年七月甲辰,水星在翼宿,月亮侵犯它。占候的人说:“有战争起动,有上卿死于将相之位。”当日,火星进入舆鬼宿天质星星区。占候的人说: “大臣有被诛杀的,称为天贼在君王之侧。”

    地节元年正月戊午H二更夜,月亮遮掩火星,火星在角宿、亢宿。占候的人说: “预示有忧患发生在宫中,不是强盗就是小偷。有内乱,谗谀之臣在君王身边。”辛酉日,火星运行入氐宿中部。氐宿,是天帝的宫廷,火星进入其中,预示有贼臣。这年六月戊戌曰初更夜,有彗星又处于左右角星之间,彗尾指向东南,长约二尺,色白。占候的人说:“预示有奸人在宫廷中。”到丙寅曰,又有彗星出现在贯索星东北,向南运行,到七月癸酉夜进入天市垣,星光很亮,彗尾指向东南,其色白。占候的人说: “预示着戮杀卿士。”又一说:“有戮杀帝王的预示。时间都是一年,远则二年出现。”当时,楚王延寿谋反自杀。四年,已故大将军霍光的夫人显、将军霍禹、范明友、奉车都尉霍山以及妻弟姻亲中为侍中、诸曹、九卿、郡守都谋反,一起被伏法判罪。

    黄龙元年三月,彗星居留在王梁星东北约九尺,长一丈余,彗尾指向西,运行到阁道星区到紫宫星区。那年十二月,皇帝去世。

    元帝初元元年四月,出现新星形状大如瓜,色青白,出现在南斗第二星束面约四尺处。占候的人说:“预示为水患有饥民。”五月,渤海海水大泛滥。六月,关东出现大饥荒,百姓多饿死,琅邪郡人吃人。

    二年五月,有彗星出现在昴宿,守留在卷舌星东约五尺处,色青白,光焰长三寸。占候的人说:“预示天下有妄言的人。”这年十二月,钜鹿都尉谢君的儿子骗说自己是神人,被判罪论死,父亲免官。

    五年四月,彗星出现在西北,赤黄色,长八尺许,后数日又长为一丈余,彗尾指向东北,在参宿。后来过了二年多,西羌反叛。

    孝成帝建始元年九月戊子日,有流星出现在文昌星区,色白,星光照地,长约四丈,粗大有一围,行迹摇动如龙蛇形状。片刻,长约五六丈,粗大约四围许,蜿蜒曲折,横贯紫宫星区西面,在北斗西北子亥问。后弯如环,北方不闭合,留大约一刻时。占候的人说: “文昌星为上将贵相。”当时皇帝的舅舅王凤做大将军,后来宣帝的外甥王商为丞相,都是贵胄从政。王凤嫉妒王商,弹劾他而被罢免。王商于是自杀,亲属都被废黜。

    四年七月。火星逾越岁星,居留在它东北约半寸距离如并蒂连理。当时岁星在天关星西大约四尺处,火星最初跟从毕宿口的大星东面向东北运行,几曰到,来时快去时缓。占候的人说:“火星与岁星星光相触及,国君有病,年景饥荒。”到了河平元年三月,有旱灾,损伤麦子的收成,百姓吃榆皮充饥。二年十二月壬申曰,太皇太后避时令的忌讳到昆明束观。

    十一月乙卯日,月亮遮掩土星,土星不见,当时土星在舆鬼宿西北约八九尺处。占候的人说:“月亮遮掩土星,预示百姓流离千里。”河平元年三月,流亡的百姓进入函谷关。

    河平二年十月下旬,土星在柬井宿轩辕星南端大星一尺多,木星在它的西北一尺多处,火星在它的西北二尺多处,都从西方运行而来。土星横贯舆鬼宿,先到木星旁边,火星也横贯舆鬼宿。十一月上旬,木星、火星向西运行离开土星,都向西北逆行。占候的人说: “三星如果同在一处,称为‘惊位,,称为‘绝行’,预示内外有战争和丧事并改立王公。”这年十一月丁巳Et,夜郎王歆大逆不道,烊柯太守陈立捕杀歆。三年九月甲戌,束郡庄平男子侯母辟兄弟五人结党为强盗,攻焚官寺,捆缚县长吏,抢取印绶,自称将军。三月辛卯曰,左将军工挞去世,右将军史且为左将军。四年四月戊申曰,攀王型贺去世。

    区朔元年七月壬子日,月亮侵犯心宿。占候的人说: “它的分野之国有忧患,或有大丧事。房宿、宿分野地为宋国,现在是楚地。”十一月辛未El,楚王刘友去世。

    四年闰月庚午Et,有流星大如缶,出现在西南,进入北斗星区下。占候的人说: “汉出使匈躯。”第二年,边塞元年正月,纽扭单于压迪墓皇去世。五月甲午Et,派遣中郎将杨兴前往吊唁。

    丞垃二年二月癸末日夜,东方有赤色的光出现,粗大三四围,长二三丈,瑟瑟有声像树叶抖动,南方出现赤色的光粗大四五围,向下运行十余丈,都不到地即灭。占候的人说:“东方飘来变色的云气,形状如树木,以此知道四方将要动乱。”第二年十二月己卯曰,尉氏男子樊并等谋反,横杀陈留太守严普以及官吏百姓,释放囚徒,抢夺库中兵器,劫略令丞,自称将军,都被诛杀。庚子日,山阳铁官所属的逃亡之徒苏令等杀伤官吏百姓,劫放囚徒,抢夺库中兵器,聚党羽数百人为大强盗。第二年经过的郡国有四十余处。一天之内有两种云气同时升起,一并出现,而樊并、苏令等同月俱发。

    元延元年四月丁酉申时,天空晴朗无云,殷殷震动如有雷声,有流星头大如缶,长十余丈,明亮的红白色,从太阳下向东南划去。四面散射的小流星,或大如盆,或小如鶸蛋,闪烁如下雨,到黄昏停止。郡国百姓都说是星陨。《春秋》中记载星陨如雨是王者失势诸侯起霸业的变异之兆。后来王莽就专权国柄了。王莽的兴起萌发于盛查时,所以有星陨之变。后来王莽就篡国了。

    疆翅元年正月辛未Et,有流星从东南划入北斗星星区,长几十丈,大约半小时平息,占候的人说:“预示大臣有被囚禁的。”这一年十一月庚子日,宣医堡遵王昼被邪教所牵连下狱处死。

    二年春,火星留守心宿。二月乙丑曰,丞相翟方进想要制止灾异,自杀。三月丙戌曰,皇帝去世。

    哀帝建平元年正月丁未Ft日出时,天空有白色的云气笼罩,广如一匹布,长十余丈,西南走向,喧哗如有雷声,向西南运行一刻钟后停止,称为天狗。《传》说:“忠言不被采纳,则天狗出现,有妖言惑众。”到了四年正月、二月、三月,百姓都惊动了,喧哗奔走,相传有天降韶书筹划祭祀西王母,又说“有眼睛竖着长的人到来”。十二月,白气出现在西南方,从地上升到天上,出现在参宿下,横贯天厕星区,广如一匹布,长十多丈,十余曰才离去。占候的人说:“天子有阴病。”三年十一月壬子曰,太皇太后韶告说: “皇帝宽仁孝顺,承奉帝祠,少有懈怠,而久病未愈,曰思夜想,大概继承大统的君王不易改制。《春秋》注重复古,在甘泉宫泰时、汾阴后土祠祭祀如以往一样。”

    二年二月,有彗星出现在牵牛宿七十余曰。《传》说: “彗星出现预示除旧布新。牵牛宿,曰、月、五星运行的起始点,计算历数的历元的起始处,天正、地正、人正三正岁首的起始、、彗星出现在牵牛宿是更改的征兆。它出现的时间长,预示其发生之事大。”这年六月甲子曰,夏贺良等力主改元易号,增加漏刻。皇帝下诏书改建平二年为太初元年,号称陈圣刘太平皇帝,刻漏一日分为一百二十刻。八月丁巳日,全部又罢除了,夏贺良及其党羽都伏诛和流放。那以后才形成了王莽篡国之祸。

    元寿元年十一月,木星进入太微垣,逆行侵犯右执法星。占候的人说: “预示大臣有忧患,做执法官的有杀身之祸,或有罪罚。”二年十月戊寅日,高安侯董贤被罢免大司马之职,回家后自杀。

    整理:zln201607

天文志第六白话译文

05
    《史记·天官书》一脉相承。两者都是分经星、五纬(五星)、二曜(日、月)、异星、望气、候岁、总论等七个部分,只是《天文志》有所修补和调整,如调整五星次序及二曜位置。《天官书》的五星次序是岁星、荧惑、填星、太白、辰星;《天文志》则将太白和辰星调到填星之前。《天官书》说“月行中道”,以月为主。《天文志》说“日有中道,月有九行”,以日为主,有了进步。《天官书》记异星在二曜之后;《天文志》记异星则提到五星之后、二曜之前。《天文志》的序言和总论部分,都强调了天人感应论,“政失于此,则变见于彼”,是全篇主旨,为当时的天文学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这比《天官书》还显得严重些。本卷非班固手笔,而是其妹班昭和马续的续作。

    凡天文在图籍昭昭可知者(1),经星常宿中外官凡百一十八名(2),积数七百八十三星,皆有州国官宫物类之象(3)。其伏见(现)蚤(早)晚(4),邪正存亡(5),虚实阔狭(6),及五星所行(7),合散犯守(8),陵历斗食(9),彗孛飞流(10),日月薄食 (11),晕适背穴(12),抱珥虹霓(13),迅雷风袄(14),怪云变气:此皆阴阳之精,其本在地,而上发于天者也。政失于此,则变见于彼,犹景(影)之象形,乡(响)之应声。是以明君睹之而寤(悟),饬身正事(15),思其咎谢(16),则祸除而福至,自然之符也。

    (1)天文在图籍:谓天文学图书。(2)经星:即恒星。常宿:常见的列星。中外官:王先谦曰:《开元占经》引有石氏中官、石氏外官、甘氏中官、甘氏外官、巫咸中外宫,志中官外,以东、西、南、北四官为外官也。”(3)皆有州国官宫物类之象:王先谦曰:“州国,谓星所分十二州、诸侯国;官,如三公藩臣;宫,如紫宫、关道;物类。如枪棓、矛盾、龟鱼、鸡狗之属,皆是。”古人迷信,常把天象与人事联系起来,以为有密切相关。(4)伏现:隐没、出现。伏现早晚:指五里而言。(5)邪正存亡:孟康曰:“日月五星下道为邪。存,谓列宿不亏也,亡,谓恒星不现。”(6)虚实:泛指星宿情况。阔狭:指星际间距离的度数。(7)五星:岁星(木星)、荧惑(火星)、太白(金星)、辰星(水星)、镇星(土星)。(8)合:谓同舍。散:谓不相从。犯守:古人观测天象时的术语。甲星光芒触及乙星,曰犯。甲星停留在乙星所在的位置,曰守。(9)陵:突掩为陵。历:经过;运行。斗:谓两星相撞。食:星月相陵,亏蚀谓食。通“蚀”。(10)营(huì)李(bèi):即彗星。环绕太阳运行或行经太阳附近的云雾状天体。接近太阳时,彗星结构分为彗头和彗尾。彗头又分为彗核、彗发和彗云三部分。彗尾形如扫帚,故彗星又俗称为“扫帚星。”飞流:谓彗星,拖着光尾飞驰。(11)日月薄食:日月相掩食。(12)晕:日月周围的光圈。适:通“谪”。云气变化。昔:谓日月两旁外向之气。穴:多作“鐍(juě)”,谓日两旁之气形如玉鐍(孟康说)。或谓有气刺日为鐍(如淳说)。(13)抱:谓气在外如半环向日。珥:谓日月两旁内向之气。虹:雨后天空出现的弧形的七色光带。虹出现时,其外侧常同时出现霓(ní)。霓的色彩比虹淡些。(14)袄:地面的反常变异现象。通“妖”。(15)饬(chì):谨慎。(16)思其咎谢:谓认识过错与谢罪。

    中宫天极星(1),其一明者,泰(太)一之常居也(2),旁三星三公(3),或曰子属(4)。后句(勾)四星(5),未大星正妃(6),余三星后宫之嘱也。环之匡卫十二星(7),藩臣,皆曰紫宫(8)。

    (1)中宫:“宫”乃“官”之误。后文的“东宫”、“南宫”、“西宫”、“北宫”之“宫”亦为“官”之误。(王念孙说)古人把北极星所在的天区视为天之正中,故将北极星当作中官。天极星:即北极星,也叫北辰、天枢。《晋书·天文志》云:“北极五星,勾陈六星,皆在紫宫中。”今言北极星,即“小熊星。星”,中名“勾陈一”,距北天极最近的亮星。(2)太一:天帝的别号。太一常居中宫,是人间帝玉居宫廷的套用。(3)旁三星:指北极星旁的三颗星。三星三公:谓三星象征着人间的三公(周代之太师、太傅、太保,汉代称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为二公)。这三星是太子、庶子、后。绝不是紫微垣或太微垣的三公(陈遵妫说)。(4)子属:谓太子、庶子之属。(5)后勾四星:指勾陈四明星,今属小熊座。(6)末大星:指四星中之末大者。正妃:正妻。(7)环:周围。匡卫:辅助,守卫。十二星指西藩的右枢、少尉、上辅、少辅、少卫、上丞,东藩的左枢、上宰、少宰、上粥、少弼、少卫。西藩的上卫,东藩的上卫、少丞,因是五、六等小星,故不计在内。(8)紫宫:即“紫微垣”、“紫微宫”之简称。星官名,也是天区名。我国古代三垣中之中垣。位于北斗七星东北。按唐代王希明《步天歌》,主要由15颗星组成,分东西两区,以北极星为中枢,成屏藩之形状,犹如两弓合抱成垣。紫微宫为皇宫之意。

    前列直(值)斗口三星(1),随北湍锐(2),若见(现)若不见(现),曰阴德(3),或曰天一(4)。紫宫左三星曰天枪(5),右四星曰天棓(6)。后十七星绝汉抵营室(7),曰阁道(8)。

    (1)值:当也。斗口:谓北斗星之口。(2)随:通“隋”、“坠”。下垂。湍:通“端”。前端。锐:尖锐。(3)阴德:星官名。共二星。在北斗斗口附近,皆五、六等星。(4)天一:亦作“天乙”,属紫微垣。即天龙座之星。(5)左:当帝星过子午圈时,居北极之上,则天枪三星在帝星之左,天格五星在其右。天枪:星官名。又名“天锁”共三星。(6)四星:《史记》作“五星”。天棓:星官名。桔:通“棒”。(7)十七星:“十七”疑为“六”之误(齐召南说)。《天官书》为“六星”。绝:直渡曰绝。汉:天汉,即银河。抵:至也。营室:星官名。古时与二十八宿相配为室宿和壁宿。后来专指室宿。(8)阁道:星官名。共六颗星。属奎宿。通过银河而达紫微垣,犹飞阁之道。

    北斗七星(1),所谓“旋、玑、玉衡以齐七政”(2)。杓携龙角(3),衡殷南斗(4),魁枕参首(5)。用昏建者杓(6);杓,自华以西南(7)。夜半建者衡(8);衡,殷中州河、济之间(9)。平旦建者魁(10),魁,海岱以东北也 (11)。向之气_斗为帝车(12),运于中央(13),临制四海(14)。分阴阳(15),建四时(16),均五行(17),移节度(18),定诸纪(19),皆系于斗(20)。

    (1)北斗七星:亦称“杓星”、“犁星”、“斧头星”。北天排列成斗形的七颗亮星。七星是大熊座最为显着的亮星。中名分别为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前四星列成方形,叫“斗魁(亦称“璇玑”);后三星成斗柄形,叫“斗杓”(亦称“玉衡”)。七星距离北天极不远,容易辨认,常用作指示方向和识别其它星座的标志;斗魁中天枢(a)和天璇(b)两星为指极星。我国古代还根据斗柄指向作为定季节的标准。(2)“旋、玑、玉衡以齐七政”:见《尚书·尧典》。旋(通“璇”)玑玉衡:历来有两说。一说是天文仪器;一说是天象“北斗七星”。天文仪器说者中也有不同观点。以齐七政:观北斗七星的方位,可以知四时,定节气,从北斗的转移,可以齐日月五星和定年月日时诸纪。(3)杓:即斗杓。携:连也。龙角:即角宿。二十八宿之一。东方七宿之第一宿。(4)衡:指北斗之中央。殷:正当。南斗;即斗宿。二十八宿之一。北方七宿之第一宿。包括六颗星。今属人马座。(5)魁枕参首:谓魁枕于参宿之首。参: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西方七宿之第七宿。包括七颗星,今属于猎户座。(6)用:以;于。昏:黄昏。建:北斗星的个柄所指曰建。我国古代以斗建指向作为定季节的标准。古人将地面分成十二个方位,按顺时计方向分别以十二地支表示;正北为子,正东为卯,正南为午,正西为西等。夏正十一月(冬至所在之月)黄昏时斗柄指北方子,故历法十一月建子。杓:指北斗的第七星。(7)华:西岳华山。杓为北斗第七星,主杓,斗之尾。孟康口:“尾为阴,又其用昏,昏阴,位在西方,故主西南。”(8)夜半:指子时。衡:指北斗的第五星。(9)中州:古时指豫州(因其处于九州之中央)。河:黄河。济:济水。(10)平旦:指寅时。魁:北斗的第一星。(11)海:东海。岱:泰山之别名。孟康曰:“魁,斗之首;首,阳也,又其用在明,阴与明,德在东方,故主东北方。”(12)帝:谓天帝。(13)运:运转。中央:谓天之中央。(14)临制:居高临下地统制。四海:谓四方。(15)阴阳:谓昼夜。(16)四时:春、夏、秋、冬四季。(17)均:调节。五行:渭金、木、水、火、土。(18)移:改变。节度:二十四节气的度数。(19)诸纪:谓岁时、历数等等。(20)系:归属,依据。

    整理:zln201607

汉书·天文志第六

06
    作者班固,字孟坚。光武帝建武三十年(公元54),班固的父亲班彪,撰写《后传》六十五篇,作为《史记》续篇。班彪去世,班固开始整理《后传》。他认为《后传》不够详备,便在《后传》基础上,着手撰写《汉书》。和帝永元四年(公元92)班固死时,尚有八表和《天文志》没有完成。和帝命其妹班昭续撰,后又命跟随班昭学习《汉书》的马续踵成之。完成《汉书》共一百篇,其中包括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传七十篇,后人析为一百二十卷。

    据司马彪《续汉书·天文志》所载,马续补修的仅为《天文志》。

    整理:zln201607

兴趣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