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吏传第六十

01
    三六五〇页:甯成称曰:“仕不至二千石,贾不至千万,安可比人乎!”乃贳貣陂田千余顷,假贫民,役使数千家。数年,会赦,致产数千万——此竟有陶朱公之风也。

    三六五二页:赵禹酷急,“至晚节,事益多,吏务为严峻,而禹治加缓,而名为平。”——是其治吏之缓急循天下形势而定,非一昧求酷者也。又:《史记》将赵禹、张汤合写,原文曰:“禹以老,徙为燕相。数岁,乱悖有罪,免归,后汤十余年,以寿卒于家。”《汉书》移植而少一“汤字”,则大有悖于原意也。增删定稿,能不慎乎?

    三六五三页:义纵尝为群盗,因其姊以医幸王太后,遂得为官治民。观其术,仍盗贼手段也。

    三六五七页:王温舒少时椎埋为奸,能行此营生者,皆大奸大恶之人也。然而竟能为吏而屡迁,至于中尉、内史。观其行迹,有杀人越货草菅性命之忍诈,然而其椎埋为奸之事,既能入史,当时应有人知,奈何无人追究之耶?

    三六六〇页:楼船将军杨仆,《史记》中亦有述及,而此传中武帝以书敕责之文《史记》中无。观杨仆经历,颇奇武帝每偏袒之,而不知所由。今观此敕责之文,益奇。杨仆桀骜不驯,屡违圣意,等闲之人,轻则罢官失爵,重则丧生灭族,而杨仆于武帝既非外戚,又无旧交,武帝特下书斥其罪,而仍以为将军伐东越者,非折辱之,实示宠于群臣也。执意使其将兵出征者,欲因军功而封之也。奈何杨仆无能,终不能有建树,枉费武帝栽培之意。

    三六六三页:沈命法作,而盗贼反横行,府吏上下相为匿,以避文法——立法能无慎乎?

    三六六四页:四人俱拜于前,小史窃言。武帝问:“言何?”对曰:“为侯者得东归不?”上曰:“女欲不?贵矣。女乡名为何?”对曰:“名遗乡。”上曰:“用遗汝矣。”于是赐小史爵关内侯,食遗乡六百户——此处小史有趣,然而既封侯,如何无名姓?此似野史传说,不足信也。

    三六七〇页:严延年为人过于深刻,虽与府丞义善,而义竟畏延年,恐其中伤,至于上书先劾延年,即饮药自杀,延年亦因此弃市——呜呼,身为酷吏,则只能与酷吏为友,共相狼狈。欲求一知己而剖心腹,难矣。

    三六七四页:尹赏之治长安,太过阴毒,至骇人听闻。而长安为天子之都,其时治安竟不堪至于闾里少年群辈杀吏为乐,亦不可思议。又:想此少年群辈,当有托身于达官贵戚门下者,而尹赏枉杀少年数百,竟未触怒权贵,长安遂治?可怪也哉!

    三六七五页:尹赏戒其诸子曰:“丈夫为吏,正坐残贼免,追思其功效,则复进用矣。一坐软弱不胜任免,终身废弃无有赦时,其羞辱甚于贪污坐臧。慎毋然!”——此非性酷,乃为求进仕,特以酷烈为治也。呜呼,百姓苦。

    三六七六页:卷末赞语,搬引太史公言。然而太史公称其所传十人“虽惨酷,斯称其位矣”,而更多酷吏暴挫百姓,妄杀无辜,“何足数哉!何足数哉!”——班固只引用至“斯称其位”,戛然而止,不免有混淆黑白之叹矣。呜呼,太史公之仁心,班固不具。

    整理:zln201607

酷吏传第六十全文

02
    周阳由,其父赵兼以淮南王舅侯周阳(1),故因氏焉。由以宗家任为郎(2),事文帝。景帝时,由为郡守。武帝即位,吏治尚修谨,然由居二千石中最为暴酷骄恣。所爱者,挠法活之(3);所憎者,曲法灭之(4)。所居郡,必夷其豪。为守,视都尉如令;为都尉,陵太守,夺之治(4)。汲黯为忮(5),司马安之文恶(6),俱在二千石列,同车未尝敢均茵冯(凭)(7)。后由为河东都尉,与其守胜屠公争权(8),相告言,胜屠公当抵罪,义不受刑,自杀,而由弃市。

    (1)周阳:邑名。在今山西绛县西南。(2)宗家:与皇家有外戚姻属关系的,比于宗室,故称“宗家”。(3)挠:屈曲。(4)夺之治:言干预其行政权。(5)忮(zhi):固执,不随和。(6)司马安:汲黯姊之子,见《汲黯传》。文恶:谓以文法伤害人。(7)同车未尝均茵冯(凭):谓同车自处其偏侧,不敢并列均等。均:等也。茵:车中蓐。凭:谓凭轼。(8)胜屠:即申屠。姓。

    自宁成、周阳由后,事益多,民巧法,大抵吏治类多成、由等矣(1)。

    (1)太抵:大都,大致。

    赵禹,人也(1)。以佐史补中都官(2),用廉为令史,事太尉周亚夫,亚夫为丞相,禹为丞相史,府中皆称其廉平。然亚夫弗任,曰:“极知禹无害(3),然文深(4),不可以居大府。”武帝时,禹以刀笔吏积劳,迁为御史(5)。上以为能,至中大夫(6)。与张汤论定律令,作见知(7),吏传相监司以法(8),尽自此始。

    (1)(tāi):县名。在今陕西武功西南。(2)中都官:京师诸官府之吏。(3)元害:无比,最胜,有说”不深刻害人”(陈直《史记新证》)。(4)文深:言文法深刻。(5)御史:官名。属御史大夫。(6)中大夫:《史记》作“太中大夫”。(7)见知:言官吏见罪,知其罪,都要检举出来;不检举者,以故纵论。(8)吏转得相监伺:言长吏与属吏互相监察,有罪连坐。

    禹为人廉裾(倨),为吏以来,舍无食客。公卿相造请,禹终不行报谢,务在绝知友宾客之情,孤立行一意而已。见法辄取,亦不覆案求官属阴罪。尝中废,已为廷尉。始条侯以禹贼深(1),及禹为少府九卿(2),酷急。至晚节,事益多。吏务为严峻,而禹治加缓,名为平。王温舒等后起,治峻禹(3)。禹以老,徒为燕相(4)。数岁,悖乱有罪(5),免归。后十余年,以寿卒于家。

    (1)贼深:猾贼苛刻。(2)少府:官名。为九卿之一。(3)治峻禹:谓治狱比禹严峻。(4)燕相:燕王国之相。(5)悖乱:犹昏聩。

    义纵,河东人也(1)。少年时尝与张次公俱攻剽(2),为群盗。纵有姊,以医幸王太后(3)。太后问:“有子兄弟为官者乎?”姊曰:“有弟无行,不可。”太后乃告上,上拜义姁弟纵为中郎(4),补上党郡中令(5)。治敢往(6),少温(蕴)籍(7),县无逋事(8),举第一。迁为长陵及长安令(9),直法行治,不避贵戚。以捕案(按)太后外孙修成于中(10),上以为能,迁为河内部尉(11)。至则族灭其豪穰氏之属,河内道不拾遗。而张次公亦为郎,以勇悍从军,敢深入,有功,封为岸头侯。

    (1)河东:郡名。治安邑(在今山西夏县西北)。(2)剽(piao):抢劫。(3)王太后:武帝之母。(4)中郎:官名。郎中令的属官。(5)补上党郡中令:即补上党郡中的县令。上党郡治长子(在今山西长子西南)。(6)治敢往:言敢行暴虐之政。 (7)少蕴籍:不大含蓄。(8)逋(bū):拖延。这里指拖欠赋税。(9)长陵:汉高祖陵,又县名。在今陕西西安市北。(10)太后:指王太后。修成:即修成君,王太后入宫前所生之女。中:人名。修成君之子。《史记》作“仲”。(11)河内:郡名。治怀县(在今河南武陟西南)。

    宁成家居,上欲以为郡守,御史大夫弘曰(1):“臣居山东为小吏时,宁成为济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2)。成不可令治民。”上乃拜成为关都尉。岁余,关吏税肄郡国出入关者(3),号曰:“宁见乳虎,无直宁成之怒(4)。”其暴如此。义纵自河内迁为南阳太守,闻宁成家居南阳,及至关,宁成侧行送迎(5),然纵气盛,弗为礼。至郡,遂案(按)宁氏,破碎其家。成坐有罪,及孔、暴之属皆奔亡(6),南阳吏民重足一迹(7)。而平氏朱强、杜衍杜周为纵爪牙之吏(8),任用,迁为廷尉史(9)。

    (1)弘:公孙弘。本书卷五十八有其传。(2)狼牧羊:汉人之习俗语。(3)税:止息。肄:检查。(4)“宁见乳虎”二句:乳虎(俗称母老虎)力养护其仔,搏噬过常,故有此喻。(5)侧行送迎:在道边送迎,不敢居道中。(6)孔、暴:孔氏、暴氏,皆当时之豪猾。(7)重足一迹:言行动一致,如走路时足印相重一样。(8)平氏、杜衍:皆县名。属南阳郡。(9)廷尉史:廷尉的属吏。

    军数出定襄(1),定襄吏民乱败,于是徙纵为定襄太守。纵至,掩定襄狱中重罪二百余人(2),及宾客昆弟私入相视者亦二百余人。纵壹切捕鞠(鞫)(3),曰“为死罪解脱(4)”。是日皆报杀四百余人(5)。郡中不寒而栗(6),猾民佐吏为治(7)。

    (1)定襄:郡名,治成乐(在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北)。(2)重罪:《史记》作“重罪轻系”。王先谦说,“‘轻系’二字不可省。私入相视者尚捕之,轻系者岂得免乎?”(3)壹切捕鞠:一律捕治。鞫(ju):审讯。(4)为死罪解脱:汉律,囚徒私自解脱刑具,加罪一等;为他人解脱,与同罪。义纵审訉探狱者二百人,以为解脱死罪,尽杀之。(5)报:判决。(6)不寒而栗:不冷而发抖,形容非常害怕。(7)佐吏:谓协助官吏。

    是时赵禹、张汤为九卿矣,然其治尚宽,辅法而行,纵以鹰击毛挚为治(1)。后会更五铢钱白金起(2),民为奸,京师尤甚,乃以纵为右内史(3),王温舒为中尉(4)。温舒至恶,所为弗先言纵,纵必以气陵之,败坏其功。其治,所诛杀甚多,然取为小治(5),奸益不胜,直指始出矣(6)。吏之治以斩杀缚束为务,阎奉以恶用矣(7)。纵廉,其治效邱都。上幸鼎湖(8),病久,已而卒(猝)起幸甘泉(9),道不治。上怒曰:“纵以我为不行此道乎?”衔之(10)。至冬,杨可方受告缗(11),纵以为此乱民,部吏捕其为可使者(12)。天子闻,使杜式治,以为废格沮事(13),弃纵市(14)。后一岁,张汤亦死。

    (1)鹰击毛挚:言鹰展起奋击毛鸟。(2)更五铢钱白金起:元狩年间开始更五铢钱及收银锡为白金。(3)右内史:官名。掌治京师。后更名京兆尹。(4)中尉:官名。掌京师治安,兼主北军。(5)取:才;但。(6)直指:直指使,以御史充任,专治大狱,衣绣衣,称“绣衣直使”。(7)恶:严酷之意。《史记》称阎奉“扑击卖请,益酷而不廉”。(8)鼎湖:地名。在今河南阌乡南。(9)已:谓病愈。猝:急也。甘泉:宫名。在今陕西淳化西北。(10)衔:含恨。(11)杨可受告缗事:详见《食货志》。(12)部吏捕其为可使者:谓义纵败坏杨可之事功。(13)废格沮事:言义纵捕为杨可使者,废格武帝的诏令,破坏了告缗之事。(14)弃纵市:将义纵处死示众。

    王温舒,阳陵人也(1)。少时椎埋为奸(2),已而试县亭长,数废。

    数为吏,以治狱至廷尉史。事张汤,迁为御史,督盗贼,杀伤甚多。稍迁至广平都尉(3),择郡史豪敢往吏十余人为爪牙(4),皆把其阴重罪(5),而纵使督盗贼,快其意所欲得(6)。此人虽有百罪(7),弗法(8);即有避回(9),夷之,亦灭宗。以故齐赵之郊盗不敢近广平,广平声为道不拾遗(10)。上闻,迁为河内太守。

    (1)阳陵:汉景帝陵名,又县名。在今陕西西安市北。(2)椎:盗墓。(3)广平:郡国名。治广平(在今河北曲周北)。(4)豪敢往吏:豪强敢于行威之人(5)把其阴重罪:抓住其未公开的严重罪行,作为把柄。(6)其:指王温舒。(7)此人:指为王温舒爪牙者。(8)法:谓法办。(9)避回:隐瞒,或手软之意。《史记》作“即有避,因其事夷之。”(10)声为:犹号称。

    素居广平时,皆知河内豪奸之家。及往,以九月至,令郡具私马五十匹,为驿自河内至长安(1),部吏如居广平时方略,捕郡中豪猾,相连坐千余家。上书请,大者至族(2),小者乃死,家尽没入偿臧(赃)(3)。奏行不过二日,得可(4),事论报(5),至流血十余里(6)。河内皆怪其奏,以为神速。尽十二月,郡中无犬吠之盗。其颇不得,失之旁郡,追求,会春,温舒顿足叹曰:“嗟乎,令冬月益展一月(7),卒吾事矣(8)!”其好杀行威不爱人如此。

    (1)为驿:古时以马传送文书,设驿亭,亭备有驿马。王温舒为了奏行迅速,自备私马设驿。(2)族:诛灭全族。(3)偿赃:以赃物偿还原主。(4)得可:得到天子许可。(5)报:谓处决。(6)此谓杀人之多。(7)益展:增长之意。(8)“嗟乎”等句:古时立春之后不行刑,故好杀伐的王温舒有此语。

    上闻之,以为能,迁为中尉。其治复放河内(1),徒请召猜祸吏与从事(2),河内则杨皆。麻戊,关中扬赣、成信等。义纵为内史,惮之,未敢恣治(3)。及纵死,张汤败后,徒为廷尉。而尹齐为中尉坐法抵罪,温舒复为中尉(4)。为人少文,居它惛惛不辩(办)(5),至于中尉则心开(6)。素习关中俗,知豪恶吏,豪恶吏尽复为用。吏苛察,淫恶少年投缿购告言奸(7),置伯(陌)落长以收司(伺)奸(8)。温舒多谄,善事有势者;即无势,视之如奴。有势家,虽有奸如山,弗犯;无势,虽贵戚,必侵辱。舞文巧(9),请下户之猾(10),以动大豪(11)。其治中尉如此。奸猾穷治,大氐(抵)尽靡烂狱中,行论无出者。其爪牙吏虎而冠(12)。于是中尉部中中猾以下皆伏(13),有势者为游声誉(14),称治。数岁,其吏多以权贵富。

    (1)复放河内:又仿效治河内之法。(2)徒:但也。猜:“猾”字之讹。(3)惮之,未敢恣治:谓王温舒惮义纵,未敢恣其暴政。(4)复为中尉:《公卿表》云,元鼎三年,王温舒为廷尉,一年,徙为中尉。(5)居它惛惛不办:谓做其它官,昏聩而职事不办。(6)心开:谓心明眼亮。(7)缿(ziàng):受投书的瓦器,似今之密告箱。(8)置陌落长:谓在农村置监察人员。收同奸:收捕伺察奸人。(9)巧:谓弄法。(10)请:谓奏请。(11)动:逼迫之意。(12)虎而冠:言暴虐之甚。冠:冠军之冠。(13)部中:谓管辖区之内。(14)为游声誉:言为其游说叫好。(15)以权贵富:以权谋私而富贵。

    温舒击东越还(1),议有不中意(2),坐以法免。是时上方欲作通天台而未有人,温舒请覆中尉脱卒(3),得数万人作。上说(悦)。拜为少府。徙右内史,治如其故,奸邪少禁。坐法失官,复为右辅(4),行中尉(5),如故操(6)。

    (1)东越:古代越人的一支,活动于今渐江东南部,汉武帝曾徙其于江淮一带。(2)不中意:谓不中天子之意。(3)覆中尉脱卒:复核中尉管辖区脱漏而未服役者。(4)右辅:右辅(即右扶风)都尉。(5)行:兼职。 (6)如故操:同以前的手段一样。

    岁余,会宛军发(1),诏征豪吏。温舒匿其吏华成,及人有变告温舒受员骑钱(2),它奸利事,罪至族,自杀。其时两弟及两婚家亦各自坐它罪而族。光禄勋徐自为曰:“悲夫!夫古存三族(3),而王温舒罪至同时而五族乎(4)!”温舒死,家累千金。

    (1)宛(yuān)军:征伐大宛之军。(2)员骑:骑的正员。(3)三族:各说不一。有说是指父族、母族、妻族。(4)五族:除三族外,加两婚家,故称“五族”。

    尹齐、东郡茌平人也(1)。以刀笔吏稍迁至御史。事张汤,汤数称以为廉。武帝使督盗贼(2),斩伐不避贵势。迁关都尉,声甚于宁成。上以为能,拜为中尉,吏民益(凋)敝,轻齐木强少文(3),豪恶吏伏匿而善吏不能力治(4),以故事多废,抵罪。后复为淮阳都尉。王温舒败后数年,病死,家直(值)不满五十金。所诛灭淮阳甚多,及死,仇家欲烧其尺,妻亡去,归葬(5)。

    (1)东郡:郡名。治濮阳(在今河南濮阳西南)。茌平:县名。在今山东茌平西南。(2)武帝:疑误。王念孙曰:“‘汤素称以为廉武’,句。‘帝使督盗贼’,案:‘帝’字后人所加。此言汤素称尹齐廉武,使之督盗贼,非谓武帝使督盗贼也。《史记》‘使督’上无帝字,是其明证矣。”(3)木强:死板,倔强。 (4)伏匿:言不肯为用。不能为治:言办不成事。(5)妻亡去归葬:“妻”字疑衍。《史记》作“尸亡去归葬”。

    杨仆,宜阳人也(1)。以千夫为吏(2)。河南守举(3),为御史,使督盗贼关东,治放尹齐(4),以敢击行(5)。稍迁至主爵都尉(6),上以为能。南越反(7),拜为楼船将军,有功,封将梁侯。东越反,上欲复使将,为其伐前劳(8),以书敕责之曰:“将军之功,独有先破石门、寻狭(9),非有斩将骞(搴)旗之实也,乌足以骄人哉!前破番禹(10),捕降者以为虏,掘死人以为获,是一过也。建得、吕嘉逆罪不容于天下(11),将军拥精兵不穷追,超然以东越为援(12),是二过也。士卒暴露连岁,为朝会不置酒,将军不念其勤劳,而造佞巧,请乘传行塞(13),因用旧家,怀银黄(14),垂三组(15),夸乡里,是三过也。失期内顾(16),以道恶为解(17),失尊尊之序,是四过也。欲请蜀刀,问君贾(价)几何,对曰率数百(18),武库日出兵而阳(佯)不知(19),挟伪干君(20),是五过也。受诏不至兰池宫(21),明日又不对。假令将军之吏,问之不对,令之下从,其罪何如?推此心以在外,江海之间可得信乎!今东越深入,将军能率众以掩过不(否)(22)?”仆惶恐,对曰:“愿尽死赎罪(23)!”与王温舒俱破东越。后复与左将军荀彘俱击朝鲜,为彘所缚,语在《朝鲜传》。还,兔为庶人(24),病死。

    (1)宜阳:县名。在今河南宜阳西。(2)千夫:汉武功爵名,第七级。(3)举:荐举。郡国荐举人才,由朝廷任用。(4)放:仿效。(5)敢击行:言果敢搏击而行其治。(6)主爵都尉:官名。掌封爵之事。(7)南越:古代越族的一支。本书卷九十五有其传。(8)伐:矜持。(9)石门、寻狭:南越境内二地名。(10)番(pān)禹:县名。今广东广州市。 (11)建德:南越王之名,尉佗玄孙。吕嘉:南越之相。(12)杨仆不穷追事,详见本书卷九十五《闽越传》。(13)乘传(zhuàn):乘驿站之传事。(14)银黄:指银印、金印。杨仆官为楼船将军用金印,主爵都尉用银印,此为汉制所定。(15)三组:指三印绶。杨朴为主爵都尉、楼船将军将梁侯,故有三印。 (16)内顾:言思妻妾。(17)解:言为自己辩解。(18)率数百:大率值数百钱。(19)武库:兵器仓库。兵:兵器。(20)干:犯也。(21)兰池宫:在渭城(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22)将军能率众以掩过不(否):将军能带兵出征,以功赎罪吗?(23)死:其下当有“以”字。(24)免为庶人:《朝鲜传》为“以罪当诛,赎为舍人。”

    整理:zln201607

酷吏传第六十原文

03
    郅都,河东大阳人也。以郎事文帝。景帝时为中郎将,敢直谏,面折大臣于朝。尝从入上林,贾姬在厕,野彘入厕。上目都,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贾姬,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姬等邪?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上还,彘亦不伤贾姬。太后闻之,赐都金百斤,上亦赐金百斤,由此重都。

    济南瞷氏宗人三百余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于是景帝拜都为济南守。至则诛瞷氏首恶,余皆股栗。居岁余,郡中不拾遗,旁十余郡守畏都如大府。

    都为人,勇有气,公廉,不发私书,问遗无所受,请寄无所听。常称曰:“已背亲而出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终不顾妻子矣。”

    都迁为中尉,丞相条侯至贵居也,而都揖丞相。是时,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独先严酷,致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号曰“苍鹰”。

    临江王征诣中尉府对簿,临江王欲得刀笔为书谢上,而都禁吏弗与。魏其侯使人间予临江王。临江王既得,为书谢上,因自杀。窦太后闻之,怒,以危法中都,都免归家。景帝乃使使即拜都为雁门太守,便道之官,得以便宜从事。匈奴素闻郅都节,举边为引兵去,竟都死不近雁门。匈奴至为偶人象都,令骑驰射,莫能中,其见惮如此。匈奴患之。乃中都以汉法。景帝曰:“都忠臣。”欲释之。窦太后曰:“临江王独非忠臣乎?”于是斩都也。

    甯成,南阳穰人也。以郎谒者事景帝。好气,为小吏,必陵其长吏;为人上,操下急如束湿。猾贼任威。稍迁至济南都尉,而郅都为守。始前数都尉步入府,因吏谒守如县令,其畏都如此。及成往,直凌都出其上。都素闻其声,善遇,与结欢。久之,都死,后长安左右宗室多犯法,上召成为中尉。其治效郅都,其廉弗如,然宗室豪杰人皆惴恐。

    武帝即位,徙为内史。外戚多毁成之短,抵罪髡钳。是时,九卿死即死,少被刑,而成刑极,自以为不复收,及解脱,诈刻传出关归家。称曰:“仕不至二千石,贾不至千万,安可比人乎!”乃贳貣陂田千余顷,假贫民,役使数千家。数年,会赦,致产数千万,为任侠,持吏长短,出从数十骑。其使民,威重于郡守。

    周阳由,其父赵兼以淮南王舅侯周阳,故因氏焉。由以宗家任为郎,事文帝。景帝时,由为郡守。武帝即位,吏治尚修谨,然由居二千石中最为暴酷骄恣。所爱者,挠法活之;所憎者,曲法灭之。所居郡,必夷其豪。为守,视都尉如令;为都尉,陵太守,夺之治。汲黯为忮,司马安之文恶,俱在二千石列,同车未尝敢均茵冯。后由为河东都尉,与其守胜屠公争权,相告言,胜屠公当抵罪,义不受刑,自杀,而由弃市。

    自甯成、周阳由之后,事益多,民巧法,大抵吏治类多成、由等矣。

    赵禹,人也。以佐史补中都官,用廉为令史,事太尉周亚夫。亚夫为丞相,禹为丞相史,府中皆称其廉平。然亚夫弗任,曰:“极知禹无害,然文深,不可以居大府。”武帝时,禹以刀笔吏积劳,迁为御史。上以为能,至中大夫。与张汤论定律令,作见知,吏传相监司以法,尽自此始。

    禹为人廉裾,为吏以来,舍无食客。公卿相造请,禹终不行报谢,务在绝知友宾客之请,孤立行一意而已。见法辄取,亦不复案求官属阴罪。尝中废,已为廷尉。始条侯以禹贼深,及禹为少府九卿,酷急。至晚节,事益多。吏务为严峻,而禹治加缓,名为平。王温舒等后起,治峻禹。禹以老,徙为燕相,数岁,悖乱有罪,免归。后十余年,以寿卒于家。

    义纵,河东人也。少年时尝与张次公俱攻剽,为群盗。纵有姊,以医幸王太后。太后问:“有子、兄弟为官者乎?”姊曰:“有弟无行,不可。”太后乃告上,上拜义姁弟纵为中郎,补上党郡中令。治敢往,少温籍,县无逋事,举第一。迁为长陵及长安令,直法行治,不避贵戚。以捕按太后外孙修成子中,上以为能,迁为河内都尉。至则族灭其豪穰氏之属,河内道不拾遗。而张次公亦为郎,以勇悍从军,敢深入,有功,封为岸头侯。

    甯成家居,上欲以为郡守,御史大夫弘曰:“臣居山东为小吏时,甯成为济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成不可令治民。”上乃拜成为关都尉。岁余,关吏税肄郡国出入关者,号曰:“宁见乳虎,无直甯成之怒。”其暴如此。义纵自河内迁为南阳太守,闻甯成家居南阳,及至关,甯成侧行送迎,然纵气盛,弗为礼。至郡,遂按甯氏,破碎其家。成坐有罪,及孔、暴之属皆奔亡,南阳吏民重足一迹。而平氏朱强、杜衍杜周为纵爪牙之吏,任用,迁为廷尉史。

    整理:zln201607

酷吏传第六十翻译

04
    郅都,河东大阳人也。以郎事文帝。景帝时为中郎将,敢直谏,面折大臣于朝。尝从入上林,贾姬在厕,野彘入厕。上目都,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贾姬,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姬等邪?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上还,彘亦不伤贾姬。太后闻之,赐都金百斤,上亦赐金百斤,由此重都。

    济南瞷氏宗人三百余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于是景帝拜都为济南守。至则诛瞷氏首恶,余皆股栗。居岁余,郡中不拾遗,旁十余郡守畏都如大府。

    都为人,勇有气,公廉,不发私书,问遗无所受,请寄无所听。常称曰:“已背亲而出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终不顾妻子矣。”

    都迁为中尉,丞相条侯至贵居也,而都揖丞相。是时,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独先严酷,致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号曰“苍鹰”。

    临江王征诣中尉府对簿,临江王欲得刀笔为书谢上,而都禁吏弗与。魏其侯使人间予临江王。临江王既得,为书谢上,因自杀。窦太后闻之,怒,以危法中都,都免归家。景帝乃使使即拜都为雁门太守,便道之官,得以便宜从事。匈奴素闻郅都节,举边为引兵去,竟都死不近雁门。匈奴至为偶人象都,令骑驰射,莫能中,其见惮如此。匈奴患之。乃中都以汉法。景帝曰:“都忠臣。”欲释之。窦太后曰:“临江王独非忠臣乎?”于是斩都也。

    甯成,南阳穰人也。以郎谒者事景帝。好气,为小吏,必陵其长吏;为人上,操下急如束湿。猾贼任威。稍迁至济南都尉,而郅都为守。始前数都尉步入府,因吏谒守如县令,其畏都如此。及成往,直凌都出其上。都素闻其声,善遇,与结欢。久之,都死,后长安左右宗室多犯法,上召成为中尉。其治效郅都,其廉弗如,然宗室豪杰人皆惴恐。

    武帝即位,徙为内史。外戚多毁成之短,抵罪髡钳。是时,九卿死即死,少被刑,而成刑极,自以为不复收,及解脱,诈刻传出关归家。称曰:“仕不至二千石,贾不至千万,安可比人乎!”乃贳貣陂田千余顷,假贫民,役使数千家。数年,会赦,致产数千万,为任侠,持吏长短,出从数十骑。其使民,威重于郡守。

    周阳由,其父赵兼以淮南王舅侯周阳,故因氏焉。由以宗家任为郎,事文帝。景帝时,由为郡守。武帝即位,吏治尚修谨,然由居二千石中最为暴酷骄恣。所爱者,挠法活之;所憎者,曲法灭之。所居郡,必夷其豪。为守,视都尉如令;为都尉,陵太守,夺之治。汲黯为忮,司马安之文恶,俱在二千石列,同车未尝敢均茵冯。后由为河东都尉,与其守胜屠公争权,相告言,胜屠公当抵罪,义不受刑,自杀,而由弃市。

    自甯成、周阳由之后,事益多,民巧法,大抵吏治类多成、由等矣。

    赵禹,斄人也。以佐史补中都官,用廉为令史,事太尉周亚夫。亚夫为丞相,禹为丞相史,府中皆称其廉平。然亚夫弗任,曰:“极知禹无害,然文深,不可以居大府。”武帝时,禹以刀笔吏积劳,迁为御史。上以为能,至中大夫。与张汤论定律令,作见知,吏传相监司以法,尽自此始。

    禹为人廉裾,为吏以来,舍无食客。公卿相造请,禹终不行报谢,务在绝知友宾客之请,孤立行一意而已。见法辄取,亦不复案求官属阴罪。尝中废,已为廷尉。始条侯以禹贼深,及禹为少府九卿,酷急。至晚节,事益多。吏务为严峻,而禹治加缓,名为平。王温舒等后起,治峻禹。禹以老,徙为燕相,数岁,悖乱有罪,免归。后十余年,以寿卒于家。

    义纵,河东人也。少年时尝与张次公俱攻剽,为群盗。纵有姊,以医幸王太后。太后问:“有子、兄弟为官者乎?”姊曰:“有弟无行,不可。”太后乃告上,上拜义姁弟纵为中郎,补上党郡中令。治敢往,少温籍,县无逋事,举第一。迁为长陵及长安令,直法行治,不避贵戚。以捕按太后外孙修成子中,上以为能,迁为河内都尉。至则族灭其豪穰氏之属,河内道不拾遗。而张次公亦为郎,以勇悍从军,敢深入,有功,封为岸头侯。

    甯成家居,上欲以为郡守,御史大夫弘曰:“臣居山东为小吏时,甯成为济南都尉,其治如狼牧羊,成不可令治民。”上乃拜成为关都尉。岁余,关吏税肄郡国出入关者,号曰:“宁见乳虎,无直甯成之怒。”其暴如此。义纵自河内迁为南阳太守,闻甯成家居南阳,及至关,甯成侧行送迎,然纵气盛,弗为礼。至郡,遂按甯氏,破碎其家。成坐有罪,及孔、暴之属皆奔亡,南阳吏民重足一迹。而平氏朱强、杜衍杜周为纵爪牙之吏,任用,迁为廷尉史。

    军数出定襄,定襄吏民乱败,于是徙纵为定襄太守。纵至,掩定襄狱中重罪二百余人,及宾客昆弟私入相视者亦二百余人。纵一切捕鞠,曰“为死罪解脱”。是日皆报杀四百余人。郡中不寒而栗,猾民佐吏为治。

    是时,赵禹、张汤为九卿矣,然其治尚宽,辅法而行,纵以鹰击毛挚为治。后会更五铢钱白金起,民为奸,京师尤甚,乃以纵为右内史,王温舒为中尉。温舒至恶,所为弗先言纵,纵必以气陵之,败坏其功。其治,所诛杀甚多,然取为小治,奸益不胜,直指始出矣。吏之治以斩杀缚吏为务,阎奉以恶用矣。纵廉,其治效郅都。上幸鼎湖,病久,已而卒起幸甘泉,道不治。上怒曰:“纵以我为不行此道乎?”衔之。至冬,杨可方受告缗,纵以为此乱民,部吏捕其为可使者。天子闻,使杜式治,以为废格沮事,弃纵市。后一岁,张汤亦死。

    王温舒,阳陵人也。少时椎埋为奸。已而试县亭长,数废。数为吏,以治狱至廷尉史。事张汤,迁为御史,督盗贼,杀伤甚多。稍迁至广平都尉,择郡中豪敢往吏十余人为爪牙,皆把其阴重罪,而纵使督盗贼,快其意所欲得。此人虽有百罪,弗法;即有避回,夷之,亦灭宗。以故齐赵之郊盗不敢近广平,广平声为道不拾遗。上闻,迁为河内太守。

    素居广平时,皆知河内豪奸之家。及往,以九月至,令郡具私马五十匹,为驿自河内至长安,部吏如居广平时方略,捕郡中豪猾,相连坐千余家。上书请,大者至族,小者乃死,家尽没入偿臧。奏行不过二日,得可,事论报,至流血十余里。河内皆怪其奏,以为神速。尽十二月,郡中无犬吠之盗。其颇不得,失之旁郡,追求,会春,温舒顿足汉曰:“嗟乎,令冬月益展一月,足吾事矣!”其好杀行威不爱人如此。

    上闻之,以为能,迁为中尉。其治复放河内,徒请召猜祸吏与从事,河内则杨皆、麻戊,关中扬赣、成信等。义纵为内史,惮之,未敢恣治。及纵死,张汤败后,徙为廷尉。而尹齐为中尉坐法抵罪,温舒复为中尉。为人少文,居它惛惛不辩,至于中尉则心开。素习关中俗,知豪恶吏,豪恶吏尽复为用。吏苛察淫恶少年,投缿购告言奸,置伯落长以收司奸。温舒多谄,善事有势者;即无势,视之如奴。有势家,虽有奸如山,弗犯;无势,虽贵戚,必侵辱。舞文巧,请下户之猾,以动大豪。其治中尉如此。奸猾穷治,大氐尽靡烂狱中,行论无出者。其爪牙吏虎而冠。于是中尉部中中猾以下皆伏,有势者为游声誉,称治。数岁,其吏多以权贵富。

    温舒击东越还,议有不中意,坐以法免。是时,上方欲作通天台而未有人,温舒请复中尉脱卒,得数万人作。上说,拜为少府。徙右内史,治如其故,奸邪少禁。坐法失官,复为右辅,行中尉,如故操。

    岁余,会宛军发,诏征豪吏。温舒匿其吏华成,及人有变告温舒受员骑钱,它奸利事,罪至族,自杀。其时,两弟及两婚家亦各自坐它罪而族。光禄勋徐自为曰:“悲夫!夫古有三族,而王温舒罪至同时而五族乎!”温舒死,家累千金。

    尹齐,东郡茌平人也。以刀笔吏稍迁至御史。事张汤,汤数称以为廉。武帝使督盗贼,斩伐不避贵势。迁关都尉,声甚于甯成。上以为能,拜为中尉。吏民益凋敝,轻齐木强少文,豪恶吏伏匿而善吏不能为治,以故事多废,抵罪。后复为淮阳都尉。王温舒败后数年,病死,家直不满五十金。所诛灭淮阳甚多,及死,仇家欲烧其尸,妻亡去,归葬。

    杨仆,宜阳人也。以千夫为吏。河南守举为御史,使督盗贼关东,治放尹齐,以敢击行。稍迁至主爵都尉,上以为能。南越反,拜为楼船将军,有功,封将梁侯。东越反,上欲复使将,为其伐前劳,以书敕责之曰:“将军之功,独有先破石门、寻狭,非有斩将骞旗之实也,乌足以骄人哉!前破番禺,捕降者以为虏,掘死人以为获,是一过也。建德、吕嘉逆罪不容于天下,将军拥精兵不穷追,超然以东越为援,是二过也。士卒暴露连岁,为朝会不置酒,将军不念其勤劳,而造佞巧,请乘传行塞,因用归家,怀银黄,垂三组,夸乡里,是三过也。失期内顾,以道恶为解,失尊尊之序,是四过也。欲请蜀刀,问君贾几何,对曰率数百,武库日出兵而阳不知,挟伪干君,是五过也。受诏不至兰池宫,明日又不对。假令将军之吏问之不对,令之不从,其罪何如?推此心以在外,江海之间可得信乎!今东越深入,将军能率众以掩过不?”仆惶恐,对曰:“愿尽死赎罪!”与王温舒俱破东越。后复与左将军荀彘俱击朝鲜,为彘所缚,语在《朝鲜传》。还,免为庶人,病死。

    咸宣,杨人也。以佐史给事河东守。卫将军青使买马河东,见宣无害,言上,征为厩丞。官事办,稍迁至御史及中丞,使治主父偃及淮南反狱,所以微文深诋杀者甚众,称为敢决疑。数废数起,为御史及中丞者几二十岁。王温舒为中尉,而宣为左内史。其治米盐,事小大皆关其手,自部署县名曹宝物,官吏令丞弗得擅摇,痛以重法绳之。居官数年,一切为小治辩,然独宣以小至大,能自行之,难以为经。中废为右扶风,坐怒其吏成信,信亡藏上林中,宣使郿令将吏卒,阑入上林中蚕室门攻亭格杀信,射中苑门,宣下吏,为大逆当族,自杀。而杜周任用。

    是时,郡守尉、诸侯相、二千石欲为治者,大抵尽效王温舒等,而吏民益轻犯法,盗贼滋起。南阳有梅免、百政,楚有段中、杜少,齐有徐勃,燕、赵之间有坚卢、范主之属。大群至数千人,擅自号,攻城邑,取库兵,释死罪,缚辱郡守、都尉,杀二千石,为檄告县趋具食;小群以百数,掠卤乡里者不可称数。于是上始使御史中丞、丞相长史使督之,犹弗能禁,乃使光禄大夫范昆、诸部都尉及故九卿张德等衣绣衣,持节、虎符,发兵以兴击,斩首大部或至万余级。及以法诛通行饮食,坐相连郡,甚者数千人。数岁,乃颇得其渠率。散卒失亡,复聚党阻山川,往往而群,无可奈何。于是作沈命法,曰:“群盗起不发觉,发觉而弗捕满品者,二千石以下至小吏主者皆死。”其后小吏畏诛,虽有盗弗敢发,恐不能得,坐课累府,府亦使不言。故盗贼浸多,上下相为匿,以避文法焉。

    田广明字子公,郑人也。以郎为天水司马。攻次迁河南都尉,以杀伐为治。郡国盗贼并起,迁广明为淮阳太守。岁余,故城父令公孙勇与客胡倩等谋反,倩诈称光禄大夫,从车骑数十,言使督盗贼,止陈留传舍,太守谒见,欲收取之。广明觉知,发兵皆捕斩焉。而公孙勇衣绣衣,乘驷马车至圉,圉使小史侍之,亦知其非是,守尉魏不害与厩啬夫江德、尉史苏昌共收捕之。上封不害为当涂侯,德轑阳侯,昌蒲侯。初,四人俱拜于前,小史窃言。武帝问:“言何?”对曰:“为侯者得东归不?”上曰:“女欲不?贵矣。女乡名为何?”对曰:“名遗乡。”上曰:“用遗汝矣。”于是赐小史爵关内侯,食遗乡六百户。

    整理:zln201607

酷吏传第六十赏析

05
    周纟亏传,周纟亏字文通,下邳徐人。为人刻削少恩,好韩非法术。年轻时任廷尉史。永平中,补南行唐长。到职后,告诉官吏说“:朝廷不以我为不肖,要我来治理老百姓,我天性仇视奸猾的官吏,立志除去豪贼,你们不要以身试法!”因杀县里特别厉害的坏家伙几十个人,官吏百姓大为震惊。升博平令。收捕隐藏的奸人,没有一个能够从监狱里活着出来的。因有威名升齐相,也很严酷,专以法治,又擅长案牍条例,为州内所法。

    后来因为杀了无罪的人,再次降为博平令。建初中,任勃海太守。每逢朝廷的赦令到郡,常隐闭不公布,先派人到所属把刑犯处决完了,才公布诏书。获罪征赴廷尉,免官归家。周纟亏廉洁无财产,常筑砖坯生活。肃宗听说了,怜悯他,又用他为郎,再升召陵侯相。廷掾畏周纟亏严明,想挫折他的威气,于是清晨取一个死人,断了他的手足,立寺门。周纟亏知道了,就走到死人旁边,装着与死人说话的样子。暗暗观察口眼有稻芒,于是秘密地问守门人说:“你知道谁载稻稿进城?”守门的人回答说“:只有廷掾一人呢。”又问门下“:外面有人怀疑我与死人说话的没有?”回答说“:廷掾怀疑您。”于是收捕廷掾拷问,承认说:“不杀人,实取道边死人。”后人再也不敢欺骗他了。征授洛阳令,到任之日,先问大姓主的名字,官吏一五一十以闾里的豪强回答他。周纟亏厉声发怒说:“我是问贵戚如马、窦等人,难道是为了知道这些卖菜贱夫吗?”于是部吏承着他的旨意,争着以激切干事。贵戚小心戒惧,京师肃清。皇后弟黄门郎窦笃从宫中回家,晚上走到止奸亭,亭长霍延拦住窦笃,窦笃的随从与霍延争执起来,霍延拔出剑来指着窦笃,并且破口大骂。窦笃上表皇帝,诏令召司隶校尉、河南尹到尚书谴责,派剑戟士收捕周纟亏送廷尉诏狱。几天后,赦出。

    皇帝知道周纟亏奉法疾恶奸邪,不巴结贵戚,但是苛刻惨酷过度,多次被有司奏劾,八年,免去了他的官职。后来任御史中丞。和帝即位,太傅邓彪奏周纟亏做官过于严酷,御史中丞在外督部刺史,在内领侍御史,纠察百官,典司京辇不合适。免官回到乡里。其后窦氏贵盛窦笃兄弟掌权,些小旧怨,没有不被严重打击报复的。周纟亏自己想不会保全生命,于是柴门自守,等待大祸临头。然而窦笃等认为周纟亏公正,怨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就不再加害他。

    永元五年(93),再征任御史中丞。诸窦氏虽然已经诛杀,但夏阳侯还在朝廷。周纟亏恨他,于是上疏说:“我听说臧文仲事君,看见有礼于君的,他对之如孝子的养父母;看见无礼于君的,诛杀他,如鹰鸟般地驱逐鸟雀。夏阳侯,本来就出身轻薄,心怀邪僻,学业上不通经术,但擅自建造讲舍,在外招集儒生门徒,实际上是聚集奸宄猾桀。轻视皇上的威权,侮辱傲慢王室,又作巡狩封禅书,蛊惑百姓,多行不道,应当处以死刑,主管的人营私舞弊,不为国家着想。涓涓细流,渐渐地成为江河;点点火星,终能燎原。‘履霜坚冰至’,难道对他不应惩办吗?应当接受吕产专权之乱与王莽****之祸的教训,上安国家之计,下解万夫的疑惑。”适值夏阳侯归国,周纟亏升司隶校尉。六年夏干旱,皇上亲自去洛阳视察囚犯,有两个人被打伤,身上生了虫,因此被降职任骑都尉。七年,升将作大匠。九年,死在任上。

    黄昌传,黄昌字圣真,会稽郡余姚县人。出身孤苦微贱。住在学官附近,常常看到诸生学习学校的礼仪,因此爱学习,于是学习经学,又学习文书法律,在郡里任决曹。刺史出巡,见黄昌,赞赏他,推举为从事。后来任宛县令,为政主张严猛,喜欢揭发那些暗藏的奸邪之徒。有人偷了他的车盖,黄昌开始不说什么,后来秘密派亲客到门下主管盗贼的人的家里,乘其不备,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捉得,并且把他的家属也都逮捕起来,一并杀掉。世家大族都为之颤惧,都说他神明。朝廷选举贤能之士,黄昌升蜀郡太守。前任太守年老为政多错乱,百姓受冤屈。等到黄昌到任,官吏百姓起诉的有七百多人,全都弄得清清楚楚,没有处理不当的。秘密逮捕了一个盗贼头子,迫使他把各县里的强暴之人的姓名住址一条一条写出来,于是派人分别捉拿或讨伐,没有一个逃脱或跑掉的。那些恶贯满盈的大坏蛋,都跑到别的郡境去了。

    先前,黄昌任州书佐,他的妻子回娘家,在路上遇贼被捉,于是流离转徙到四川嫁了人。她的儿子犯事,不得已到黄昌那里起诉。黄昌怀疑他的母亲不像四川人,因问她的情况,她回答说“:妾本会稽郡余姚戴次公的闺女,州书佐黄昌的妻子。在归家的途中,被贼所掳,才到了这里的。”黄昌惊怪,叫她到面前说:“你怎么识别黄昌呢?”她回答“:黄昌左足心有黑子,他曾经自己说当作二千石的官。”黄昌于是伸出左足让她看。于是互相拥抱悲泣,复为夫妇。任职四年,朝廷征召,再升为陈相。县人彭氏是个老豪强,建筑起很大的房子,高楼就在路旁。黄昌每外出检查工作,彭氏妇人就登在高楼看他。黄昌不高兴,就下令逮捕她关进监狱,审讯处死。又升为河内太守,又再升颍川太守。

    永和五年(140),征召任为将作大匠。汉安元年(142),进补大司农,降为太中大夫,死在任上。

    整理:zln201607

酷吏传第六十讲解

06
    叙述侯封、郅都、宁成、周阳由、赵禹、义纵、王温舒、尹齐、杨仆、咸宣、田广明、田延年、严延年、尹赏等十四个汉代酷吏的事迹。所谓酷吏,就是残暴苛刻的官吏。酷吏的职能,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镇压“盗贼”和严治百姓;二是打击豪猾、压抑贵戚和商贾;三是按照皇帝旨意,强制地推行官方政策。《史记》《汉书》传写酷吏,以汉武帝时为多,《史记》写酷吏十二人,武帝时占了十个;《汉书》写酷吏十四人,武帝时占了八个,另有张汤、杜周设了专传,实际上也是十个。为什么汉武帝时酷吏较多呢?主要原因是,西汉自中期起,阶级矛盾逐渐尖锐化了,“盗贼滋起”;围绕皇权和统治权力的矛盾复杂化了;汉武帝为了“兴功”而不得不“兴利”,进行财政经济的改革,增加和激化了一些矛盾。因此,需要加强统治,集中皇权,推行时政;于是,“知阴阳,人主与俱上下”及“禁奸止邪”的酷吏便应运而生。司马迁和班固基本上肯定酷吏起了“禁奸止邪”的作用,但都主张政宽法平而反对急政酷法,故对酷吏是歧视的。本传写咸宣、严延年等颇有特色。

    孔子曰:“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取;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1)。”老氏称(2):“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3)。…‘法令滋章,盗贼多有(4)。”信哉是言也!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浊之源也(5)。昔天下之罔(网)尝密矣(6),然奸轨(充)愈起,其极也,上下相遁(7),至于不振。当是之时,吏治若救火扬沸(8).非武健严酷,恶能胜其任而始(愉)快乎(9)?言道德者:溺于职矣(10)。故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11)!”“下士闻道大笑之(12)。”非虚言也。

    (1)“导之以政”等句:见《论语·为政篇》。导:诱导。齐:整治。免:谓幸免于罪。无耻:无廉耻之心。德:道德。礼:礼教。有耻:知廉耻。格:谓心悦诚服。(2)老氏:老子。(3)“上德不德”等句:见《老了》第三十八章。不德:谓不在于表面的德。下德:谓拘守于表面的德。(4)法令滋章”二句:见《老子》第五十七章。滋章:滋生彰着。多有:谓不断地发生。(5)法令者三句:意谓为治之体也要法令,但法令不是治理之本。(6)昔:言秦时。(7)下相遁:言官与民都逃避法网。(8)若救火扬沸:言好似救猛火和扬盛沸一样,难以制止。(9)恶(wu):何也。(10)言道德者二句:渭宣扬道德者不能发挥作用。(11)引文见《论语·颜渊篇》。使无讼:意谓使诉讼完全消灭。(12)“下士闻道大笑之”:见《老子》第四十一章。意谓下士不明白“道”的玄深,所以笑之。

    汉兴,破觚而为圆(圆)(1),斫雕而为朴(2),号为罔(网)漏吞舟之鱼(3)。而吏治蒸蒸(4),不至于奸,黎民艾(又)安(5)。由是观之,在彼不在此(6)。高后时,酷吏独有侯封,刻轹宗室(7),侵辱功臣。吕氏已败,遂夷侯封之家。孝景时,晁错以刻深颇用术辅其资(8),而七国之乱发怒于错,错卒被戮。其后有郅都、宁成之伦。

    (1)破觚而为圆:意谓汉除秦苛法,有很大的改变。觚(gu):有觚角。(2)所雕而为朴:谓由繁细变为简朴。斫(zhuo):砍也。雕:镂刻。(3)网漏吞舟之渔:言能吞下船的鱼从网里漏掉,喻法令简疏。(4)蒸蒸:形容纯厚。(5)又(yi)安:治安。(6)在彼不在此:言在道德,不在严酷。 (7)刻轹(li):欺陵。(8)资:才能。

    郅都,河东大阳人也(1)。以郎事文帝,景帝时为中郎将,敢直谏,面折大臣于朝(2)。尝从入上林,贾姬在厕,野彘入厕,上目都(3),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贾姬(4),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姬等邪?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5)?”上还,彘亦不伤贾姬。太后闻之,赐都金百斤,上亦赐金百斤,由此重都。

    (1)河东:郡名。治安邑(在今山西夏县西北)。大阳:县名。在今山西平陆西。《史记》作“杨”。(2)面折:当面指斥。(3)目:言动眼神以使唤人。(4)兵:兵器。(5)奈宗庙太后何:意谓怎能对得起祖宗和太后(皇帝之母)。

    济南瞷氏宗人三百余家(1),豪猾,二千石莫能制(2),于是景帝拜都为济南守。至则诛瞷氏首恶,余皆股栗(3)。居岁余,郡中不拾遗,旁十余郡守畏都如大府(4)。

    (1)济南:郡名。治东平陵(在今山东章丘西北)。瞷(xiàn):姓。(2)二千石:本是汉官阶名,此指郡守。因郡守二千石。(3)股栗:大腿发抖。(4)大府:指上级官府,或指丞相府。

    都为人,勇有气,公廉,不发私书,问遗无所受(1),请寄无所听(2)。常称曰:“己背亲而出(3),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终不顾妻子矣。”

    (1)问遗(yí,旧读wèi):馈赠。(2)请寄:请托。(3)出:指当官。

    都迁为中尉(1),丞相条侯至贵居(倨)也(2),而都揖丞相(3)。是时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独先严酷,致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号曰“苍鹰”(4)。

    (1)中尉:官名。掌京师治安。郅都于景帝前七年为中尉。(2)条侯:周业夫。倨:倨敖。(3)揖:作揖,而不拜。(4)苍鹰:喻酷吏视事如苍鹰之击啄食物。

    临江王征诣中尉府对簿(1),临江王欲得刀笔为书谢上(2),而都禁吏弗与(3)。魏其侯使人间予临江王(4)。临江王既得,为书谢上,因自杀。窦太后闻之,怒,以危法中都(5),都免归家。景帝乃使使即拜都为雁门太守(6),便道之官(7),得以便宜从事。匈奴素闻郅都节,举边为引兵去,竟都死不近雁门。匈奴至为偶人象都(8),令骑驰射,莫能中,其见惮如此。匈奴患之。乃中都以汉法(9)。景帝曰:“都忠臣。”欲释之(10)。窦太后曰:“临江王独非忠臣乎?于是斩都也。

    (1)临江王:景帝的太子刘荣,因事废为临江王。对簿:受审。(2)刀笔:古代的书写工具。刀用以削竹木以为简牍。(3)禁吏弗与:言禁止属吏不给刀笔,恐其告言它事,(4)魏其侯:窦婴。间予:伺间隙私与之。(5)以危法中都:言弄法中伤郅都。(6)雁门:郡名。治善无(在今山西左玉东南)。(7)便道之官:言以家直往雁门赴任,不令到朝廷致谢。(8)偶人:木偶人。(9)乃中都以法:《史记》作“窦太后乃竟中都以汉法”。文义较明。(10)释:放也。

    宁成,南阳穰人也(1)。以郎谒者事景帝(2)。好气(3),为少吏,必陵其长吏(4);为人上,操下急如束湿(5)。猾贼任威(6)。稍迁至济南都尉,而郅都为守。始前数都尉步入府,因吏谒守如县令,其畏都如此。及成往,直凌都出其上(7)。都素闻其声,善遇,与结欢。久之,都死,后长安左右宗室多犯法(8),上召成为中尉。其治效郅都,其廉弗如,然宗室豪桀(杰)人皆惴恐。

    (1)穰:县名。今河南邓县。(2)郎:官名。皇帝侍从官的通称。谒者:官名。属郎中令。(3)好气:言盛气凌人。(4)少吏、长吏:汉制,县令长及丞尉二百石以上,为长吏;百石以下,有斗食佐史之秩,为少吏。(5)操下:驾驭下属。如束湿:湿薪容易束紧,故以“束湿”以喻对属吏非常严刻。(6)猾贼任威:狡黠,作威作福。(7)直凌都同其上:郡守乃一郡之长,郡都尉本在郡守下,而宁成竟然凌郅都,可见其猾贼任威。(8)左右:疑谓天子之左右近臣(杨树达说)。

    武帝即位,徙为内史(1)。外戚多毁成之短,抵罪髠钳(2)。是时九卿死即死,少被刑,而成刑极,自以为不复收(3),乃解脱(4),诈刻传出关归家(5)。称曰:“仕不至二千石,贾不至千万(6),安可比人乎!”乃贳貣陂田千余项(7),假贫民(8),役使数千家(9)。数年,会赦,致产数千万,为任侠,持吏长短(10),出从数十骑。其使民,威重于郡守。

    (1)内史:官名。掌治京师。(2)抵罪髠钳:处以髠钳的刑罚。髠,剃去头发。钳,以铁具束颈。(3)不复收:言不会再起用。(4)解脱:解开刑具而逃。(5)传:与符同,但传不载人名及旅程起迄地点。《居延汉简释文》卷一有“

    整理:zln201607

兴趣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