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朔传第三十五

01
    叙述东方朔的言行。东方朔,武帝初上书自荐而入仕,滑稽,多智,以辞赋谏武帝戒奢侈,又陈农战强国之计,未被采用。《答客难》、《非有先生论》是其辞赋名篇,因他诙谐,武帝以俳优待之。后世流传其事广泛而多失实。《史记》自东方朔以下,皆不传,《汉书》传之,似乎委曲烦碎,实则摹写神情气质极工,宛如漫画。传末论东方朔名过其实,是由于他“诙达多端,不名一行,应谐似优,不穷似智,正谏似直,秽德似隐”,评为“滑稽之雄”。这种人,谈笑自若,不卑不亢,对上不阿谀奉迎,对世不阴谋害人;多了,于世无损;少了,似有所失。详录其言行,既是求名责实,也是供世借鉴。

    东方朔字曼倩,平原厌次人也(1)。武帝初即位,征天下举方正贤良文学材力之士,待以不次之位(2),四方士多上书言得失,自衒鬻者以千数(3),其不足采者辄报闻罢(4)。朔初来,上书曰:“臣朔少失父母,长养兄嫂。年十三学书,三冬文史足用(5)。十五学击剑。十六学《》《书》,诵二十二万言(6)。十九学孙吴兵法,战阵之具,钲鼓之教(7),亦诵二十二万言。凡臣朔固已诵四十四万言。又常服子路之言(8),臣朔年二十二,长九尺三寸,目若悬珠,齿若编贝,勇若孟贲(9),捷若庆忌(10),廉若鲍叔(11),信若尾生(12)。若此,可以为天子大臣矣。臣朔昧死再拜以闻。”

    (1)平原:郡名。治平原(在今山东平原南)。厌次:县名。在今山东惠民县东北。(2)待以不次之位:谓越级提拔。(3)自衒鬻:谓卖弄炫耀自己的才能,(4)报闻罢:意谓经过请示皇帝而不任用。(5)三冬:谓三年。文史足用:王先谦云:“文者,各书之体;史者,史箱所作世之通文字,讽诵在口者也;足用者,言足用以应试。”(6)言:一字为一“言”。(7)钲鼓之教:言指挥军队进退之法。(8)子路:姓仲名由,一字季路,弟子。子路之言:指子路此语:“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见《论语·先进篇》)(9)孟贲:战国时着名的勇士。(10)庆忌:春秋时吴王僚之子。传说庆忌非常敏捷,箭射不中,马追不及,(11)鲍叔:鲍叔牙,春秋时齐大夫,与管仲分财,自取其少。(12)尾生:传说为古代之信士。他与女子约会于桥下,待之不至,遇水而死。

    朔文辞不逊,高自称誉,上伟之(1),令待诏公车(2),奉(俸)禄薄,未得省见(3)。

    (1)伟之:以为大奇(说)。(2)公车:汉代官署名。设公车令,掌管宫殿中司马门的警卫工作,并接待上书的臣民,(3)未得省见:未得召入见天子。

    久之,朔给驺朱(侏)儒(1),曰:“上以若曹无益于县官(2),耕田力作固不及人,临众处官不能治民,从军击虏不任兵事,无益于国用,徒索衣食(3),今欲尽杀若曹。”朱(侏)儒大恐,啼泣。朔教曰:“上即过,叩头请罪。”居有顷,闻上过,朱(侏)儒皆号泣顿首。上问:“何为?”对曰:“东方朔言上欲尽诛臣等。”上知朔多端(4),召问朔:“何恐朱(侏)儒为?”对曰:“臣朔生亦言,死亦言。朱(侏)儒长三尺余,奉(俸)一囊粟,钱二百四十。臣朔长九尺余,亦奉(俸)一囊粟,钱二百四十(5)。朱(侏)儒饱欲死,臣朔饥欲死。臣言可用,幸异其礼;不可用,罢之,无令但索长安米。”上大笑,因使待诏金马门(6),稍得亲近。

    (1)绐:欺骗。驺:主驾车马之吏。侏儒:矮子。(2)若曹:你们。县官:指天子。(3)索:求也。(4)多端:点子多。(5)钱二百四十:为待诏一日之俸,每月俸钱为七千二百(陈直说)。(6)金马门:指未央宫门。门旁有铜马,古名“金马门”。

    整理:zln201607

东方朔传第三十五全文

02
    东方朔,字曼倩,平原郡厌次县人。汉武帝即位不久,征告天下推荐方正、贤良、文学等有才能的士人,以破格授予职位任用他们,四方士人纷纷上书议论国家政事的得失,炫耀卖弄自己才能的人数以千计,其中不够录用条件的就通知他们:上书皇帝已经看了,让他们回家去。东方朔刚到长安,就上书说:  “臣东方朔从小失去父母,由哥哥嫂子养大.十三岁开始读书,三年学会了文书和记事。十五岁学击剑。十六岁学习《诗经》、《尚书》,背诵了二十二万字。十九岁学习孙吴兵法,有关作战阵形的论说、打仗时队伍进退的节制等内容,也背诵了二十二万宇。我总共背诵了四十四万字。还经常熟习子路的言论。我今年二十二岁,身高九尺三寸,眼睛像挂着的珍珠那样明亮,牙齿如同编成串的贝壳整齐洁白,勇猛像孟贲,敏捷如庆忌,廉洁似鲍叔,守信同尾生。像这样的人,可以做天子的大臣了,臣东方朔冒死再拜向皇上禀奏。”

    东方朔上书的文辞不谦逊,赞美抬高自己,汉武帝却认为他是个奇伟的人,命令他在公车府待韶,但俸禄微薄,得不到汉武帝的省问接见。

    遇了很久,有一次东方朔哄骗看管御马圈的侏儒,说:  “皇上认为你们这些人对朝廷没有用处,耕田力作当然赶不上旁人,位居民众之上当官不能治理民事,参军杀敌不能胜任用兵作战,对国家没有丝毫用处,只会耗费衣食,现在皇上要把你们全都杀掉。”侏儒们听了非常害怕,哭哭啼啼。东方朔教唆他们说:“皇上即将从这裹经过,你们要叩头请罪。”遇了一会儿,听说皇上路过,侏儒们都哭着跪在地上磕头。皇上问:“你们为什么这样?”侏儒们回答说:“东方朔说皇上要把我们全都杀掉。”皇上知道东方朔花花肠子多,就召见东方朔,责问他:  “你为什么恐吓那些侏儒呢?”东方朔回答说:“臣东方朔活着也要说,死了也要说。侏儒高三尺多,俸禄是一袋粟,二百四十钱。臣东方朔高九尺多,俸禄也是一袋粟,二百四十钱。侏儒饱得要死,臣东方朔饿得要死。如果我的话可以采纳,希望改变礼节对待我;如果不能采纳,就让我回家,不要让我白吃长安的米。”武帝听了大笑,因此让东方朔待韶金马门,逐渐得到皇上的亲近。

    武帝曾经让一些擅长占卜的术士射覆,把壁虎盖在盆子下面,让他们猜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猜中。东方朔自我介绍说:“臣曾学《易》,请允许我猜猜是什么。”于是他将蓍草排成各种卦象,回答说:“我认为是龙又没有角,说它是蛇又有足,肢肢而行脉脉而视,善于爬墙,这东西不是壁虎就是蜥蜴。”皇上说:“猜得对。”赐给他十匹帛。又让他猜别的东西,连着都猜对了,每次都赐给他帛。

    当时,皇宫裹有个受宠幸的伶人郭舍人,滑稽得很,经常侍从在武帝身边。他说:“东方朔太狂了,不过是侥幸猜中罢了,并没有实在的术数。我希望让东方朔再猜,他猜中了,就打我一百鞭;猜不中,就赐给我帛。”便把树上长的寄生盖在盆子下面,让东方朔猜是什么东西.东方朔说:“是宝薮。”郭舍人说:“果真知道东方朔猜不中。”东方朔说:“生肉叫脍,干肉叫脯,附在树上叫寄生,盖在盆子下面就叫窦薮。”皇上命令倡监鞭打郭舍人,郭舍人疼痛难忍,大声嚎叫。东方朔讥笑他说:  “咄,嘴上没毛,叫声嗷嗷,屁股越来越高。”郭舍人愤怒地说:“东方朔竟敢随便诋毁欺侮天子的侍从官,应该判处弃市死刑。”皇上责问东方朔说:“你为什么诋毁侮辱他?”东方朔回答说:“我不敢诋毁侮辱他,只是跟他说个谜语而已。”皇上问:  “说的是什么谜语?”东方朔说:  “嘴上没毛,是狗洞;叫声嗷嗷,是母鸟喂雏鸟食时的叫声;屁股越来越高,是鹤低头啄食的样子。”郭舍人不服气,就说:“我希望也问东方朔一个谜语,如果不知道,他也应该挨鞭子。”立即胡乱编了个谐音谜语说:“令壶龃,老柏涂,伊优亚,标畔牙。说的是什么?”东方朔说:“令,就是命令。壶,是用来盛放东西的。龃,是牙齿长得不正。老,是人人尊敬的老人。柏,是鬼的廷府。涂,是浸湿的路。伊优亚,是言语含糊不清。标畔牙,是两条狗打架。”郭舍人间的谜语,东方朔应声就答,变化奇巧机锋迭出,没有谜语能难住他,在场的人都非常惊奇。皇上任命东方朔为常侍郎,于是得到武帝的喜爱宠幸。    .

    过了很久,在一个三伏天,武帝诏令赏肉给侍从官员。大官丞到天晚还不来分肉,东方朔独自拔剑割肉,对他的同僚们说:“三伏天应当早回家,请允许我接受皇上的赏赐。”随即把肉包好怀揣着离去。大官丞将此事上奏皇帝。东方朔入宫,武帝说:“昨天赐肉,你不等诏令下达,就用剑割肉走了,是为什么?”东方朔摘下帽子下跪谢罪。皇上说:“先生站起来自己责备自己吧。”东方朔再拜说:“东方朔呀!东方朔呀!接受赏赐不等韶令下达,多么无礼呀!拔剑割肉,多么豪壮呀!割肉不多,又是多么廉洁呀!回家送肉给妻子吃,又是多么仁爱呀!”皇上笑着说:“让先生自责,竟反过来称赞自己!”又赐给他一石酒、一百斤肉,让他回家送给妻子。

    当初,在建元三年,汉武帝开始微服出行,北至池阳宫,西至黄山宫,南到长杨宫,东游宜春宫。微服出行常常在每年新酒酿成宗庙饮酌完毕的时候。八九月间,皇上与随从的侍中、常侍、武骑,以及待韶陇西郡、北地郡能骑善射的良家子约定在殿门等候,所以从这时开始有了“期门”的称号。武帝微服出行在夜漏下了十刻才出发,常常假称是平阳侯曹寿。次日天明,到达终南山下,或驰射鹿猪狐兔,或徒手格击熊熊,奔驰在禾地稻田裹,农民们都大声呼喊叫骂,相聚在一起,向雩p县、杜县县令告状。县令前往射猎的地方,要求谒见平阳侯,那些骑马的侍从想要鞭打县令。县令大怒,派属吏呵斥制止,射猎的几个骑手被扣留,于是他们拿出皇帝的御用物品,纠缠了许久才得以离去。开始的时候,皇帝深夜出宫,次日傍晚返回,后来就携带五天的食品,到第五天该去长信宫谒见太后时才回京。武帝十分喜欢这种微服出游射猎。此后,终南山下的老百姓才知道是皇帝经常微服出来射猎,但武帝还有些迫于太后的压力,不敢远行。丞相御史知道皇上的心意,就派右辅都尉在长杨宫以东巡逻,又命令右内史征发平民,到皇帝射猎的地方听候调用。后来又私下为皇帝设置了更衣处,还配置了宫人,从宣曲宫以南共设置了十二所更衣处,供皇帝白天休息更衣,夜晚则去各行宫住宿,武帝多临幸长杨、五柞、倍阳、宣曲等宫。汉武帝认为路远劳苦,又被老百姓厌恨,于是派太中大夫吾丘寿王和两个懂算术的待诏,将阿城以南,盐厘以束,宜春宫以西地区,总计其中农田顷亩数,及农田折合价值的多少,编为簿册,打算在这裹置建上林苑,让它和终南山相连。武帝又诏令中尉、左右内史标划出属县的荒地,想以此抵偿给郭、杜二县的农民。吾丘寿王向皇帝奏报了所做的事,皇上大喜,称赞他做得好。当时东方朔在旁边,向皇上进谏说:臣听说,为人谦逊恬静谨厚,天就显现报应,用福泽来报应他;为人骄纵奢侈,天也显现报应,用灾异来报应他。现在陛下修建台观廊屋,只愁它不高;射猎的地方,惟恐它不广。如果天不降灾祸,那么三辅地区都可以作为陛下的苑囿,何必局限于盖匣、鄂、杜等地呢?奢侈超越了礼制,天为此而降灾,上林苑虽然小,臣还认为它太大了。终南山是天下险要之地,南边有长江、淮河、北边有黄河、渭水。这个地方从妍水、陇山以束,到商、雒二县以西,土地肥沃,物产富饶。汉朝建立时,离开三河,留居在灞水、潼水以西,定都于泾水、渭水南面的长安,这一带是被称为天下山JI!形胜物产丰饶的“陆海之地”,秦国之所以能够降服西戎兼并山东六国,就是因为据有这块地方.这裹的山出产玉石、金、银、铜、铁等矿产,还出产豫章、檀香、柘树等珍贵木材,异类的奇物,不可探究它的本原,这裹有百工生产的原料,是万民赖以富足的宝地。又有粳稻、梨、栗、桑、麻、竹箭的丰饶,土壤适宜种姜和芋头,水中盛产蛙、鱼。贫穷的人靠这些丰衣足食,没有饥寒之忧。所以丰、镝之间号称沃土膏壤,这裹的地价每亩一斤黄金。现在把它划为苑囿,断绝陂池水泽之利,并又占取农民肥沃的土地,上使国家的财用匮乏,下夺百姓赖以谋生的农桑之业。离弃成功,趋就失败,减损粮食收入,这是不能建上林苑的第一个原因。况且,使荆棘丛林茂密繁盛,以生长养育麋鹿,拓广狐兔栖身的园地,扩大虎狼出没的丘墟,又毁坏人家的坟茔墓地,拆除人家的居室屋庐,使幼弱怀土思乡,耆老涕泣悲哀,这是不能建上林苑的第二个原因。拓地营建,筑墙为苑,骑马驰骋于东西,驾车驱奔于南北,又有深沟大渠,尽一日田猎之乐自然不会危及天子无限的富贵,这是不可建上林苑的第三个原因。因此,务求苑囿广大,不恤农时,不是强国富民的办法。

    殷纣王兴建九市之宫,因而诸侯反叛;楚灵王垒筑章华台,因而楚民离散;秦始皇修建阿房宫,因而天下大乱。像粪土似的愚昧臣子,忘掉生命触犯死刑,违逆皇上的盛 意隆旨,罪该万死,不能了却弘大心愿,希望陈奏《泰阶六符经》,用它来观察天象的变异,这是不能不明察的。

    这天因为上奏《泰阶六符经》的事,汉武帝就封东方朔为太中大夫、给事中,赏赐黄金一百斤。但武帝仍按吾丘寿王上奏的计划修建了上林苑。

    遇丫很久,隆虑公主的儿子昭平君娶丫汉武帝的女儿夷安公主。隆虑公主病危时,拿黄金千斤、钱一千万替昭平君预先赎免死罪,武帝允准了她的要求。隆虑公主死后,昭平君日益骄纵,喝醉酒杀死了夷安公主的保姆,被捕入狱,囚禁在内宫。因为他是隆虑公主的儿子,廷尉向皇上请示,请求给昭平君定罪,左右大臣纷纷为昭平君说情:“以前隆虑公主拿重金为他赎过死罪,陛下批准了隆虑公主的请求。”武帝说:“我妹妹老年才有这么个儿子,临死把他托付给我:”于是为昭平君的事流泪叹息,过了好久,才说:“法令,是先帝制定的,要是因为同情妹妹而违背先帝的法令,我还有什么脸面进高帝的祠庙呢!再说也对不起老百姓。”于是批准了廷尉给昭乎君定罪的奏请,武帝哀痛不能自止,左右的人都非常悲伤。束方朔却上前给武帝祝寿说:“臣听说圣明的君王执政,赏赐不避仇人,诛罚不选择是不是亲骨肉。《尚书》上说:‘不要袒护不要偏私,王道坦荡无碍无阻。,这两者为五帝所推重,连三王也难以做到。陛下这样做了,因此四海之内广大人民各得其所,天下大幸!臣东方朔举杯敬酒,冒死再拜,祝皇上万岁。”武帝竟然站起身,回皇宫去了,傍晚召见东方朔责备他说:“古书上说‘该说的时候才说,别人不厌烦他的话。,今天先生给我祝寿,是时候吗?”东方朔脱去帽子叩头说:“臣听说快乐过分就会阳气过盛,悲伤过度就会阴气亏损,阴阳变异就会心气躁动,心气躁动就会精神散乱,精神散乱就会使邪气趁虚而入。消忧解愁没有什么能比得上酒,臣东方朔之所以给陛下祝寿,是显明陛下刚正不阿,因此才用酒为陛下止哀啊。臣愚昧不知忌讳,该死。”在此之前,东方朔曾因喝醉了酒进入殿中,在殿上小便,被弹劾犯下大不敬罪,武帝下诏把他贬为平民,在宦者署待诏,因为这次与皇上的对话,又被任命为中郎,赐帛一百匹。

    当初,漠武帝的姑母馆陶公主号称窦太主,堂邑侯陈午娶她为妻。陈午死后,太主寡居,五十多岁了,却亲近、宠幸一个年轻人董偃。起先董偃和母亲以卖珠为生,董偃那时十三岁,经常随母亲出入窦太主家。窦太主的侍从都夸董偃俊秀漂亮,窦太后召见董偃母子,对董偃母亲说:“我替你抚养这孩子吧。”因而将他留在府中,教他写字、算术、相马、驾车、射箭等技巧,还让他读了些传记类的书。董偃到十八岁时行了冠礼,太主出门他驾车,太主回府他在身边侍奉。董偃性情温柔慈爱他人。因为宝太主宠爱他的缘故,很多王公都接待他,名扬长安城,号称董君。宝太主趁机推荐他,让他散财结交士人,命令掌管府中金帛的中府官说:  “董君支出的财物,一天中黄金满一百斤,钱满一百万,帛够一千匹,才禀告我。”安陵县人袁叔,是袁盎哥哥的儿子,和董偃要好,对董偃说:  “你私下侍奉窦太主,暗藏无法预测的大祸,你想怎样求得自安呢?”董偃害怕地说:“我担忧这事已经很久了,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解脱。”袁叔说:“顾城庙远离长安没有供皇上居住的宿宫,那裹有竹林和楸树林,可供皇上游玩,又有皇帝的籍田,皇上要亲自巡行禾稼,你为什么不禀告太主,把长门园献给皇帝呢?造正是皇上想要的地方。这样一来,皇上知道主意是你出的,那你就可以安枕而卧,永无恐惧悲愁之忧。如果久久不这样做,皇上要长门园,对你怎么样呢?”董偃拜谢说:“敬听你的教诲。”于是,董偃入府将此计禀告太主,窦太主立即上书把长门园献给武帝。皇上大喜,把宝太主的长门园改名为长门宫。太主也很高兴,让董偃送一百斤黄金给袁叔祝寿。

    袁叔因此替董偃筹划求见皇上的办法,让宝太主假称有病不能朝见皇帝。武帝亲自到窦太主府探视病情,问太主有什么要求,太主辞谢说:“臣妾幸运地蒙受陛下的厚恩、先帝的遣德,能参加奉朝大典,行君臣之礼,列为公主,赏赐封邑以收入租赋,恩德天高地厚,死也无法弥补内心的愧疚。假如有一天我猝然不能尽侍奉皇上的职事,贱躯先填沟壑,私下感到遣憾的是,不能了却我报答陛下的心愿,希望陛下有时也能忘掉朝政,调养精神,从中掖庭回宫时,多走几步路光临我的府第,使我能献酒给陛下祝寿,在您身边使您快乐.如果能这样,就是死了,还有什么遗恨呢!”皇上说:“太主愁什么?希望你早Et康复。我担心随同的群臣、侍从太多,让你太破费了。”武帝说完返回宫中。不久,太主病体痊愈,上朝谒见皇帝,皇上拿一千万钱置办酒宴与太主畅饮。过了几天,武帝驾临太主府第,太主穿上厨子用的围裙,亲自引武帝进府,登上台阶请武帝在大厅就坐.还没坐定,武帝就说:  “希望见见主人翁。”太主就急忙下殿,除下簪子耳环,光着脚叩头请罪说:  “臣妾没有脸面见人,辜负了陛下,犯下死罪。陛下不加罪于我,妾叩头请罪。”武帝下诏免去太主的罪。太主戴上簪子穿好鞋站起身,到束厢房领董偃出来。董偃戴着下人包头用的绿巾,身穿套袖,随着太主来到殿前,俯伏于地.太主这才介绍说:  “馆陶公主的厨子董偃冒死拜见皇上。”董偃趁机叩头请罪,皇上让他起来。诏令赐予衣帽让他上殿。董偃起身,去换衣服就坐.太主亲自给武帝献食敬酒。在此时,董偃虽受尊重但无称号,称为“主人翁”,君臣开怀畅饮,欢乐异常。太主于是敬献了许多金、钱、杂色丝帛,请武帝赐给将军、列侯、侍从官员。从此董偃更加显贵宠幸,天下没有不知道他的。各郡国的赛狗、跑马、踢球、弄剑之徒,纷纷聚集到董偃周围。董偃经常随从武帝到北宫游戏,去上林苑平乐观驰逐射猎,观看斗鸡、踢球、赛狗、跑马等比赛,皇上非常喜欢这些游乐。于是皇上在宣室设酒宴招待窦太主,并派谒者引董偃进宫.

    整理:zln201607

东方朔传第三十五原文

03
    由我国东汉时期的历史学家班固编撰。 东方朔字曼倩,平原厌次人也。武帝初即位,征天下举方正贤良文学材力之士,待以不次之位,四方士多上书言得失,自炫鬻者以千数,其不足采者辄报闻罢。朔初来,上书曰:“臣朔少失父母,长养兄嫂。年十三学书,三冬文史足用。十五学击剑。十六学《诗》、《书》,诵二十二万言。十九学孙、吴兵法,战阵之具,钲鼓之教,亦诵二十二万言。凡臣朔固已诵四十四万言。又常服子路之言。臣朔年二十二,长九尺三寸,目若悬珠,齿若编贝,勇若孟贲,捷若庆忌,廉若鲍叔,信若尾生。若此,可以为天子大臣矣。臣朔昧死再拜以闻。”

    书    名 汉书东方朔传 作    者班固 类    别 历史 年    代 东汉

    整理:zln201607

东方朔传第三十五翻译

04
    译文

    东方朔,字曼倩,平原郡厌次县人。汉武帝即位不久,征告天下推荐方正、贤良、文学等有才能的士人,以破格授予职位任用他们,四方士人纷纷上书议论国家政事的得失,炫耀卖弄自己才能的人数以千计,其中不够录用条件的就通知他们:上书皇帝已经看了,让他们回家去。东方朔刚到长安,就上书说: “臣东方...

    整理:zln201607

东方朔传第三十五赏析

05
    割肉遗妻

    东方朔做常侍郎的时候,汉武帝有一次在伏天赏赐肉给侍从。然而负责分肉的太官丞却迟迟未来。东方朔便独自拔剑割肉,并对他的同僚们说:“伏天应当早点回家,请允许我接受天子的赏赐。”随即把肉包好怀揣着离去。后来太官丞将此事上奏汉武帝。武帝便问东方朔:“昨天赐肉,你不等诏令下达,就用剑割肉走了,是为什么?”于是东方朔脱帽跪谢请罪。汉武帝说:“先生站起来自责吧!”东方朔再拜说:“东方朔呀!东方朔呀!接受赏赐却不等诏令下达,这是多么无礼呀!拔剑割肉,多么豪壮呀!割肉不多,又是多么廉洁呀!回家送肉给妻子吃,又是多么仁爱呀!”汉武帝听罢笑着说:“让先生自责,没想到你竟反过来称赞自己!”于是又赐给他一石酒、一百斤肉,让他回家送给妻子。

    整理:zln201607

东方朔传第三十五注释

06
    上尝使诸数家射覆(1),置守宫盂下(2),射之,皆不能中。朔自赞曰:“臣尝受《易》,请射之。”乃别蓍布卦而对曰(3):“臣以为龙又无角,谓之为蛇又有足,跂跂脉脉(眽眽)善缘壁(4),是非守宫即蜥蜴。”上曰:“善。”赐帛十匹。复使射他物,连中,辄赐帛。

    (1)数家:术数家。射覆:猜测覆盖之物。是古代近于占卜的一种游戏。(2)守宫:蝎虎。俗称“壁虎”。(3)别:分也。(4)跂跂:虫爬行貌。脉脉(mòmò):凝视貌。

    时有幸倡郭舍人(1),滑稽不穷,常侍左右,曰:“朔狂,幸中耳,非至数也(2)。臣愿令朔复射,朔中之,臣榜百(3),不能中,臣赐帛。”乃覆树上寄生(4),令朔射之。朔曰:“是窭薮也(5)。”舍人曰:“果知朔不能中也。”朔曰:“生肉为脍,干肉为脯;着树为寄生,盆下为窭数。”上令倡监榜舍人(6),舍人不胜痛,呼謈(7)。朔笑之曰:“咄(8)!口无毛(9),声謷謷(10),尻益高(11)。”舍人恚曰:“朔擅诋欺天子从官,当弃市。”上问朔:“何故诋之?”对曰:“臣非敢诋之,乃与为隐耳(12)。”上曰:“隐云何?”朔曰:“夫口无毛者,狗窦也(13);声謷謷者,鸟哺也(14);尻益高者,鹤俯啄也。”舍人不服,因曰:“臣愿复问朔隐语,不知,亦当榜。”即妄为谐语曰(15):“令壶龃,老柏涂(途),伊优亚,狋吽牙(16),何谓也?”朔曰:“令者,命也。壶者,所以盛也(17)。龃者,齿不正也。老者,人所敬也。柏者(18),鬼之廷也。涂(途)者,渐洳径也(19)。伊优亚者,辞未定也 ◆吽牙音,两犬争也。”舍人所问,朔应声辄对,变诈锋出,莫能穷者,左右大惊。上以朔为常侍郎(20),遂得爱幸。

    (1)幸倡:得到皇帝宠幸的倡优。(2)至:实也。(3)榜:鞭挞。(4)寄生:寄生于他物的生物。(5)窭数:放在头上用以顶物的环形草垫。(6)倡监:谓黄门倡监,当属于黄门令(陈直说)。(7)謈(bó):因痛而呼叫。(8)咄(duō):呵叱声。(9)口无毛:谓后窍(杨树达说)。(10)嗷嗷(áo áo):嘈杂声。(11)尻(kāo):臀部。(12)隐:谓隐语,即谜语。(13)狗窦:狗洞。有说当作“狗穴窦”(刘攽说)。(14)(kòu,又读gòu):待母哺食的雏鸟。(15)谐语:和韵之语。(16)狋(yí,又读yín):犬争斗声。吽(óu):犬争斗声。(17)盛(chéng):受物。(18)柏:指墓上之柏。(19)渐洳(rù):浸湿。(20)常侍郎:官名。侍从皇帝。

    久之,伏日(1),诏赐从官肉。大(太)官丞日晏不来(2),朔独拔剑割肉,谓其同官曰:“伏日当早归,请受赐。”即怀肉去。大(太)官奏之(3)。朔入,上曰:“昨赐肉,不待诏,以剑割肉而去之,何也?”朔免冠谢。上曰:“先生起自责何也。”朔再拜曰:“朔来!朔来!受赐不待诏,无礼也!拔剑割肉,一何壮也!割之不多,又何廉也!归遗细君(4),又何仁也!”上笑曰:使先生自责,乃反自誉!”复赐酒一石,肉百斤,归遗细君。

    (1)伏日:三伏之日。即盛暑之时。(2)太官丞:少府属官。晏:晚也。(3)之:衍字(刘攽、王念孙等说)。(4)细君:东方朔妻子之名。

    初,建元三年(1),微行始出(2),北至池阳(3),西至黄山(4),南猎长杨(5),东游宜春(6)。微行常用饮酎已(7)。八九月中,与侍中常侍武骑及待诏陇西北地良家子能骑射者期诸殿门(8),故有“期门”之号自此始(9)。微行以夜漏下十刻乃出,常称平阳侯(10)。旦明,入山下驰射鹿豕狐兔,手格熊罴,驰骛禾稼稻秔(粳)之地。民皆号呼骂詈,相聚会,自言鄠杜令(11),令往,欲谒平阳侯,诸骑欲击鞭之。令大怒,使吏呵止,猎者数骑见留,乃示以乘舆物(12),久之乃得去。时夜出夕还,后赍五日粮,会朝长信宫(13),上大欢乐之。是后,南山下乃知微行数出也(14),然尚迫于太后,未敢远出(15)。丞相御史知指(旨)(16),乃使右辅都尉激循长杨以东(17),右内史发小民共(供)待会所(18)。后乃私置更衣(19),从宣曲以南十二所(20),中休更衣(21),投宿诸宫,长杨、五柞、倍阳、宣曲尤幸(22)。于是上以为道远劳苦,又为百姓所患,乃使太中大夫吾丘寿王与待诏能用算者二人,举籍阿城以南(23),盩厔以东(24),宜春以西,提封顷亩(25),及其贾直(价值),欲除以为上林苑,属之南山(26)。又诏中尉,左右内史表属县草田(27),欲以偿鄠杜之民。吾丘寿王奏事,上大说(悦)称善。时朔在傍,进谏曰(28):

    (1)建元三年:前138年,(2)微行:此上脱一“上”字(王念孙说)。微行,谓化装出行。(3)池阳:汉宫名。在今陕西泾阳县西北。(4)黄山:汉宫名。在今陕西兴平县南。(5)长杨:汉宫名。在今陕西周至县境。(6)宜春:汉宫名。在今陕西西安市东南。(7)用饮酎已:以酎祭完毕之时。(8)武骑:武骑常侍之简称。陇西、北地:皆郡名。(9)期门:汉武帝以陇西、天水等郡“良家子”组成。武帝微行,执兵器护卫,“期诸殿门”,故名。属光禄勋。平帝时改称虎贲郎。(10)常称平阳侯:平阳侯曹寿尚帝姊,时见尊宠,故称之(如淳说)。(11)鄠(hù):县名。在今陕西户县北。杜:县名。在今陕西西安市东南。(12)乘舆物:汉宫服用器具。大部分器具上刻有乘舆或宫名字样(陈直说)。(13)长信宫:太后所居之宫。天子五日一朝长信宫。(14)南山:终南山,横亘于关中的南面。(15)迫于太后,未敢远出:自建元六年(前135)太后崩后,武帝常四出远游。(16)指(旨):谓天子之意。(17)右辅都尉:指中尉(太初元年更名为执金吾)所属之左右京辅都尉(吴询说)。徼循:巡逻。(18)右内史:官名。秦始皇置内史,掌治京畿地方。汉景帝时分左右内史。太初元年改右内史置京兆尹。(19)更衣:指休息更衣之处。(20)宣曲:汉宫名。在昆明池西,在今陕西长安县西南。十二所:十二个休息处。(21)中休:午休。(22)五柞:汉宫名。在今陕西周至县。倍阳:即阳,汉宫名。在今陕西户县西南。(23)举籍:为簿籍。阿城:秦阿房宫之别名。在今陕西长安县西。(24)盩厔(zhóuzhì):县名。今陕西周至县。(25)提封:总计。(26)属:连也。(27)草田:未耕垦的荒田。(28)进谏曰:下文是《谏除上林苑》。

    臣闻谦逊静悫(1),天表之应,应之以福;骄溢靡丽,天表之应,应之以异。今陛下累郎(廊)台,恐其不高也;戈猎之处,恐其不广也。如天不为变,则三辅之地尽可以为苑(2),何必盩厔、鄠、杜乎!奢侈越制,天为之变,上林虽小,臣尚以为大也。

    (1)悫(què):诚笃;忠厚。(2)三辅之地:此指中尉及左右内史所管辖的区域。

    夫南山,天下之阻也,南有江淮,北有河渭,其地从汧陇以东(1),商雒以西(2),厥壤肥饶。汉兴,去三河之地(3),止灞浐以西(4),都径渭之南(5),此所谓天下陆海之地(6),秦之所以虏西戎兼山东者也。其山出玉石、金、银、铜、铁,豫章、檀、柘(7),异类之物,不可胜原(8),此百工所取给,万民所仰足也。又有秔(粳)稻梨栗桑麻竹箭之饶,土宜姜芋,水多蛙鱼,贫者得以人给家足,无饥寒之忧。故酆镐之间号为土膏(9),其贾(价)亩一金。今规以为苑,绝陂池水泽之利,而取民膏腴之地,上乏国家之用,下夺农桑之业,弃成功,就败事,损耗五谷,是其不可一也。且盛荆棘之林,而长养麋鹿,广狐免之苑,大虎狼之虚(墟),又坏人家墓,发人室庐,令幼弱怀土而思,耆老泣涕而悲,是其不可二也。斥而营之(10),垣而囿之,骑驰东西,车骛南北(11),又有深沟大渠,夫一日之乐不足,以危无堤之舆(12),是其不可三也。故务苑囿之大,不恤农时,非所以强国富人也。

    (1)汧、陇:汧水,陇山。(2)商洛:商、上洛二县。在今陕西商县。(3)去三河之地:谓去洛阳而不都。(4)灞、浐:二水名。皆在长安东。(5)泾、渭:二水名。关中两大河流。(6)陆海:言关中平原物产丰富,故谓之“陆海”。(7)豫章:木名。即樟木。檀、柘:皆珍贵之木材。(8)原:计也。不可胜原:言不可胜计。(9)酆:古地名。在今陕西户县东。镐:古都名。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南。(10)斥而营之:谓量度而经营之。(11)骛:乱骑曰“骛”。(12)一日之乐:谓畋猎。无堤之舆:言车舆驰骋不为防。

    夫殷作九市之宫而诸侯畔(叛)(1),灵章华之台而楚民散(2),秦兴阿房之殿而天下乱(3)。粪土愚臣(4),忘生触死(5),逆盛意,犯隆指,罪当万死,不胜大愿,愿陈《泰阶六符》(6),以观天变,不可不省。

    (1)殷作九市之宫:传说商纣王在宫中设九市。(2)灵王起章华台:楚灵王作章华台,纳亡人实之,终于发生乾溪之祸。章华台故址在今湖北监利县西北。(3)阿房之殿:即阿房宫。(4)粪土:臣对君自卑之称。(5)忘生触死:言忘其身而触死罪。(6)《泰阶六符》:《艺文志》天文家有《泰阶六符》一卷,注引李奇曰:“三台谓之泰阶,两两成体,三台故六。观色以知吉凶,故曰‘符’。”周寿昌疑朔即陈此书。

    是日因奏《泰阶》之事,上乃拜朔为太中大夫给事中,赐黄金百斤。然遂起上林苑(1),如寿王所奏云。

    (1)遂:竟也。

    久之,隆虑公主子昭平君尚帝女夷安公主(1),隆虑主病困,以金千斤钱千万为昭平君豫赎死罪,上许之。隆虑主卒,昭平君日骄,醉杀主傅(2),狱系内官(3)。以公主子,廷尉上请请论(4),左右人人为言:“前又入赎,陛下许之。”上曰:“吾弟老有是一子(5),死以属(嘱)我。”于是为之垂涕叹息,良久曰:“法令者,先帝所造也,用弟故而诬先帝之法,吾何面目入高庙乎!又下负万民。”乃可其奏,哀不能自止,左右尽悲。朔前上寿:曰:“臣闻圣王为政,赏不避仇雠,诛不择骨肉。《书》曰:‘不偏不党,王道荡荡(6)。’此二者,五帝所重,三王所难也。陛下行之,是以四海之内元元之民各得其所,天下幸甚!臣朔奉觞(7),昧死再拜上万岁寿。”上乃起,入省中(8),夕时召让朔(9),曰:“传曰‘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10)。’今先生上寿,时乎(11)?”朔免冠顿首曰:“臣闻乐太甚则阳溢,哀太甚则阴损,阴阳变则心气动,心气动则精神散,精神散而邪气及。销(消)忧者莫若酒,臣朔所以上寿者,明陛下正而不阿(12),因以止哀也。愚不知忌讳,当死。”先是,朔尝醉入殿中,小遗殿上(13),劾不敬。有诏免为庶人,待诏宦者署,因此对复为中郎,赐帛百匹。

    (1)隆虑公主:景帝之女,武帝之妹。(2)主傅:指隆虑公主之傅姆(保姆)。(3)内官:官署名。(4)请论:申请判定其罪。(5)弟:谓妹。《景十三王传》以隆虑公主为武帝姊。(6)“不偏不党”二句:见《尚书·周书·洪范》。荡荡:平坦貌。(7)觞(sháng):古代盛酒器。奉觞:敬酒。(8)省中:即宫中。(9)夕:曰:当作“少”。让:责也。(10)传:指古籍,这里指《论语》。引文见《论语·宪问》。谓应说话时才说话,别人不厌恶其言。(11)时乎:谓是合适的时候吗,(12)阿:本意阿其所好。这里谓喜受阿谀。(13)小遗:小便。

    初,帝姑馆陶公主号窦太主(1),堂邑侯陈午尚之。午死,主寡居,年五十余矣,近幸董偃。始偃与母以卖珠为事,偃年十三,随母出入主家。左右言其姣好(2),主召见,曰:“吾为母养之。”因留第中,教书计相马御射(3),颇读传记。至年十八而冠,出则执辔,入则侍内。为人温柔爱人,以主故,诸公接之,名称城中,号曰董君,主因推令散财交士,令中府曰(4):“董君所发,一日金满百斤,钱满百万,帛满千匹,乃白之(5)。”安陵爰叔者(6),爱盎兄子也,与偃善,谓偃曰:“足下私侍汉主,挟不测之罪,将欲安处乎(7)?”偃惧曰:“优之久矣,不知所以(8)。”爰叔曰:“顾城庙远无宿宫(9),又有萩竹籍田(10)。足下何不白主献长门园(11)?此上所欲也。如是,上知计出于足下也,则安枕而卧,长无惨怛之忧(12)。久之不然,上且请之,于足下何如?”偃顿首曰:“敬奉教。”入言之主,主立奏书献之。上大说(悦),更名窦太主园为长门宫。主大喜,使偃以黄金百斤为爰叔寿。

    (1)馆陶公主:文帝之女,窦太后所生,武帝之姑,故又称“窦太主”。(2)姣:美丽。(3)计:计算。(4)中府:官名。掌公主金帛之藏。(5)白:报告。(6)爰叔:爰种之家。爰种乃爰盎(本书有其传)之侄。(7)将欲安处:意谓怎样使得将来自安。(8)所以;言用何计。(9)城:当作“成”。顾成庙:文帝庙。(10)萩:疑当作“荻”(吴恂说)。荻竹籍田:意谓荻竹丛生难以尽除,籍田于礼又不可废,实建宿舍之处。(11)长门园:窦太主在长门之园。此园可以为宿馆之处,故献之。长门在今陕西长安城东南。(12)惨恒:忧伤。

    叔因是为董君画求见上之策,令主称疾不朝。上往临疾,问所欲,主辞谢曰:“妾幸蒙陛下厚恩,先帝遗德,奉朝请之礼,备臣妾之仪,列为公主,赏赐邑入(1),隆天重地,死无以塞责(2)。一日卒(猝)有不胜洒扫之职,先狗马填沟壑,窃有所恨,不胜大愿,愿陛下时忘万事,养精游神,从中掖庭回舆,枉路临妾山林(3),得献觞上寿,娱乐左右。如是而死,何恨之有!”上曰:“主何忧?幸得愈。恐群臣从官多,大为主费。”上还。有顷,主疾愈,起谒,上以钱千万从主饮。后数日,上临山林,主自执宰敝膝(4),道(导)入登阶就坐。坐未定,上曰:“愿谒主人翁。”主乃下殿,去簪珥(5),徒跣顿首谢曰(6):“妾无状(7),负陛下,身当伏诛。陛下不致之法,顿首死罪。”有诏谢。主簪履起,之东箱自引董君。董君绿帻傅(8),随主前,伏殿下。主乃赞(9):“馆陶公主胞(庖)人臣偃昧死再拜谒。”因叩头谢,上为之起。有诏赐衣冠上(10)。偃起,走就衣冠。主自奉食进觞。当是时,董君见尊不名,称为“主人翁”,饮大欢乐。主乃请赐将军列侯从官金钱杂缯各有数。于是董君贵宠,天下莫不闻。郡国狗马蹴鞠剑客辐凑董氏(11)。常从游戏北宫,驰逐平乐(12),观鸡鞠之会,角狗马之足(13),上大欢乐之。于是上为窦太主置酒宣室,使谒者引内(纳)董君。

    (1)邑入:指食邑之租赋收入。(2)塞:补也。(3)山林:公主园中有山,谦不敢称第,故托山林(应动说),(4)主自执宰敝膝:谓公主自为庖人(厨师)。宰:杀牲。敝膝:当作“蔽膝”,腐人之围裙。(5)簪(zān):插髻的首饰。珥:珠玉耳饰。(6)徒跣:赤脚步行。(7)无状:犹言无脸见人。(8)绿帻(zé):绿色的包头巾,傅(gōu):袖套。劳作时用,以便做事。(9)赞:言进传谒辞。(10)上:上殿。(11)蹴鞠:古代类似今之足球运动。(12)平乐:观名。在上林苑中。或说在未央宫北。(13)角狗马之足:谓狗马赛跑。角:比赛。足:谓跑。

    是时,朔陛戟殿下(1),辟戟而前曰:“董偃有斩罪三,安得入乎?”上曰:“何谓也?”朔曰:“偃以人臣私侍公主,其罪一也。败男女之化,而乱婚姻之礼,伤王制,其罪二也。陛下富于春秋,方积思于《六经》,留神于王事,驰骛于唐虞,折节于三代,偃不遵经劝学,反以靡丽为右(2),奢侈为务,尽狗马之乐,极耳目之欲,行邪枉之道,径淫辟(僻》之路(3),是乃国家之大贼(4),人主之大蜮(5)。偃为淫首,其罪三也。昔伯姬燔而诸侯惮(6),奈何乎陛下!”上默然不应,良久曰:“吾业以(已)设饮,后而自改。”朔曰:“不可。夫宣室者,先帝之正处也,非法度之政不得入焉。故yín乱之渐,其变为篡,是以竖貂为淫而易牙作患(7),庆父死而鲁国全(8),管蔡诛而周室安(9)。”上曰:“善。”有诏止,更置酒北宫,引董君从东司马门(10)。东司马门更名东交门。赐朔黄金三十斤。董君之宠由是日衰,至年三十而终。后数岁,窦太主卒,与董君会葬于霸陵(11)。是后,公主贵人多逾礼制(12),自董偃始。

    (1)陛戟:持战列于阶前。(2)右:谓尊之。(3)径:由也。(4)贼:一种专食苗节的害虫。(5)蜮(yù):一种食禾苗的害虫。相传它能含沙射人,比喻阴险小人。(6)伯姬燔而诸侯惮:参考《春秋》及三传(襄公三十年)。伯姬:春秋时宋恭姬,宫中失火时,她守礼等待保姆,被烧死。惮:敬惮。(7)竖貂、易牙:皆齐桓公之内臣。竖貂自割生殖器而为宦者,易牙烹其子以奉桓公。管仲以为二人诈伪,劝齐桓公去之。管仲死,桓公又召用二人。桓公病,二人作乱,封锁宫门,不给以饮食。桓公饿死于寿宫,尸体腐烂生虫,三月不葬。(8)庆父:春秋时鲁桓公之子,庄公之弟。庄公死,庆父杀庄公之子闵公而欲作乱,不克,奔莒。其后僖公求之于莒,莒遣庆父返,缢之于密。于是僖公乃定其位。(9)管蔡:管叔、蔡叔,皆周武王之弟。武王去世,成王年幼,摄政,二人不服,与武庚一起叛乱,被周公旦平定而诛逐,周才得安定。(10)东司马门:其下当有“入”字(王念孙说)。(11)霸陵:汉文帝陵。又县名,在今陕西西安市东北。(12)公主贵人多逾礼制:例如,盖长公主近幸丁外人,阳石公主与太仆公孙敬声私通等皆是。

    时天下侈靡趋末(1),百姓多离农亩。上从容问朔:“吾欲化民,岂有道乎?”朔对曰:“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上古之事,经历数千载,尚难言也,臣不敢陈。愿近述孝文皇帝之时,当世耆老皆闻见之。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身衣弋绨(2),足履革(3),以韦带剑(4),莞蒲为席(5),兵木无刃(6),衣缊无文(7),集上书囊以为殿帷(8);以道德为丽(9),以仁义为准。于是天下望风成俗,昭然化之。今陛下城中为小,图起建章,左凤阙(10),右神明(11),号称千门万户;木土衣绮绣,狗马被缋罽(12);宫人簪玳瑁,垂珠玑;设戏车(13),教驰逐,饰文采,丛珍怪;撞万石之钟,击雷霆之鼓,作俳优,舞郑女。上为淫侈如此,而欲使民独不奢侈失农(14),事之难者也。陛下诚能用臣朔之计,推甲乙之帐燔之于四通之衢(15),却走马示不复用(16),则尧舜之隆宜可与比治矣。《易》曰:‘正其本,万事理;失之豪氂(毫厘),差以千里(17)。’愿陛下留意察之。”

    (1)末:指工商业。(2)弋:黑色。绨:厚增。(3)革:生皮。(xì):鞋。(4)韦带:以韦皮(柔熟之皮革)为带。(5)莞(guān):俗名水葱、席子草。(6)兵木无力:兵器如木而无刃,意谓不注重兵器。(7)衣缊无文:衣内为乱絮,外无文彩。(8)集:收集。上书囊:汉制,上书以青皮囊素裹封书,不中式不得。(9)丽:美也。(10)凤阙:阙名。在建章官内,阙上有金凤。(11)神明:台名。在建章宫内,祭神之处。(12)缋罽:(huìjì)有彩色图案的毛织品。缋,同绘。(13)戏车:一种车技。(14)失农:谓失农业。(15)推:去之意。(16)却:退也。走马:赛跑之马。(17)“正其本”等句:今《易》无此文。

    朔虽诙笑(1),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上常用之。自公卿在位,朔皆敖(傲)弄,无所为屈。

    (1)诙笑:谓嘲谑。

    整理:zln20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