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帝纪第十一

01
    汉哀帝刘欣(前25年-前1年8月15日),字和,汉元帝刘奭之孙,汉成帝刘骜之侄,定陶恭王刘康之子,母丁姬,西汉第十三位皇帝,在位7年。

    阳朔二年(前23年)八月二十二日,其父定陶恭王刘康去世,刘欣袭封定陶王爵位,刘欣年长后,伯父汉成帝无子嗣,在与叔父中山王刘兴经过一年的激烈争夺后,于绥和元年(前8年)被立为太子。

    绥和二年(前7年)三月十八日,汉成帝病逝,刘欣即位为帝,改元建平元年。元寿二年六月初三日(前1年8月15日),在位仅七年的刘欣驾崩,时年二十五岁,谥号孝哀皇帝,葬于义陵。

    整理:zln201607

哀帝纪第十一全文

02
    五月丙戌,立皇后傅氏(1)。诏曰:“《春秋》‘母以子贵’(2),尊定陶后曰恭皇太后,丁姬曰恭皇后,各置左右詹事(3),食邑如长信宫、中宫(4)。”追尊傅父为崇祖侯、丁父为褒德侯(5)。封舅丁明为阳安侯,舅子潢为平周侯。追谥满父忠为平周怀侯,皇后父晏为孔乡侯,皇太后弟侍中光禄大夫赵钦为新成侯。

    (1)傅氏:傅晏之女。(2)“母以子贵”:见《公羊传·隐公元年》。(3)詹事:官名。秦汉置詹事,秩二千石,掌皇后、太子家事。(4)长信宫:成帝之母王太后居于此宫。中宫:皇后之宫。(5)傅父:傅太后之父。丁父:丁太后之父。

    六月,诏曰:“郑声淫而乱乐,圣王所放(1),其罢乐府(2)。”

    (1)放:弃。(2)乐府:主管音乐的官署。罢乐府事,详见本书卷二十二《礼乐志》。

    曲阳侯根前以大司马建壮稷策(1),益封二千户。太仆安阳侯舜辅导有旧恩(2),益封五百户,及丞相孔光、大司空泛乡侯何武益封各千户。

    (1)建社稷策:指王根建议立刘欣为太子。(2)舜:王舜。

    诏曰:“河间王良丧太后三年,为宗室仪表(1),益封万户。”

    (1)仪表:为礼仪之表率。

    又曰:“制节谨度以防奢淫,为政所先,百王不易之道也。诸侯王、列侯、公主、吏二千石及豪富民多畜奴婢,田宅亡(无)限,与民争利,百姓失职,重困不足。其议限列(1)。”有司条奏(2):“诸王、列侯得名田国中(3)列侯在长安及公主名田县道(4),关内侯、吏民名田,皆无得过三十顷(5)。诸侯王奴婢二百人,列侯、公主百人,关内侯、吏民三十人。年六十以上,十岁以下,不在数中(6)。贾人皆不得名田、为吏(7),犯者以律论。诸名田畜奴婢过品(8),皆没入县官(9)。齐三服官、诸官织绮绣,难成,害女红之物,皆止,无作输(10)。除任子令及诽谤诋欺法⑾。掖庭宫人年三十以下,出嫁之。官奴婢五十以上,免为庶人。禁郡国无得献名兽。益吏三百石以下奉(俸)。察吏残贼酷虐者,以时退。有司无得举赦前往事。博士弟子父母死,予宁三年⑿。”

    (1)又曰等句:时师丹辅政,此诏从师丹所请。限列:令条列而为限禁。(2)有司条奏:这是丞相孔光、大司空何武所奏,见本书卷二十四《食货志》。(3)列侯得名田国中:诸侯各有封国,故得以名田国中。名田:占田,各以名自占。(4)名田县道:在长安未就国的列侯与公主,止得名田县道,其限制与关内侯、吏民相同。(5)无得过三十顷:如淳曰:“名田国中者,自其所食国中也,既收其租税,又自得有私田三十顷。名田县道者,令甲,诸侯在国,名田他县,罚金二两。今列侯有不之国者,虽遥食其国租税,复自得田于他县道,公主亦如之,不得过三十顷。”这是说的限田。(6)不在数中:这是限奴陴。六十以上,十岁以下的奴婢,不在限数内。(7)贾人:商贾。(8)过品:超过限额。(9)县官:指官府。(10)齐三服官等句:齐三服官及诸织官,都停止做难以制成的织物以输送朝廷。参考《通鉴》胡注。女红:女工。⑾任子令:吏二千石以上视事满三年,得任同产若子一人为郎。任:保。⑿予宁;予告归。予宁三年:汉代官吏新丧告假期为三月,今因博士弟子通经守礼关系,准假三年。

    秋,曲阳侯王根、成都侯王况皆有罪(1)。根就国,况免为庶人,归故郡。

    (1)有罪:坐山陵未成而置酒歌舞。

    诏曰:“朕承宗庙之重,战战兢兢,惧失天心。间者日月亡(无)光。五星失行,郡国比比地动(1)。乃者河南、颍川郡水出,流杀人民,坏败庐舍。朕之不德,民反蒙辜,朕甚惧焉。已遣光禄大夫循行籍(2),赐死者棺钱,人三千(3)。其令水所伤县邑及他郡国灾害什四以上(4),民赀不满十万,皆无出今年租赋。”

    (1)比比:犹言频频。(2)举籍:举报其名籍。(3)三千:三千钱。(4)灾害什四:灾损失十分之四。

    建平元年正月(1),赦天下。侍中骑都尉新成侯赵钦、成阳侯赵皆有罪(2),免为庶人,徙辽西(3)。

    (1)建平元年:前6年。(2)有罪:二人皆以赵昭议灭继嗣故坐,赵钦是赵昭议之况。赵,《表》言赵议兄,《外戚传》言钦兄子。(3)辽西:郡名。治阳乐(今辽宁义县西)。

    太皇太后诏外家王氏田非冢茔(1),皆以赋贫民(2)。

    (1)茔(yíng):坟地。(2)赋:给与。

    二月,诏曰:“盖闻圣王之治,以得贤为首。其与大司马、列侯、将军,中二千石、州牧、守、相举孝弟(悌)惇厚能直言通政事,延于侧陋可亲民者(1),各一人。

    (1)延:俞樾以为“延”为“起”字之误。

    三月,赐诸侯王、公主、列侯、丞相、将军、中二千石、中都官郎吏金钱帛,各有差。

    冬,中山孝王太后媛、弟宜乡侯冯参有罪(1),皆自杀。

    (1)媛:冯奉世之女。有罪:傅太后陷媛以祝诅大逆。

    二年春三月,罢大司空,复御史大夫(1)。

    (1)复御史大夫:改大司空复称御史大夫。

    夏四月,诏曰:“汉家之制,推亲亲以显尊尊。定陶恭皇之号不宜复称定陶(1)。尊皇太后曰帝太太后,称永信宫;恭皇后曰帝太后,称中安宫(2)。立皇庙于京师。赦天下徒。”

    (1)不宜复称定陶:去“定陶”而直称“恭皇”。(2)此改名称事,详见本书卷八十六《师丹传》。

    罢州牧,复刺史(1)。

    (1)复刺史:改州牧复称刺史。

    六月庚申,帝太后丁氏崩。上曰:“朕闻夫妇一体。《诗》云:‘谷则异室,死则同穴(1)。’昔季武子成寝(2),杜氏之殡在西阶下,请合葬而许之(3)。附葬之礼,自周兴焉。‘郁郁乎文哉!吾从周(4)。’孝子事亡如事存。帝太后宜起陵皇之园。”遂葬定陶。发陈留、济阴近郡国五万人穿复土(5)。

    (1)《诗》云等句:引诗见《诗经·王风·大车》。谷:生,活。穴:冢圹。(2)季武子:鲁大夫季孙宿。寝:陵寝。(3)此事见《礼记·檀弓》。(4)“郁郁乎文开”等句:见《论语·八佾》。(5)陈留、济阴:皆郡名。陈留郡治陈留(在今河南开封市东南)。济阴郡治定陶(今山东定陶)。穿复土:穿圹筑坟。

    待诏夏贺良等言赤精子之谶(1),汉家历运中衰,当再受命,宜改元易号。诏曰(2):“汉兴二百载,历数开元。皇天降非材之佑(3),汉国再获命之符,朕之不德,曷敢不通!夫基事之元命(4),必与天下自新,其大赦天下。以建平二年为太初元将元年。号曰陈圣刘太平皇帝(5)。漏刻以百二十为度(6)。”

    (1)待诏:诸以材技征召,未有正官,故曰:“待诏”。赤精子:相传汉高祖刘邦感赤龙而生,自谓赤帝之精,夏贺户等因是作谶。赤精子之说与谶始于此。(2)诏曰:此诏详见本书卷七十五《李寻传》。(3)皇天降非材之佑:哀帝自言不材,皇天降佑。(4)基事:始事。元命:大命。(5)陈圣刘:敷陈圣刘之德。(6)漏刻以百二十为度:旧漏昼夜共百刻,今增至一百二十。百刻分配十二时,一时得八刻二十分,今改为百二十刻,则一时得十刻。

    七月,以渭城西北原上永陵亭部为初陵。勿徙郡国民,使得自安。

    八月,诏曰(1):“待诏夏贺良等建言改元易号,增益漏刻,可以永安国家。朕过听贺良等言(2),冀为海内获福,卒亡(无)嘉应。皆违经背古,不合时宜,六月甲子制书,非赦令(3),也(它)皆蠲除之(4)。贺良等反道惑众,下有司。”皆伏辜。

    (1)诏曰:此诏详见本书卷七十五《李寻传》。(2)过听:误听。(3)非赦令:言制书并不是赦令。赦令不可追改;而制书是可以追改的。(4)它:其它。这里指改制易号,一概作废。

    丞相博、御史大夫玄、孔乡侯晏有罪(1)。博自杀,玄减死二等论(2),晏削户四分之一(3)。语在《博传》。

    (1)博:朱博。玄:赵玄。晏:傅晏。有罪:以奏免傅喜侯事。(2)二等:《通鉴》作“三等”。胡注云,减死罪三等为隶臣妾。(3)晏削户四分之一:晏原封五千户,今削四分之一为一千二百五十户。

    三年春正月,立广德夷王弟广汉为广平王。

    癸卯,帝太太后所居桂宫正殿火(1)。

    (1)桂宫正殿火:《五行志》作“桂宫鸿宁殿灾”。

    三月己酉,丞相当薨(1)。有星勃于河鼓(2)。

    (1)当:平当。(2)河鼓:星名。又名黄姑、天鼓。一说河鼓即牵牛。

    夏六月,立鲁顷王子乡侯闵为王(1)。

    (1)立闵为王:鲁顷王子文王睃薨无后,乃以闵绍封。

    冬十一月壬子,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祠,罢南北郊。

    东平王云、云后谒、安成恭侯夫人放皆有罪(1)。云自杀,谒、放弃市。

    (1)有罪;云、谒坐祝诅上。云、谒获罪事,详本书卷四十五《息夫躬传》。

    四年春,大旱。关东民传行西王母筹(1),经历郡国,西入关至京师。民又会聚祠西王母,或夜持火上屋,击鼓号呼相惊恐。

    (1)传行西王母筹:当时谣言西王母将至,为之传行诏筹。西汉末年已盛行西王母神话。

    二月,封帝太太后从弟侍中傅商为汝昌侯,太后同母弟子侍中郑业为阳信侯。

    三月,侍中附马都尉董贤、光禄大夫息夫躬、南阳太守孙宠皆以告东平王封列侯(1)。语在《贤传》。

    (1)侍中:官名。秦汉时为自列侯以下至郎中的加官。驸马都尉:官名。汉时掌副车之马,为近侍官之一种。南阳:郡名。治宛县(今河南南阳市)。

    夏五月,赐中二千石至六百石及天下男子爵。

    六月,尊帝太太后为皇太太后。

    秋八月,恭皇园北门灾。

    冬,诏将军、中二千石举明兵法有大虑者(1)。

    (1)大虑:深谋远虑。

    元寿元年春正月辛丑朔(1),日有蚀之。诏曰:“朕获保宗庙,不明不敏,宿夜忧劳,未皇(遑)宁息(2)。惟阴阳不调,元元不赡(3),未睹厥咎。娄(屡)敕公卿,庶几有望(4)。至今有司执法,未得其中,或上暴虐,假势获名,温良宽柔,陷于亡灭。是故残贼弥长,和睦日衰,百姓愁怨。靡所错(措)躬(5)。乃正月朔,日有蚀之,厥咎不远,在余一人。公卿大夫其各悉心勉帅百寮,敦任仁人,黜远贱贼,期于安民。陈朕之过失,无有所讳。其与将军、列侯、中二千石举贤良方正能直言者各一人。大赦天下。”

    (1)元寿元年:即前2年。(2)遑:闲暇。(3)瞻:足。(4)望:望其励精为治。(5)靡所错躬:无所置身。

    丁巳,皇太太后傅氏崩。

    三月,丞相嘉有罪(1),下狱死。

    (1)嘉:王嘉。有罪:坐迷国罔上不道。

    秋九月,大司马票骑将军丁明免(1)。

    (1)丁明免:丁明素重王嘉而怜其死,故哀帝免之。

    孝元庙殿门铜龟蛇铺首鸣(1)。

    (1)铺首:门上用以衔环的底盘,一般作兽形。铜龟蛇铺首:陈直以为“当是龟蛇相交之形”的铜铺首。

    二年春正月,匈奴单于、乌孙大昆弥来朝(1)。二月,归国,单于不说(悦)。语在《匈奴传》(2)。

    (1)大昆弥:乌孙君主之号。(2)单于不说(悦):《匈奴传》没有“单于不悦”之记载。

    夏四月壬辰晦(1),日有蚀之。

    (1)四月壬辰晦:杨树达以为“实五月壬戌朔交周”。

    五月,正三公官分职(1)。大司马卫将军董贤为大司马,丞相孔光为大司徒,御史大夫彭宣为大司空,封长平侯。正司直、司隶(2),造司寇职(3),事未定。

    (1)正:修改。分职:分掌各自的职务。《通鉴》胡注云,大司马掌兵事,大司徒掌人民事,大司空掌水土事。(2)正司直、司隶:司直、司隶之官,汉旧有之,但改其职掌。(3)造:创设。司寇旧无,今为创置。

    整理:zln201607

哀帝纪第十一原文

03
    孝哀皇帝,元帝庶孙,定陶恭王子也。母曰丁姬。年三岁嗣立为王,长好文辞法律。元延四年入朝,尽从傅、相、中尉。时成帝少弟中山孝王亦来朝,独从傅。上怪之,以问定陶王,对曰:“令,诸侯王朝,得从其国二千石。傅、相、中尉皆国二千石,故尽从之。”上令诵《诗》,通习,能说。他日问中山王:“独从傅在何法令?”不能对。令诵《尚书》,又废。及赐食于前,后饱;起下,袜系解。成帝由此以为不能,而贤定陶王,数称其材。

    时王祖母傅太后随王来朝,私赂遗上所幸赵昭仪及帝舅票骑将军曲阳侯王根。昭仪及根见上亡子,亦欲豫自结为长久计,皆更称定陶王,劝帝以为嗣。成帝亦自美其材,为加元服而遣之,时年十七矣。

    明年,使执金吾任宏守大鸿胪,持节征定陶王,立为皇太子。谢曰:“臣幸得继父守-为诸侯王,材质不足以假充太子之宫。陛下圣德宽仁,敬承祖宗,奉顺神-,宜蒙福晁子孙千亿之报。臣愿且得留国邸,旦夕奉问起居,俟有圣嗣,归国守。”书奉,天子报闻。后月余,立楚孝王孙景为定陶王,奉恭王祀,所以奖厉太子专为后之谊。语在《外戚传》。

    绥和二年三月,成帝崩。四月丙午,太子即皇帝位,谒高庙。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大赦天下。赐宗室王子有属者马各一驷,吏民爵,百户牛酒,三老、孝弟、力田、鳏、寡、孤、独帛。太皇太后诏尊定陶恭王为恭皇。

    五月丙戌,立皇后傅氏。诏曰:“《春秋》‘母以子贵’,奠定陶太后曰恭皇太后,丁姬曰恭皇后,各置左右詹事,食邑如长信宫、中宫。”追尊傅父为崇祖侯、丁父为褒德侯。封舅丁明为阳安侯,舅丁满为平周侯。追谥满父忠为平周怀侯,皇后父晏为孔乡侯,皇太后弟侍中光禄大夫赵钦为新成侯。

    六月,诏曰:“郑声滢而乱乐,圣王所放,其罢乐府。”

    曲阳侯根前以大司马建社稷策,益封二千户。太仆安阳侯舜辅导有旧恩,益封五百户,及丞相孔光、大司空汜乡侯何武益封各千户。

    诏曰:“河间王良丧太后三年,为宗室仪表,益封万户。”

    又曰:“制节谨度以防奢滢,为政所先,百王不易之道也。诸侯王、列侯、公主、吏二千石及豪富民多畜奴婢,田宅亡限,与民争利,百姓失职,重困不足。其议限列。”有司条奏:“诸王、列侯得名田国中,列侯在长安及公主名田县道,关内侯、吏民名田,皆无得过三十顷。诸侯王奴婢二百人,列侯、公主百人,关内侯、吏民三十人。年六十以上,十岁以下,不在数中。贾人皆不得名田、为吏,犯者以律论。诸名田、畜、奴婢过品,皆没入县官。齐三服官、诸官织绮绣,难成,害女红之物,皆止,无作输。除任子令及诽谤诋欺法。掖庭宫人年三十以下,出嫁之。官奴婢五十以上,免为庶人。禁郡国无得献名兽。益吏三百石以下奉。察吏残贼酷虐者,以时退。有司无得举赦前往事。博士弟子父母死,予宁三年。”

    秋,曲阳侯王根、成都侯王况皆有罪,根就国,况免为庶人,归故郡。

    诏曰:“朕承宗庙之重,战战兢兢,惧失天心。间者日月亡光,五星失行,郡国比比地动。乃者河南、颍川郡水出,流杀人民,坏败庐舍。朕之不德,民反蒙辜,朕甚惧焉。已遣光禄大夫循行举籍,赐死者棺钱,人三千。其令水所伤县邑及他郡国灾害什四以上,民赀不满十万,皆无出今年租赋。”

    建平元年春正月,赦天下。侍中骑都尉新成侯赵钦、成阳侯赵皆有罪,免为庶人,徙辽西。

    太皇太后诏外家王氏田非冢茔,皆以赋贫民。

    二月,诏曰:“盖闻圣王之治,以得贤为首。其与大司马、列侯、将军、中二千石、州牧、守、相举孝弟B129厚能直言通政事,延于侧陋可亲民者,各一人。”

    三月,赐诸侯王、公主、列侯、丞相、将军、中二千石、中都、郎吏金、钱、帛,各有差。

    冬,中山孝王太后媛、弟宜乡侯冯参有罪,皆自杀。

    二年春三月,罢大司空,复御史大夫。

    夏四月,诏曰:“汉家之制,推亲亲以显尊尊。定陶恭皇之号不宜复称定陶。尊恭皇太后曰帝太太后,称永信宫;恭皇后曰帝太后,称中安宫。立恭皇庙于京师。郝天下徒。”

    罢州牧,复刺史。

    六月庚申,帝太后丁氏崩。上曰:“朕闻夫妇一体。《诗》云:‘谷则异室,死则同袕。’昔季武子成寝,杜氏之殡在西阶下,请合葬而许之。附葬之礼,自周兴焉。‘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孝子事亡如事存。帝太后宜起陵恭皇之园。”遂葬定陶。发陈留、济阴近郡国五万人穿复土。

    待诏夏贺良等言赤津子之谶,汉家历运中衰,当再受命,宜改元、易号。诏曰:“汉兴二百载,历数开元。皇天降非材之佑,汉国再获受命之符,朕之不德,曷敢不通!夫基事之元命,必与天下自新,其大赦天下。以建平二年为太初元年。号曰陈圣刘太平皇帝。漏刻以百二十为度。”

    七月,以渭城西北原上永陵亭部为初陵。勿徙郡国民,使得自安。

    八月,诏曰:“待诏夏贺良等建言改元、易号,增益漏刻,可以永安国家。朕过听贺良等言,冀为海内获福,卒亡嘉应。皆违经背古,不合时宜。六月甲子制书,非赦令也皆蠲除之。贺良等反道惑众,下有司。”皆伏辜。

    丞相博、御史大夫玄、孔乡侯晏有罪。博自杀,玄减死二等论,晏削户四分之一。语在《博传》。

    三年春正月,立广德夷王弟广汉为广平王。

    癸卯,帝太太后所居桂宫正殿火。

    三月己酉,丞相当薨。有星孛于河鼓。

    夏六月,立鲁顷王子C237乡侯闵为王。

    冬十一月壬子,复甘泉泰-、汾阴后土祠,罢南、北郊。

    东平王云、云后谒、安成恭侯夫人放皆有罪。云自杀,谒、放弃市。

    四年春,大旱。关东民传行西王母筹,经历郡国,西入关至京师。民又会聚祠西王母,或夜持火上屋,击鼓号呼相惊恐。

    二月,封帝太太后从弟侍中傅商为汝昌侯,太后同母弟子侍中郑业为阳信侯。

    三月,侍中驸马都尉董贤、光禄大夫息夫躬、南阳太守孙宠皆以告东平王封列侯。语在《贤传》。

    夏五月,赐中二千石至六百石及天下男子爵。

    六月,尊帝太太后为皇太太后。

    秋八月,恭皇园北门灾。

    冬,诏将军、中二千石举明兵法有大虑者。

    元寿元年春正月辛丑朔,日有蚀之。诏曰:“朕获保宗庙,不明不敏,宿夜忧劳,未皇宁息。惟阴阳不调,元元不赡,未赌厥咎。娄敕公卿,庶几有望。至今有司执法,未得其中,或上暴虐,假势获名,温良宽柔,陷于亡灭。是故残贼弥长,和睦日衰,百姓愁怨,靡所错躬。乃正月朔,日有蚀之,厥咎不远,在余一人。公卿大夫其各悉心勉帅百寮,敦任仁人,黜远残贼,期于安民。陈朕之过失,无有所讳。其与将军、列侯、中二千石举贤良方正能直言者各一人。大赦天下。”

    丁巳,皇太太后傅氏崩。

    三月,丞相嘉有罪,下狱死。

    秋九月,大司马票骑将军丁明免。

    孝元庙殿门铜龟蛇铺首鸣。

    二年春正月,匈奴单于、乌孙大昆弥来朝。二月,归国,单于不说。语在《匈奴传》。

    夏四月壬辰晦,日有蚀之。

    五月,正三公官公职。大司马卫将军董贤为大司马,丞相孔光为大司徒,御史大夫彭宣为大司空,封长平侯。正司直、司隶,造司寇职,事未定。

    六月戊午,帝崩于未央宫。秋九月壬寅,葬义陵。

    赞曰:孝哀自为-王及充太子之宫,文辞博敏,幼有令闻。赌孝成世禄去王室,权柄外移,是故临朝娄诛大臣,欲强主威,以则武、宣。雅性不好声色,时览卞射武戏。即位痿痹,末年B056剧,飨国不永,哀哉!

    整理:zln201607

哀帝纪第十一翻译

04
    孝哀皇帝,是汉元帝的庶孙,定陶恭王的儿子。母亲是丁姬。三岁时嗣立为王,成人后爱好文辞法律。元延四年入都朝见成帝,他的傅、 相、 中尉都一同前来。此时成帝的少弟中山孝王也来朝见,只有傅同来。上甚不解, 就问定陶王,定陶王答道: “朝廷有令, 各侯王来朝,其封国爵在二千石的官吏应一同前来。傅、 相、 中尉都是二千石, 所以都应同来。 ” 皇上叫他背诵《诗》,都很熟悉,且能说明其义。又一日, 成帝问中山王:“只要傅同来是根据哪条法令 ? ” 中山王无言以对。叫他背诵《尚书》, 中间又遗忘了。成帝请他吃饭, 别人吃完了他还在饱胀,下席时, 连袜带子也掉下来了。成帝看到这些就认为中山王是个无能的人,而对定陶王则十分喜欢,经常夸他的才能。此时定陶王的祖母傅太后陪同来朝,私下馈赠成帝所宠爱的赵昭仪及帝舅骠骑将军、 曲阳侯王根。赵昭仪及王根见皇上无子,也想早日与一位合适的王子建立关系保持自己的富贵长久, 就都极力夸奖定陶王,劝成帝立他为太子。成帝也很欣赏定陶王才能,就在朝中为他举行成人加冠礼后遣他回封地定陶,此时十七岁了。第二年,派执金吾任宏代理大鸿胪,持帝诏召定陶王,立为皇太子。定陶王谢诏说: “小臣有幸得继承先父守藩为诸侯王,才能德性都不够进入太子之宫。陛下圣德宽仁,敬承祖宗,奉顺神祗,理应受天之福多子多孙。臣愿暂居京都馆舍,晨昏奉问皇上起居,待皇上有圣嗣之后,就归封国守藩。 ” 书上奏后,天子说都知道了。月余之后,立楚孝王孙刘景为定陶王,奉定陶恭王祭祀,这是为了奖励太子重视宗桃的品行。具体记载在《汉书·外戚传》。

    绥和二年三月,成帝驾崩,四月初四日,太子即皇帝位,拜谒汉高祖庙。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皇后为皇太后。大赦天下,赏赐宗室王子尚在五服之中的马各一乘(四马) ,吏民加爵,每百户牛酒若干,三老、 孝悌力田、 鳏寡孤独各赐布帛。太皇太后下诏尊定陶恭王为恭皇。

    五月十九日, 立傅氏为皇后, 下诏说: “《春秋》有言 ‘母以子贵,’ 现尊定陶太后为恭皇太后,丁姬为恭皇后,各设左右省视官员,食邑与太后,皇后相同。 ” 追赠傅太后之父为崇祖侯,恭皇后丁姬之父为褒德侯。封舅父丁明为阳安侯, 舅父子丁满为平周侯。追谥丁满之父丁忠为平周怀侯,皇后父傅晏为孔乡侯,皇太后之弟侍中光禄大夫赵钦为新成侯。六月,下诏说: “郑声淫而乱乐,圣人所弃,现在罢免乐府。”曲阳侯王根曾以大司马建议立太子以安社稷, 加封二千户。太仆安阳侯舜辅导有旧恩, 加封五百户, 另外丞相孔光,大司空汜乡侯何武各加封千户。下诏说: “河间王良为太后服丧三年,是宗室表率,加封一万户。 ”诏文说: “制节谨慎适度以防止奢淫,是为首政的首要任务,是历代不可改易的常法。各侯王、 列侯、 公主、 吏二千石及豪富民多富奴婢,田宅无限,与民争利使百姓失其常业, 处于严重困境。应制定限禁的条例。 ” 有关官员条呈:“各王、 列侯能在其封国占有的田地,列侯在长安及公主在各县道占有的田地,关内侯、 吏民占有的田地, 都不得超过三十顷。各侯王奴婢二百人, 列侯、 公主百人,关内侯、 吏民三十人。年六十以上、十岁以下, 不在此数额之中。商人都不允许占田、 为吏,犯者按法论处。凡是占田与畜奴婢超过限额的,都没收入县官。齐三服官、 诸官所织的绮绣、 技术复杂难以达到这劳害女工之物,都停止制作,已制成的也不允许献纳。撤销任二千石职达三年可以任一子为郎以及诽谤欺诬论罪之法。内宫宫人在三十岁以下的, 可以出嫁。官家奴婢五十岁以上的,免去奴婢籍而为平民。郡国不许献珍禽异兽。增加吏禄在三百石以下的俸禄。主持考察的官吏残暴酷虐的,发现后即时免职。有关官员不得加重或赦免以前已作处置的旧案。博士弟子父母死,赐与归家三年的服丧期。”

    秋,曲阳侯王根、 成都侯王况都有罪。王根离开京师到封地去, 王况削职为民,回老家去。

    下诏说: “朕继承大统的重任, 战战兢兢惧失天心。近来日月无光,五行失行,郡国经常发生地震。同时河南、 颍川郡黄河决口,淹死百姓,冲坏屋舍。朕的德行浅薄。以致百姓遭罪,朕深感恐惧。已派光禄大夫巡视灾区举其名籍,赐死者棺木之费, 每人三千。令遭受水灾的县邑及其他郡国因灾害减收四成以上,人民资财不满十万的, 都免除今年租赋。”

    建平元年(前 6)春正月,赦免天下。侍中骑都尉新成侯赵欣,成阳侯赵讠 斤皆有罪,废其爵为平民,放徙到辽西。太皇太后下诏说: “外戚家王氏田地不是冢域场,都交给贫民耕种。”二月,皇上下诏说: “曾闻圣王得以国泰民安, 实以能启用贤才为首。现诏付大司马、 列侯、 将军、 中二千石、 州牧、守、 相等举荐孝悌淳直能直言通政事,虽地位低微亦可担任治民之官, 每人荐一人。”

    三月,赐各侯王、公主、列侯、相、丞相、将军、中二千石、中都官郎吏金钱布帛,各有等差。冬,中山孝王太后冯媛、太后弟宜乡侯冯参有罪,都自杀。二年春三月,罢设大司空,恢复御史大夫。

    夏四月,下诏说:“汉家制度,对天子之至亲,当极尊号。定陶恭皇的号不应再称定陶。尊恭皇太后为帝太太后, 称永信宫;恭皇后为帝太后,称中安宫。立恭皇庙于京师。赦免天下被流放的罪犯。”

    罢设州牧,恢复刺史。六月初五日,皇太后丁氏去世。皇上说: “朕闻夫妇为一体。《诗》说: ‘生则异内外之室,死则同冢墓之穴。 ’昔日鲁大夫季武子的寝陵修成后,其妻杜氏之殡在西阶下,子孙请求合葬而得到同意。附葬之礼, 从周朝就兴起了。孔子说:‘周朝的仪典文章大备啊 ! 我遵循周礼。’孝子事死者如事生者。皇太后应起陵于恭皇之陵园。 ” 于是葬丁太后于定陶。征集陈留、 济阴附近郡国五万人开挖墓穴并进行封土。

    待诏夏贺良等作汉高祖为赤帝之精的谶言,说汉家历运中衰,应再受天命,要改元易号。皇上下诏说:“汉兴二百年,历数开元。皇天保佑朕这不才之人,汉国再获受命之符,朕的德行菲薄,岂敢不遵 ! 大凡更受天的大命, 必须改制更新,现大赦天下。以建平二年为太初元将元年,号称陈圣刘太平皇帝。漏刻以一百二十为度。”

    七月,以渭城西北原上永陵亭都为初陵。勿须迁徙郡国居民, 使他们能自安。

    八月,下诏说: “待诏夏贺良等建议改元易号,增加漏刻,可以使国家长治久安。朕过于听信贺良等言, 希望为四海造福,然而并无什么福祉降临。他们的建议都是违经背古、 逆时而动的。六月初九日所下诏书, 除赦令以外, 一律取消。贺良等反道惑众, 交付执法部门处置。 ” 夏贺良等都伏罪。

    丞相朱博、 御史大夫赵立、 孔乡侯傅宴有罪。朱博自杀,赵立减死二等论罪,傅宴削减食邑户四分之一。其事记在《朱博传》中。

    三年春正月,立广德夷王弟广汉为广平王。正月二十一日,皇太后所居桂宫正殿火灾。

    三月二十八日,丞相平当去世。有彗星出现于河鼓间。

    夏六月,立鲁顷王子吾 阝乡侯闵为王。冬十一月初五日,恢复甘泉泰山祭祠、 汾阴后土祭祠,取消南北郊祭。东平王云、 云后谒、 安成恭侯夫人放都有罪,云自杀,谒、 放都处死。四年春,大旱。关东民间传行西王母的神机妙算, 经历郡国, 西入关到长安。群众又聚集祭祀西王母, 有的夜间持火上屋,击鼓号呼互相惊恐。二月,封帝太太后从弟侍中傅商为汝昌侯,太后同母弟之子侍中郑业为阳信侯。

    三月,侍中驸马都尉董贤、 光禄大夫息夫躬、 南阳太守孙宠都以告发东平王有功而封为列侯,其事记在《董贤传》中。夏五月, 赐中二千石至六百石及天下男子爵级。

    六月,尊帝太太后为皇太太后。秋八月,恭皇园北门火灾。

    冬,诏令将军,中二千石举荐熟谙兵法有策谋思虑的人。

    元寿元年(前 2) 春正月初一, 日偏食。皇上下诏说: “朕继承大统,不明不敏,深夜忧劳, 无暇宁息。仍是阳阴不调,百姓不足,不知过错在何处。屡令公卿,望其励精图治,至今有关官员执法,没有正确目标, 有的残暴凶虐, 借势获名,而温良宽柔的人, 却受到摧残而亡灭。因之残贼之风日烈,和睦之气日衰,百姓愁苦怨恨,不知如何立身。于是正月初一,发生日食,其过不远, 责任都由朕承担,公卿大夫都要尽心尽力为百僚表率,重用仁人, 贬黜残贼,以期安定人民。列举朕的过失, 知无不言。可与将军、 列侯、 中二千石举荐贤良方正能直言的各一人。大赦天下。”正月十七日,皇太后傅氏驾崩。三月,丞相王嘉有罪,下狱死。秋九月,大司马骠骑将军丁明免职。孝元帝庙殿门铜龟蛇及门铺首发出声音。

    二年春正月,匈奴王单于鸟孙大昆弥来朝,二月,回国,单于不悦。事记在《匈奴传》中。

    夏四月三十日,日偏食。五月,正三公官分职。大司马卫将军董贤为大司马,丞相孔光为大司徒,御史大夫彭宣为大司空,封长平侯。正司直、 司隶,创置司寇职,未作最后确定。六月初三日,哀帝驾崩于未央宫,秋九月十八日,葬于义陵。

    班固评论:汉哀帝从为藩王到被立为太子,文辞博敏,幼有善闻。目睹汉成帝时爵禄尽入王家,权柄转入外戚之手,所以哀帝执政屡诛大臣,意图加强主威,以武帝、 宣帝为法。生性不爱声色,有时看看手持角力的武戏。即位时身患瘘痹之疾,以后逐渐加重,从二十岁起当了六年皇帝就去世了。可惜啊 !

    整理:zln201607

汉书·哀帝纪第十一

05
    述汉哀帝刘欣在位六年的史事。汉哀帝博学敏捷,少有才名。二十岁即位,年轻志大,不好声色,鉴于皇权削弱,故临朝屡诛大臣,抑制外戚王氏,又拟采用贤才,革除弊端,曾想采纳孔光等奏议限制自诸侯王下至吏民名田及奴婢数,但因遭贵戚权臣的抵制,限田不果行,外戚仍然势盛;加之哀帝身患偏枯之疾早丧,而社会矛盾增长不已,西汉命运可想而如。

    孝皇帝(1),元帝庶孙,定陶恭王子也。母曰丁姬。年三岁嗣立为王,长好文辞法津。元廷四年入朝,尽从傅、相、中尉(2)。时成帝少弟中山孝王亦来朝,独众傅,上怪之,以问定陶王,对曰:“令(3),诸侯王朝,得从其国二千石。傅、相、中尉皆国二千石,故尽从之。”上令诵《诗》,通习,能说(4)。他日问中山王:“独从傅在何法令?”不能对。令诵《尚书》,又废(5)。及赐食于前,后饱;起下,袜系解(6)。成帝由此以为不能,而贤定陶王,数称其材。时王祖母傅太后随王来朝,私赂遗上所幸赵昭仪及帝舅票骑将军曲阳侯王根(7)。昭仪及根见上亡(无)子,亦欲豫自结为长久计,皆更称定陶王(8),劝帝以为嗣。成帝亦自美其材,为加元服而遣之(9),时年十七矣。明年,使执金吾任宏守大鸿胪,持节证定陶王,立为皇太子。谢曰:“臣幸得继父守藩为诸侯王,材质不足以假充太子之宫。陛下圣宽仁,敬承祖宗,奉顺神祗,宜蒙福佑子孙千亿之报(10)。臣愿且得留国邸⑾,旦夕奉问居,俟有圣嗣⑿,归国守藩。”书奏,天子报闻。后月余,立楚孝王孙景为定陶王,奉恭王祀,所以奖厉(励)太子专为后之谊(义)。语在《外戚传》。

    (1)孝哀皇帝:汉哀帝刘欣6年至前1年在位。(2)尽从:都随从入朝。傅、相、中尉:皆官名,这里指定陶王国的三位官员。(3)令:汉律令。(4)能说:能解说其义。(5)废:忘记。(6)袜系解:袜带松开。(7)私赂遗:暗地里行贿送礼。(8)更称:相继称扬。(9)加元服:即加冠。(10)子孙千亿:言子孙众多。⑾国邸:定陶王在京师的府邸。⑿圣嗣:指天子之嗣子。

    绥和二年三月(1),成帝崩。四月丙午,太子即皇帝位,谒高庙。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大赦天下。赐宗室王子有属者马各一驷(2),吏民爵,百户牛酒,三老、孝弟力田、鳏寡孤独帛。太皇太后诏尊定陶恭王为恭皇。

    整理:zln201607

兴趣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