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优秀散文

优秀散文

昨夜风停雨顿,今晨阳光柔媚。我独自静站在窗前,感受着窗外的一脉一脉波浪似的涌入眼眸的绿意。不经意看到地上花果飘零,我,心底泛起隐隐的忧伤。心想:这些树,我亲手把它种下,盼着它长大,又盼着它开花,还看着它结果。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树上的那些青果,终究禁不住昨晚一场暴风雨的折腾,还是掉了不少。是呀,它们都是这般的幼小,又凭什么能承受得住呢?!
学习了 截止目前已有5人学习了
点燃正能量 引爆小宇宙
  有人说,“抽烟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吃点口香糖,甜甜的,倒不错。”不用说,你知道这准是外行。口香糖也许不错,可是喜欢的怕是女人孩子居多;男人很少赏识这种玩意儿的;除非在美国,那儿怕有些个例外。一块口香糖得咀嚼老半天,还是嚼不完,凭你怎么斯文
  生长在大江北岸一个城市里,那儿的园林本是著名的,但近来却很少;似乎自幼就不曾听见过“我们今天看花去”一类话,可见花事是不盛的。有些爱花的人,大都只是将花栽在盆里,一盆盆搁在架上;架子横放在院子里。院子照例是小小的,只够放下一个架子;架上
  一曲广陵散,诉不尽人间恩怨。  世间冷暖,不过万象之中一道主题元素。  清冷之寂,一道孤寒临渊袭来,若风、若雨、若塞上寒烟,飘飘荡荡,游弋孤零。如风般的往事,在风中凝结沉默,回味绵长。  岁月卷曲,总有无奈之举。红尘阡陌,欲步无措,时而
  那年冬天,一场“阶级斗争”正搞得轰轰烈烈,身为“地主婆”的姥姥,每天后晌吃过饭,都要独自穿过生产队牲口棚旁边那条长长的胡同,到大队部去接受“贫下中农”的批斗。那时,作为“地主狗崽子”的舅舅,正在海河工地挖河,吃住在工地,一个冬天也没回家
  我所见到的这只秃鹫,是在晋中腹地,我童年的溪边。  大雨过后夏日的清晨,七彩的阳光拖来暴涨的溪流,天空像母亲给我濯洗过的蓝布衫。我跟在父亲身后,手拿一柄古旧的柴刀,沿着那条扭曲的溪流,进山里打柴。刚刚走进山里,我和父亲蓦然望见一只巨大的
  第二件不能忘却的事,是父亲的中秋赏月,而赏月之乐的中心,在于吃蟹。  我的父亲中了举人之后,科举就废,他无事在家,每天吃酒,看书。他不要吃羊、牛、猪肉,而喜欢吃鱼、虾之类,而对于蟹,尤其喜欢。自七八月起直到冬天,父亲平日的晚酌规定吃一只
  曾经,我是一个不爱运动的人,就爱坐着看看电视,打打游戏,对于运动的感觉一般。但不知什么时候,我慢慢地喜欢上了跑步,喜欢那种慢跑的感觉,慢慢感知路边的各种风景。  在我的记忆里,高中以前我并不怎么参与体育运动,偶尔的运动就是约三五同学打打
  钱钟书曾说过:“你要永久,你该往痛苦里找,不讲别的,只要一个失眠的晚上,或者有约不来的下午都能让你尝到什么叫做永生的滋味。人生的刺就在这里,留恋着不肯消失的,偏是你所不留恋的东西。  回眸往事,高中的一切,或许辉煌,或许失败。胆那一切都
  有没有一个人曾走进你的心?  有没有一首歌让你听得泪流满面?  有没有一段情让你由始至终都念念不忘?  相逢短,相思长,一曲东风催西楼,一夕惆怅满心怀。我藏不住悲伤,我也藏不住喜悦,正如我藏不住一颗爱你的赤诚的心,即便我沉默不语,即便我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永远也看不见凋谢......——题记  叶的飘零亦如花的凋谢,虽有着无尽离别终止的凄凉,却也透着人生沧桑历程的别样美丽。我原作一只折翼枯叶蝶,将人生的美丽随着落叶的飘零而开华?  曾几何时,一颗嫩芽沐浴着春风与阳光

网友最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