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提纲

01
  生火的乐趣

  小时上学,每当冬季来临的时候,教室内就要生火取暖。那时候,火炉还是自力更生的土炉子,是班主任老师带着大一点的学生,用土块、石块、铁条、泥巴垒起来的。上面买上炉圈、炉盖。没有炉筒,再简易不过。大家都穿的单薄,这简易的火炉,也足以温暖一个冬季了。下课的时候,大家一窝蜂围上去,老远就伸出手,说是沾沾光。围得最里面的,总是幸运者,不过时间一久,大伙的抗议声中,也会自觉让开的,让后来者靠近火炉。要是座位能安排在火炉周围,那就是优待了,不过这样的优待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老师总是把年龄小的、家庭困难的、穿着单薄破旧的,或是没有棉袄、手套的同学安排在火炉边。

  炉子中烧的煤块,也是我们自己动手做的。学校把沫煤拉来之后,就要分配到各班中去。班主任就会安排我们拉来架子车,拿来铁锨、抹子、长矛、水桶,从校外拉几车粘土,抬来水,和沫煤混合均匀了,抹在地上,用长矛划开成小方块,晒干了,整整齐齐地码在教室后面。柴也是大家凑来的,你一捆,我一袋,班长会做好登记的,谁都不能搞特殊,众人拾柴火焰高嘛!当然,这柴的质量,肯定是参差不齐的。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炉子有了,煤块有了,柴也有了,就剩下生火了。不过这生火还有每天加煤块、倒煤灰,是可以排值日生的,值日生全天候操心加煤块、倒煤灰。生火就要在大家还没到校的时候早早完成的,否则大伙来了,才开始生火的话,烟熏火燎,影响早读。于是,生火必须要在大伙到校之前完成。班上只好也是排了表,轮流生火。

  对于女生来说,安排了生火肯定是苦差事,但男生就不同了,总是觉得很有趣的。土炉子不容易燃烧起来,再加上还要早起,女生胆小,肯定觉得害怕。男生却把生火当做一次热闹的机会。要是第二天轮到自己生火,前一天下午早早就从班长那里要上教室门的钥匙。要是柴不那么干燥的话,还要把它放到炉子上烤一烤。晚上睡下,总是不踏实,害怕一觉睡过头,迟到了不好交代。那时候没有钟表,只能凭自己的感觉,一晚上总是要翻起来几次,害得大人也不得安宁。好不容易等到鸡叫,赶忙翻起身来,草草洗漱了,开水泡馒头将就一碗,穿戴好了,背上书包出门。其实生火早就约好伴儿的,到了门外,叽叽喳喳的声音已经在黑暗的黎明中响起,谁都等不到天亮了。于是,在通往学校的路上,三五个小家伙,冒着凛冽的寒风,虽然冻得瑟瑟发抖,心里却是暖烘烘的。说笑声撒了一路。因为天还没亮,也有故意吓唬说看见鬼怪了的,胆小的自然直往别人前面跑,要是你说前面还有,他就只好再往后,几个来回,就紧紧地牢牢地抓住别人的衣袖不放了,惹得大伙哈哈大笑。

  好不容易来到校门上,大门却还锁着,只好扯破嗓门喊“开门来”,喊叫半天,也许是值周老师睡得死死的,依旧没人开门,只好翻越大门。你拉着我,我推着你,手抓到铁门栏杆上,冰凉刺骨。到了教室,摸黑找来柴禾,用火柴划着,找几张废纸,点燃了,扔进炉膛内,赶忙放进柴禾。开始时微弱的火苗摇摇欲坠,好不容易燃烧起来,一根一根的填进柴禾。要不填的不及时或者多了,火焰就会灭了,浓烟滚滚,呛得人眼泪鼻涕直往下流。等到燃烧旺了,取来煤块,掰开了,一寸见方的小块,放进去。我们总是得不到煤块燃烧旺,就拿起笤帚,在下面使劲扇,总是见效甚微。一转身,大家哈哈大笑,原来是其中一个人的脸上已经被煤块玷污黑了,成了包公脸,于是取笑他,谁知人家不慌不忙说“鹰雀不要笑老鸹,老鸹长的黑爪爪”。原来每个人的脸都一样,于是乎急急忙忙去水桶中倒一点水,擦洗干净,却冰凉刺骨,只让人呲牙咧嘴。

  天亮了,同学们陆陆续续进到教室,帽子上、眉毛上,都结了冰,大家放下书包,赶紧往炉子那边跑。要是炉子中的火苗扑腾扑腾的,就会欢呼起来,大半夜起来生活的人,因为自己的辛苦换来大伙的温暖,心里还是蛮自豪的。要是炉火不旺,自然好像做了错事一样,惭愧万端,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最难忘的是有一年父亲给我们买了一条米黄色的围巾,围在脖子上暖烘烘的,那可是省吃俭用节省出来的,好多同学都没有围巾的。但一次清早去生火,什么时候把围巾丢了都不知道。进到教室才发现围巾没了,原路返回没找到,只好怏怏而回。一整天都在苦恼中,心想没希望找到自己心爱的围巾了,这生火的代价太大了,让人承受不起。谁知下午放学的时候,校长叫我,说丢了什么东西,我如实回答,校长变戏法一样拿出我的围巾,原来他大清早去开大门,捡到了,一直在打听各班生火的同学,终于打听到我们班上。心爱的围巾失而复得,那种惊喜热乎的心情,比炉火还要旺呢!

关于叙事散文提纲

02
  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暖了我的心绪

  在这个充满喜悦和花香的季节里,我独自一人置身于暖意融融的阳光中,轻轻的将思绪托起。在我的身边是一片玉兰花娇艳欲滴的开放着。馨香的气息扑鼻而来,将我悄然引入记忆的深处。

  记得去年的冬日,从不曾远离我身边的父母满含着歉意的对我说:“我们要去外地照顾你哥那刚满月的孩子。”我听到后很恐慌,但我知道,父母的主意一旦定了下来,就不会改变。于是,我装着将轻松的笑容挂在脸上,用轻快的语调对他们说:“没事,你们走吧,这边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的。”就这样,我开始一个人学着照顾自己和孩子。老公是个繁忙的人儿,每日都是早出晚归,所以孩子的学习,伙食都需要我来操心。我每日清晨六点起床,做好一家人的早餐,唤醒家人,照顾好孩子的吃穿用度,接着会赶在八点前到达单位,开始我八小时的工作,晚上,我又得匆忙赶回家中,收拾家务,做饭,检查孩子作业,迎来一天夜晚的来临,终于可以赶在月光倾泻窗棂之时,进入甜蜜的梦乡。就是如此的单调而平凡的日子,我听不到父母的唠叨,没有了父母的关心,心里空落落的,快而繁忙的生活节奏让我开始喘不上气来。

  也许,常年在父母的温暖的呵护中,我并不曾长大多少,面对突然来临的独立体验让我措手不及。很快,我就招架不住了。记得冬日里的天气真的挺寒冷,我虚弱的身体终于在日渐忙碌的日子里亮了红灯,尽管我倔强的坚持着,可我还是开始高烧不退。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朋友走进了我的生活。

  她就像丁香花一般,悄然的融入我的生活,用最平凡的方式,却洋溢着馨香的芬芳,将我的日子变得缤纷艳丽多姿。在我病的日子里,她为我和孩子端来一碗碗香气四溢的饭菜,在我打吊针的时候,帮我照顾孩子,辅导孩子的学习。就这样,我走出了病魔的阴影。

  生活依然继续着,我依旧每日每日想念着父母,依旧为自己地生计而忙碌。在每一个单调的日子里,我喜欢缠着朋友,看着她坚强而乐观的生活。和她一起走在上班的路上,和她一起讨论工作生活上的话题,和她一起买菜做饭······生活就在如此简简单单中如流水一般流逝了。她也曾对我说:其实细细想想,真的很累,每天睡眠不足,每天都有干不完的工作和家务,每天都为改善伙食而发愁······但是,这些又都是生活的每一个组成,都是不可或缺的。但是朋友每每说到这些,就会一笑而过,忧伤就像风中的叹息,悄然就没了身影。她带着我用最快的速度穿梭在熟悉的大街小巷,带着我飞快的做熟可口的饭菜,带着我解决每一个来自工作中的大大小小的难题,带着我去单位的厂报上刊登一些小小的文章。她总是积极的解决各种生活工作之中的难题和压力。而我,在她的感染下,也从一个烦躁自卑无助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变得每一天都带着明媚的笑容,在每一个伤心无奈之时,总会一笑而挥袖轻松抹去。朋友经常笑着嬉戏与我:这样的变化仿佛从不曾认识的我。

  我曾问过朋友,我们总是如此辛苦的劳作着,是否值得?如果我们不用坚持这个八小时的工作,生活的节奏就会慢了下来。朋友善解人意的笑着对我说:“就算上班挣不到太多的钱,可在这里,你可以写点文章,可以展现自己才艺,可以和一群热情的同事们说笑打闹,这里其实就是你炫耀的舞台,如果突然失去了这些,相信你一定会迷茫的。”这时,我才发现,原本以为很苦的生活在她的描绘中,变得如此绚丽多姿,仿佛在她的带领下,冬日的寒风悄然远离。万道霞光渲染了我的眼眸,春日的脚步早已悄然来临。

  就这样,我在友情的陪伴下,温暖而坚强的走过了寒冷的冬季,春色早已笼上了绮色旖旎。

  父母在春色浓浓的季节回到了我的身边,此时春花烂漫,暖阳四溢。我和孩子健康快乐的迎接了他们。细心的父母察觉到了我的变化,惊讶于我的独立而泼辣的改变。他们欣喜的询问缘由。我却面带神秘的告诉他们:“自有仙一般地人儿在帮助我!因为有了她,我的生活拥有了七彩的花瓣,生活在魔力的帮助下变得灿烂多彩。”

  春天,柳枝在微风中炫舞着翠色的枝条,桃花粉嘟嘟的艳丽了众人的双眼,玉兰花招摇着美若彩霞的身姿。如水般的温柔暖意流淌在春色浓郁里。我和友人依旧每天快步的走过每一条熟悉的大街小巷,一起买菜做饭,一起将平凡而劳碌的生活打点的五彩缤纷。

  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友人用她那热情开朗的关怀,温暖了我冰冷了一冬的心绪。

叙事散文提纲指导

03
  鸟儿与村庄

  鸟儿是村庄的精灵。

  在我的印象中,如果一个村庄没有鸟儿飞翔,没有鸟儿降临、没有鸟儿栖息,没有鸟儿歌唱,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也根本不能称为村庄。我出生在一个叫北村的小小的自然村里,东、北两面临着空阔旷远深邃的沟壑,沟边是前后错落、参差不齐的土窑洞。家家户户的窑院里、崖畔上、禾场边,塄坎沟洼,树木丛生,百草丰茂。高大的是乔木,低矮的是灌木,纠缠不清的是藤蔓。整个村庄都被纷繁泼辣的植被簇拥着,掩映着,荫蔽着,包围着。真所谓,这里风景独好。

  大概正因为如此吧,鸟儿们也纷纷诗意地栖居下来,使我的村庄一下子成了鸟的天堂。

  七九河开,八九燕来。在嫩嫩的柳笛声里,最先来到的是可爱的小燕子。春日迟迟,蓝蓝的天空下,它们成群结队,在村庄上空,飞来掠去,唧唧喳喳,欢快地叫着,似乎在向人们兴奋地报告着,春天来了,我们回来了。孩子们不由得抬起头来,指指点点。一只两只三四只,五只六只七八只,它们翩翩然落在了村口长长的细细的电线上,毫无顾忌地呢喃着。忽地,又轻快灵活地飞起来,嬉闹着,追逐着,飞进村子,飞进院子,飞进窑洞,选择一只旧巢,或者一根横梁,或者一根短短的木橛,叼着泥和草,搭建起了自己的窝,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不知什么时候,灰褐色的布谷鸟也来了,它们一大早就从这棵树上飞到那棵树上,嘹亮地叫起来,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听见一阵砰砰砰的脆响,抬起头来,准会看见一只啄木鸟趴在院子中的老桐树上,不停地鹐着树皮,仔细寻找着越冬的虫卵。幸运的话,还会看见它忽然间绽开头顶的羽毛,像一把小小的彩扇,简直漂亮极了。往往这时候,我就看见祖父在窑前的太阳波里抽着旱烟,用粗糙、笨拙略显僵硬的手,默默地收拾着锄头,或者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犁铧,嘴里还喃喃自语着什么。

  初夏时节是我们村庄最有生气的时候。灿烂的阳光洒满了天底下,烟村南北黄鹂语,麦垄高低紫燕飞。在我们的农家院落里,那些高大的梧桐树郁郁葱葱,蒲扇似的叶子,绿油油的,清风冉冉而来,叶子与叶子摩擦着,发出飒飒的细响。麦黄五月的时候,站在院子里,就可以看见鸟儿在青枝嫩叶间,跳跃、追逐、嬉闹,或者放开喉咙歌唱;也可以听见雉鸡在窑脑脑上的麦田里发出高昂的叫声。特别是有一种民间称它为“算黄算割”的鸟,据说是怨气所化,它从早到晚,整天在村庄上空飞来飞去,不停声地吆喝着,“算黄、算割”,一遍又一遍地催促着人们抢抓天时,龙口夺食。你看,在斑斑驳驳的黄土崖面上,那些鼠洞和墙缝里,也寄居着麻雀、火焰斑、红嘴乌鸦等许多鸟呢。在这鸟儿育雏的高峰期,只见亲鸟们终日飞来飞去,忙忙碌碌。那小燕子,唧的一声飞出了院子,又唧的一声飞进了窑洞。远远就可以听见雏鸟叽叽喳喳争食的叫声。一旦听见一群麻雀聚集在一块长时间喳喳乱叫,一定会有一条黑蛇或者菜花蛇,正在慢慢地向雀巢蠕动呢。于是,我便喊来一群小伙伴,抓起土块或石子,一股脑儿向蛇扔去,直到把它赶跑,或者把它打得从崖面上掉下来,方才罢手。有几回,我们还趁大人没在,从梯子上爬上去掏鸟蛋,或者抓小鸟。一次,简直太惊险了,竟然从麻雀窝里掏出一条黑蛇来,差点把人没吓死。

  天高云淡,白露为霜。村庄周围远远近近的柿子成熟了,一片片,一片片,一嘟噜一嘟噜,火红火红的。这时候,最活跃、叫声最响亮的是当是红嘴蓝鹊。这是我记忆中最美丽的一种鸟,颈项乌黑,体背蓝紫,尾羽间杂白斑,配上朱红色的尖嘴,橙红色的脚趾,显得仪态庄重,雍容华贵。它们经常在柿子林间,成群结队,一个紧追着一个,作鱼贯式穿飞。尤其是远距离滑翔时,两翼如同扇子,尾羽长曳舒展,随风荡漾,起伏成波浪状,轻盈之态,造型之美,实在让人叹为观止。它的叫声响亮而喧闹,远远就能听见。它最爱吃的就是成熟了的软蛋柿子。一旦发现它们在哪棵树上噪叫,我就和小伙伴们一哄而上,打飞它们,抢着爬上树,寻找软蛋柿子吃。不久,玉米、谷子、糜子、豆子、荞麦等也陆陆续续收上场了,到处是一派五谷繁熟、穰穰满家的丰收气象。大人们都在各自忙着手里的活儿。我们一群孩子在谷草堆里,你追我赶,狗逮兔,藏猫猫,栽跟斗,玩得不亦乐乎。不知谁忽然大喊一声:“快看!大雁!”人们纷纷翘首仰望,一群大雁正排着整整齐齐的“一”字形或者“人”字形队伍,向南方飞去,偶尔传来一两声爱乃的鸟鸣。

  冬天来了,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梁梁峁峁、沟沟壑壑,一下子全盖上了白茫茫的棉被,麦秸垛也成了雪白的大馒头。这时,邻居的水平哥领着我们在麦秸垛周围,用脚踢出了一个个雪窝,下了套子,撒上玉米,然后蹲在饲养室门口远远地瞅着。一群灰色的野鸽子在村庄上空盘旋着,盘旋着,呼啦啦落下来了。忽然,水平哥领着我们大声吼着跑上前去,鸽群惊得轰的一声飞走了,但总有几只被牢牢地套在了脖子上,在地上扑噜噜乱飞。冬天的村庄是恬静的,雪落无声。只有村心的老槐树上,乌鸦哇哇地叫着,喜鹊嘎嘎地叫着,不管谁坐在家里都能听得见。院子里,一群胆小的麻雀围着猪食槽或者柴禾垛觅食,忽地飞走了,又忽地落下来。跟着七爷把队里的羊群赶下沟,没走多远,就看见几只白颈鸦在羊脊背上,悠闲地走动。不知啥时候,一只老鹰就在天空踅来踅去。忽然间,闪电一般俯冲下来,提着一兔子,仓皇而逃,苍茫远去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眨眼间,四十年过去了,老村庄早已不复存在了。我记不起来究竟是从哪一年开始,这些可爱的鸟儿年年消失、消失,再消失,终于连司空见惯的喜鹊都看不见了,只剩下了一窝蜂似的可怜的小麻雀。

  唉,一切都只能在遥远的记忆里了。

  回想起来,鸟儿飞过了四季,飞过了我童年的天空,陪伴着我一路在田野山岗、沟渠河畔,跳跃、欢呼、嬉戏,慢慢成长。它们像常开不败的花朵一样,馨香了以往的岁月,让我终生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