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例文

01
  父亲的砚台(厉剑童)

  麦收开镰的前一天,妻在家清理卫生。忽然听到她厌恶地说:“看这块砚台破成什么样了,都快成文物了,放在书橱占地方,快扔了吧!”“别介……”没想到我的话音未落,“铛啷”一声,那砚台早就稳稳地躺在斗子里了。我赶紧奔过去,弯腰拾起砚台,一手托着,轻轻吹去上面的尘土,一手轻轻抚摸着,细细地端详着。它的长有十多公分,宽七八公分,左角缺了拇指大的一块,背部龟裂着,横七竖八地布满了许许多多裂痕,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我一遍遍地抚摸着这块巴掌大的砚台,摸着摸着一股难以言状的情愫悄然涌上心头。“老婆大人呀,这是你公公我父亲的遗物呀!可你知道它是怎么来的?”说到父亲,我的泪无声息地流下来了。睹物思人,此时此刻,记忆之门“吱呀”一声刹那间打开了,那些关于父亲关于砚台的事如潮水般打着旋卷着浪花涌来,敲打着我的耳鼓……

  父亲是11年前病故的,终年65岁。父亲生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和那个时代的绝大多数农民一样,父亲没有什么文化,甚至于一天学堂也没能上,但他却识上百个方块字和阿拉伯数字。在很多人看来这简直是个奇迹。孩提时候,有一次我曾好奇地问父亲,他是怎么识的字。父亲叹了口气,说“这都是逼的”。父亲说他小时候很想上学,可家里实在太穷了,根本拿不出一分闲钱来供他念书。父亲很小就托犁扛耙和大人一起上坡干活,小小年纪顶得上一个整劳力使。每当跟在大人身后出坡干活,看到小伙伴们背着书包上学读书,父亲幼小的心里如刀割一般,羡慕得常常几天时间吃不下饭。成年后父亲饱尝了不识字的苦恼,甚至连看工分这样的事还的请人帮忙、看人脸色因为不识字吃了不少亏。怀着对“字”的渴望和生活的需要逼迫,父亲下决心自学识字。于是,父亲苦苦哀求从童年的小伙伴那里借来小学识字课本,邻居当老师的叔叔成了他不交学费的老师。为了节省灯油,父亲每天早晨早早起来看书,没有铅笔、本子,父亲就用小木棒照着书在地上写呀画呀。其中所经受的艰难和困顿可想而知。靠着这种毅力和对“字”的强烈的渴求,父亲不但会写自己的名字,并且还学会了不少的字。因为父亲识几个字的缘故,大队让他当了第三生产队保管,负责队里的物资支出和往来账。尝到了识字带来的便利和甜头,父亲对字便格外看重,对识字的人更是尊敬有加。

  “能识一个字,会写自己的名字就不算睁眼瞎,就是个文化人”这是父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缘于他对文化的这种朴素的思想和认识,父亲对儿女们的上学一事非常重视。“只要你们肯上进念书,就是剥了我一层皮,穷得砸锅卖铁,我也要供备你们。”在那个吃大锅饭、家家累得叮当响的年月父亲能有这样的想法,这是多么难能可贵!正因为有了开明的父亲,我的大哥二哥先后读完了小学,三哥和我都读完了高中,后来我又考上了大学。在父亲的眼里,他的几个儿子个个都是“文化人”。可有谁知道,父亲为了供我们哥几个上学出了多少力,操了多少心!他为支持我们读书做的那些事犯的那些难为是我们一辈子都不能忘怀的。

  记得三哥上初中时,老师要学生练毛笔字,要求每人准备一块砚台、一支笔。三哥知道家里累,回家一连几天都没有说。父亲无意中知道了这事,蹲在门槛上抽了好长一阵子烟,抬头瞅了瞅天井里那棵老梨树,一拍大腿,腾地站起来,顺手抄起提篮,爬上梨树,将树上那些尚未熟透的梨子一个不落地摘了,提上满满一篮子青梨,一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傍黑的时候,父亲回来了,篮子空了,父亲手里多了一只崭新的毛笔和一方小巧的砚台。父亲高兴地对我三哥说:“三儿,给你,好好使,别赶么弄坏了,你四弟到时候再接着用”。几十年后我才知道,那支毛笔和砚台是父亲用一大篮子梨疙瘩到集上换来的。要知道,当时这篮子梨可是我们一大家子大半年的盐钱啊!懂事的三哥果然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不但书念的好,而且写得一手好字。到他初中毕业的时候,这砚台也就留给我了,只可惜三哥练字太勤,那笔早就秃得没法用了,只好丢弃了。

  这方砚台传到我手里后,我一直很小心地使着。只可惜我天生不是个写毛笔字的料,到高中毕业了也没练出个所以然来,白白辜负了父亲的一番苦心。不过我高中毕业那年顺利考上了一所师专,成了全村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学生之一,父亲为此高兴了好长一阵子。有几次我曾无意中听父亲跟母亲说:“小四儿真争气,考上大学,是个读书的料。”上大学走的那天,父亲找出那方砚台,说:“小四儿,拿着它,得闲的时候好好练练,以后当了教师用得上。”可惜上了大学以后,因为功课比较紧和疏懒的缘故,没有把练字当回事,时间一长,也就渐渐地放下了。

  16年前,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全县最偏远的一所山村中学任教。报到的那天,父亲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要踏踏实实做事,本本纷纷做人,万不可这山望着那山高,并亲手将砚台交到我手里,一再嘱咐我把砚台带上,把字再好好练练,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共产党发给的那些钱。之后的日子里,我也确曾用这方砚台反反复复多次练过钢笔字毛笔字,但都因缺乏耐心和根底太浅而无奈地放弃了。而今,每每看到自己歪七拗八的字,回想起父亲当年的教导,我心里总有一种度不起父亲的感觉,更为自己不能写一手好字误人子弟苦恼了好长一段时间。尽管如此,这方砚台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办公桌。也许是得益于父亲的谆谆教导,这些年来,我勤奋工作,热爱学生,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和全国中学生文学社优秀辅导教师,业余时间撰写的上千篇教育教学论文、文学作品、新闻稿件相继见诸报端,并多次获省市级征文奖,也算给了父亲一份交待。可遗憾的是,11年前的那个夏日,父亲因不舍得花钱治病过早地离开了我们。他再也不能嘱咐我练字了。“子欲学而父不在”,怎不令我悲痛!

  几年前,因工作业绩突出,我被调到一所城郊学校。在往新校搬腾时,这方砚台不慎丢失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专程赶回原校,找了整整两个多小时,最后终于在垃圾箱里找到它。可是,它的左上角已经缺了一块。这令我心痛了好几天。捧着失而复得的砚台,我心里感慨万千。我知道,当年在父亲的眼里,在他那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思想里,这方砚台就是字就是文化就是出息就是希望啊!在新单位,我将它端放在我的办公桌正中央,并时不时地看一眼,有时痴痴地端详一番,朦胧中看到父亲正站在一边望着我,耳边响起他的那些话语,疲劳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年前,上三年级的女儿嚷着要练毛笔字。我把那方砚台带回家,郑重地交给女儿,并对她讲了她爷爷和这方砚台的故事,希望她好好珍惜,把字练好。女儿确也争气,两年时间,不但砚台保管得好好的,字也写得比她爸我强,去年还被评为五莲县十佳小学生。要是父亲地下有知,知道这一切,他一定会高兴得满满地挖上一大锅子烟,找个小凳坐下,裂着嘴美美地吸上一阵子。可这一切只能是幻想中的了。呜呼,悲哉也夫!

  计算起来,这方砚台从孩提时相识到相伴,已与我结缘快30年了。30年过去了,我的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已再不是过去的穷模样,我的两个侄女、侄子也相继走进了中专、大学的门槛,成了父亲眼里的“文化人”,将来还要成为家乡建设的栋梁之材……

  今日望着摆放在书橱正中央的那块日前险些被妻子扔掉的砚台,忆及与父亲相处的幕幕往事,忆及远逝了的那些艰难岁月,再看看眼前的幸福生活,我的眼里禁不住流下了泪水。我知道,这是幸福的泪水,我愿一任它“咕咕”地流淌在我的心口,默默地滋养着我和小女今后的人生……

关于叙事散文例文

02
  唐·杜牧《阿房宫赋》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叙事性散文例文精选

03
  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