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叙事散文

01
  年华最细碎

  (一)且听风吟

  “风却一直留在那里,厮守着有时候我疼痛的记忆惊惶挤出的一滴眼泪,花朵一样摇曳着。”

  该用怎么的语调才能完美的回忆起我们,那些被风吹起的日子呢。

  明明是温柔的淌着暖流的明媚三月,你我的笑靥该是温暖如花蔓指间的温度。明明还亲热的手拉着手一群人在错综复杂的古老小巷里淘气的捉着迷藏唱着淡淡的歌。嘿,我是多么的愿意,和你们玩一辈子的迷藏。可是。还来不及观赏一树繁花的盛放,你和她的距离又漫天大雾,模糊了彼此的脸庞。呐,你说,我这是作茧自缚吧。可是你和她,都是我最最珍视的。

  明明是习惯了在疲惫的面对一张张模拟卷沉思或者更多的时候是发呆的夜晚接到你的电话。你漫无边际的诉说,我沉默的聆听偶尔三言两语道慰。却固执而任性的把你推远。再远吧。然后,依稀留下一些捕风捉影的零散记忆。那是我们温暖的最初。对吧。那么,再见了。如果有一天,我们重新开始。

  明明是最亲近的,最熟悉彼此成长的细枝末节的那个人。却因为都是尖锐的孩子,难免割伤了彼此而鲜血淋漓。呐,你是知道的。我是如此过分自尊的孩子。面对我们的矛盾却只会抱以沉默。我的不苟言善在此时显得多么猥劣。可是总是习惯走在我左边的你,我知道你比谁都清楚的。我们之间。我记得你说,一个杯子代表一辈子噢。嘿。我们不说一辈子。因为我们是走一辈子的人。

  近日的台风吹起我的记忆。我的你。你。还有你。

  记得你们,曾在路上,陪我细数风里的温暖。

  (二)生如夏花

  那时立夏。学校的那些桀傲的树,像一朵朵盛开的硕大的花朵。你和我却都无法去分辨阳光透过叶子的间隙投下的斑影是黑色的泪滴还是刺眼的笑眸。

  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在忙着中考。

  我回忆起你的笑容在那个雨停留的午后徐徐绽放。

  我回忆起教学楼诡异的蔓延着满墙的爬山虎下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我回忆起起风的黄昏操场漫天飞舞的纸飞机映着我们明亮的笑容。

  曾经因为不愿背恼人的文言文而和燕珠、亚宁还有洋一起把书从五楼狠狠的扔下去,放肆的笑。然后又下去一本一本的捡起来。弯腰的那一瞬间突然就很难过。我们还是要中考我们还是要妥协。尽管我们依旧张扬,但仍然隐不去那悲哀。那阵子亚宁说,以前倔强的你不见了。

  也曾经和金池海颖踏着一路的月光骑着单车回家。那时天黑得特别快。因为都是走读生,灯火明亮的教室里只有我们三人突发奇想的留下在奋笔疾书,一边讲着鬼屋的经历。嘿嘿。那时候区质检还没到。我们还在信誓旦旦。

  “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一路春光啊。一路荆棘呀。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

  我遇见了你们。我们走过了一路。我们的盛夏待续。对吧。

高中优秀叙事散文

02
  在静止中流逝的年华

  黄昏,我常常漫步在操场边,徘徊在网吧前,望着那即将落下的红日百感交集。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悲伤,为什么悲观孤独的阴影常常笼罩在我心头,也许落日是有感情的,也许只有落日才理解我的哀伤。望着那孤独的落日,我一遍遍问自己:“人为什么要活着,活着的人是为了什么?”

  紫色的彩霞轻轻游荡,风儿像夕阳挽起的双手,温柔地将云霞揽入自己的怀中。金黄色的余辉斜斜的躺在我的身上,没有往常的灼热,更多的是亲和。就像是小孩稚嫩的双手轻轻拍打在你身上,带给你无限舒适跟惬意。多少次,就这么站在余辉下,接受夕阳温柔的爱抚。在这种习惯中,我的神经早已麻痹了。也许这正是上帝的公平之处,你得到一样的东西同时也会失去另一样美好的东西。只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哪,就算我得到了,又能拥有多久。再也许……我不曾拥有过!

  可为什么我还是这么傻,为什么到现在还是这么强烈的期待着。就算我真的拥有了,它又能带给我些许什么,不过是孤寂和无限的愁思罢。

  从草长茑飞的春天,再到落叶满地的秋日。每一天的每一天,我都静静地期盼着。我期待每一个在我生命中出现的过客,希望他们能给我带来些什么;我感谢每一个在我生命中走过的过客,虽然他们并没有为我留下些什么。我时常觉得生命是那么抽象那么脆弱的东西,看不到摸不着却又是不堪一击。就在如此脆弱的生命背后,我一个人独自漂荡,如孤魂野鬼一般。生活也是行尸走肉,血肉模糊。可我却不曾畏惧过!也许是脆弱的生命由不得我畏惧,别无选择,我只能试着去习惯。就像丛林中的刺猬不能与他最亲爱的同伴拥抱,因为他们身上的锐刺会因此把对方刺伤;就像汪洋中的孤帆不能和航船靠近,因为他们会因为距离过近而彼此相互撞击。生活就是如此,很多事你欲得不行,欲罢又不能,就算真的疲惫不堪,伤痕累累,你也只能咬牙前进。生活不是一道选择题,由不得你浪费时间去思考该怎么走。答案是是如此肯定而又唯一!

  鲁迅说过,这世界上原本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便出现了路。我疑惑了:这么多年来,我都一个人独来独往,自己并没能为自己、为他人开拓过道路,那这那这些年来我走的又是什么?——只是别人走过的旧路!我也可能因此而重蹈他人的覆辙。

  家就住在公交车起点站的附近,有时自己觉得抑郁万分的时候,总会慢慢地走着思考。有时竟可以走到终点站。可能由于思考得过于入神,我时常会被沿途的障碍物绊到。也就在这一刻,我终于释然:也许我本来就不该走,从我迈开的那一步起,前面就充满着危机。路是前人开拓的,但开拓后留下些什么,埋下什么样的陷阱,又有谁知。总是习惯了独来独往的我,永远不知道前面的陷阱多深多大,一不留神我就会陷下去。没有人会在我陷下去的前一秒提醒我,更不会有人在我陷下去的下一刻营救我。那么等待我的将是死亡!生活不是一道选择题,更不是一道应变题,我只能麻木的去顺从,去适应。就算我多么小心翼翼地对待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最后还是会出错。在生活面前,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我也开始变得怯弱,多少沿途美景匆匆划过,我不曾留恋;多少心灵的驿站“拔心而起”,我不曾停留。就这样默默的告诉自己去习惯——

  习惯一个人孤单地漂泊……

关于高中叙事散文

03
  流逝在指尖的纪念

  无所谓的生活是苍白的,于是这样的日子我便会用指尖来数着,一天一天过。

  时间就这样被简单的指头数数来释意,我知道,我的青春,只是流逝在指尖的纪念。

  关于写文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晚上坐在台灯下任凭思绪胡乱地写字,第二天又去认真地写在电脑上,等待其他人看后的评论。可以说我的很多时间都放在了写文上,甚至多于学习。

  我只是想用文字为我的青春纪念些什么。

  就像一份脆弱,想放在太阳下风干,可它依然脆弱。苍白的青春,即使拼命纪念,它依然苍白。我只是这样简单而又愚蠢地定义了自己的青春。

  很久以前的某一段时间,对时间的感叹特别多。我还记得当时写的一句话,我这16年来到底遗忘了多少东西?而记着的,又是多么苍白和虚无的回忆。这仿佛有些自嘲的意思。其实原因还是在于写文。我曾经因为某些人写起了小说,我只是单纯地以为我们会是我想的那样。可是后来我们都走了,那部关于他们的小说也以“未完结”告终。

  所以后来想起他们和那些丢弃的文字时,就嘲笑自己当初的傻劲,只是孩子,想法太过于单纯。

  于是,慢慢学会了筛选记忆,想着不再让人在笔下停留,后来也真的那样去做了。可是我发现我不能做到,所以我还是个孩子。

  我也终于明白了,原来一个人是可以把另一个人放在心上的,很久很久。

  关于网络

  接触网络并没有让我有太大改变,坐在电脑前的我,一如很久以前坐在书桌前的平静,没有大悲,没有狂喜。只有从心底慢慢渗出的细小悲伤。

  这些悲伤是在看了他们那悲伤的文字后渗出的。这样的我,和现实反差巨大。

  我觉得自己的一半躯体在现实中活得过于现实,而另一半躯体却在网络中布满忧伤。写到这里,不由得想到网友说的一句话,真人说假话,假人说真话。是的,这就是网络,在里面,我们才真正地活着。

  可以说,这些亦真亦幻的朋友对我的影响很大,他们都是空虚的孩子,于是聚到了一起,互相抚平内心的忧伤。他们很有思想,在虚幻中哭泣,在现实中一鸣惊人。他们对着一个远在千里的陌生人诉说着彼此的忧伤,直到现实中的种种压抑慢慢溶解,抬起头,终于看到阳光。

  他们心里,永远亲切地叫着我“小卒小卒”,他们永远说着这样那样让人温暖的话,然后,又在一个静默的夜里,写着那样忧伤的文字。

  是啊。多么忧伤的文字,多么忧伤的故事。又是多么忧伤的青春。

  关于其他

  看着上面的文字,觉得有些不知所云。

  如此苍白的青春,也许只能在虚幻的网络里来寻找填补。回头才发现,那些曾经以为空虚的填补,是真的用了心的。

  我就在想,即使他们亦真亦幻,可是真的到了散的那天,还是会感伤的。

  我又想到了一句话,我说过很多遍,可我还是要说,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来费尽心思想要忘掉的事情,真的就这样忘了。

  青春只是流逝在指尖的纪念。明媚亦或忧伤。

  而记忆则是所有忧伤的根源,总有些事情在不断地沉淀,不忍触碰,直到深不可测。

  即使怎样忧伤,现实中总是需要看向阳光的。这终归是属于自己空间。

  所以很多时候,就必须活得比现实中的自己还要现实。

  该是这样,流逝在指尖的纪念,还是需纪念。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