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写景散文

01
  一湖笑靥痴梦人

  七月流火,却难以挡住晚风的脚步,在霓虹初上之时她款款而来,伴随而来的还有游园的人潮,那涌动悠闲和时尚里,也融入了我的心情。我喜欢孤独,也怕孤单,时常想在晚风中找到释然。

  江南的小桥流水已难得一见了,青墙黛瓦的民居也已被拔地而起的居民楼给替换了,倒是那相依相傍的生态小园也别有一番景致。舞池里俊男靓女在迷人的霓虹灯里相拥翩翩;环园的林荫的小路上,有慢跑和散步的;草坪上的恋人吴侬软语唧唧我我;也有和我一样单身独处的,静坐,享受着晚风所给予的惬意;漫步在木板搭成的水榭上,倚栏凝视,湖水摇曳一隅莲荷,她也随舞池那边传来的曼妙舞曲和风婆娑,玉立的花儿被灯光映衬的犹如少女迷人的脸,颤巍巍的好似带着笑意。移出水榭,我登上湖心的小岛,依一株水边的垂柳,坐在软软的草上,独享这也许为我预留的位子。

  小岛上人啊不是很多,静谧而又不失些许浪漫,长椅上成对的恋人,在灯光隐约的暮色里解读他们的美好,而傍我的唯有身依的这株垂柳。垂柳很美也很温柔,垂至水面的长发随着晚风在静静的湖面搅动,漾起涔涔涟漪,片片的水波拆散了倒映在水中的霓虹,犹如浩瀚的星空,明明灭灭,霎时好看!就连鱼儿也不时的跃出水面,与星光争辉,和曲起舞!回眸身边的柳,越是妩媚的动人了,犹如恋人一般在霓虹的倒影里轻弄腰肢亦如飞天。突然我深深的觉得这不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晚约吗?灵魂深处的最为靓丽的风景吗?水中的涟漪不就是我愿意化身镶嵌在她腮边的酒窝吗?甜甜的和着我微笑!庆幸得此一隅,有柳做伴,何须览尽一园风景!

  那边的舞曲不晓得何时终止的,当我与这个婉约的晚约道别时,园里已是唯一的我了。

  挥手与柳作别,柳依然风姿卓越,笑意嫣然!

  今夜,我将着一身星辉、一湖笑靥走进梦乡。

  明晚,我还会如约而至!

高中生写景抒情散文

02
  秋雨下酒愁

  周末友人欢聚,一阵热闹熙攘过后,只剩杯盘狼藉。我醉眼朦胧,昏昏欲睡。猛听孩子们兴奋的尖叫:“下雨了!”我浑身一震,酒意顿消,踱至窗前。果然,下雨了。

  黄白色的土地已被濡湿,颜色渐深。隔壁的银色护栏光彩熠熠,笼罩在天青色的烟雨中,像寒山寺外夜泊枫桥的那艘客船。这场春雨犹如情窦初开的少女,在初次赴约时羞羞答答,矜持的反复妆扮点染,直消磨的对方心如火焚,意志殆尽,才悄然出现。虽然姗姗来迟,但还是来了。

  今年是一季暖冬,过年时缺少了瑞雪的装饰,节日的气氛减色了不少,让农人对明春的耕种也惴惴不安。从苍茫大地到靓丽伊人的朱唇都因雪的爽约而干裂。街道上干涩的尘土到处飞扬,拍在脸上生疼。农人们脸上写满了焦灼,急躁的徘徊在田间地畔,望着枯萎低首的麦苗苦思雨露。空气闷燥,活泼好动的孩子们异常安静的守在屋里看《乡村爱情》。迟到的春雨像影视剧中送行时最后出现的主人公,给人一种绝望中的惊喜。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这片焦土犹如红妆守空帏,当红颜褪去、白发丛生时,迟暮的美人才等到爱人,那是一种何等苦涩的欢喜!

  我步出庭院,孩子们从身边一一掠过,像一阵风,然后留下一串咯咯的笑声,将父母的召唤丢在脑后。脚下的道路润湿而不泥泞,踩上去,软软的。路两边不起眼的小草挺直了腰,远远望去,绿光点点。田垄上的翠柳如烟,袅袅婷婷,婀娜多姿,绿化了整个春天。农人们在地头田垄间愉悦地交谈,青翠欲滴的麦苗给了他们丰收的希望。

  微凉的春风拂面,郊外的杏花在雨中飞舞腾挪,随风飘落,有几朵眷恋地停泊在我的头上。蓦然想起古代那位“春日游,杏花落满头”的痴情女子,不知她,是否还在杏花雨中苦等自己的姻缘?亦不知,她的春衫,是否会沾衣不湿?

高中写景状物散文

03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看过许多的分分合合,拥挤的车站不断上演着离别,那时候我也在。

  路上狗尾花疯狂的拉长自己,使劲在风中做着各样姿态的摆动。你还是就这么坚定的离开了。

  三月,这个泼墨的小城不是那么的安静。春雨不断的来袭,滴答滴答滴答滴,特别是入夜时分,它总是纠缠着,撕扯着那满树新出的花骨朵进到梦乡来。或是无尽的雨打芭蕉也好,或是窗边顾影自怜,唯有你不语。空对月,想着那时候呷这一口清香,在暖风里独吟姜夔《扬州慢》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住初程。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一直不变的痴心,这个三月迟到的春风,不是那么的温暖,冷了繁华,奚落的是无尽愁情。想等一段路程,遇到的风景里,你还是未到。不停地空等,守着月,守着星,守着那些红色的小顽石,忍受着心的痛楚。错过了多少的晨辉之约,想赶在花未折下,想赶在黄昏前,想赶在炊烟未起时,想赶在无言中遇······

  不舍一切的清新优雅,那是门前的桃花在开,那是路口的合欢花在笑,那是池中君子含香,那是满满一树树的木棉争艳,那是我们在看着。

  慢慢的发现,走远的是我们,风景处处可都还在!不信你打开门,踏出自己的步伐到山林处,花在丰满,画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