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写景散文

01
  窗外的那片景

  清晨,在燕声中朦胧苏醒,懒懒散散地来到窗前。揉了揉眼睛,抬头望向远方。

  天空很蓝,蓝的似一片汪洋。云很厚,厚如一朵朵的旧棉花,让人心麻意乱。

  视线下移,远处的山峦连绵起伏,都披上了轻盈的纱巾。隐隐约约,似真似假,将我带入了她神秘的内心世界。

  但,那迷茫的纱后仍看得出那仿佛用浓墨勾出的山的轮廓;仍看得出那淡绿的肤色;仍看得出那花草树木点缀的美妙。

  呜呼,美丽的女子,还系着一条蓝绿的腰带。

  糟糕了!我已被她的魅,她的美,她的秀所吸引,不觉地随着她飘舞的纱巾进入了梦幻的天堂。

  刹那间,我感觉自己是如此的词穷,是如此的渺小。

  我的笔头已无法描绘出那如诗如画的窗外之景;已无法表达出自己触景后的那份陶醉。此时仍怜惜着自己的这份情。

  黄昏之时,我又来到窗前,目光慢慢地移向远方。

  云层中泛着微微的亮光。渐渐地,阳光在云层中拉出一条橘红色的光线,不时地又汇聚于一点,或者,隐藏在薄薄的云中,透着淡淡的红晕。(真美!)

  远处的山,解开了腰带,脱下了轻纱,露出了肌肤,在阳光下摆弄着自己的身姿,揭开了自己神秘的面纱。

  就在那么一瞬间,由早晨那位含蓄温雅的女子蜕变为此时这位开朗端庄的熟女。无论怎样,她的美总不褪色。

  站在这个视角,天与山总是相接着,她们的吻合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纯朴。实际,却总让人失望,她们的密不可分只是一种视觉的美感;她们的永恒连接只是一种情感的寄托;她们的距离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她们只是两条永不相聚的平行线。

  我望着那条山与天的界限,在想:她们是如此的亲密,却又为何是如此的遥远?

  在遐思中余光淡了,云散了,燕归了。

  在深蓝色的静谧中,窗外的那片景,一点点的消失了,而我的依恋仍在。

关于初三写景散文

02
  我爱野菊花

  我对野菊花的偏爱,是从全年秋天开始的。

  那是一个夜雨过后的早晨,我拎着书包像小鸟似的飞出了家门。空气格外清新凉爽,路过一片园林时,一阵芬芳的菊香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我驻足不前,忽然有一种想要去寻找香源的冲动,便循香觅去。

  发现了,原来是一从低矮的野菊花,在晨风中摇曳着,郁郁葱葱,蓬蓬勃勃。我俯下身子,欣赏着这些可爱的精灵:它们细细的茎,卵形的叶子,边缘是锯齿状的,被雨水打湿以后,呈现出柔柔的绿,圆圆的花朵,大小与硬币相当,沐浴之后的花儿,仍噙着点点甘霖,花的周边整齐地排列着许多小花瓣,白如雪,润如碧,清似荷,雅若兰……淡黄的花蕊密布于中间,如云,如粉,如黛……它虽不炫目亮丽,娇媚多姿,却也丽质天成、玲珑可人。

  后来,每次上学路经此地,我都不自觉地放慢脚步,企盼着那菊花的清香。有时,索性绕到园子里面,看望一下我的“菊朋友”。我沉思着:野菊花没有选在春天开花,大概是知道自己相貌平平,无法与别人争奇斗艳吧!因此,它耐着性子等到秋高气爽的季节,万木凋零,它却绿意盎然,花香四溢,默默地用平凡的外表点缀着大地。

  寒冬将至,我为野菊花的命运担忧起来,它终究会谢去的。罢了,把它采回家制成菊花茶吧,让它的生命得以延续……于是,我轻轻采下了那朝阳般的花儿,经过晒干,蒸熟,再晒干,菊花茶制成了。我迫不及待地沏上一杯,顷刻,香气弥漫,再看看那茶水,晶莹剔透,色香俱全。抿一口,淡淡的甜,清清的香……连饮数口,真是沁人心脾,顿感神清气爽。野菊花就是这样,毫无保留的奉献它的一生。

  野菊花——我心中的“灰姑娘”。

初三写景抒情散文

03
  五月的雨

  如果你固执的认为四月的雨太孤独,八月的雨太嘈杂,十月的雨太凄凉,那么不妨在五月听雨吧!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昏暗的路灯,以往熙熙攘攘的街道安静了许多,雨,就这样默默的下着,它不像细线,不像朱自清笔下密密地斜织着,一点也不像屋顶那层薄烟,但却也倍感祥和。若不是手中的伞上窸窣的声音,若不是地面在路灯下越发暗黄的光晕,若不是沁人心脾的冷风,你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放下手中的花伞,嗅着雨的气息,闭上双眼,调动全身每一个细胞,去感受,似乎要和这雨夜融为一体,扑向每一朵花,没一片叶,每一株草,我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江南,那么确切,那么真实。高高的瓦房,灰色的瓦,白白的墙,层层叠叠,江南小桥上,梳着古人高高的发髻,肩头垂下的几缕柔发,同样的雨中,白底碎花旗袍,撑着油纸伞,回眸一笑,姿态万千,似乎是碧水上一幅婉约惆怅的风景画。

  睁开眼,回到现实中,雨还在下,偶尔过路的行人匆匆,不曾读懂雨的柔情,世俗的羁绊,牵动着多少名与利,为什么不在缠绵的雨中让他销声匿迹呢?

  又想,或许他的家中有苦苦守候的妻子和孩子,守着热乎乎的饭菜等他,摆脱外界的压力和细雨中的凉气,只不过想快些回到家中,去觅一丝温暖,我又为何把他追寻的一丝慰藉丑化,苦苦相逼呢?

  五月的雨,给打拼的人希望。

  雨,一刻也不停息,化作一缕愁思,一缕哀怨,一缕情愫,去化解太多的痴言,太多的无人问津,将它带到树丫,屋顶,水槽,最后进入土中,深深的掩埋。

  五月,雨很少,但每一场都无可挑剔,美得刻骨铭心,与我世俗丑陋的心格格不入,单纯的,默默的,无畏的,安静的美化这个世界,打破我心灵的沉寂,融化我冰芬的尘埃,让我明白,这个世界是那么的单纯,无畏,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