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现代散文

现代散文

常常会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十字路口,看红灯亮起,车子流水般经过我的面前,然后又是绿灯,我傻傻的站在那里忘了抬起脚步。心情好的时候,躲在城市的某棵梧桐树下,汽车尖锐地割伤着地面,闹市里的叫卖,电台里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此时此刻,仿佛都离我很远很远。耳朵里只有鸟儿的呢喃声,一种风吹不惊的姿势,一种身在红尘心却在世外的感觉。看着阳光很温柔的把地面弄的支离破碎,我忽然就停止了思考。
学习了 截止目前已有12人学习了
点燃正能量 引爆小宇宙
  ①很多年以前,有一位学大提琴的年轻人向20世纪最伟大的大提琴家卡萨尔斯讨教:我怎样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大提琴家?  ②卡萨尔斯面对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意味深长地回答:先成为优秀而大写的人,然后成为一名优秀而大写的音乐人,最后成为一名优秀的大
  有人会说,幸福这个东西很难说,好像是很主观的感觉,很难有统一的标准。确实是这样,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但是,你若深入地问一下,为什么会不一样?其实还是有标准的。一个人对幸福的理解,从大的方面来说,其实是体现了价值观的,就是你究竟
  人和人见面,会问上一句:吃饭了吗?后来人们认为这样的问法很土,多半不这样问了,可是在乡下,那些种粮食的人,依旧这样问着,种粮食的人知道,他们问的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一桩事,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事情。  阳光在泥地上扎根生长,那便是生命,在这个
  秋日的长空,高挂的玄月,总为这个季节增添几分姿色,都说玄月是孤独的守候,我常常走在羊肠小道,看着这座单调而乏味的城市一隅,看似繁华却充满悲伤,我常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世界,这条狭长的街巷,这个陈旧的路口,是不是还会留有我曾经
  信步走下山门去,何曾想寻幽访胜?  转过山坳来,一片青草地,参天的树影无际。树后弯弯的石桥,桥后两个俯蹲在残照里的狮子。回过头来,只一道的断瓦颓垣,剥落的红门,却深深掩闭。原来是故家陵阕!何用来感慨兴亡,且印下一幅图画。  半山里,凭高
  一个即将破晓的冬夜,城市还在静穆中酣睡,我从梦中惊醒,好像有人在我耳边轻呼我的名字。  我的房间一片迷蒙;月儿身着轻盈的长袍,像一位洁白的仙女,凝睇我睡眠;她还透过彩绘的玻璃窗,对我微笑。  夜巡者在街上走过。空旷的十字街头,有一只无家
  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时天还没有大亮,周围非常清静,船上只有机器的响声。  天空还是一片浅蓝,颜色很浅。转眼间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慢慢地在扩大它的范围,加强它的亮光。我知道太阳要从天边升起来了,便不转眼地望着那里。  果然过了一会儿
  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时天还没有大亮,周围非常清静,船上只有机器的响声。  天空还是一片浅蓝,颜色很浅。转眼间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慢慢地在扩大它的范围,加强它的亮光。我知道太阳要从天边升起来了,便不转眼地望着那里。  果然过了一会儿
  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时天还没有大亮,周围非常清静,船上只有机器的响声。  天空还是一片浅蓝,颜色很浅。转眼间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慢慢地在扩大它的范围,加强它的亮光。我知道太阳要从天边升起来了,便不转眼地望着那里。  果然过了一会儿
  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时天还没有大亮,周围非常清静,船上只有机器的响声。  天空还是一片浅蓝,颜色很浅。转眼间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慢慢地在扩大它的范围,加强它的亮光。我知道太阳要从天边升起来了,便不转眼地望着那里。  果然过了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