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唯美散文

01
  灰羽飞过似水年华

  那些黄昏的鸽子总是无声地扇动着翅膀飞过高高的昏黄的天。我们单脚撑地跨在单车上仰起头。于是鸽子灰的羽毛覆盖了我们的脸。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吧。

  总有做不完的试卷,总有装满一整个抽屉的参考书。每个夏日的中午,我总是昏昏欲睡。总有蝉鸣从从窗户硬生生地挤进来。头顶的风扇涩涩地转啊转,嘎吱嘎吱......

  我的窗外是几株高大的香樟它们的浓郁的树荫让早晨的明亮推迟。让黄昏的黑暗提早。大雨过后是一阵一阵清新的香。弥漫在校园里。等风吹过两三个小时后散去。每天都会听到树的顶上有风吹过的声音,像是大海里安静的起伏。

  日子就这样漫无升息地过去了,夏日一结束就是冬天。雪还没有化就变得烈日炎炎。如果有一天,时光都走远,总是在痛苦的日子里等待寒假暑假,然后在空闲里等待升学开学......

关于郭敬明唯美散文

02
  陈旧光墨与寒冷冰原

  当雾气萦绕过去,浅灰色的雨云下,混合着梦想和年少的气体缓慢蒸腾。在随后的岁月里,墨水和纸张被吹散进辽阔的苍穹。年少时壮阔锋利的蓝天。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机会,重新站在当初的十字路口。

  01

  有时候走在路上,会觉得突然的疲惫。身体里疲倦的讯号像是午夜空旷无人的街头,兀自闪动的红灯一样,顽固地发出刺眼的提醒。那个时候就会很快地回家,把逛街或者和朋友聊天喝下午茶的计划丢在脑后,回到家里,倒上床,只要几分钟的时间,整个身体就被沉重的睡意拖进混沌的梦里。

  隔着厚重窗帘的窗外马路上,风把落叶卷起,滚动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上海沉重压抑的冬天。有人把晾晒了整整一周才最后烘干的被子收进阳台。在几天后到来的那场寒雨里,夹杂着的雪片落在了每一个没有撑伞的行人的头发上。

  02

  但是这并不是一开始记忆里的上海的冬天。

  03

  这些年来的生活。白天繁忙的工作结束之后,会出发前往机场。助理帮我办好登机手续,然后叫醒在后座睡觉的我登上飞机。开始渐渐习惯起来的夜航航班。闷热的不循环的气流,窗外寒冷的对流层被隔绝在真空的玻璃之外。偶尔透过云层可以看见下面黑色大地上零星闪烁的光亮,像是倒翻在地面上的星空。云层被一些月光和星光打亮,变成缓慢飘动的银河。空乘员走过你身边的时候,如果你在看书,她会体贴地帮你打亮头顶橘黄色的阅读灯,如果你在闭眼休息,她会小心地帮你盖上一条毛毯。

  闷热的气流里,沉睡着无数这样前往同一个目的地的人们。这些被暖黄色阅读灯装点过的梦境,我把它们写进了我最新的一本长篇小说里。

  弄堂里的雾气被晨光照散,有烫着卷发的中年妇女,拿着痰盂去厕所,身上的睡衣在经过反复的浆洗之后颜色褪尽。哪怕是在外滩,也有路边昏暗的灯光下,只有一平方米的卖香烟的店铺。里面永远有一个穿着黑色棉袄的中年男人,借着微弱的光线在看新民晚报。人民广场上还是有很多很多提着塑料编织袋的外乡人。他们围在人民广场的喷泉周围,眯起眼睛看广场上飞过的鸽群。江边凌晨的朦胧光线里,有年迈的大爷缩在棉袄里,守着天价的高档公寓小区。温度被江面的寒风吹卷干净。他半眯起来的眼睛里,岁月轰然无声地吹散。

  这也是上海。

  04

  现在看着这些文字的你们,也就是十年前的我。

  05

  那些所谓梦想的东西,被岁月打上一枚又一枚的标签。像是机场传送带上被运送出来的行李箱,被灰尘抚摩出斑驳,被无数航行标记装点出记

  忆。被阅读。被记住。被喜欢。被讨厌。被崇拜。被议论。然后再慢慢地被遗忘。

  我们走在这样一条无声寂静的长路上。两旁的树木筛洒出的微光,摇晃在我们的肩膀。

  06

  第一次站在新概念的颁奖台上--其实也说不上是颁奖台,只是在评委席前面的一小块空地。那是人生里,第一次有那么多的闪光灯对着自己闪烁,尽力地控制着自己不要抬起手来挡住眼睛,在心里告诉自己要镇定。

  7年前那个手足无措的少年,突然在麦克风里听见自己的名字。

  整整七年过去了,我也不知道现在获奖的人,是否还是站在当年我们站过的那一条狭窄的地带上,被所有灼热的目光注视着。我不知道他们的手是否也和当年的我一样,牢牢地握着奖杯,微微发抖。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也是和我当初时一样,青涩而稚嫩的模样,却对未来充满了种种天真烂漫的幻想。

  他们谈起理想的时候,脸上是否有和我当初一样灿烂的光芒。

  这些都无从知晓。就像当年的我,第一次睡在上海的夜晚里。我窝在木质阁楼的床上,听见窗外被风卷动的树

  叶和淅淅沥沥的雨声。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我未来的岁月和人生,已经慢慢地改变了方向。有一个巨大而斑驳的未来,正在前面等待着茫然无知的我。就像是谁轻轻地抬起手中的旗帜挥舞了几下,远方轨道边上的那个人,就扳动改变了铁轨。

  就那样,前往了。

  07

  公布结果的那天晚上,我用口袋里剩下的钱去买了张电话卡。

  在路边走了一会遇见一个干净的电话亭,于是把卡插进去。先是拨了几个同学家里的电话,掩藏不住激动地告诉他们我拿了一等奖。当一个一个同学朋友告诉完之后,我才小心地拨了家里的号码。然后听见妈妈拿起电话激动而期待的声音。

  我那个时候是哭了。我清晰地记得。妈妈在电话那边有没有哭,我不知道。

  08

  岁月尽头传来的声音,像是洪荒年代的箴言。那是光与墨的赞美诗篇。时间以磨炼的方式,锻造进我们的身体。我们中的少数几个,最后变成了闪光的传奇。

  09

  要经历过梦想,才能看得清现实。要经历过痛苦,才能感受到幸福。要放弃很多的坚持,才能得到微小的回报。要褴褛很多年,才可以披挂上那袭寒冷的战衣。要经历很多很多的失败,才能站上那一片荒无人烟的寒冷山冈。那一片寒冷的高原,星光零散,万籁俱寂。你可以听见很多脚下遥远的喧嚣,和头顶窒息般

  庞大的寂静。

  10

  十年。

  在人生的岁月里,是一段不长不短的时光。人生也就六七个十年。

  但是在我们的少年岁月里--

  那是我们的一整个少年。

  11

  昨天晚上的梦里,和妈妈一起去爬山。到达山顶之后,在下山的途中,我们却走散了。之后一直打妈妈的手机,也打不通。后来很多天,我都等在山脚下。梦境里是寒冷的冬天,后来几天就开始下起了雪,我想到妈妈在山上,没有厚的衣服,就开始在梦里哭起来。

  一直哭醒了之后,就再也停不下来,坐在床上,咧着嘴,用力地哭。没有什么声音,但是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胸腔里压抑着的那些沉重的铅块一样的情绪,在无声的用力哭泣里,慢慢消失了。

  我是真的老了。

郭敬明唯美散文欣赏

03
  前往闪亮的旧时光

  知道什么是痒吗?

  其实,痒是一种细微的疼痛,当你想起那些事情的时候,它便如同千万根细细的针,深深浅浅地扎在心头,却不是彻骨的疼痛。它在你的呼吸里,头发里,指缝里,身体里,如风一样自由地穿行,不受任何控制。一直担心它某一天会终究克制不住喷薄而出,可后来,它却终于不再出现,渐行渐远,化作你一路走来,背后却不为人知的淡淡的模糊的背景,只有你自己知道,它曾经有多么闪亮过……

  A

  高三的时候,各种各样的考试应接不暇。试卷也混着时光有了不同的味道,雪白的,淡黄的薄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符号和字母。教室的上空仿佛有一层厚厚的云,跟桌上厚厚的种类繁杂的书在一起,压得透不过气来。身旁的同桌早已不会认真地给格儿讲她头疼的解析几何,数学老师甚至都不会对着她的分数叹气了,天晓得,他们眼里只有雷子那样的学生!

  不抬头,不说话,甚至不走动,雷子也总是万丈光芒聚焦的那一点。也有某些小女生想,以后的以后,会有怎样的女孩子来站在他身边呢?格儿常是淡淡的一笑:那个家伙呀,高傲得很呢!你们都不知道嗳,今天晚上我问他题,他在那里看报纸都不搭理我,气死我了……大家也只是笑笑,同宿舍的女生都听惯了格儿念叨他的好和他的不好,只是,只是他都不知道。

  并不是所有时候的坚强,独立,都讨人喜欢,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得了一个女生的脆弱和敏感。可很多时候她们宁愿让别人看到更多的是自己的泪水,而不是格儿咬红了的原本涂了亮晶晶唇彩的嘴唇。就像她们觉得雷子是天才一样,永远看不到他发狂似地跑完步累得瘫坐在草地上喘气的场景,更看不到那万丈光芒背后的东西。

  可就算是格儿气鼓鼓地坐在那里,雷子总能在三分钟内把她逗笑,旁人只觉得她是着了魔了,忽晴忽雨。格儿看着他写给自己的小纸条,话不多,却被翻来覆去地读得仔细,没有什么理由,只觉得每个字都写在了心里,那么熨帖,那么严丝合缝,甚至会暗暗感慨:世上竟然有这样一个人为自己存在着。又或许,并不是为自己存在着,可是,可是他就是在自己身边啊!格儿抬起头看看隔了一条走道不远处的雷子,又是黄昏,又是报纸,又是时政……就像男生永远搞不懂为什么女生总是乐此不疲地变换造型一样,格儿也永远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专心于那些几乎在地球另一端的小国家的事情。她几步跳过去,伸手夺了雷子的报纸,“嘿,借我看看娱乐版哈!小伙儿,多练练你的字吧,看看都不潇洒了……”

  雷子只是笑笑,并不会拿她怎样,又能拿她怎样呢,简直一个小魔女。只是自己很少再去篮球场了,因为她再也没有出现过,他的目光总是在看台游离,却始终没有停下。也会有些莫名的沮丧,好的坏的对的错的。无人知晓,他把她当作自己的影子,可以敏感脆弱,可以口无遮拦,可以肆无忌惮,可以坚持自己的选择,可以没有父母亲人老师朋友给予的一切的光芒,可以做她自己!是那个并不出色的格儿让他发现在他身体里隐藏的另一个自己,像风一样的自己……

  其实他并不知道,在体育课上,格儿和几个女生坐在绿茵场上,远远地看一群男生跑过,然后,目光锁定在某个男孩子身上。他孩子一样地微微低头拉起他的白T恤擦了擦汗,亦是抬头看了一眼,目光远远地交错。格儿的世界便安静得一片弦音。嗯,不愧是我喜欢的男孩子,流汗也流得这么帅气,嗯,雷子……

  B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连平日里最开朗的格儿也会在自己面前感慨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了。雷子的心里总是莫名其妙地不平静,也会在某个大家都趴在桌上睡着的午后,回头看看那个西瓜小太郎有没有流口水在桌上;在某个大家都在伏案狂写卷子的时候,“猛回头”看一眼那个紧皱眉头的傻姑娘,然后迅速地回头,装作若无其事地忙自己的事情。没有遇见那个人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好快,日子仿佛是写在流水上的字一样,过了许久什么也没有留下;可现在,又觉得一分一秒都好长好长,好慢好慢,好静好静,那么的怦然心动,恨不得永远都这样。

  那个冬天的第一场雪下得好大。正好学校有一次考试,要到很远的另一个校区去。雷子自然不用担心,因为是有家里接送的。格儿还是那样一副孩子气说要和几个女孩子一起走着去,要看雪,就算摔倒也摔得欢喜。考试结束后的那天晚上,同学们都陆续回来,像是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都成了烧不死的凤凰,在炼狱里一次次涅盘,又一次次凝固。还是一样的练习册,一样的河流山脉风土人情,一样的唐宋元明清,一样的头痛的解析几何……只是,格儿还没有回来。

  雷子不断地抬头看窗外的走廊。或许,她顺便去买东西了吧;或许,她看上了一本好书赖着不走了;或许,她已经走在校门口了;或许,她正在咚咚地往楼上跑呢;或许,下一个出现的就是她呢……只是,只是所有的假设都没有成立。整整一个晚上,谁也没有注意他并没有翻动面前的那本薄薄的历史课本。后来,整幢教学楼的灯都灭了,最后一拨人也离开了,她都没有回来,雷子只是安慰自己,或许,她怕冷回家去了,明天,明天就会来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