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物抒情散文欣赏

01
  春日感怀
  今年春来迟。苦菜、荠菜、蒲公英,这些春天的使者,也不如往年了。往年,它们挤挤挨挨地向前跑,跑着、跳着来到人们的视野里,来到人们的微笑里。
  今年,我们要寻它、探它,它还迟迟的不肯钻出地面,即使钻出地面,它们还磨磨叽叽地不肯长大。事实上,这样说它们是很残忍的——它们的伙伴儿于冬天里有的已经渴死或者冻死……现在的它们是坚强的,用尽心力才钻出地面的,我们怎能责怪它们拖沓磨叽呢!
  这是一个喜悦不起来的年份。连续的旱,已经记不清楚多久了。似乎,自去年秋季再也没有下一场透地雨吧?似乎,从那个季节已经渴望着一场绵绵细雨或者鹅毛大雪吧?走过了秋,走过了冬,夏天也快来了。干旱持续的时间,也过于长了。
  干旱触及了心灵的田野,心灵也干旱起来,也渴望起来……
  杏花开了,星星点点的。先是嫣红挂枝头,渐渐地白了,蔫了。风儿一来,它们扑扑簌簌飘起来,似乎要追着风儿寻雨去,只为雨露洒枝头,给自己的杏儿以甘霖。此时,远远地望过去,山还是光秃秃的山,树还是光秃秃的树……
  梨花开了,星星点点的。它们苍白着脸儿,寡淡着神情。阳光热辣辣地笼罩过来,它们便退了颜色,倦怠起来。似乎,它们要把仅有的水分藏起来,一点一点留给自己的梨儿们,让它们茁壮成长。
  连翘花开了,一片、一片、一大片。它们从这座山开到那座山,从那座山又开到这座山。山腰里、山脊上、悬崖上处处是黄色的笑脸。阵阵风儿过去,它们便舞蹈着、歌唱着,似乎传递着一个什么喜讯……
  仔细望过去——柳树绿了,杨树绿了,杏树绿了,山腰里、悬崖上的一丛丛灌木也绿了……哦!春天来到了吗?
  果真,连翘黄、梨花白、灌木绿、桃花红了。果真,桃花开了。
  桃花开了,一朵朵、一树树、一片片、一山山……万亩桃花园已经蓬蓬勃勃显露了生机,花儿们雍容华贵地微笑着,蜜蜂们废寝忘食地飞来飞去……
  “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园里可耕田?”似乎,听到了谁的吟咏声。望过去,却是辛勤的桃园主人。看到满山满树的花儿,询问桃子的产量,那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我知道,可怕的干旱已经不能威胁到这里的桃园,水利设施早就伸展到山的这个脊梁那个脊梁上去了。
  于是,一点点慰藉如同一滴滴水,洒在了心田的种子上。

咏物抒情散文精选

02
  春草年年绿
  还真是平水说的:有桃红柳绿,很快就会莺飞草长,然后是烂漫无边的满园春色……
  大概是两三周前,滨江大道走过,夕阳下看江对岸那一排排垂柳,只一团团绿蒙蒙烟雾,与渐深的暮色界限越来越模糊,直到融为一体。
  而如今,汉江两岸早已绿柳成荫,桃花似火。满坡满岭的野草也不甘寂寞,借了雨势蓬勃生长。
  周末清晨,和老公一起上山。弯曲的山间公路两旁,满到处各种新长出的叫得上和叫不上名字的青草野菜。去年我们常常摘米蒿的地方,新的米蒿又长出来了,不过还都只是浅浅嫩嫩的一点,不忍心惊动,让它们安静长到高大壮实吧!怀念小时候母亲做的蒿子饼,米蒿的清香齿颊长留,几十年了还没散去。总想亲手做那么一回,看能不能味道和记忆中的相似。
  山坳坳的那块荒地,密麻麻长着鱼腥草。去年我们常去那里采。雨后泥土松软,轻轻一拔,鱼腥草连根带叶都出来了,捎带着一股子清腥气扑面而来。现在还有些早,鱼腥草们才冒出一点点叶尖。干旱了一冬的土地板结得厉害,一伸手叶子就散了,根须毫不动摇。
  正在沮丧,看到一个老妇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蹲在地里。老妇人手里一把尖嘴锄,小姑娘身边一只篮子。原来,她们正是在采鱼腥草。老妇人一锄锄挖开泥土,小女孩再把一根一根鱼腥草理出来。看来她们劳作了没多一会儿,篮子里只有红艳艳一小把。该够饭桌上一小盘了吧?我们跟她们买下,机灵的小姑娘快步跑回家去,取了袋子给我们装上。
  我们提着鱼腥草往回走,一边留意路两旁,有正发菜薹的野芥菜。说是“野”,大概是种子不知怎么被人漏到路边,自己发芽长大,没经过化肥农药催发,纯天然无污染毫无疑问。阳光很温暖明亮,到处是青草和山花的香气。和老公一个路左面,一个路右面搜寻,拣那干净水灵的野芥菜,只掐嫩菜薹尖。积少成多,不一会儿就装了一小兜了。
  回家将它们一遍遍淘洗得绝对干净了,鱼腥草盐浸过滤去水分,放了油泼辣子凉拌,辣、脆、香,很下米饭;而那一兜芥菜,开水焯了再切细,颜色更加碧绿不说,芥菜特有的呛味儿出来,熏得人眼泪忍不住要出来。赶忙取了东西盖住它。
  “盖着捂一会儿,呛味儿不跑,吃起来才更香!”这句话是父亲曾对我说的。父亲一辈子不会做饭,却在母亲去世后的十几年了,学会了做简单的饭菜。
  凉拌芥菜是父亲最拿手的菜。我家厨房,他亲自烧开水焯芥菜,再把它们切得碎碎的,然后小心地盖好捂着,一直等凉了再放辣子大蒜酱油醋。
  父亲用自己种的芥菜给我们做的凉拌芥菜,吃上去那么爽口。回味无穷那呛味儿,那让人泪流不止的呛味儿……

状物抒情散文朗诵

03
  田野,你还好吗
  田野,日子如流水般趟过。
  春天来了,却见满地落叶。
  忽然想,等老了的时候……
  我去哪里?
  西北大漠还是海滨城市?

  田野,我悄悄地告诉你----
  老了,我哪也不去,就在你的田野里
  围一个院子,养几只鸭、几只鸡还有几只羊和几头牛
  满院子种上百合花,每个花瓣上都披着对你的爱情

  搬个小凳,坐在阳光里
  默默数着……
  戴上老花镜细细读着……
  恩,我不读别人的故事,只品对你的眷恋
  我不惊扰你,只默默地为你祈祷

  有一种爱,轰轰烈烈、时时缠绵
  有一种爱,缄默不语、源源流长
  这夜,又与你相逢,借着海底的月光
  这夜,你又拨动我心的琴弦
  我借着海风,向你大声呼喊-----
  你还好吗?

  田野,你能否告诉我
  哪个山冈属于我,哪片草原是你的前身
  哪条河里流淌着爱的琼浆
  哪瓣桃花里掩藏着我的梦想
  哪条道路是通往天堂

  田野,你能否告诉我
  你会坐在哪个花园等我
  恩,我的灵魂是属于你的
  谁也掠夺不走

  命中注定
  如果你也相信宿命
  就请你同我一起等待
  等待漫天红霞染红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