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抒情散文

01
  情感成为渴望的时候
  感情的生活纠缠着每个人的心,无论是拥有的还是未曾的。在一时间里每个人都在对那个即渴望又可悲的情感而伤怀,叹息着何处有真爱。在不知不觉中使自己麻痹对于情感的标准,甚至是苛刻。所以每个人的生活中拥有物质时笑的脸上总是会看到一种孤单,一种似乎害怕下一时间里快乐就会消失的恐怕,让自己用最尽所有的精力去笑,去让自己劳累然后才不会让自己有太多的时候去为情感的孤单而心伤。就这样有些人得了生活情感孤独症,心里越是渴望的东西,嘴上越是说着不在乎,并用笑容来附加这个‘不在乎’的重量。转身之后你看不到他脸上的悲伤。
  在每次坚强的站起来后,随时那点热情的消失,自己在慢慢的变得很是伤感或是孤单,虽然依旧对人热情如火,虽然身边总有人匆匆而过,但必竟是匆匆,怕竟是他人,我们的心在没有完全变成可以拥有大爱的时候,似乎只有执着的自私之情与占有欲而与之相随,这样我们注定要在情感的得与失之中煎熬。并且在自己努力的去拥有更多的物质同时,少了一些情感的感染,那么在物质的积聚拥有后,将要面临着无底黑洞般的空虚,有几人能做到将自己努力得来的物质倾囊而出付予他人而让自己得到放松与快乐。那么是不是这样注定情感的缺少会造成灵魂的孤单,而物质只能满足于口欲与身欲于短暂的虚荣。
  一个人站在街头的时候,看到那些匆匆而行的人,那些不愿或是不敢停下来的脚步,想想自己曾经也像他们一样,或是接下来的生活更可能依旧和他们一样,在生活的加压中再一次煎熬,并且是在这种少了情感温暖的时刻,那样的雨那样的风,确没有了曾经那样的心情。坐在久违的教室里之后,也找不回曾经单纯的守候,除了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不言不语。人之为人也是情感的浓度与智慧的体现。所以在自己能法脱离物欲人情的现代化社会的时候,也总是会被种种欲望所控,就像看到美的东西,也会有冲动,只是要自己所能承受的种种方面有几分,那时才是自己在欲望与放下之间选择的苦所在,就像当肚子饿了,看到那些香香的美食确只有眼福,低头下吃自己的米粥与包子吧。虽然他们不能慷慨的把那些美味分享给我一些,但愿他们的嘴不要发出声音就算他们是善良的吧。而自己唯一能作的也只有安份守己的生活。而情感也是这样,只是不同的事,美食可以无声,但美色确不能无形,除了在夜幕里眼晴需要闭上的时候,不安眼前总是少不了那种种的诱惑。不渴望贪婪的去拥有太多,只是想随欲而安的生活可是给自己一个安定的窝,还有一个平静的心。

关于情感的抒情散文

02
  记忆中的美食
  有些味道只在记忆之中,也许那只是最平凡的味道,但是经过时间的沉淀与升华就不是笔墨能够形容的了。
  最早的记忆应该在我上幼儿园时,中午大家都在幼儿园用餐,印象中的饭菜味道是很淡的,不好吃。有一次,一个家境条件比较好的小朋友带了半根香肠来,那香肠没有切,也没有放任何其他的佐料,就是普通清蒸了一下,可是那独有的香气太吸引我了,我呆呆的盯着几乎都忘了吃饭。等我再大些,父亲带着我出差,我们坐在拥挤的绿皮火车上,大家都吃着火车上的盒饭,这时,只见同行的叔叔从贴身的布包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罐头瓶子,瓶子里装了油炸泥鳅,放了紫苏辣椒和大蒜和一些香料。他夹了一筷子放到自己碗里,见我盯着,又夹了一筷子给我,然后舔了舔筷子上的辣椒和大蒜,将那剩下的半瓶泥鳅用盖子盖上细细的收回布袋里。那是一种特权的味道,大家都在吃泡面和千篇一律的盒饭,你却拥有这样的美味,对比起来吃得就更香了。
  有一年冬天,应该是冬天,我穿着厚厚的衣服。也是随父亲出差好像是到首钢,我们坐在蒸汽机车头上,看他们一铲子一铲子往火红的炉子里添煤,四周都被烟灰熏得黑黑的,人也是黑黑的,黑得可以被眼睛忽略。傍晚回到宿舍,听说那火车头撞死了一只狗,他们兴高采烈的将狗带回来,加白萝卜顿了一大锅狗肉汤,这在冬天可是难得的美味啊!当锅盖打开香气四溢,热腾腾的蒸气裹着狗肉的香气铺面而来,只闻闻就馋得人口水直流了。满屋子人围着热热闹闹、兴趣高涨好像在过节。父亲抢过去用四四方方的铝制饭盒打了一碗狗肉。清清淡淡的几大块狗肉和着乳白色的萝卜,完全原汁原味。父亲每每回忆,说他都只可怜巴巴的喝了一点汤。头一碗打来我一个人全吃了,后来再去打时几乎只剩下汤渣子了,我又一个人吃掉了。现在我不吃狗肉了,那么忠诚可爱的伙伴怎能再吃它们的肉呢?如今回想起来都觉得罪过。可那种味道一辈子有过一次足矣!
  时代变化很快,以前吃个香肠都是奢侈的,现在天南地北的美味几乎都能在一个城市的夜宵摊上吃到了。随着美食的普及与融合,那些地道的味道会不会随之慢慢的消失了?
  四川的酸辣粉,红彤彤的辣子油浇在花椒、花生和黄豆上啪啪作响,麻辣酸爽。令我想起了那年中专去凤凰写生时偶然吃到的湘西的酸辣粉。那是在沱江边上吊脚楼附近。我们画了一天速写画得肚子都饿了准备收工回旅馆吃饭。我没什么方向感,每散文精选个弄堂长得都差不多。我们就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巷随意乱走,反正到处都是写生的学生,每条路都能通到那个大门楼的,。那是个标志性的建筑,找到大门楼就丢不了了。就在一个小巷的拐角处摆着一个小摊,没有一个客人。我们走得饿了就索性在这里解决晚餐吧。老板卖的是酸辣粉,有红薯粉的,有白米粉,还有一种绿绿的宽宽的粉很特别,我们就点了这种,老板得知我们又累又饿就煮了很大一碗。也不知放了些什么佐料,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肚子饿了,那种美味简直难以形容。酸酸的不太辣,也绝不是四川酸辣粉那种麻辣味。之后我们再去找那家小摊,已经迷失找不到路了。也许人生就是如此,不经意间遇见却又转瞬即逝,再想找回已是不可得了,因为不可得,所以显得珍贵。
  之后到德夯苗寨,因为我们去得晚,其他的好旅馆都被别的院校住满了,所以我们学校只得分批住在一些民宅里。那些民宅的条件参差不齐,有的床铺就设在鸡窝上,鸡粪臭烘烘的,那几个男生听了一夜鸡叫,第二天早上一个个也变得跟乌眼鸡似的。即便衣着时髦帅气然一身鸡粪味,也让美女们敬而远之了。我和好友被分到对面一间黑黑的房间里,光线昏暗但看得出褥子上都有毛毛的一层灰,而且还发出一股霉味没法睡人。于是我俩只得搬了凳子来,趴在凳子上时醒时睡的将就了一宿。中午去一个小馆子吃饭。小馆子人很多,我们随意点了一盘5元钱的胡萝卜丝抄牛肉并一个小菜。谁知湘西人淳朴,那盘牛肉堆得老高,小菜也是一大碗,饭一大盆。原想着我俩锦心绣口的肯定吃不完。谁知那盆牛肉看上去平淡无奇,胡萝卜丝切得炒的比较熟,不带青味,牛肉却很嫩。看上去只有辣椒粉和酱油,但是似乎加了那种与酸辣粉有点相似的佐料,最记得的是撒了点孜然。我们对料理没有研究也只能写出这么多了,后来自己也试着炒过,但是至今我都没吃到过那种味道的了。只记得为了配那盘子牛肉我们把一盆饭都吃光了,撑得嘴里直哼哼,躺在靠背椅上摸了半天的肚子。
  今年带父母去北京,专程到酒店里去潇洒了一把北京烤鸭,回来大失所望。还不如路边小店里吃的疙瘩汤、东坡肉和肉夹馍。
  现在到星级酒店去吃饭,环境优雅、服务周到,带着高帽子的厨师把一碗碗菜做得油光发亮,造型精奇、颜色动人,一顿饭动则几百几千的。然而,名声响亮,看是好看,终究食不知味,再没有小街陋巷里那些平凡的烟火味了。

情感抒情散文欣赏

03
  饿与爱
  真的好黑,我象早已习惯了这样,卧室和客厅是相连的,不是为了省电,而是不 想打扰夜间给我留下的朦胧睡意,那睡意就象被我从卧室里扯到卫生间一样,就在我进行小便时还没有散尽,象在和我演奏爱的协奏曲。每次这样起来,都不是为尿憋醒的,而是我对她的想念也不消停,就象蓄谋已久的爱情,在我的心里潜滋暗长。时不时的每到这时,就是这样,说不出那种想,不知还能维系多久,蹲下来撒尿很轻松,可是过后,那股思念的劲头还没有断,我又象扯着它回来,又躺在卧室里浮想联翩。
  卫生间里的灯也没有开,也是同样怕惊扰那个美梦,就如同和夜里的黄昏那般,好像爱在此刻就要到来,就挂在我相思的眼前,是那么的活灵活现。我一边坐在那里办事,一边在其乐融融的想着,就象那想从空间里传出一样,越过黑暗的楼阁,传到我梦的城堡。
  我从卫生间里出来,就象带着余烬未消的爱,从那里回到卧室。卧室里还是有我那朦胧般的想在里面。因为是冬季,屋里虽是地热,温度也不比往年,夜间出夜也有点凉,但在这想念的陪伴下,我的思维已经被这占去了一大半,身子也不那么的觉得冷,还是那么平稳的回到床上,撩起被子,钻入被窝里,又那么的去思,去想。
  那不是睡意,而是那种说不出来的气息在引诱我,我的那种想头越坚决,我就是越睡不着觉,就象整个人都被无偿的绑架似的,怎么想睡也睡不着,那里也在不消停,就象全身都被束缚,象被五花大绑在这夜里,相思的羽箭在我的身上乱扎乱射,我在翻来复去的着腾,直到着腾我筋疲力尽,我才疲惫不堪的躺在那里,自己独自假寐。
  也不知到睡了何时,那相思的门又被那把钥匙打开,就象一点响动也没有,相思就破门而入了。就象那相思就挂在我的门前,就在那花白的墙壁上挂着,月亮虽然还在偷看,我也没有感到害臊过,就象在夜里行使我特有的特权。我没有感到什么冷,几乎那些盖在身上的东西全部退去,我象看到她就站在我对面的墙壁旁看着我,就象那偷食禁果夏娃,手里托着一个果盘,乳白色的浆果在她的盘子里,滚来滚去,看了好生诱人。一阵灼热象从我的体内发出,我感到真的被偷了,摸一摸自己真是好笑,自己在这夜里也是这样。
  有了这一次,就有第二次。自己被偷,也是个很不光彩的事,但为了那种想也值得。不是自己不检点,而是抗拒不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想念,痴情也不为过,但就象自己饿急了似的,在夜里必须要找一些食物来充饥。因为夜里没有人看见,就自己各行其便了。就地解决,那是自己的事,与别人无关,就不要大惊小怪的了。
  天快亮了,把一切都收拾好,起来,把窗帘拉开,让那明媚的阳光仆射进来,我打了一个哈欠,又躺在床上吸收阳光给我的温暖,就象阳光那么的喜欢我,那些光都照射到我的身上,我看到自己那么的明亮,就象自己与阳光最近,
  此时我的想法已被统揽,就象在我的面前,出现美丽的奇观,白云的曲线在阳光里穿梭,光亮的旗帜在空中摇曳,美丽穿过爱的屋顶,塔楼上的幻影在落地有声,我简直被这美丽包围,徜徉在那美梦中,始终也不愿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