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十年前,那个飘扬大雪的冬日,满山遍野覆盖着厚得及膝深的雪沙。那几天正是临近澳门回归的日子,我在和孩子们同唱《七子之歌》,凄美的歌词总是给人带来一点无奈和酸涩。那天中午,老公电话说买了穿钉鱼,一定要我回家吃。我说,你做好了等我和女儿吧。还没等到中午回家,就听见了年迈的母亲撕心裂肺的告诉我那个噩耗:你大哥没了!当时我只觉得震惊的头脑一片空白,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我镇静而又奔跑着回去找老公,我们扔下饭菜直奔哥哥那里...
学习了 截止目前已有36人学习了
点燃正能量 引爆小宇宙
  生活中,我们经常遇到像影子一类的人,当你阳光普照时,他不离你左右,当你身陷黑暗时,他马上从你身边溜走。  有谁见过鬼的影子吗?没有!世界上只有虚假的东西,才没有影子。有影子在,才说明是真实的,真实才会有影子。有人对你捕风捉影,又有什么大
  一些当时看去不太要紧的事却长久扎根在记忆里。他们一向都在那儿安睡,偶然醒一下,睁眼看看,见你忙着(升迁或者遁世)就又睡去。很多年里他们轻得仿佛不在。千百次机缘错过,终于一天又看见它们,看见时光把很多所谓人生大事消磨殆尽,而它们坚定不移固
  很久以前,唐小卡有一个当记者的梦想。  心怀天下,悲悯苍生,与其说是梦想,不如说是她内心的一种情怀。只要想到,依靠一支笔的力量,就可以成为“无冕之王”,唐小卡的内心就觉得热血沸腾。  但梦想之路,从来都是荆棘丛生,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地买
  也许你见过许多时段的黄昏:春日黄昏,暮色中仍现花红柳绿;夏日黄昏,可观如血的残阳;秋天黄昏,仍闻到瓜果飘香。冬天呢,它虽没有前三季的美景良时,然我却以为冬天的黄昏别有情致,它是那么地清凄寂寥,是那样地让人暗然销魂,是那样地让人有一种难以
  过去,我和妻子总认为在外出的路途中,所遇到的一些面孔有些熟悉但不知道姓名的人,对我们的生活并不重要。然而,几年来当我们和一些人,在每星期日早晨,同乘一辆穿过城市的巴士,渐渐地改变了这种看法。  每个星期日的早晨,不管是下雨或下雪,我们都
  临河的土场上,太阳渐渐的收了他通黄的光线了。场边靠河的乌桕树叶,干巴巴的才喘过气来,几个花脚蚊子在下面哼着飞舞。面河的农家的烟突里,逐渐减少了炊烟,女人孩子们都在自己门口的土场上波些水,放下小桌子和矮凳;人知道,这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 
  感觉有点累了,于是,停下脚步。当然,还有小女孩的快乐吸引了我。  面前的小女孩,穿一条红色短裙,圆圆的脸蛋红彤彤,煞是可爱。她左手拿着一罐肥皂水,右手拿着一根管子,站在阳光下,不停歇地用管子蘸一下肥皂水,然后朝着蘸水的管子吹口气,然后看
  剩女一直在社会中“抬不起头来”,然而,中国社会的“剩男”现象才是真正的婚配危机。有数据显示,中国80后的婚育群体,男性比女性多出了数以千万之众。如果仅从都市媒体来看,“剩男”现象得到的报道和关注远远少于“剩女”现象。  一个真问题,“剩
  刘亮程说:“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冬。”  十七年,一路跌跌撞撞地走来,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可十八岁就这样奔跑着呼啸而来,近在咫尺。而我就这样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是张开双臂去迎接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舟摇摇以轻,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栽欣载奔。童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尤存。携幼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