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十年前,那个飘扬大雪的冬日,满山遍野覆盖着厚得及膝深的雪沙。那几天正是临近澳门回归的日子,我在和孩子们同唱《七子之歌》,凄美的歌词总是给人带来一点无奈和酸涩。那天中午,老公电话说买了穿钉鱼,一定要我回家吃。我说,你做好了等我和女儿吧。还没等到中午回家,就听见了年迈的母亲撕心裂肺的告诉我那个噩耗:你大哥没了!当时我只觉得震惊的头脑一片空白,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我镇静而又奔跑着回去找老公,我们扔下饭菜直奔哥哥那里...
学习了 截止目前已有36人学习了
点燃正能量 引爆小宇宙
  理想是一个衣食窘迫的浪子,期待着美食饱腹的将来;是一个困顿于茫茫风浪中的舟行者,渴盼着不远处能有栖脚的沙岸;更是一段急流勇进,契而不舍,搏击沧海的追求。然而,在踩向理想的道路上,一般是严谨的立志;在飞上梦想的天空,通常是自由的奋斗。  
  一个人的尊严是在乎出来的,也是在太在乎中失去的。太在乎与太不在乎都可能无尊严可谈。因为,在尊严的两个极端上,不是敏感便是偏执。最好是拿自己当点事,这样好有人尊重你;也最好不要太拿自己当回事,这样好活得轻松。  拿你当回事的人,未必是在乎
  草萋萋,雨催凉,一袭北风去忧伤;  枝弯弯,果飘香,一秋收获添欢畅。  ——题注  一场秋雨一场凉。进入 10 月,几场蒙蒙细雨送来了丝丝凉意。秋风斗气,毫不犹豫的吹散了氤氲。秋高气爽,残叶飞落,稚嫩的麦苗又染绿了凄凉的田野,新的希冀在
  不知不觉竟到了夏历的十月,冷雨潇潇,西风吹寒。今年的秋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溜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细细想来,仿佛也没有留下任何的记忆。  往年到了秋天,我总会有很多感触,唯独今年,她去得如此快,如此静,如此孤单寂寞。  恰如独自一人
  The Board Meeting had come to an end. Bob starred to stand up and jostled the table, spilling his coffee over his note
  第二次生产,没有听到期待的啼哭声,医生和护士一个劲儿地在婴儿屁股上拍打,他终于发出几声微弱的“喔喔”声。  孩子身上怎么有点发黑?而且身子软塌塌的,抱都不敢抱他。  怀他时,医生曾提醒我胎儿的心脏可能有问题,当时我想,自己的身体如此强健
  我在院子里,观察一只蛹,如何变成蝴蝶。  那只蛹咬破了壳,全身湿软地从壳中钻了出来,它的翅膀卷曲皱缩成一团,它站在枝桠上休息晒太阳,好像钻出壳已经用了很大的力气。  它慢慢地、慢慢地,伸直翅膀,飞了起来。  它在空中盘桓了一下子,很快地
  我们只有在背离太阳的时候,才能领略到星空月夜的柔美;我们只能在寂静如水的空间,才能静下心来梳理自己脑海里那些零乱的思绪。  --题记!  四月末的东莞,天气有点异常的热,忙碌的日子过得有点快,转眼间又快到红荔飘香的五月。红荔飘香的五月,
  “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之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冤家,故来相对……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扫蛾眉,巧呈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在从化读完高中后,徐志标盼望考取广州大学,可惜他的高考成绩不理想,分数没有上本科线,只能去读专科院校。高考失利导致徐志标异常自卑:“看到同学进入心仪的重点大学,自己只有羡慕的份,我干脆不去读专科院校。”  面对儿子的态度,父亲赶紧了解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