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抒情散文 > 借物抒情散文

做一棵大树

我要我的枝干 粗壮有力

我要我的花儿,开在树的心里,一生只有一次,是绝美绝美的白色。


风起处 落木萧萧.
  愿望达成后,就不能再称其为愿望,而许一个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愿望,将拥有一份永恒的期待,和期待时那份童真的心情.
  有一个人的愿望是成为一棵大树,因为树长在一个地方,就永远的长在那个地方,不会离开他所钟爱的土地和家人.曾为这样一个愿望感动,而现在做一棵树也渐渐成为我的愿望,做一棵树,并且是一棵大树.
  我要我的根,扎得很深很深,用这一双手和母亲握在一起,给我向上长的勇气.纵使这双手永远埋在这黑暗里,却缔造了地面上一树的繁盛与美丽.
  我要我的枝干,粗壮有力,他要长着同一个方向,一个向上的方向,那是我的生存姿势,是我上昂的精神.他要顶得住狂风骤雨,顶得住冰雪严寒,顶得住命运所要我承受的一切.

顶得住命运所要我承受的一切
  我要我的叶子,是永远闪烁着生机的绿色,他的光泽远胜于珠宝店里有着昂贵身价的翡翠珠子.那是我读懂别人也让别人读懂我的眼神,平和又宁静.如果我能在这里伫立千年,那么我愿意守望这千年的风尘和千年的改变.
  我要我的花儿,开在树的心里,一生只有一次,是绝美绝美的白色,还有淡淡的馨香,那是她的忧愁.把她放在心里,只为了更好得珍惜,生命里最美的时刻,是那样慎重,那样严肃.
  阳光下的数,是异域披着金纱的舞蹈,是金灿灿的微笑.雨帘里的树,是在迷茫中孤独无助的泪眼,是被淋湿的哀伤.而阳光和雨露对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所以,阳光同雨露是树的幸福,也将是我的幸福,约是简单就越能得到快乐.

我要我的花儿 开在树的心里
  我立在你经常走过却并不在意的路上,风起处,落木萧萧.没有人在乎,我也不在乎别人的不在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我绿色的思念挂在树梢,摊开在月光下,去品读,然后遗忘.心弦拨弄,传来古筝的曲子,心情,便沉浸在那一曲的恬静之中.
  繁华过后,总要消亡.我愿意遵循自然界亘古不变的规律.那毅然落下的,是一叶叶的属于自己的故事,落下后并不留什么,但如果有个女孩把它捡去,夹在她的心事里,那样便能留下什么.树皮皱在了一起,一如我暗淡下去的疲倦,苍老了一切.唯有那朵开在心里的花,还未凋零,她要炼出一枚果实,里面包裹着种子,它要留在土里面.
  我仍然可以战立着,即便是死去,我将不惧怕消亡,因为土里,有我埋得很深很深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