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抒情散文 > 借物抒情散文

何以寒婵泣

  婵,一个带有静美的词,唯独在我的桌前,怎也勾不出一笔一画,局中者一感便知,瘦了窗内人,都说喜欢一种静,是一生忆不尽,永远赏不够的风景,倘若,尘世有那么一刹那,你飞跃我的窗前,跳动你的孑影,不懂是怎么心情

  何时,不知,习惯了一杯浅茶,在泪水的日子里,一意孤行地听竹风为我说书,弹曲。只有这样,才能抵抗人世无味的繁喧,独享片刻的寂寞与清凉。一到冷风萧索,阁楼的古书都会泛潮,而掩映在书卷里的词故事,也被浸润得湿淋淋的。连同那个半梦,也被几场雨给打湿,清决到令人神伤。

  虽说这样,还是想守岁月的年轮静默,只为,等夜色的寒凉在一夜北风滑过之后长出了丝丝白发,恰似,诗人笔下描绘的那一场花落。然后,梦,不再繁琐,心,独自蹉跎,数不清有多少往事在凡尘之外泪落成河。而时光呢,始终给我一个许诺,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穿梭尘世。将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呐喊。直到,忘川的河水泛滥出血红的颜色,这劫数,就是你与我之间生生不息的联络。

  花在来谢时随着季节的转换,水在流淌时依据地势的变化,树在摇摆时顺着风的方向,它们那么顺其自然,潇潇洒洒,而奔波在都市下的人们,十有八九都是力不从心,悲凉的世态无力的撕扯着这一切的变化,然而让这一切变的如此陌生,似乎想去寻找往日的模样,但又因这一切的压抑导致这生活似乎不那么平静,这一切的浮躁来至于心理的迷茫,从而让生活变的乏味。

  尘世中的女子千娇百媚,各有风雅,比起那些娇柔美艳的女子,我更倾心于心怀素雅女子,她们用灵魂的香气来渲染生活,让生活有了情调和诗意,譬如你,就是我一生的临摹。

  所以喜欢〝素简〞这个词,读来也会想到一个清浅女子,在绿意抚过的窗前,吟一首古词,听一支曲子,手中一杯茶,安静清喜,如深山里的那朵小雏菊,静守一隅,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想来这世上的千般并非不如我愿,都是心没能坦然,倘若心不再漂泊,梦不再惆怅。或许都是是花海中那片叶子的清凉,曲径通幽处,抱月自醉,拥水而弹,让心灵的曼妙成曲,静静的在时光河流中轻轻流淌。

  摘一叶菩提,双手合十,轻念婵的名字,盼只盼,世世的轮回中都有你。你若在,即使在落满青苔的雨巷里,我依然能聆听到油纸伞上跳跃的悠扬旋律;你若在,即使在长满荒草的庭院里,我依然能酝酿出满庭芳菲的红尘诗意;你若在,即使在暮色苍茫的年华里,我依然能感受到来自桃源的寂静欢喜。

  翻开如今手中的笔记,里面的每一页都有你的名字在跳跃,这一生,我最害怕的事就是不能与你相约,厮守,犹记得,昨夜的风,把我的泪黯涌,那隔离栏前的深深一吻,吹断了肝肠,尽了离别的心痛。那一刻,我看不到谁的影子,我的眼里,只剩你的来路、你的归途,我只感觉到,你我相隔的短短几米路瞬间化成了茫茫的沧海,我的心,在你身影隐没之时,碎了,空了……

  总在想,也许,那缥缈的夜雾里真的有令人向往的蓬莱楼阁;也许,那缥缈的夜雾里真的有金风玉露的美丽相逢;在我的臆想里,美丽的云彩就是梦的衣裳,那影影绰绰的云层里,总有我太多、太多的幻想

  何日,婵能懂,我等婵归来,寒婵泣,默了身后人。

整理:zhl201704
标签: 何以 寒婵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