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诗歌散文 > 母爱诗歌散文

母亲的咳嗽

  今夜十一点,我从外面应酬回来,一进家门,就听到“铿铿铿”一阵剧烈地咳嗽声从母亲的房里传出,“母亲怎么咳得这么厉害?”我边想边进行着临睡前的准备,打来洗脚水,舒服地泡了会脚,洗完脚换上拖鞋,关上客厅的灯,走进卧室,就看见妻与女儿已经熟睡了。

  女儿通常由母亲照料,很少和我们睡,女儿娇嫩的脸上透着浓浓地睡意,小家伙时不时地笑一下,发出磨牙的声音,许是梦到吃东西了吧,双手伸在被子外时不时摸索几下,我轻轻地把她的双手放进被子里,帮她捱好被子,然后铺好自己的被子,脱去外套睡下。睡下没多久,就听母亲的房门响了一下,然后有淡淡地灯光从地板上的门缝渗进来,我想是母亲起来上卫生间吧,也就没在意,可是过了好一会淡淡地灯光仍然亮着,还有轻微地悉悉嗦嗦的声音从厨房方向传来,母亲时不时发出低沉的咳嗽声,“母亲怎么咳得这么厉害?”我不放心起来,轻轻地起身,打开床头灯,发现妻也醒了,她对我说:“刚,你去看一下妈,妈今天怎么咳得这么厉害?你多披件衣服。”“哦,我正想拿药给妈,我去看一下,你先睡吧。”我打开抽屉拿了盒止咳药,打开房门就看见母亲披着棉袄踮着脚在厨房的壁橱里拿止咳糖浆,“妈,你怎么不开大灯呀?”我边说边随手开着了客厅的灯,来到母亲的身边,我才发现母亲脸色*很差,“妈,你怎么啦?”“没事,只是咳嗽了,白天还好,晚上不知怎么回事就是咳个不停,吵了你们了吧?”“妈,你赶紧把这个药吃了吧。”“好的,阿刚,你赶紧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的。”“哦,那妈你赶紧吃吧,我去睡了。”

  回到房间见妻仍然醒着,“妈没事吧?”“没事了,已经在吃药了,你快睡吧。”我关上灯,可是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晃动着母亲咳嗽的身影,这才想起前天吃饭时母亲说自己有点头晕,当时我也没在意,现在想来这几天母亲其实一直在咳嗽,我暗自愧疚起来,记得以前自己身体弱,天一冷就咳嗽个不停,为了能让我喝到温热的汤药,母亲为此没少费心,她每天拎着煤炉去楼下装好,然后再拎上四楼在过道煎药,我觉得麻烦就劝她用液化气煎药,可她说用煤炉煎药好还省钱,为了防止把药煎糊,母亲还跑到河边摘来竹叶,洗净了铺在罐底,她说这是她从一个老中医那里讨来的方法,这样煎出来的药口感好而且不容易糊。还有一次女儿感冒咳嗽,我们嫌中药太麻烦,就去看了西医,结果回来时却发现母亲从外面摘来了枇杷叶,炖好了冰糖枇杷川贝雪梨膏,女儿尝了说好吃,咳嗽也很快就好了。现在只要一咳嗽女儿就嚷着要吃奶奶炖的冰糖枇杷川贝雪梨膏。

  母亲为我们付出了最无私的爱,而我们每天都习以为常地享受着这爱,正是父母从无怨言地付出,才使我们免受病痛无情的折磨。作为子女的我们整天忙于自己的事,却对父母的精神和身体关心太少了,听着母亲房里偶尔传来的咳嗽声,我在心里暗暗决定明天一定陪母亲去医院好好看看。

整理:zhl201611
标签: 母亲 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