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诗歌散文

01
  浪漫

  投到三亚四年有余,常收到学生,友人们的问候。

  远的住在巴黎的画家,近在隔海相望的狮城商人。

  姑苏城里的挚友,在云南天天艳遇、朱仙镇寻古的学生。

  阿里山下的青梅竹马,还有念念不忘的初恋情人。

  电话,邮件里传来问候的第一句均是,三亚浪漫否。

  我都一一回复,美丽?肯定;时尚?当然,浪漫是在心中的感受。

  大东海的礁石上,外来的游客在拥抱接吻。

  沿着河畔,手拉着手散步,满是白发的老人在卿卿我我。

  街道的树下,男孩匆忙赶来给心仪的女孩送上一串烧烤的鱿鱼。

  在女友的生日那天,当着全世界羡慕的目光。

  送上一束玫瑰,而隐藏在浪漫里的是没有签名。

  直到今年的生日,又当成礼物送给她。

  这浪漫吗?

  浪漫像是纪实小说,搜肠刮肚的生活。

  浪漫像是电影,言情剧,不食人间烟火,不算人间的花销。

  而我的浪漫,字字行行,折成信,寄给你。浪漫吗?

浪漫诗歌散文欣赏

02
  亲爱的,我要的浪漫并不是不可及的风花雪月

  我要的浪漫很简单

  早晨临别的一吻可以让我温馨一天

  下班回家的一个拥抱可以让我真切感受你的爱

  女人很傻,为了那些心动的感觉宁愿付出一切

  女人为浪漫而生,为爱而生

  女人是爱的奴隶

  心甘情愿把自己钉在情感的十字架上

  只为心里风吹叶动的感觉

  亲爱的,我要的浪漫很简单

  清晨可以和你一起看日出

  看云卷云舒

  清风拂过听鸟儿啾啾

  看晨露点点滴滴草绿山青

  漫步山中哼一曲轻歌

  任心儿在晨曦中放飞

  亲爱的,我要的浪漫很简单

  在黄昏落日里并肩而立

  看夕阳远山大江东去

  看晚霞壮美艳丽残阳如血

  看远处农家袅袅炊烟

  倦鸟归巢

  暮色四合华灯尽放

  亲爱的,我要的浪漫很简单

  我想挽着你的手臂穿行在人海

  不想似高傲的孤雁

  其实我不想做寂寞的幽兰

  可是你注定不能满足我的心愿

  所以我只能是那空空山谷里的一株兰草

  只是你要看得见我的孤寂

  你不喜欢我的名字我知道

  我告诉你那就是我我也悲哀

  当你推杯换盏之间,是否会浮现我在灯下的身影

  当你在赌场拼杀时可知道我是怎样的孤枕难眠

  或许是因为爱太深我也无力挣脱心的枷锁

  其实,当初与你恋爱时

  我就明白你和我是两个不同类的人

  只是那时的我太迷惑于你的成熟和幽默

  磕磕碰碰这些年

  只缘于我们原本两种心性

  这些年来,我也渐渐认命

  自己的选择自己的承诺

  我有什么理由背弃

  何况,在你心里我是你的唯一

  今生,我也只能是你的唯一

  只为年少时一生相许的承诺

  亲爱的,我要的是你给得起的浪漫

  你为何那么吝啬

  真是审美疲劳吗

  剩下的岁月我们又将如何继续

  难道我只有李清照的:凝眸处,又添一段新愁

浪漫主义诗歌散文

03
  那梦醒的时分

  我熟睡在深夜的梦中。

  透明的泡沫把我困在其中,

  透过阳光看那薄薄的隔膜,

  闪熠着那五彩的彩光。

  当手指轻轻划过泡沫,

  心碎的美丽也随之而去……

  我熟睡在深夜的梦中。

  淡淡烟草香,透过木制的鸟笼,

  吸进我的心里。

  我渴望自由,

  更渴望的是见一见那吸嗜烟草的主人,

  她的容颜,

  她的声音,

  她的一切……

  当鸟笼被打开,

  那人早已不在……

  被遗留下的淡淡的烟草味却在心脏底房静静散开……

  我熟睡在深夜的梦中。

  我傻傻的站在芳草杂生的树林中,

  透过阳光的折射,

  看那站在阁楼的你。

  恬静的红光,

  恬静的夕阳……

  疲惫的眼中闪着你的倔强,

  你依旧在等待……

  我熟睡在深夜的梦中。

  阴暗与潮湿是我归宿的巢穴。

  透过夜幕的视野,

  我来到了你的身边。

  橱窗的烛光,

  憔悴的身影。

  我多想看你熟睡时的容貌,

  可我必将离去。

  我只是漫漫长夜中的过客,

  又怎能忍受那煎熬的黎明……

  我只是一只卑微的蝙蝠,

  又怎能待在天使的身边……

  我熟睡在深夜的梦中。

  狂风呼啸,

  卷起尘埃。

  我跟随风的脚步,

  听着誓言的召唤,

  我落在这个地方。

  透过低矮矮的房子,

  看里面熟睡着的你,

  那句誓言依旧回荡在耳边:

  即使我变成了尘埃,

  我也会回到你的身边。

  静静的守着你,

  保护着你……

  也许,爱情就像那易碎的泡沫,

  美丽却无法触及……

  也许,缘分就像那等待的时差,

  等到了,却又错过了……

  也许,距离就像那傻傻的观望,

  疲惫却不肯离去……

  也许,地位就像那不同的世界,

  黑白却不能相融……

  也许,誓言就像那风声的召唤,

  永恒却只剩等待……

  那梦醒的时分,

  眼泪突破了泪腺的禁锢,

  透过嘴唇,流进心里……

  这一切都已梦醒了。

  可是,

  那句誓言依旧回荡在耳边:

  等我先离去,变成了尘埃,

  我会回到你的身边。

  即使只剩一座低矮矮的坟墓,

  我却愿做那永久的守墓人,

  静静的守着你,

  保护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