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诗歌散文 > 精美诗歌散文

秋声

  时至深秋。四点醒来便难以入梦,于是,斜身靠在床壁,聆听凌晨细碎的秋声。

  虽然这个城镇不大,历经千百代夜郎人的苦心经营,仍未换上现代城市的新装,不过,它到底不比乡间。寄居此地,春天不见早莺争树,夏日不闻群对吟,唯有夜半或是破晓时分,偶尔几声鸡鸣,仿佛故里乡音无意遗落的余韵,如山间淙淙流水回响在心底,悄然绽开丝丝波纹。

  清夜无眠,而我只是其中一个。楼下,那对年轻夫妇在不时地私语,言语不甚清晰,似乎在埋怨工作的劳苦、生活的艰辛;街上,汽笛断续地传来,当我们在熟睡或是如此刻失眠的时候,“夜行侠”们早已开始一天的奔波,无论东西南北,师傅载着乘客来往穿梭;我不打算去想,等八点过后,自己又将行走在哪个角落。不过,无论如何,一切有待黎明。

  期待着新的一天生活会有所改变,尽管这种期望通常不切实际,再说,改变并不意味着一切会变得更好。因此,当心有余暇时,憧憬未来之外,也习惯将封存的记忆遍遍梳理,以此来涵养平日里疏于料理的心房,无论甘苦,无论喜悲。

  古人说,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生活中,每个人走过的岁月便是他/她的历史,便是他/她的传奇。这些过往不是史书,不像培根说的那样读后使人明智,但无论对错,也无论荣辱,我们都会因此而越加厚重;如果用心体味,可能会对生命更增一分敬畏。

  国庆回了趟家,和长辈们拉了些家常。自己向来木讷,因此,在大家言笑晏晏的时候,我更多的是静静旁听。伯父说,他们已走过知天命的年龄,不少世事已经看淡,不再像年轻人那般“急忙”。如今回想起来,更能体会他们的语重心长。喜欢长辈这种冲和的心境,然而自己却逃不出所谓“急忙”的谶语。身一急忙,伤己;心一急忙,伤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时代的车轮由不得我们驻足不前,在物竞天择这一铁律的鞭策下,人们更是唯恐落后,都奋力追赶,疾步前行。然而,我们该走向何方?

  我们是幸运的一代,刚出生便赶上市场经济的大潮。可能,某些地方还有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人群存在,但就身边听到或看到的人而言,大家的生活水平都在日益改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不断推进的过程中,上街走一遭,到处高楼林立,四下车水马龙。年青一代,便在这种环境中彷徨呐喊,披荆寻路。一旦我们安顿下来,心想便终于到了父母颐养天年的时候。

  然而,只要还“拗”得动,很多老人更愿意留在乡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们并不习惯城居生活,也不愿拖累子女。他们安土重迁的心理根深蒂固;而到天年将尽之时,他们期待着叶落归根,溶入到故乡的土壤。只是,彼时还有多少父母说得出口。命运像一个轱辘,即便到了风烛残年,父母还得跟着子女一路翻滚,满面风尘······

  清晨,远处的汽笛声不再断断续续,而是像飞驰骏马般嘶声长鸣;室外,人们上楼下楼、开门关门的声音错杂一片。思绪已经混乱,于是去了阳台转了转。昨晚落了些雨,屋顶还残留着一些积水;放眼望去,青山上雾霭蒙蒙,一片苍烟,仍旧是以往深秋看见的样子。家那边要比县城高出一些,现在应该到了雨霁云开的时候了吧。

整理:zhl201611
标签: 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