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诗歌散文

01
  《最后一片枫叶》

  看着树叶纷纷飘落,

  秋风吹着离别的离别的落寞,

  就这么静静的,

  看不到任何失落。

  就像燃尽的蜡烛,

  它不曾怨恨过。

  在这个季节里,

  不管是否想过,

  深知明天将不属于你,

  你也苦苦争取过,

  想一直依赖,

  想看看明天的鸟儿在你跟前飞过.

  看着同伴们就这么离开,

  在风中尽情的旋转,

  欢快的跳着那属于你们的短暂的快乐.

  是不忍看着同伴们就这么离去?

  还是秋风太甜言蜜语?

  禁不起了诱惑?

  或是也很享受那离开时的快乐?

  ......

  你决定离开的那一刻,

  不知道你想着什么,

  你的洒脱,

  让我难以猜测:

  是黑夜太漫长太寒冷太孤独?

  还是决定化为泥土拥有更多的绿色?

  ......

  你不再留恋,

  也不再那么独特,

  最后的几次旋转,

  顺带着贴地式的滑翔,

  离别时那么快乐!

描写风景的诗歌散文

02
  枫林

  枫叶 我喜欢春姑娘的活泼,也喜欢夏先生的严峻,还喜欢冬奶奶的慈祥,但我更喜欢秋姐姐的成熟。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我喜欢秋日的枫林,但更喜欢秋日夕阳下的枫林。在落日的余晖下,茜红微微染上天边,我漫步在红叶铺成的“地毯”上,秋日的夕阳,散发在我身上,看着火红的枫叶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停在枝头,夕阳使它更加美丽。我欣赏着“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枫林,不经陶醉了,杜牧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写出了秋天另一种风景。秋——自古以来共同谈论的话题。

  一阵秋风吹来,枫叶打着旋儿,好像要飞向那更高、更远的天空,苦苦挣扎着,但终究还是徒劳,有的牢牢地抓住树妈妈,久久不愿松开,有的则和风嬉戏着。

  一片枫叶在我面前忽远忽近,我想伸手轻轻地抓住它,但它调皮地躲开了,继续和风做着游戏,我惊奇地望着它,难道它不愿归我所有吗?为什么?

  我突然觉得它有菊花“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般的傲骨,但又有鸟儿一样向往自由,喜欢搏击长空的精神。

  可是它不担心吗?它不担心风累了,它就不能再这样快乐;它不害怕,总有一天它会被人们践踏;它不担心,它的生命会变得很短暂吗?

  它不担心,它在我面前舞蹈,像一名芭蕾舞演员,旋转着,它好像有了生命,在向我展示着生命最后的美丽,它在驾驭着风,驶向那梦想的国度,它在低语“来吧,只要有梦想,生命就会更精彩,和我一起来吧······”

风景诗歌散文精选

03
  春

  是谁,翻开崭新的第一页日历,是雨中翩飞的燕儿?是云端展翅的布谷?亦或是,辞旧声中的声声炮竹?又是谁,在干枯的原野上撒下第一片希望,是黄土地上辛勤耕耘的老黄牛?是父亲额头边被风霜浸染的白发?亦或是,母亲脸上被年轮班驳的皱纹。只看见,一缕细雨和风从身旁飞过,就这样,你俏嫩的脸颊被被杏花吹得粉艳,被桃花笑得火红。就这样,你把一个沉睡了千年的梦唤醒,开始踏下一个新的脚印。

  夏

  还没来得及为你披上一件衣裳,太阳便把你的心窝晒得滚烫,承载着的春的嘱托,你精心守护着第一个承诺。午后,乌云游走过整个晴空,然后,流下一滴感动的泪水,洗去了农人肩背上疲惫的灰尘。此时,枝头刚凋谢的花蕾已经孕育出一个个新的生命,在蟋蟀的唧唧声中,慢慢把身影拉长,拉长……庄稼地里的人们,挥舞着被岁月啃缺的镰刀锄头,以诗人的笔,写一些遥远的希望。

  秋

  送走夏日里的最后一缕火热的娇阳,你牵了种子的手,一路搀扶着,走过两个季节的长长短短。只为,遍地金黄中枝头高挂的果实,和田野边农人们憨实的笑靥。我分明看见,他们的双眼中已经沁着欣喜的泪花。终于,水田里的谷穗,悄悄爬上曾经那一棵还是禾苗的头顶,把叶压弯;也把收割者的背压弯,把扁担压弯。你用一份丰收后的容颜,慰籍农人们苦苦跋涉了许久的汗水。南飞的燕,也被你送走在落叶归根后的树梢,深情的吐出一丝丝白雾,掩没它们归家的足迹,只留给蔚蓝的天空,一片悠长悠长的回忆。

  冬

  是谁,为三百六十天的最后季节划上一个句号,是高山顶上纷落的白雪?是屋顶上刮过的那股寒流?亦或是,村庄里行人身上厚实的棉袄。又是谁,悄悄卷走昔日里五彩斑斓的满地繁华,是偷偷沉眠地下的虫儿?是臃懒迟暮的太阳?亦或是,忙碌了一生的光树丫?再也看不到斜日里翩飞的杏花,听不到,纷纷扬扬的小楼细雨,滋润谁家姑娘的心房。暮然回首时,你已兑现完最后一个承诺,抓一把未化完的白雪,洒满整个大地,继续领唱不老的歌谣。

  在刺骨的风中,等待,等待……

  等待下一个春的来临。

兴趣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