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伤感散文

01
  冷月葬花魂

  初读《红楼梦》这本书时,曹雪芹笔下的大观园,那个繁花似锦的梦魅般的园子,就成了我生命中唯一的惊喜与梦幻,常在那书卷精深的古典美感中沉迷,如果人一生只能拥有一本书的话,那我将毫不犹豫的选择《红楼梦》;那虚幻的诗意描绘,是现实纷繁复杂生活中的美丽神话。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林黛玉;那个翩若惊鸿、卓异不群的潇湘妃子,是此生不悔的爱恋;少年初识这个名字时,就曾傻傻的想,几百年前,世间真的有这么一个红楼女儿吗?那时除了惊艳于林黛玉,喜欢那些花容月貌的红楼女儿,还特别喜欢那上面的诗词歌赋,虽不太懂那些诗词的真正含意,但那份诗意的韵味,却带给我一份超越红尘快乐的精神享受。在她身上也寄予了我少女的梦想,她曾是我心中最圣洁的女神,被我无数次写在青春的日记里,当作美神般膜拜。感谢这个新科技时代,有了影像世界。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陈晓旭,一个衣裾蹁迁,清冷如莲的红楼女儿,真实的走到人间,就那样站成黛玉的模样,像一朵清晨沾露开放的莲花,风致嫣然的飘然而至;很多看过红楼的人,都认为她是黛玉的化身,她代表了那种无法超越的至真至纯的美;是一种青春时光的纪念,因为她见证了那个理想与激情的年代;然而,她却去了,这棵飘落红尘的绛珠仙草,终是魂归故里,归结红楼一梦中。

  一个古典的女子去了;去在这古典终结的时代----从此后万千黛玉再无颜色。

  林黛玉,陈晓旭,两个梦影相依的红楼女儿,在一湾冷月中,香魂一缕随风散。有人说《红楼梦》是陈晓旭的一个情结,因为《红楼梦》,因为黛玉的悲情人生而影响了她的一生,纵然有着万千财富,她依然走不出红楼。“孤高自许,目无下尘”。这是曹雪芹笔下描绘的真性情的黛玉,我想,晓旭和黛玉骨子里是相通的。最能体现她们具有相通性情的句子,想来应是那首《问菊》: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问花?问世俗?不为世俗所了解,但却依然执着,执着于孤冷而幽清的世界。都说戏如人生,却不知人生也会如戏,活在红楼的梦中,那是个可以让她自由徜徉、幻想的世界。冰雪聪明的晓旭,以她的才华创造了亿万的财富,她依然是卓尔不群的林妹妹。红尘纷扰间找不到她精神的皈依,终是;世外仙姝寂寞林。

  红楼一梦,千古情愁;我想,所有爱看红楼的人,最震撼心灵的就是宝黛之间的爱情,“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那哀婉缠绵来自灵魂的爱情故事,是那样的荡气回肠。少年读红楼,那时,不知道爱可以让人生,也可以让人死,那时,不知道红尘让人醉,也可以让人累。黛玉的绝世痴恋,似情花一朵,开的凄艳冰凉,一曲《葬花吟》,如泣如诉埋葬的是凄美悲伤,这忧伤的悲歌弥漫了整个大观园,也凄迷了晓旭的双眼“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今生的晓旭,前世的黛玉,演绎的这绝世的无奈情愁,缠绵悱恻,凄婉迷人;曾深深的打动了无数红楼迷们的心,也让我爱梦一生。

  黛玉曾说“我只为我这颗心”,她心中的情花只为宝玉而开,人世间万紫千红,独爱那一朵;高山流水遇知音,只有宝玉才是她心中永远的温暖。看红楼,想晓旭,曾笑问世间情缘,那些生死相随缠绵一生的爱情是什么?为何使人痴,为何使人迷?那几百年前的情花是否也开在晓旭的心中?晓旭的情感世界里,是否也有一个宝玉。黛玉;晓旭;尘世间最卓然的那朵莲花,已飘然而去。黛玉的旷世才华,黛玉的绝世痴恋,纵在繁华似锦的大观园开的凄艳绝绝,到头来依旧是长恨一梦。红颜不许见白头,晓旭把她自己的形象永远定格在了最美丽的时段,如夏花般在最灿烂的时候凋谢,一地残红随风飘落在天的尽头,化作一曲红楼,一场梦。

  冷月残照,花魂一缕,从此后又是一番良辰美景奈何天。

网络伤感散文欣赏

02
  清明的雨

  你说,你不喜欢清明,因为清明总是有一种悲伤的气氛,清明总是会下雨,雨里也带着忧伤,你又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分手了,清明的雨,就会更加忧伤,更加,让人断魂。

  现在,我就站在山坡上,看清明的雨淅淅沥沥地下,如万千细细的弦,弹着忧伤的曲,你就踏着一地忧伤,缓步而来,那条开满野花的小路上,飘着草和雨的清香,你撑着一把花伞,伞上也开满一朵朵素色的花,你身上的衣裳和这四月的景色一样,你的脸,却早已模糊不清,朦胧如这四月的雨雾。

  你慢慢地走来,却总是和我保持一段距离,总是走不到我身边,远方的山,如云,眼前的田野,如烟,很快,你就隐入雨里,和这清明的雨融为一体,再无踪影,只有小雨,无声地下,山野,也寂静。

  是爱回来了吗?带着多年以前的温馨。

  我的心也揉进了雨里,和雨丝缠绕在一起,思念的雨,就在眼前飘落。

  上辈子,上辈子我们是一对生死相许的恋人吧,却因无可奈何而分离,上辈子的债,我们没有还清,所以,这一生我们才会相遇,你带着前世的契约,我努力地想记起,你和我有着怎样的关系,我问每一个认识我们的人,他们都说:别问他(她)是谁,珍惜眼前美丽的缘分吧,别再等到来生。

  可是,你却说:再见吧!执意要再一次相见,把这笔债,延续到下一个轮回。

  如果,不是你说的别无选择,我宁愿相信,是我的不可原谅,才使我们的从前,变成无言的结局。

  我总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到现在,我还是不能接受。

  当你决绝的那一刻,你完美的形象,在我心里轰然而倒,我一下子明白了,你以前标榜的种种,只不过是一个个美丽的谎言,你以前说过的话,就像这满街的小广告,虚假,恶心,一文不值!

  现在想想,只有我这个傻瓜,才会深信不疑,一次又一次,被你感动得涕泪横流。

  是的,傻瓜,我就是个傻瓜,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已习惯你轻轻地嗔我是傻瓜,那一刻,我甜蜜着,你的眼里也柔情似水;我已习惯每天早晚能收到你的短信,虽只是两句重复无数次的问候;我已经习惯每天在电脑里和你聊上几句,虽然,只是几句无关紧要的闲扯;我也习惯了能偶尔和你在公园里漫步,在小河边看星星,在电影院里看一场美国大片;也习惯了你在我耳边说:我爱你!如此,简单而平淡,却无忧无虑,坦诚相待,一个眼神,一次肌肤的轻触,也能让我们心领神会,心跳加速。

  那一点一滴,像一颗颗小珍珠,我把它们串起来,戴在脖子上,枕着它眠,挂着它行。

  然而,那一切,转眼就烟消云散,如三月的花事。

  人世间分分合合,聚散无常,人不能逆天而行,或许,我只能选择告别,如告别整个春天。

  我的爱已无处安放。

  我曾风雨兼程,把牵挂装满空空的行囊。可不知要经过多少花开花落的轮回,才能走到思念的尽头,毕竟,红尘的纷扰抵不过记忆里,对你的一往情深。

  那一次去泰山看日出,竟收到了你的短信,你说你衣食无忧,生活平静,我的心情竟然美丽起来,没想到你还在用原来的手机号码,还记得我的手机号码,是的,你若安好,更是晴天。忽然就记起了,去年,养在家里的那只原本生活在热带的小巴西龟,经过了一个冬天,不知还能不能醒来?回家后,发现它还活着,挺过了异地的严寒,原来生命竟会这么坚强,我感到特别的欣慰,好像从黄山带回的阳光,一遍一遍熨烫着我的心房。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可我总是相信,这不能和爱相提并论。

  直到有一天,我在那条不常走的路旁,看到那棵开花的树,我才醒悟:我在浊世里等着,等着一树花开,可这棵树年年开花,它却不是在等我,这棵树年年在成长,可当年和我一起看花开的人却已离我远去。

  挥手吧。山上开满了花,红的,黄的,白的,紫的,迷乱了我的眼神,我已经忘记,你到底喜欢哪种颜色?不过,这已经不重要,这一次,我不会犹豫,我会找一束黄玫瑰,送给我们的过往,祭奠我们的爱情,趁着这清明的雨还在下。

  清明时节雨纷纷,耳中,传来阵阵鞭炮声,在袅袅青烟里,我闻到了千年的酒香,还有花开花谢的声音,牧笛横吹,心事如笛声千转百回,谁的誓言苍白了流年?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只愿岁月静好,也无风雨,也无晴,或无论,是雨,是晴。

  在雨中,忽然感觉到,爱情就是一场或缠绵或猛烈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不知什么时候结束。

网络伤感散文精选

03
  泪水托起的诗意

  不知尘世间,是不是能找到一把可以丈量思念深度的尺子?不知思念一旦长出翅膀,是不是能穿越时空到达逝去亲人的天堂?不知静夜散落的泪水,是不是能羽化为精灵潜入天国亲人的梦乡?不知淅淅沥沥的清明雨,是不是逝去的亲人为了安慰生者的忧伤,特地喷洒润湿的干裂的止痛粉?——千叶心语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初识此句,恰是年少无知时。

  老师说,这流芳千古的凄美诗句出自唐代诗人杜牧睿笔。老师又说,清明节是唐代大节日之一。古人在清明节这天,或亲人团聚,或上坟扫墓,或郊游踏青赏花。至于老师接下来还说些什么,也难入耳,更难想起。清晰记得,只是急急巴巴读上一遍,心就无限喜悦。喜欢一首诗就如喜欢一件爱不释手的漂亮裙子。喜欢,不仅仅是因它朗朗上口,婉约凄美,而是感觉它字里行间都在流淌一种叫润物无声的细细;喜欢,不仅仅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懵懂,而是那个年龄的自己,根本无法理解诗人那一份背乡离井又遇细雨纷纷,突想起逝去亲人,伤心欲绝,悲思愁绪。

  自从清明被定为法定节日以后,清明节就如一个出生高贵的儒雅绅士,堂而皇之登上历史舞台。

  这些天路上行人络绎不绝,有三三两两结伴,有全家老老少少开车同行,手捧一束鲜花,带着必备的祭品。虽然,从他们眸里很难看到盈盈泪珠,但是,他们脸上凝聚的那一抹冷霜般的沉重,却写满对故去亲人深深地思念和哀伤。

  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去为故去的父母添一柱香,烧一张纸钱了。不是因为我吝啬几个小钱,也不是我忙得没有时间,只是因有心魔作祟。多年前我也是每年里的每个节日,都会怀着虔诚的心到父母墓前,潸然泪下,诉一份思念,表一表做女儿孝心。仿佛只有这样来到父母墓前才会无愧,才会心安。

  尘世间没有永远不变的事物,人的思想理所当然也会随着事物的发展,时间的流逝而改变。我终究只能做一个俗女子,注定无法摆脱做一些平庸之事,一向标榜无神论的我,自从07老公得了重病以后,很多想法都有了改变,记得有这样一句话“我们不能改变周遭的世界,我们就只好改变自己”为了老公的身体健康,为了维系这个脆弱的家,我怀着一颗朝圣向主和赎罪的心走到主耶稣面前,跪求主赦免和救赎。虽然,我自知算不上是虔诚的教徒,但是,一颗向上的心却不敢有半点忤逆。

  人毕竟是有感情的,所以注定永远做不了神,更达不到神的忘我境界。偶有思念切切,我也无所顾忌,祈求主耶稣赦免其罪,相信上帝一定会体恤我的苦心。然后只是捧上一束鲜花,心怀忐忑来到父母墓前,鞠躬谢罪,祈求父母原谅做女儿的不孝,为了所谓的信仰忘记了辛苦养育自己的生身父母。哀哉!痛兮!

  三月中旬,表妹从上海回来祭祖。头一天晚上,她一个电话打过来,说第二天要过来给她的姑姑——我的母亲上坟。没有丝毫迟疑,我爽快应约。夜来细雨,慢慢悠悠,似乎没有要停止的迹象。早饭后,满脸失望,悻悻然推开店门。坐卧不安,心不在焉,不停徘徊,望着街道上行人憧憧,纠结着这绵绵细雨,是不是会阻隔表妹思情的脚步?

  大约十点钟光景,表侄的车停在店前,表妹脚还没有着地,我就匆匆拉上卷闸门,买上祭品。雨,不知何时已止,只有地面上湿漉的痕迹让人记起刚刚落过雨。

  安静的坐在车内,什么都不想说,目光随着车窗外不停后移的景物缓缓滑行,河滩上褐色的柳条沐浴一夜春雨,已然戴上一枚枚鹅黄芽孢的戒指,蜿蜒成一首诗的飘逸恬静。田陌深深,麦苗森森,偶有拔草农人游于绿波中,如一粒流淌在大自然曼妙旋律里的音符,起伏跌宕,挥洒自如。还有,那归心似箭早回的紫燕,在春风中忙碌纺织的剪影,临了,还不忘在织好的绿毡上,绣上点点碎碎的五颜六色的装饰。“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虽然竹子在这里实算稀物,但是,碧绿清澈水面,涟漪微荡,几只鸭子,嬉戏天歌,好不自在;河岸上蒌蒿迤逦,刚刚破土芦芽,锋芒毕露,欲刺蓝天。

  物是人非事事休,往事如梦空对天。曾经对自己关怀备至身边的至爱亲人,先后踏上远行的帆舟,只是隔了一堵岁月的屏风,只是相隔一朵浪花的萦绕,然,我再也追赶不上那劈风斩浪渐行渐远的船帆。此一时,任凭我泪流成河,又怎么唤回帆船的转航?

  袅袅纸烟,点点清泪,絮絮心语,幽幽哀怨,唯愿感动苍天,撼动山川,唯愿白云拖拽万语千言,达到天堂亲人的耳边,还有那深深浅浅的记忆里的片段,那一幕幕温暖缱绻的画面,那一句句温馨柔情的叮咛挂牵。这一刻,思念漂浮在泪水池塘上。

  终难忘,少时体弱的我,在母亲悉心照料里成长;怎能忘,父亲那看似冷漠中蕴藏着遮风避雨的暖;怎会忘,上高中时,学校离家相距甚远,中间还横隔一条河,来来回回,只有靠那只能容下十来人的小小木船。辛苦工作一天的哥哥,每晚都会风雨无阻骑着自行车在学校门前,等着接上晚自习的我……回忆的枝枝蔓蔓的挂在光阴的高墙上,葱绿成一叶思念的画卷。

  如果,缘分的天空也会四季轮回,花开花落,许我下一个轮回做一株最卑微开在树下的小花,愿我所有逝去的亲人都长成郁郁葱葱的大树,愿这小小花朵,生生世世不会调零,永为你们芬芳灿烂。

  岁月如梭,光阴不老,时间之河里,杜牧已驾舟杳然,只留下让人断肠的哀婉诗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遥想千百年前的那个清明节,春寒料峭,草木萋萋,沧海桑田,为了生计,诗人不得不远离故土,风餐露宿,几多凄凉,几多惆怅,恰逢清明时节,微雨纷纷,路上行人,行色匆匆,心事重重,泪水潺潺,甚至无暇顾忌细雨湿衣,触景生情,诗人偶发感慨,留下这旷世佳作。想当初,诗人一定不会预知随口吟出的诗句,会在他驾鹤西去的漫长岁月河流中,婉约,凄美,痴醉千秋万代人柔软细腻思亲的心扉。

  蹉跎岁月,生命只是瞬间年华,得失又会怎样?人生就是一场拼杀,岁月就是谎言的象牙塔,有谁不是在谎言长大?许多时候,自己就是惜着这些温暖的谎言行走,只要这谎言可以带给自己幸福和开心,无需去怀疑这看似虚无缥缈谎言的虚虚实实。那些说好要永远永远陪伴自己的至爱亲人,却用谎言骗我,不仅仅没有陪我一直走下去,甚至没有连留下一句离别赠言。我哭,我痛,我喊,终究还是被逝去的亲人抛弃。

  岁月悠悠,人生苦短,如果人的生命真有三生三世,唯愿,下一世,下下一世,请上天允许我和你们还能相遇相聚;唯愿下一世下下一世,这温暖的亲情可以陪伴我们走得更长更远,直到天涯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