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离别散文

01
  再见,再也不见

  斑驳的年轮,在无声的岁月中流失渐远,背起记忆的行囊朝着风吹来的方向,携带这无法磨平的忧伤,一路风雨无阻,艰难驰骋。只为到达一个叫幸福的天堂,可当昨日的离别拉起隔断的天涯,我善感的眼眶再次模糊了前的视线,留下了酸疼的晶莹。

  ——题记

  落花,不问季节的无奈飘落;流水,不顾打湿幽怨的无情。

  白天把很多的琐碎交织成了一张无形屏障,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于是夜幕悄然无息的降下了安详的恬静,凭栏在依稀的场景,有微凉的风儿轻轻的划过脸颊,抚慰着日益苍老的容颜。瞬间,一种油然而生的难受嘘唏了疲惫的空躯,颓废了孤独的灵魂。

  街景喧攘了一片繁华的霓虹,来往的车水马龙见证了人们非凡的愉悦,而我只有在这个寂寞的窗台,倔强的望着天边无尽的遥远,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距离了,是隔着千万光年了,还是踮起脚尖触手可及?我错综复杂愁肠纠结的心情询问着爱的故事,难道这就是命运的终点么?

  良久,冰冷的心终始没人来安慰或解答。似乎永远没人能够知道,一犹如往昔灿烂的爱情,憧憬的誓言,带着执着的默许,钟情的无悔,却终究力不从心无法躲掉现实的残酷,成了一个生活的累赘。很想停留在那些依偎的日子里,花开的芬芳。到最后才发现时光走的好快,自己是多么无助,多么可笑。

  我发现我很喜欢笑,总是见到人就心领神会的微笑一次,即使嘴角带有苦涩,也不让别人窥视内心的悲伤。即使是一个表情,我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体现这是一种心情,久而久之,笑也笑的没心没肺。

  我发现我很喜欢晒太阳,在闲情中阳光明媚的时候,总想让阳光把我照耀成一个向日葵般骄傲温暖的男子,喜欢泡一杯浓郁的茶,来静静的品尝这人生的滋味。其中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足以够我暗尽着臆想。

  时常认为自己很看得开,譬如有些事情发生在眼前,我没装在心上,有些事情装在心上我没挂在口中。这许多许多的情感就像河水一样,随波逐流的不息不止。其实在坚强的心也抵挡不住那一句薄凉的话语,说出难以启齿的柔弱。

  时常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缺,想想又什么都没有。如此的茫然,环顾四周,颠簸于红尘,把酒醉歌,寻寻觅觅的和百转千回的缘分错落了一个又一个,与陌生的自己难过了一天又一天。

  食尽人间烟火,诉唱历经歌谣,习惯了用文字记录一点一滴的心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敲打着聊乱的键盘,那流转的音符,是最真实的旋律,这不习惯的习惯,人是麻木的,精神是恍惚的。

  一曲诉情衷,难言旧事人。习惯了在虚拟的网络中行走,与伤感起舞篇章的故事,铸造一个空洞的伤城,试图幻想有一天能够美梦成真,花好月圆。

  多少次用酒精麻醉自己的神经,多少次点燃缭绕烟丝的哀怨。越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越喝越清醒,揪心般的疼痛,却还笑的狼狈残喘,我怎么就这么对自己不好了,摧残。

  原来我是在想一个人,想到无可救药,疼到遍体鳞伤。其实也只是单纯的想念而已,可为何牵动着每一个神经了?得不到黎明的呼唤,那彼岸无法泅渡的苦海。

  那段年少的时光到处云游四海,只为给心一个家,可谁曾想到这一步步不是平步青云而是万丈深渊。而今了,心和人一下子老了很多,不再注重外表的装着,只是普通的沉默。

  只是不明白结局怎么就没给我一个喘气的机会了,就像此刻的天空,是漆黑的,没有调皮的星星和温柔的月光。我又如何寄予这一份沉重的思念了,将死去的爱重新点燃。

  低头叹息,泪流满面。难道梦的真的很遥远,是否需要三生三世的约定才能到达,谁的等待蕴藉了千年的传奇。又是谁的冷漠让此后的画面定格到了多情的泪眸。

  就算再多的眼泪也没有人会来心疼我,一颗心究竟要被伤到怎样才会开心的过完余后的岁月。此生啊,只愿曾经那段爱没有发生过,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期待下一场春暖花开的欣喜。

  荒芜的世仿佛幸福远了又近了,于是踮起脚尖努力去触摸如海市蜃楼般的温暖,怀着波澜不惊的心去幻想着,一见倾城,再见如春,手挽相牵,四目含情。可梦里的遥远有如此寒凉。原来,忧伤嵌入了深邃的灵魂,疲倦也累倒了。

  自始至终,我把在乎的人当回事,却没把自己当回事。把自己当回事了,又没把其他人当回事。就像张爱玲说的爱上一个人就注定卑微到尘埃里。

  其实我害怕了一个人的死亡,幸福成为了一种奢侈品,让我找不到回家的路,宿命的归属感。心力憔悴后,背负着万丈红尘的心酸,从此一个人笑的天荒地老,一个人哭的撕心裂肺。

  终于,我放下了矜持的孤傲,畅饮下痛彻流离的心扉,装点着久违的思念,与你,轻按手机号码,可你保持着沉默,拒接着我的难过。我知道你也是难过的,这世间的分开的伤不是不爱了,而是爱了却放手了。

  风儿在窗台想你捎去温柔的絮语,时常会担心你,吃饭了没有,别忙着饿了肚子,又别感冒了那么不会照顾着自己,你的一言一笑总会影响到我的情绪。而你也给我留言,做一个勇敢的英雄,面对以后的生活。

  是否说过的话语需要去见证一场佳缘?当离别的背影转身时,爱情的幸福是否就被一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换来没关系了?

  我永远记得我们约定好的,我们不论年龄差别,不言身高的距离,不管路途的遥远,都要在一起。在阳光的日子中,一起看细水长流,不离不弃。

  回首来时路,曾在那座川流不息的桥上懈逅最美的你,一起手牵手逛街,看风轻云淡,阳光灿烂,多少甜言蜜语,多少柔情似水,天地可鉴。我用我的宽大包容你任性的小脾气,你用含蓄的微笑融化我冰冷的心,给我前进的动力。

  如果说遇到你是上天特意的安排,那么在离别后,会不会再次见到,最初烂漫的情愫,是否需要下一个三生三世的轮回。

  这段感情究竟谁对谁错,我也不想在追问下去。只是像你说过的一样,把一切都看的很淡,而我把一切看的很深的人。越是在乎的人就越看不透。

  能在牵手的时候希望珍惜,如果选择离开请不要是伤害。我选择了无法改变的面对,而你却选择了胆怯的避开。

  世间多么不如人意啊,有多少才俊佳丽的爱情湮灭与红尘,他们不是爱的不深,而是把对方看的太重,自己看的太轻。我们了却只有去选择忍着伤痛,再也不相见......

伤感离别散文精选

02
  走在离别时

  是不是走在离别之前,就不会感到悲伤?

  世界在漂泊,彼此何时相撞的眼眸,可会泪水滚滚而至?

  这年的春天应该来的很迟,至少我是这么感知的。校园花圃里的花儿仍旧是干枯着的,萧条的枝干褪不掉干褶的黑色外皮。像那些个始终溃烂着的伤口。连绵的阻隔着绿意的侵占。我住在这里,已经记住了两年来已变得硬邦邦的软泥,像某些记忆般。那些花种是否早已沉寂在绵长的时间里,像是忘记了自己本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一样,不苏醒,也不愿苏醒。

  日升日沉,花落花开,也就在这样的生活里习惯了幻想;年年岁岁,有始有终,也就在这样的岁月里习惯了问候。

  当以后的繁忙替代了现在的闲居。来来往往,许多人也渐渐的走散了,突然感慨万千。我曾带着许多诚意,走进过你们最美好的年华,一些相知和怀念不言而喻的是那些岁月彼此给过的记忆,然而我们可以随着现实生活的改变而放下这里的一切么?你朝着你的方向,他背着你的方向,走的无声无息,我也可以很潇洒地挥一挥衣袖,扬长而去。

  长久的不相见,我们会不会就像逃往了另一个世界呢?想念如一扇紧密的窗,虚掩着美丽而深沉的心灵地域。当想念像酝酿的酒那般散发出岁月的香味时,还有什么比想念更让人回味呢?也许也只有想念才会像浓酒那般越久越醉人,也只有想念能够让人有久别重逢之时的喜悦之情。有时觉得,我们可以这么不在乎,可我们却自始至终都这么在乎。

  五月的尾巴,我们似乎都没有追上。阳光很可恶的洒在身上,居然也有种暖洋洋的感觉。听不到如潮水般的时钟的滴答声,看不到日历高速的剥落,却亲身体验着逝去,那感觉并不好过,就像明知道有一天自己会死去,而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只有那无边无际的恐惧的等待,除了等待,就是鉴证。

  到最后,会不会,只剩我一人,在这分叉的路口,沿着记忆的路线,我又会不会回到那片天空呢?那些被搁浅的记忆苏醒在某个无奈的清晨,支配着如断壁残垣般的躯体,行走在那个和梦想相反的世界里。阳光是那么苍白,梦想是那么苍白,自己会不会不再是自己,而是属于脚下那双没有生命颜色的鞋子,任它走向未知的世界。

  突如其来的一场末春雨,让我们不经意间悲伤的不知所措。前路是何方?前方是何路?我们已经无暇再顾及到其他了,一些不相干的事变得微小起来。突然觉得还有很多事没做,可时间却不会为我停留半刻,那就让它过去吧,留点遗憾,留点记忆。

伤感离别散文欣赏

03
  离别路上,依恋也难遇旧情

  黄昏彩霞正美,离别的车站里装满夕阳的色彩。我带上随身听的同时,汽车正缓缓启动,代替我告别身后一切眷恋,使我不舍的泪只能挥在异乡的土地上。那些剪不断的爱恋,像是玩疯了的心,明知道坚持没有结局,却总是不愿意放手。回忆虽然飘渺,但如糖一般滋润孤独的旅人。

  异地阡陌,是时光的过客用婆娑泪眼种花,养出刺鼻的苦涩蔓延整个世界。放眼前望,是望不断的陌生在身边呼哨而过。那一刻,脑海里盈满斑驳影乱的记忆。每次驻足神伤,却找不到解脱的出口,似乎那一切都蛮不讲理。

  当我在车上看着来又去的车子时,一种无名惆怅落在“缘分”两个字上。缘分,有时候就像老天开的玩笑。它笑完后,本来美好的也要让他收回。然而,我们脸上的笑容,却不咸不淡地僵持在美好的片段里。就如前几天,我又去到陌生又熟悉的罗湖区,在路上看到曾经欣赏过的楼和景,一层淡淡的忧伤浮上心头。从来不奢望幸运之神会与我会面,但是却因为上天的一个玩笑,我迷上了童话的生活不能自拔。而这一切的幻想全部都是来源于你,一个从我生命中匆匆经过的访客。在我还没有学会去如何和一个品德高尚的人沟通时,时间已在逼着我淡忘所有关于你的故事。

  然而,有些日子,不是随着时间潮流的奔腾而无影无踪。我执着过,甚至牺牲真诚去博取一份关注,然而我得到的和理想还是相差甚远。徘徊在走过的路,时间一长,自然也腻了。该说的话,一句不漏地说过;该做的事,毫不怠慢地完成;该守得本分,也确保完美无缺……只是,现实让我失望了,所幸是自己能及时回头。

  当我背上行囊,告别面无颜色、冷漠无情的地方。其实,难以割舍的是自己曾经留下的印迹,不过,与某个地名沾不上任何一点关系,我走了,对它来说就像没有来过一样。自问曾经种过的花,拔过的草,打扫过的亭台,它们的春天是否还依旧如昨天,但我收不到答案。后来,我想起我某一段、甚至某几段青春的汗水和泪水都在它们身边被风吹干,到了今天不留些许痕迹。回看走过的路,留下太多记忆,那些曾是自己爱不释手的东西,如今全然丢却,也不知是福是祸。不过,应该得到的评价已经得到,不该期待。我也不选择带走,它在这里出生,没想过让它跟着我离乡别井。

  我想,在一个人做决定的时候,常因方向不明而自我矛盾。而想不通的东西,好像一个失灵的方向盘,驾驶员操控不住,也要无奈地跟着它走。……

  人终究还是不愿意做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在梦醒时分还会选择做自己,哪怕艰辛困难。出卖自己,或者因别人施舍而获得光耀,看起来不是光彩夺目,而是刺痛双眼。苦苦地奢求别人给自己一个怜悯的眼神,然后获取更多的暗自神伤,何必呢?

  离别的车,已经拉开了相当远的距离。没有太多的挥手作别,心也并没有任何的不舍,有的都是苍白无语。是啊,这就是曲终人散的结果,谁也逃离不开。假想,还有不舍,可能就是那些随风飘摇般零碎的记忆罢了。新的人生,虽然也与昨日有关。然而,见到的人,不再是熟悉的人。做的事情可能与昔日相似,但永远不是昔日那复杂的情况。

  我走了,这一别遥遥无期,归期渺茫,但我知道该回来的时候,我会带着过去如花的笑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