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伤感散文

01
  那年桃花

  刚入学不久,东北的秋天就来了,在参加学校组织的整秋菜后,千里沃野上就开始出现白霜,一片银色冰晶熠熠闪光。秋菊在校园中也相继开放,下课之后我独自在校园一边溜达一边赏菊,丝丝花瓣相互交缠着,似对对恩爱的情侣;花瓣散发着淡淡清香,弥散整个校园。深深的吸上几口香气,再吐出几口浊气,全身顿然舒畅。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桃花,因为看到桃花,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家乡、想到了她、想到了我和她的约定。在校四年,没法看到家乡的桃花了,更不用说见到她了。

  三月,她来信说:“溪,这里的桃花开了,我给你寄些照片。”我看着信:“记得吗?那年也是这个时候,桃花开了,引来漫天彩蝶飞舞。我穿着素衣,在花下跳着舞,你在旁傻看着……‘砰砰’两声,我回头一看,风来花落地,我感慨万端:真是花开又花谢啊!……”如她所写,那年桃花开,她穿着浅色风衣,与彩蝶在桃树下共舞。她接着写道:“今年你离开了桃树离开了蝴蝶,北方的三月依然春寒料峭吧?知道吗,我已经站在桃树下,看花开花谢了。”

  四年的光阴说慢也慢,说快也快,大学的生活终于过去了。经过寂寞的长途跋涉,来到她身边时,正是桃花盛开的三月。

  我面带微笑轻轻地走向她,心不再想些什么,只想让她知道,此刻我是多么的开心多么的激动。一别四年的约定,我如期回来了。熏风拂面,花瓣轻舞,静静的飘落在她的肩上。她,面如桃花,身姿婀娜,一如我梦中的模样。

  我们,从发小走到同事,走到相知相守;我们,又从相知相守走到暂时的天各一方。我知道,时间改变的只是形式而已,不变的是我与她的爱。那年,高考恢复了,我俩都以高分入围,梦寐以求的大学梦即将实现了。我不愿放弃这个机会,便与她相约,我要远赴东北了,毕业后就是我们俩喜接良缘共浴爱河的日子。如今,我带着在四年奋斗中获得的一纸浮华光辉,还有那幸福的笑,如约来到我们商定再聚的地方。

  渐渐的走近她,还剩下几步了,可这几步距离仿佛比千里之外的北国还要远,这几步所花费的时间仿佛比一别四年的时间还要长。我轻轻的,就似在云中漫步一般,好怕惊醒这两颗只为彼此而颤抖的心。走近了,已经清楚地看到她颈上的那颗痣了。对这颗痣,她曾经调皮地对我说过:

  “溪,知道吗?这颗痣表明前世你就是我的恋人、我的伴侣。都说人死后要过鬼门关,接着便上黄泉路。一路上盛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路的尽头有一条忘川河,河上有一座奈何桥,桥上还有个叫孟婆的女鬼守候在那,给每个过桥的鬼魂递上一碗孟婆汤。凡是喝过孟婆汤的鬼魂就会忘却今生今世所有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六道,或为仙,或为人,或为畜。一生的爱恨情仇,一世的浮沉得失,都将随这碗孟婆汤遗忘得干干净净。今生牵挂之人,今生痛恨之人,来生都会相见不认识。”

  “你知道吗?溪,前世的我丢不开你呀,不愿意喝下孟婆汤。孟婆没办法,只好依了我。可孟婆就在我身上做了记号,这个记号就是脖子后面的这颗痣。孟婆又迫我跳入忘川河,让我受尽了千年水淹火炙的磨折之后才轮回。我转世之后便又和前世的恋人现世的你做了发小,成了恋人。”

  当时我听了好激动也好开心,我俩真是前世有情今世有缘啊!

  ……

  我欢快地跳到她的身后,她转过了头,讶异的是曾经无数次在梦中出现得笑靥没有出现,却将一滴来不及珍藏的泪珠滑落在耳后。看着她面带泪痕的脸,我骤然止步。此刻,我们只剩一步之遥,可我再也没有拥她入怀的勇气。她轻轻的道了一句:“今年的桃花特别的艳。”“这四年来可好?”她无语片刻,说:“看到你过得好,我就心安了。”此时,她转身伫立在充满馨香的风中,只给我一个背影,显得是那样的圣洁,不容你再越雷池半步,更不用说上去拥抱了。她知道,稍一流露真情,情感便会泛滥到无法克制的地步。到这来相聚,只是为了能见上一面,为了能再看一眼那一树的桃花。

  一脸沮丧地回到家,妈妈问清了原委后才告诉我:“儿呵,先前没跟你说起,是怕误了你学业,如今她正在谈婚论嫁了。”“是吗?!”“嗯,去年,她父亲生了一场重病,生活上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家庭,屋漏又遇上了连天雨。有位同事雪中送来了碳,缴清了她父亲住院期间全部的医药费还买了许多出院后的补品。她母亲看到这个小伙子挺厚实的,家境也较殷实,便作主把女儿许配给他。现实如此,她无法拒绝便答应了。”我听后沉默无语,她不是一个轻易就移情别恋的女孩,许是现实把她逼到了世俗的角落,肯定是心中不愿意又无奈啊!恢复高考的那年,我们双双都参加了考试,都以高分入围。可是她家境贫寒,如果放弃眼前的工作去上学,就意味着家里每月少了一笔收入,她没去。我只好约定四年以后,还是在这片桃林中再聚;我说,那时我会娶你的。

  撑着下巴坐在桌前凝视着窗外,阳春三月,虽稍有寒意,草儿却遍野泛青,满眼生机葱茏。春天在细嫩的草尖上翩翩起舞,舞动起生命的韵律。桃花正怒然开放,一串串一簇簇,灿若红霞;刚刚抽绿的嫩芽油绿发亮,点缀着这满树桃花,嗡嗡叫的蜜蜂在花间匆忙地飞来飞去。风一吹,落花如雨,飘飘洒洒,一地缤纷,春风里弥漫着浓郁的花香。推窗深深的吸了一口,便有新鲜的花香沁入肺腑。“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随即一种伤感、惆怅弥漫心间,不由得又想起四年前,也是这样的风和日丽,花瓣轻舞。她正漫步在桃花下,蝴蝶围着她漫舞,她随蝶一边起舞,一边喃喃地对我说着心语心愿……心中,无尽的感慨已也无法用语言表达。时间,早已在心上雕刻出难以磨灭的痕迹;触景殇无泪,心碎向谁述?记忆中的碎片又拼凑成串,绽放出光彩。那时,她常常用眼睛告诉我:“即使不拉着你的手我也能感觉到你就在我身边,你是属于我的,我这辈子不会离你而去。”多少次,我们一起躺在草坪上,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中寻找牛郎星织女星。我对她说;“我好爱你,牛郎星和织女星会见证我对你的爱。”多少次,我们一起站在山巅之上对着天空,对着大地发誓:“相亲相爱到永久,一辈子不分开。”如今,曾经的誓言,曾经的肺腑之言,统统成为一句美丽而又伤感的过去时。

  那年也是桃花盛开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含苞待放的含蓄、矜持、精致,怒然绽放的烂漫、率真、优雅。蜜蜂在花间翩翩起舞,满是桃花的枝条在微风里摇曳多姿,风情万种,诗云:“东风着意,先上小桃枝”;让人感觉此时的桃花就像一位婉约的女子,风姿绰约地招呼着路人。她兀自站在树下赏花,“桃花映美人,相衬美无边。”看得我心都醉了,便从远处跑来,不顾一切地拥她入怀,她也伸出手臂搂抱着我。我的喉咙动了动,咽下心里涌上的激动;她将矫脸埋进我的怀抱,带着湿漉漉的芳香沁入肺腑,舒适惬意。忽见有人走来,两人赶紧松开手;她的脸颊顿时红了起来,满脸红彤彤,如同初放的花蕾,好美好美。

  三月桃红飞满天,心旌摇动心潮涌;风起时节看落花,陌上流年芳菲尽。恍然间睁开假寐的双眼,看着天边的夕阳,拾起一片花瓣,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不禁脱口吟出:“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不是说好的,桃花盛开时,你在这儿等我吗?如今,花香飘如故,对影成双人。声声叹息转身去,朵朵桃花映天红;淡淡忧伤心中淌,颤颤蝶翅断心弦。桃红嫣然依旧,仿若胭脂,蹁跹在春暖花开间,平添了几缕情丝,几般追思。那些花前月下的故事,随着满帘落花,纷纷扬扬,飘落在红尘一角,淡了忧愁浓了春秋;今昔一别,几度流连。花期渐远,断了流年。

  我站在清香缠绵的春风里,静静聆听着花开花落的声音。叹息幽幽,萦绕心尖,久久不息;越过一川烟雨,触摸一痕淡影;拥着轻轻浅浅的前尘往事,沉醉在一帘幽梦之中。驻足于桃花三月间,捡拾起细细众碎记,皆从指尖上流出,如涓涓细流般泊泊而出,绵绵不断。桃花散发的泌泌微香,涟漪起层层浪花;云雾飘渺般的记忆,正从花蕊里翩然而出;荡漾在十里秦淮的诗情画意,也摇曳成彼岸绯红的烟霞。水湄烟波淼淼,流溢成一泓温婉的情思。欲借一丝迤逦春光,来换一点眉间薄凉。

  拨动岁月琴弦,守着一句诺言,春夏秋冬依次更替,春来了。春来暖,燕回归,檐下细语轻呢喃;天已暖,花亦红,为何欢颜不停留?守望桃花源,徘徊绿柳畔,桃花点点红,柳枝娇娇燕,苦酒千杯愁,不见旧时颜。一个人行走在季节的轮回中,一声声低唱一句句浅呤,渗透出太多的不舍。不停步的季节,日夜不停地前行着,染着她的墨香,漂泊在秦淮水畔;可惜了那曾倾心的微笑,可惜了那发自内心的诺言。花开又花落,呤诗又作词;焚稿酿清酒,把酒问桃红,是谁?给了谁一生的依恋?

  什么是喜欢?什么又是爱?许下的诺言重几许?人生,有太多的际遇、太多的欢喜、太多的忧愁,相爱是缘别亦缘。喜欢,是淡淡的爱;喜欢,该是鱼与水的相遇吧?相知相惜。爱,是深深的喜欢;爱,应该属于鱼和鱼的相遇吧?相濡以沫。我与她,是否只属于淡淡的爱?最终相忘于江湖。失去了爱的夜晚,即使夜空中布满了闪烁的星辰,我依然觉得夜空漫漫,没有她的夜空更漫漫,星辰再美也不会为我闪耀。失去了爱的闹市,即便再繁华,我依然觉得街面暗淡无光,没有她的街面一片凄凉,街市再繁华也不能激起我千层浪花。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桃花依旧,还是那么艳红灿烂,人呢?面已非也。一幕幕往夕又浮现在眼前,历历在目,如同刚刚逝去一般。那一年,“满树桃花粉如面,伊人裙绊扑鼻香。”蓦然回首间,此情已难现,相顾无言愁不眠。那一年,青梅煮酒醉红颜,两情举案敬如宾。蓦然回首间,栏杆拍遍,惟有旧时堂前燕。闭上眼,淡淡的香气袭过鼻端,忍不住又遐想无限;我与她的爱情,只是一场很美很美的戏,一场美梦而已。我不敢睁开双眼,好怕梦醒剧谢幕;一切的一切,都结束在这一树桃花下。

  如果当初我们不是发小,

  如果当初我们都没有爱的那么深,

  如果当初我们没有承诺;

  如果……如果当初……现实却明确的告诉我,过去了的,不可能再用“如果”两个字拽回来了。

  如果那年桃花已飘落,今日我会忧愁吗?因为当初是美丽的,所以当今是残酷的。凝视盛开的桃花,如往年一样,花开花谢,花瓣遍地,花香沁人,彩蝶漫步,清风相随,唯独少了旧时花下人。心所思,思所想,自问且自答:“桃花快谢了,虽有遗憾,但明年依旧会开;所以不需要沮丧,是吗?”我开始寻找着自我解脱,花开花谢,如此循环,生生不息;花会谢,但在人生路上,时间酝酿的不是桃色而是花香,这花香亦如酿酒,随着时光的推移越发的浓郁。

  多少年过去了,那个令人伤感的地方、那个留恋的院落早已拆除,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桃花再次盛开时,那些个桃树消失了。崔护说:“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他那时还能看见盛开的桃花如旧日一般,而我呢,连人面和桃花也看不到了。

经典伤感散文精选

02
  心中无暖,指尖清寒

  没有谁对谁错,在爱情的追逐戏里,我们都累了!心,变得沉甸甸的,叹息那么幽远,不敢面对彼此失望的眼,就这么转身,不说再见。

  ---------滴墨成伤

  缘聚,我们共撑一把伞,相许流年相扶相搀;缘散,我们在雨中擦肩,心碎成片独步蹒跚;身影透着漠然。陌上红尘,一路上溅起的泥点,把素白的丝丝情感浸染,语多噎喉,片言难续,海角处,天涯边,誓言曾经那么旦旦,如今都已是尽头,心已无路可走,没有勇气说谁伤害了谁!注定了都是疲惫不堪。

  累了,夕阳下,独影前行,时光还在静守,曾经多情的眼眸不敢回头望,那些苍白的岁月就像一张网,风吹雨打,即使灰尘满面,也还是摇摇欲坠的时不时的挑起哀怨的心弦。

  左顾右顾,千丝万缕残痕,唯独没有给自己织好一条安全线,让自己有一条狭窄的路走出情感纠缠,走出那已经不属于自己的线线圈圈,可天在下雨,世俗的风也在无情的刮,你只是远远地望着,那曾视为曙光的鼓励,现在看起来那么微不足道,火苗小的可怜,甚至用眼看不到。

  累了,不想再伪装自己,不想再用微笑掩饰内心的卑微,霜满面,苍容颜,只因自己所在乎的太多了,以至于被压弯了腰,不能喘息,不想对着谁诉苦,每个人都是一出戏,别人的天空和自己无关,各自走自己的路,冷漠人生就是这么孤独。

  曾经苦苦维系的情感之线,被种种是非纠缠坠断,纤细的神经再也经不起困苦的打磨,彼此在心理已经说了再见,只是,只是不敢直视现实,怕心会碎。

  当把绝情的话说出口的那一刻,明知道那伤害再也无力挽回,于是我知道,岁月辗转,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莺飞,也没有了草长,对于往事的记忆,只是一面白墙,月光下,折射的一个人的身影,是那么的凄凉,那么的修长。

  心中无暖,指尖清寒,本已忧伤的文字如今更是句句凄婉。

  那些过往,心已沧桑,就莫提过往,那已是人生不可触及的凄美风景。有多少人因为了解而分手,又有多少人因为距离而疏远,还有多少人因为是是非非纠缠而陌生。人都是凡人,也都是脆弱的,那些天荒地老的誓言总会慢慢平淡,慢慢褪色,最终在情感的生活里消失,再也不见。

  不埋怨缘分太浅,不埋怨任何人的善变,是自己的双手握不住想要的情感,看惯了尘世男女的缠绵,而自己的爱情却是沟沟坎坎,挥手间,那些曾经的片段难以剪不断,任由冷风把自己的无奈搅缠。

  不想说再见,那些憧憬的画面还没有实现,那清风中的琴音还在绵绵回旋,我等候了那么久的幸福,却已是无缘,命运无情,踩着碎碎的感伤,那天荒地老的誓言就这么轻轻飘散。

  人情世故的悲哀,无休止的重演,我的世界在下雪,飘着那些过期的谎言。所有的华丽都会零落成残局,所有的风花雪月都会化为飘渺,最终都会被眼角的泪滴代替,错过的缘分,已如落花难寻。

  许多事情没有为什么,走着走着脚步就乱了,心就远了,是是非非终究是理不清的乱麻,只会把自己捆绑。有些话不想说出来,君不见,各人各有自己的一片天,你体味不了别人的生活,就别把伤人的语言一遍遍上演,人生的底线有时很浅很浅,谁也不知道压垮信念的最后一根弦在哪里出现。

  安静吧!浮生多离乱,生命中那最深的爱恋也终散作云烟,莫想,莫念,咫尺天涯只是梦一场,纵有千万般风情,也已是枉然。

  以前惧怕孤单,怕那静的出奇的夜晚,不得安眠;而今,当再一次品读过酸甜苦辣时,我还是怀念我那空寂的小屋,可以无所顾忌的把种种情感品遍,哭与笑是没有距离的,也没有围墙,微笑着流泪,也只在嘴角微动的瞬间。

  前尘不堪流连,疏影无人相随,想一个人走走,收拾好所有的心情,再一次带着平静的心上路,曾经说过,我喜欢发发牢骚而已,心里还是舍不得你。我一直都记得那个夜晚,你拥抱的表情给了我久违的暖,可那般贴心的岁月是那么的短,如过往云烟,多年的情感就这么飘散。

  如今却用几个字来收场:再见,再也不见!精炼的结局透着伤,我们用了最平静的方式走出了彼此精心营建的爱的城堡,一座城,一个故事,最终剩下了一个空壳,一切的一切都因为离别而褪了颜色。花谢了,叶落了,墙头草也萧条了,记忆就这么在风中凌乱了,人生缓缓落幕,眉宇间,就这么谱写了情感的乱章。

  你的身影已疏远,那些往事,你已经不再留恋,很多结局不需要理由,是宴席总会散,你的手已然松开,梦醒随风去,莫要把任何牵强的借口拿出来换取心安。伤不起那份痴情,就选择逃离,不怪不怨,我坦然把手放开,还你晴朗的一片天。

  该走的都走了,我们彼此站成了两岸,我的视线之内还是影子相随,不亢不卑的,人生荏苒,她也始终不弃,仰头问天,何谓完美,何谓多情!雨下,风刮,无人回答,世上没有天长地久,何苦纠缠!

  沉默还是开始和结束的灰色调,那些客客气气的语言又出现在了嘴边,任何感觉走了样,任何努力都已成枉然。

  这个季节,春暖花开,我们在阳光下离别,没有眼泪,不想挥手,再见已经成为永久的字眼,提笔蘸墨,将往事挥尽,愿蓝天清然,愿彼此心安!

经典伤感散文欣赏

03
  清明,惹伤一地的哀思

  又到清明,此时的四月,细雨绵绵,时雨纷纷。拨下一片乱草,洒下一杯冷酒。远山云雾,分离一堆哀愁,清明的雨,悼念孤独的魂,烧上一把纸钱,弥漫悠悠愁绪,死者长已矣,存者永怀悲!-----悼念清明

  ---------那转身后的落寞

  清明时节雨纷纷,行人路上欲断魂。清明,这样的日子,无论有多忙碌,无论有多遥远,生者都会前续赶来,拿上已故亲人生前喜欢的饮食,物品。烧一把纸钱,让在天的亲人不为衣食着忧。阳间与阴间相隔,谁也不知道有多遥远,只愿烧来的纸钱和物品让在天国的故人都能收到。

  漫天飞舞着片片纸花,擦亮着碑前的三尺方台,缅怀追思的心绪,潮湿伤感。阴阳两界,逝者就这么静静长眠于地下黄土,闭上眼,除了泪水,也只有哀伤满腹。

  布衫被风吹起,红花纸钱满地,袅袅青烟上升,清明,人世间的儿女赶来送上纸钱,为天国的故人嘘寒送暖,添置彩衣。

  柏松长青,梧桐夜伴冷雨,清明祭奠,我也来送上纸钱。千里万里,阴阳两界把生命分成两个境界,尘土皆归,百年阴阳,从此两个世界。清明时节,把绵绵的悲切相送,把朴实的话语念叨。山孤烟雾,断魂扫墓,双膝跪地,恭恭敬敬洒下一杯酒,孤魂荒郊,洒下阴阳两隔的牵挂和祝福。世事纷纷扰扰,三尺方台,安息着一方净土。

  细雨疏落雾更重,柏松长青水常东,荒冢之下是九泉,吟咏离上是黄土。雨沥沥顺风而过,此生起起落落,亲切凄雅迷梦,遥遥相望,纸灰杯土带愁,千言无语无从说起,憔悴里残留哀思悠悠,荒冢飞扬的纸灰,飘念杂草丛生,千里孤魂,风吹哀愁,萧瑟老苍松,何处再与话凄凉?

  烟袅袅,雨霏霏,纸灰在烟雨中飘荡,香灵在空气中断魂,凝重的心情只有黄土一堆。活在人世间的儿女孙辈,对着另一个境界的故人抽噎抹泪。站在阴阳两界,诉说着天底下最悲痛的别情,雨落乌啼,从此天人永隔。也许清明注定是个悲伤的日子,所以每到清明,都是细雨绵绵,雨落纷纷。

  此时清明,山花已谢,柳叶泛绿。尚看祭拜扫墓的碑前,烟似流亡的魂,天国故人的身影,在纸灰烟雨里飘荡,孤独的亡魂,溅起火花的烛,一大把纸钱,淋湿着丝丝的雨,无尽的悲情哽咽喉咙。碎烟轻语,天下人同一时刻,“断魂”满腹的凄楚,看着忽聚忽散的纸灰,静静凝视这一堆黄土。

  追忆往事看祭台,时雨霏霏清明节。烧一柱高香,人生起起落落,酸甜苦辣全尝遍,见过太多的生死别离,人来世上一遭,谁也不知自己的哪一天回归黄土,百年岁月,谁人再来碑前,倾诉阴阳两界,素心道安?

  伤踏清明,朽永着忧伤的主题,阳阴转阁,伴随尘土,点点都是离人泪,千门烟火流云天,流星斩落,音容犹在,却是天各一方,永不相见。

  踏往前行四月,看樱花满天,看悲伤流转,燃尽的风华,画筹自己的百年。浅浅絮语,空对冷月,年年清明,离殇满地,静卧流年,墨淡冷烟,谁来前送安暖?冷风呼至,离尘赴安然,清明上坟,忍顾阴阳相隔。凄凄风干的裂痕,百年之后,与尘挥手而别,我的灵魂,何时入土为安?

  离别隔断了天涯,人生的篇章就如盛世烟花,清明的凄迷,那一抹云雾遮住了世人的望眼,奈何桥的远景呈现在寻觅不见,缅怀追思,一步一回头,缭绕的清寂,多少光景已不在。阴阳两地,经年一去,再见便是无期。天国的人,幻变成零零散散的落英,留给世人撕心裂肺的疼痛。

  风中飞扬着尘埃,清明的雨,祭祀人生的画卷。一载流年的印记,清香一盏茶的光阴,一滴天堂的清泪涤散着流年,多少欢笑已不在。青烟袅袅上升,细雨纷纷飘零,岁月隔开了生死,隔开了阴阳两界最无奈的永别。扒开坟前的杂草,沾染清明的哀思,此时的四月,世界的另一端,天国可下起了雨,可也是清明时分?

  心中所念,清冷无韵的步调,回首那一堆坟前的土,杂草丛生,天国之人,再见亦是飘渺无期。清明哀思,阴阳两地之隔,孤魂薄葬,悲凉落幕。

  头上丝发已湿,衣衫已润,生命,犹如微细的尘埃,一份迷离,两眼忧伤,飘走了,就再也回不来。琉璃一程,浮萍一场,终究带泪归去,落里幽灵的荒冢,从此光阴收场,再见无期。

  万般的哀思,湿润了凄凄离别,今生一程,只留无限伤感。记忆的皱褶,从那以后,徒留人生的惆怅,命运安排了身后,人生无可恋,亦无可恋。时光的杯盏,选择了遗忘,生命静静地来,悄悄的走,最终以无言结束。

  哽咽的浅唱,清明的哀思。山风呼呼作响,挥手告别那阴阳相隔的亲人。风声细碎,繁华只是一瞬,岁月沉淀,清明惹伤了亲人牵肠挂肚的惆怅。荒冢无人迹,蓬篙茅草长,命运给每个人安排了最终的归宿。四月天的钟声,在月缺月圆的暗夜里回望,离去,百年之后,终究归离去。

  清明,惹伤一地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