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情感散文

01
  夫 妻
  天鹅,全身羽毛雪白,嘴为深红色,头颈修长。姿态优雅,美丽高贵。天鹅总是出双入对,当它的另一半去世后,剩下的一只,郁郁寡欢,有的绝食殉情;有的撞崖而亡;有的甚至飞至高处,突然快速奋力冲向湖面,跳水而死......忠贞的爱情,感人至深。                                                                                          --题记
  人说,不打不闹不成夫妻。可是,没有人知道这打打闹闹的一对夫妻,携手走过人生的漫漫征途,10年,20年,30年,40年,46年......这一路上有着怎样的风风雨雨,也许,在最后的时刻,所有的风雨都已化为七色彩虹。
  汪大叔就是这样从一个高大魁梧的英俊少年,从一名铁路干部,从一位商海弄潮儿一路走来,落得个年老体衰,风光不再。汪大婶就是这样,由一个娇小玲珑的青葱少女,由一个飒爽英姿的铁路乘务员,到如今只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女人。
  可是老都老了,两口子仍然舍不得改掉伴随了一生的火爆脾气,争争吵吵,一日胜似一日。偏偏这大婶又是个极爱较真的人,而她越来越坏的身体,根本经受不住她的生气和不开心。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每次跟大叔争吵过后,总是感受到心跳加剧脸色潮红劳累不堪。和父母在一起的大儿子小汪,40出头,事业有成,夫妻俩既不可以关了商店又不可能停了公司,来给这老两口做专职的调停员。小汪搓着手屋里屋外的转着,平日里只是耍烟的他一口气抽了一盒烟之后,和父亲商量着先把他安置到养老院里一阵子,待母亲的病情略有好转之后,再把他接回来。大叔极愉快地接受了儿子的安排,说是他会喜欢那个差不多是本市条件最好收费也最高的养老院。
  临行前,总得给老伴说一声吧。小汪一定要父亲亲自去说。大叔慢慢腾腾磨磨蹭蹭直到出发的时间就要到了,才慢声细语的对老伴说了自己的去向。大婶还记恨着两人昨天晚上的一场口角“好啊,真有志气啊。昨晚把我一个人凉在那,今儿,这还......走走走,走的越远越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大叔这会儿反而迟疑了,两只手僵在胸前,似乎是想拉住大妈的手。坐在床边的大妈显然明白了老伴的用意,身体先是往后蹭了蹭,看见大叔还没有走的意思,干脆把身体拧到一边去,把个后背对着大叔,向着身后的老伴一个劲的摆手,嘴里不住的说“走吧走吧,快走快走,你站在这,我不烦别人......”汪大叔看看儿子,再看看老伴,收回双手,闷闷地跟着儿子离开了。
  这才刚刚过了一个晚上,昨儿还咬钢嚼铁的大婶,一大早就在床上的打起了磨磨。一会儿是自言自语:“那个老鬼,也不知道在那里能不能住得惯啊?”;“老鬼血压高啊,卡托普利也不知道带了没带,这要是犯了迷糊,可怎么是好啊?”;“老鬼的牙没剩几个了,胃又不好,饭硬了吃不消啊......”
  没到中午,大妈就给刚走没一会儿的儿子打了电话,要他立刻跟敬老院联系,详细问问情况怎么样?小汪赶紧告诉她,电话上班的路上就打了。老爸说那里挺不错的。昨晚睡得少了点,但是几天就会习惯的。说是下午还要和室友下象棋呢。
  晚上下班回来,小汪发现,准备好的午饭,老妈就没怎么动。大妈红着眼圈拉着儿子的手:“你爸这些年不出差了,就没怎么离开过自己的家。他一个人在那里肯定不会习惯的。”小汪忍着不笑:“你昨天可是......”大妈摆着手说:“两口子打嘴仗说的话是不能算数的。”“妈的意思......”“你快点去把他接回来吧。”“那你......”“你放心,我再也不和他吵了。”“当真?”大妈斑白了毛发的头,使劲的点了好几下。小汪连衣服也没换,就急匆匆的走了......
  可是当天晚上,老两口又闹的不可开交。听到动静慌忙过来的小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老两口安抚下了,结果一大早先是通知医院派人来给大妈挂点滴,这边稳定了,又赶着把大叔送去敬老院。
  这里的条件真的是很不错,都市里很难得的一个乡村般的小院落,几畦菜地,几株果树,让生活完全可以自理的汪大叔欣喜有加。小汪每天都抽出一点时间陪父亲坐一会儿。公元2007年3月的那场百年不遇大雪的头一天,小汪一大早又去给父亲送去了他头天提到想要吃的早点,分手时老头俏皮的给儿子做了个鬼脸。小汪和父亲都笑了。
  那天晚上,平日里安安稳稳的大婶折腾了很久,一会儿翻身坐起来,一会儿伸腿躺下去......脸上的表情是有些痛苦的,可是又实在说不出到底哪里难受。小汪耐心的守护着老母亲,一边给老人的腿部作按摩,一边仔细的询问哪儿不舒服。
  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冬夜的宁静。
  “是,我们马上就到。”汪用眼神示意妻子,是敬老院的电话,父亲突然不太好。望一眼终于进入梦境的母亲,小夫妻双双急切的闯入夜幕之中......
  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人很明确地说,老人不行了......两个人一溜小跑,刚刚来得及见父亲最后一面。老人就平静而安详的离开了人世。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老人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美儿......”“美儿?那是他呼唤了一生的母亲的名啊......”悲痛的小汪想想真的后怕,老妈要是赶上了,那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第二天一整天,顶着漫天飞舞的暴风雪,办完了所有必办的手续,等在外地的弟弟和亲属们到了,第三天就可以出殡了。总算可以稍稍喘口气了。
  猛烈的暴风雪伴着凛冽的寒风差不多下了一天一夜,铁路不通,公路不通,沈城市内的交通几乎全部瘫痪,去往殡仪馆的道路一片茫茫。弟弟来电话,原本4个小时的路途,火车时走时停,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抵达。出殡的计划只能取消。
  早饭后母亲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不是行医出身但熟读医书的小汪仔细的观察了母亲的情况,真得很不好,“120”打出去,全部的车都瘫在路上,实在无能为力,“110”打出去,家里的车开不出去,要不我们出人抬吧?
  小汪拍拍脑袋,跳起来跑出去,找来几个物业的小伙子,扯着行李将老太太抬下六楼,亦步亦趋踏着及膝的深雪直奔不远处的区医院而去......
  紧张的抢救已经进行了近30个小时,汪大婶的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人却依旧沉入深深的昏迷之中......医生摇摇头,示意家人可以准备后事了。
  6日下午, 汪大婶的呼吸似乎略微有些平稳,小汪含着眼泪,嘴贴在母亲的耳朵上,轻声告诉她:“妈,你放心吧,我爸已经走了......”母亲立刻就有了反映,身体一震,一直紧紧闭着的双眼,露出一道缝隙,眼珠向上滚动着,随后陷入更深的昏迷中......本来是参加父亲葬礼的小儿夫妻,携带着24个小时的旅途风尘,扑在了母亲的身上.......
  21点30分,在老伴离世的同一个时辰,相隔三天,不,准确地说,这场暴风雪成全了老伴等了她整整三天,撒手人寰。
  3月7日晨,长长的车队,缓缓得行驶在去往殡仪馆的路上,所经之处,全城的扫雪工作正热火朝天的进行着。很少会有人注意,这支队伍送走的是一对共同生活了46年的老夫妻。
  “......我俩今日交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蓝天,白云,红日。两只漂亮的蝴蝶,追逐着,嬉戏着,缠缠绵绵,相依相伴,飞上了纯净如洗湛蓝湛蓝的广袤天空......

关于夫妻情感散文

02
  即使心有灵犀
  安静下来的时候总在想,爱一个人需不需要痛彻心扉,需不需要心如刀割,需不需要……..
  每次进入你的空间,都看见你在访问她,她也在访问你,你们互相访问的次数已经远远超过了访问我.如果,你有话愿意跟她说而不愿跟我说,如果,你不在乎我怎么想,如果……..
  突然觉得,自己挺多余的.
  为你假设一万个这样做的理由,为你找一千个合乎情理的借口,一遍遍的推翻,一次次的摇头,怎么也解释不通,怎么都无法释怀.
  很久以来,一直以为,她是你的亲戚或朋友的女友,可是,你自己已经承认,她是你的曾经女友,你说,一切都过去了,可事实是,你们还在来往,尽管也没什么,只是说说话,聊聊天,而且聊的也可能是关于我们的爱情故事………只是,我不明白,这样的交往有何积极意义.
  如果,你不在乎我怎么想,那说明了什么?(
  如果,她不是你的曾经女友,当初,你只是随便一说,没想到今天会引起误会,那你应该立即说明,很简单的事,只需几句话我就明白,我也理解,可是,你总沉默着,不解释,不说明,默认着这样的角色,如今,我们的感情已经受到影响,难道,你还不在乎?难道,你愿意让我误解你?
  世界上,许许多多的矛盾都是由一个一个的小事聚积起来的,然后,演变成一个一个的大矛盾,生活中,每天都会发生大大小小的事,有家庭的,工作的,生活的……自然的,人为的,陷害的……都需要我们去沟通,去处理,去解释.如果,我们连这些事都处理不好,如果,我们结婚后,每天都为这样的小事闹别扭,一次,两次,一百次………再继续发展下去,那将会怎样?…….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以为我会聪明的猜对你的想法,还可能是你故意制造的惊奇,也是,只是访问空间而已,要是直接聊天,或是跑到她家里…….我也不知道,对不?
  想听你的解释,只是想知道你对这件事的态度…….爱情与任何事都不一样,该说明的一定要说明,该解释的一定要解释,要是硬给自己找个华丽的借口:不愿做喋喋不休的解释,那是不是就是默认了.况且,你也从未辩解过一句话,更谈不上喋喋不休了.
  一件很小的事,也许,你是想等我们见面时在说,可是,我不愿意那样,我喜欢明明白白,喜欢一潭清水一看到底,每天已经很累很累了,不愿天天再为这些小事误解.也没时间猜测.我认为, 感情的惊奇不应随便制造. 有误会要尽快消除,没有误会,不能制造误会.
  也许,爱情面临太多的选择,为了保险起见,还可以这样:保住二,守住一,发展三四五六七.

夫妻情感散文欣赏

03
  就做一天的夫妻
  就做一天的夫妻,我喜欢过你一场,总要给自己的心有个交代,要不一辈子都放不下,心会疼会慌。就做一天的夫妻,让我守侯你一晚上,就这一晚上,我都感到奢侈,看着你平静地睡下,我的心得到了满足。
  我们做了一天的夫妻,没有洞房花烛,却有满月照耀;没有父母可拜,却有天地为证;没有亲朋祝福,却有合手许愿。我们就这样做了一天的夫妻,你帮我踩着生疼的背。我的背不疼,心却在疼。心能踩的不再疼吗?我们就这样做了一天的夫妻,我大半夜出去给你买饭去,那碗面太贵了,里面有那夜的雨露,也有我眼里的雨露。我知道你感动得觉得自己幸福,但却怎样也吃得不香。眼泪泡出的面好吃吗?
  我们毕竟相识一场,谁让我当初偏偏要和一个经常生病的女孩认识呢?毕竟我们就那样相处了,这一处就是将近五年。五年的天气,我的那头在下冰雨,你的那边在飘雪花,我想我们不是同一片天空的人。你有自己喜欢的人,而我真的到了没人要的地步。
  直到有一天,我才知道,你和我一样,在这世界只喜欢这纯净的雨水,洁白的雪花。可是,你的心不再是那片完整的雪花,你和他分手了。我的心这时也被一个女孩爱的雨水滋润着。怪谁呢,都是经不住寂寞的年轻人,都是不愿被对方短暂的幸福嘲笑的人。就是因为要斗这样无聊的气吗,就是因为想的不够远大,就不能彼此守侯一辈子,不能每天吃到你亲手给我做的饭,不能让你给我这个懒惰的人洗掉衣服上的污渍,不能共同教出一个知书达礼的孩子,不能牵着手去漫步看夕阳,竟然死了也不能埋到一起了。我想到了死,一件无奈的事,死了之后那个世界是不是很可怕?可你谁照顾啊?
  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盼望来生又不是。我和你一样,从不相信有来生。现在好了,两个人,不能生在一起,不能死在一起,怨谁啊?不是相遇太早,就是相见太迟,我们就这样感到无奈,你无奈的要哭,我却憋着好大的劲,想一拳把这大地砸碎。
  算了,我们就这样做一天的夫妻,在一间不属于我们的房子里,安静地坐了一天,我尽我最大的力量照顾你,我也不后悔了。从此以后,你把我忘记,但你要好好地过,也许有天我死了你也不知道,那时你已经老了,还在乎吗?我也把你忘记了,好好对待现在爱我的那个女孩。我的心终于可以唯一了,唯一地执着地去爱现在的女孩。这个世界已经对我很不负责了,我要对这个女孩负责。
  毕竟咱们做过一天的夫妻,这也是上天的眷恋。晚上我的这片天空又下起了雨,你那里下了吗?我有你的联系方式,但我不想问了。终于在同一片天空下了,天空却下起了雨。你别哭,你是不是怀疑,我憋着的那股悲愤把天冲破了无数个窟窿。

兴趣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