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朗诵

01
  父爱的声音

  钢琴清脆悠扬的声音给人以童年的回忆; 琵琶青涩凄清的声音给人以怀古的联想; 那个声音,给我以爱的力量。

  人世匆匆几十载,春花秋月怎能等闲过?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中,人们的耳边充塞着各种各样的声音,但或许,那个声音将不被人记起——脚步声。

  爸爸有独特的脚步声,那声音永远很有节奏,似钢琴键上优美的滑音,如琵琶弦中“四弦一声如裂帛”的清脆。鞋底与地面的每一次接触都体现一种艺术感。曾经,我竟没发现原来那脚步声中有爱的味道。

  “快睡吧!”爸爸轻轻走进我的房间,慈祥地说道,顺手又给我铺好床。我点点头,说:“嗯,一会就睡”。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离我而去。看着那铺好的被子,闻着被子上释放的香味,我感觉那脚步声里有关怀的味道。一阵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

  那脚步声如同一股潺潺的流水流过我的心间,滋润我干涸的心。

  夜里,我被噩梦惊醒,朦胧中听到一串轻轻的,细细的,带着满心的小心与稳重,朝我的房间走来。我吓得闭起了眼。一阵轻轻的开门声,我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点,黑暗中我看到一个高达的身躯替我轻轻盖上刚被我挣开的被子,一切都是那么娴熟,仿佛每天都会做。接着,他又蹑手蹑脚地离开,虽然很轻,但我听出那有节奏的声音,是爸爸。我被父爱的暖流紧紧包围,顿时泪如雨下。

  我听得出脚步声中的关怀与小心,它如一股夏日的凉风,给我送来凉爽,使我的心平静而又炽热,感动而又奋进。

  爸爸每天都会送我上下学。每天下午放学后,我最期待的就是能听到走廊上传来熟悉的旋律,他会给我不安的心以放松。寒假里我去学校补习,快放学时,外面下起了鹅毛大学,同学们都出去感受冬天里白色的纯美,我却暗暗揪起了心,爸爸会来吗?我不禁反复问自己。可回答却总漂泊不定:“会”、“不会”、“会”……放学了,同学们都嬉笑着走掉了,只有我在教室里着急地等待,在我几乎绝望,准备一个人回家时,那熟悉的脚步声传来,那么急切,似乎都乱了节奏,我不禁一阵欣喜,出门一看,真是爸爸,他浑身都是雪啊!头发都白了,真像一个雪人!他满怀歉意地说:“回去给你拿雨披所以迟了。”说着,从怀里拿出那个带着他温暖体温的雨衣。我再也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人们都说父爱如山,我今天终于见证这句话,父爱给我幸福的力量!

  现在,我坐在考场中,看着题目,首先就想到那爱的声音,因为只有有了爱的脚步声才有灵魂!

  爸爸,我爱您!

叙事散文朗诵精选

02
  背影

  朱自清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帖;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我两三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坐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只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望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力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近两年的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我北来后,他写了一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适合朗诵的叙事散文

03
  我愿意是急流

  我愿意是急流,

  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

  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对一阵阵的狂风,

  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

  树枝间做窠, 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

  在峻峭的山岩上,

  这静默的毁灭

  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春的常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

  亲密地攀援上升.

  我愿意是草屋,

  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

  饱受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

  是可爱的飞焰,

  在我的炉子里,

  愉快地缓缓闪现.

  我愿意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

  懒懒地飘来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

  显出鲜艳的辉煌.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