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散文朗诵

01
  睡在爱情里的江南

  是不是前世我的爱情遗落在江南
  若不然为什么今世的寂寞总与江南有染。
  那么,是谁握着我的爱情?
  是谁,住在我的江南?
  ---------题记

  踏上寂寂的青石板,还留有昨夜的那场杏花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仿佛已经洗去千年辗转的风尘,水雾迷蒙之中透着清新的早凉。历史做石、古韵铺路,江南,温软妩媚之中,多了几分厚重和古雅。新雨未干的泽迹,汪着她盈盈的秀眼,惹人不禁打量,究竟哪一汪是新词,哪一汪是旧赋?深巷里叫卖杏花的姑娘唤醒了一个春天,却已不见了小巷的尽头,只留下一路湿润的花香。

  曾无数次梦境中这样走进江南。是约定、是宿命,还是心底一种瞑瞑的召唤?

  安静的江南落着细细的雨。这里本与寂寞无关,这里本与爱情无关。是不是采茶的女子不小心采了宋词焙了新茗,就让江南如茶走遍南北?轻扬的茶烟中人们品着江南、吟着江南。落花风里,念一句江南,便口齿生津,唇齿留香,思念疯一样生长。烟花三月,雨巷花开,桨声灯影,荷叶田田。江南,开在每个人心中的温柔之乡、旖旎之地。古往今来,以致让那么多人丢了爱情。

  尽管走在这里,很容易让人想起油纸伞下千年修炼的那段苦苦的尘缘,也会让人记起翩跹花径舞徘徊的双蝶只是为了得到一双飞向爱情的翅膀。但是,谁又有能力拒绝,走过这里不种植一个梦想、盛开一段故事呢?如此温情妩媚的江南,如此风情款款的江南啊,天生适合生长爱情,却又总是失落爱情。

  漫溯浩淼的烟海尘雾,是谁还在笛歌声声,二十四桥夜夜数明月?是谁瘦比西子,烟柳堆愁更织相思长?

  满怀心事的江南,默数着无数才子佳人不眠的幽怨,沉思无语,烟雨之中晃动着枝头一枚枚不老的青梅。闲愁都几许,梅子黄时雨。是谁走在了她如烟如雾的轻愁里,是谁飞扬在她笛歌声声的韵脚里?肠断萍洲的温飞卿,还是画船听雨的韦端己?烟笼寒纱的杜牧之,还是闲梦正远的李后主?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走过千朝百代江南,谱过长歌短笛的江南。人人皆见温秀风雅、旖旎繁华,有谁驻足,来抚触光亮的青石板接踵而过后打磨的沧桑;有谁留意,歌舞升平之外桨声灯影里挂在檐角寂寞欲飞的那滴清泪。

  落絮随波、杨花逐梦,这样明媚温软的季节,很多人都争着去了江南。我,不想去。只怕不是割断了思念,而是更添了离愁。今生早已注定,既然做不成你水袖罗衣、采莲南塘的女子,那么就做你牵魂动魄、隔岸相望的梦中人吧。遥想你,是无尽的思恋;走进你,是一种亵渎;放弃你,是一种痛苦。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听一支古曲听我的江南,读一阕瘦词读我的江南。我把江南焙成一枚清茶,寂寞冲泡,夜夜啜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而我的江南一直睡在我的爱情里,不问百代的繁华,不落千年的风雨。枕水梳日月,凭窗寄北长。一直忧郁而多情地看我,在梦里。她的孤独美丽,我的相思辗转。

  我想我总是会去的。打点思念的行囊,去找你。

  在一个暖日初融的午后,踏着长笛悠悠的清音,走进你落寞的眼神。轻衫薄袖,桃面柳风,我背着思念的行囊,一步一步走过你的石桥,走过九曲回廊,来看你。避开喧嚣的人语、繁华的车流,换取一片宁静,留给你。来不及抖落满身的风尘,来不及放下辗转的劳顿,我,将梦打开。让时光停驻,用千万年来蓄积的柔情,在耳边轻轻地唤你,低低地语、细细地说。我会用灼灼的目光,一寸一寸疼惜地触摸你,触摸你斑驳的寂寞和忧伤,触摸你孤独的执着和美丽。此时,如果落起缠绵的细雨,我也不会撑开那把丁香伞。我会走进雨里,让守望的思念淋漓交融,让曾经的苦楚随水流东。

  不是乌瓦粉墙、不是苔门深院,不是曲桥流水、不是杏花春雨。始终不肯放弃的寂寞,常常缱绻莫名的轻愁,原来只是因为有你,只是因为有你握着我的爱情。

  那么,你是谁?是青石板上马蹄渐远、酒旗风下打马走过的剑客?还是青衫白扇、两袖寂寞投影卧波桥的儒面书生?

  只是穿越了这么多次的轮回,我依然还是没能找到你。象很多人一样,我的爱情遗落在江南,你,住在我的爱情里。丢了爱情丢了你。前世的约定依稀,今生的守望辗转。你在江南可否看到了梦中我的徘徊留连?

  江南,睡在我的爱情里。我,走进了江南的梦里。

电视散文诗歌朗诵

02
  时 光 如 绣
  文:白落梅



  时光如绣,岁月结茧。

  记忆里所认为应当的美好,与现实总是南辕北辙。

  尽管这样,这流云般的日子还是要固执地过下去,

  哪怕行至山穷水尽处,

  亦会有一个转弯的路口,让你走出来。

  只是那一剪挂在窗前的明月,醒时我知,醉后谁解?

  时光是一面镜子,

  坐于镜前,可以看到一生变幻的容颜,

  经历的路程,走过的人流,发生的故事。

  只是你无从修改,

  只能看着,看着,直到镜中的影像,模糊不清。

  直到有一天,再也不存在了。

  幸福到底是什么?

  是蓦然回首,那人已在阑珊灯火处。

  是寻常巷陌,那转角处不期的相逢。

  是征程万里,那时光渡口的风雨归来。

  这看似简单的企盼,

  却总是要经过万水千山,方能圆满。

  世事叵测,朝暮无常,

  只是我们都应该相信,有一天会殊途同归。

  细数流年,过往的千灾万难到如今都成了回忆,

  成为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

  人生聚散无常,走过去了,便从容。

  无论是悲伤还是喜乐,

  翻阅过的光阴,都不可能重来。

  曾经执着的事或许早已不值一提,

  曾经深爱的人或许已经成了陌路。

  这些看似浅显的道理,非要亲历过,才能深悟。

  午后,下起了雨。

  一首蔡琴的老歌,带有苍凉的底蕴,耐人寻味。

  真的秋凉了,岁月终究这样不肯饶恕。

  世事不能想,一想就流泪。

  就让无常聚散熙攘而过吧,

  从此我们可以在无所畏惧的光阴里,安静活着。

电视散文朗诵精选

03
  执一盏心灯,等你

  爱,侵蚀到了骨髓,我便用文字在红尘中寻找相同的灵魂,等着你,袭来。

  ——秋叶日记语录

  喜欢听着一支曲子睡去,然后入梦。

  总有人,会在我的梦中轻轻地经过,尽管你不动声色。总有人,会把那个支离破碎的梦描绘的温婉情魅,然后会让我微笑着流着口水,伸曲一下胳膊,就不愿再度醒来。

  我知道,梦不过是一个干净的场景,我会在那里,执一盏心灯,等你。我也知道,尘世的纷繁扰乱了你的瞳孔,借着那一丝微弱的光,你一定会来到我的梦里,找我。梦中的幽会,悄然的静谧,一切是那样的自然而然。

  因为:( 散文阅读:www.sanwen.net )

  爱,侵蚀到了骨髓,我便用文字在红尘中寻找相同的灵魂,等着你,袭来。

  1、独上兰舟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上学的时候,教我们唐宋文学的是一位女老师。我非常喜欢听她的课。特别是她讲解李清照的诗词,婉约中的娓娓愁绪,极富韵味。后来,我又在百家讲坛里聆听过叶嘉莹老师分析一代词圣的词作,每每是一种心灵极度的享受,深深地印下。

  爱,如此地折磨,爱,又旷世心酸。

  “红藕香残玉簟秋,”一字残声去,催断香痕落,只叹玉簟秋。半朵零花凋碧处,却是帘卷西风梦。“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梦里,你会来,会听着我为你讲解不一样的易安词。梦里,你会来,一袭轻柔的裙袂,倾纸研墨。因为,我们同是梦中人。

  我想,我当然不是在文字里讲诉《一剪梅》,而是,你我共赴那个干净的场景,圆了一次生命的爱的缠绵。

  爱,侵蚀到了骨髓,我便用文字在红尘中寻找相同的灵魂,等着你,袭来。

  尘世中也许你为爱痛苦,那就与我在梦中将痛苦领悟到崭新的境界。轻解罗裳,却不再是独上兰舟。

  2、月满西楼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梦就在我的文字里,每一个标点符号你都懂,你若青睐,想那文字干净。

  别以为,我们未曾相见,可你,闯入了我的梦中。我会听着你,讲诉走进我的梦中的故事。为了你的那位为爱执着的朋友,在秋叶的梦中如何欲罢不能的纵身一跃,溘然于世。而你,却从不屑的路过,变成了悄然走进,在走进,与我一起在梦中牵手。

  爱,从来不会高尚,高尚的只有相同的灵魂。

  “云中谁寄锦书来,”那个谁是谁?是你,一定是你。我们会在易安先生的梦里相聚,因为,她的这首词太美了。

  文字是梦,你在我的梦里,我们又在易安的文字里。就这样,走着,就这样,梦着。顶着凄风,一起淋漓,遥远着遥远。

  那一天,我把文字的密码告诉了你,开玩笑说:“我已经赤身裸体的交给了你。”你莞尔一笑,答应我呵护好这个梦,却是“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为了那个梦,你竟然把汤烧干,锅烧坏了。感动着我的感动,执念着你的执念。一起酣然,一起入梦。

  3、两处闲愁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我的文字因梦而生,却少不了圆梦的人。

  原本我答应过你,不再在文字柔弱,不再在那个不醒的梦中徘徊。我也想横刀立马笑长风,因为,你读懂了我的杂文,江湖里的江湖,豪放的粗狂,侠肝义胆的率性。可我今天不能,今夜,我听着《月满西楼》,为你而作。

  “花自飘零水自流,”花落水中,水承花流,凄绝的风景,扰人的愁绪。我在北方的北方,你居江南岸。“一种相思,却是两处闲愁。”

  我的文字干净,如若一汪清水,真诚的清澈见底。我的文字撕裂,直刺在的心里的柔弱,会让你痛无可痛。就是我经常比喻的,读我的文字,就如同做足疗,疼痛过后,极其的舒服,你说,不是吗?

  当文字成为一种挥霍,人生的声色犬马便了然无味。

  因了文字,放下一切的浮华,我们一起梦着。因了文字,我们不在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孕育着我们共同的孩子,出落得娇媚可人。

  那个梦,我们一起期待。

  4、却上心头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记不得哪一天,我问你,以一种虔诚的姿态,去西藏,去为龌蹉的心做一次洗礼。你不假思索,你毫不犹豫。我知道了你,率性。我知道了你,真诚。

  其实,李清照的词太过惆怅,也许是她国破家亡的颠沛,看不到了梦中希望。而我们不会,我们的梦比她阳光,比她豁达。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我说,我不同意易安先生的未句的表达,不是无计,而是像你所说的:“用看似不经意的一句句话打动人心,就是智慧。”

  那就是,点亮一盏心灯,等你袭来,梦着。

  给我一点安静,我依旧会沉的很深,让每一篇文字栩栩如生,让每一位需要慰寂的灵魂安静。安慰别人,不正是安慰我们自己嘛?

  期待一场旷世绝伦的修行,期待一回与你的把酒临风。期待一次藏区雪山的洗礼,更期待一世的大爱无疆的绝处逢生!

  你听,《月满西楼》。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你读,《执一盏心灯,等你》。

  我们在音乐中梦着,我们在文字中听到了歌声。这文字为你,这文字为了我们的梦。

  午夜,给了我安静。

  午夜,等待着黎明。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