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散文朗诵

01
  触摸春天

  一提起春天,便会想起绿色。绿色象征着勃发的生命力,象征着拼搏与进取,象征着崭新事物的萌动。看着这翠绿的一片,仿佛闻到了花的清香,草的气息,心也伴着花草的律动漾起一股清新和舒畅。

  春天的天空,有时没有一丝云彩的点缀,好像一张纯白的纸,白的让人不忍心去涂上一笔;有时像重新清洗过一样,湛蓝得令人心怡。

  漫步田野,不自觉地就闻到那松软的泥土气息。它没有玫瑰花诱人浓郁的芳香,没有茉莉花清淡、幽雅的馨香,但它有着自然醉人的味道。踩在松软的泥土上,让人感觉像是踩在了软绵绵的地毯上,舒适、惬意。也许就在眼前这块土地上,将会孕育出许多顽强的生命,我期待着。

  放慢脚步,我思索着春天,感觉春天好像是创造出来的。这样说,也许有人会发笑,春天是四季的交替,是必然的规律啊,怎么会是创造出来的呢?但轻轻触摸春天,你便发现它确实是万物生灵,是大自然创造出来的。

  春天固然很美丽,但一年的收获沉淀于春天的开始,春天是孕育的季节,是创造的季节。它可以带来压力,也可以带来动力。

  打开心门,去触摸多情柔美的春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将心定格在这五彩斑斓中,守候春的美丽,期盼春的传奇,感受春的静谧,等待春的心语......

有关春天的散文朗诵

02
  春 朱自清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地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俏俏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的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着些心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呼朋引伴的卖弄清脆的歌喉,唱出婉转的曲子,跟清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的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牦,像花针,像细丝,密密的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却绿得发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着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所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天上的风筝渐渐多了,地上的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儿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向前去。

春天散文朗诵精选

03
  春天,渐行渐远

  春风总是以极其煽情的色彩唤醒我的记忆,以小草燃烧不尽的坚毅复苏生命的活力。

  杏花山前飞雨,梨花田间带雪,桃花村头粉面,梧桐檐后淡花;每一朵花开都是一丝最柔韧的琴弦,每一段香落都是一篇最动情的乐章。然而,当繁花铺地,青草的露珠沾湿花朵的碎衣,有谁能够留住春天灿烂的脚步?有谁能够拥有春天永恒的生命?

  是夏天荷塘里高擎的一朵白莲吗?它干净的身子,贴着我的呼吸,能够还原春天原始的芳香吗?何况岁月无情,只是贪婪地索取,它哪里会知道一颗莲子的苦心呢?

  是秋日渐远里傲霜的一株瘦菊吗?在那个长满荆棘的南山,一道道霜刺拨开无人涉足的草堂,探出篱笆墙外,虔诚地捧出一枚菊朵,簪在我的发髻,而它的金黄可以恢复春天鲜嫩的肌容吗?而秋风秋雨愁杀人,那惹人恼的秋,它是不会怜我疼我 而收束我恋春惜春的眼泪的。

  或者,是冬天掬一捧雪花吗?而它的香味无尘而飘逸,能够浪漫春天仙子般的世界吗?而且这些年来,雪花总是来得怠慢,比如去年冬天,直到我耗尽了所有的期盼,才将它堵在春天的门槛,而春天,它会如我一样如此耐心地等待吗?它会不会不忍看雪花的消融而停下脚步呢?

  总是在花朵藏得无影无踪时,才想起时间的短暂;总是在流水载走最后一瓣春红时,才想起岁月的鲜艳。山野黄花,河畔柳絮,所有与色彩有关的缤纷、与芳香相连的味道,都在春天的背影中越走越模糊,却走越深刻,越走越想念。

  现在,站在春天的村头,我的眼泪常常开出一团团花雾,情怀常常被一段情债追逼得七零八落,而我宁愿沉默,也不肯裸露内心的情感,只因害怕一旦心门打开,便会飞出无数长满伤痛的芒刺,扎伤了赏花恋花人的眼睛。

  当心被风刃切割成一绺绺伤疼,岁月艰难地将春天完整的模样雕刻成一朵花蕾藏进心底,心尖之上,才有一枚枚殷红 孤独地碎裂。春天渐行渐远,我,该如何去采撷一段生命……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