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抒情散文

01
  雨打芭蕉
  夜,黑得可怕。
  特别是山村的夜,有雨的夜。
  一个远离城市喧嚣的村庄,就这样躺在灯红酒绿的天涯。宁静而自然。
  它早已看惯了陌生人目光,听惯了流行乐与摇滚乐的混响。于是,每个人都在追逐一片仅属于自己的天地。
  就连山村的老农,也就这样让夜静得可怕。唯有门前的芭蕉,在静静地听着世人的倾诉。雨却向它使劲砸来。
  没有人知道它是悲,是喜,是痛。
  芭蕉,曾是诗人笔下的宠物,可我用固执的目光穿过灯红酒绿的世俗世界,却找不到唐诗宋词里的古典诗意。
  于是,我常坐在窗前。透过模糊的窗户,窥视密密麻麻的雨点,猜不透,雨点对人类到底有几分恨意?
  霓红灯下的人们,或许也不知道。
  就让它承受着风雨的洗礼,人已无能为力。又有多少人愿意在风雨中去挣扎,又有多少人还有挣扎的力气?
  只有芭蕉知道,因为昔日的尘埃已被雨点打得落花流水。
  山村,就在一场大雨过后,恢复了本来面目。所有的一切,过去了,又在等待着。
  芭蕉,依然是原来的芭蕉。

精美写景抒情散文

02
  月是故乡明
  夜,静静的。
  我,一个离家的孩子,今夜又在辗转难眠,背起了《流浪歌》的歌词,体会到“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意境。但我看到的并不是明月,只见昏黄的月光洒在地上,一切都显得朦朦胧胧,唯有一缕光线从破旧的窗口射进来,倒觉的有几分清晰。其实,也只不过是一光点,又怎能与故乡的明月相比呢?
  也许,凡离家的孩子都与我有同样的感觉,我觉得故乡的一草一木都在月光下显得轮廓分明。月,还是故乡的明。
  如果在有月亮的夜晚,欣赏我的故乡,一定别有情趣。
  不必说那清澈的小溪,也不必说奇山异洞,更不说水拌酒、大米、卷心大白菜、茶叶等种种特产,仅是那月光下连绵起伏的群山,就足以让人心旷神怡。如果它是一位少女,一定会使你一见钟情,登上一座高峰,你不会忘记“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诗句吧!春天,鸟语花香,草色青青,更是美不胜收。
  记得我离开故乡的时候,就是那连绵起伏的群山在默默地为我送行。也是在那皎洁的月光下,才能看清它们脸上的表情,一滴滴亮晶晶的露珠,就是它们流下的泪水。然而今夜月光朦胧,又能看清些什么呢?
  只有那个光点,打开我心灵的窗户,又看到了明月下的故乡。
  它并非人们向往的大城市,那是一个偏僻、贫穷的地方。经过风风雨雨的洗礼,经过历史的沧桑,曾经流过解放军战士的鲜血,甚至有的在那里写完了生命的诗章。贫苦农民用勤劳的汗水,使它具有顽强的生命力,逐渐走向辉煌。
  “举头望明月”,只见一块乌云悄悄地爬过来;“低头望明月”,那皎洁的月光仍然一泻千里。
  月,还是故乡的明。

精美抒情散文欣赏

03
  又见栀子花
  又是一年栀子花开的时节,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青春的味道。伴随着青春的乐曲,随风飘逝。待到曲终人散,各自花开,一年又一年,一季已是一季。很美,很媚。洁白,无暇,恰是青春。
  花开无罪,只是开错了时节。每每花开,都意味着离别。
  江畔洁白的花朵散发出青春的余香。渡口的木船将它变成过往。破浪前行,一路清香,一路迷茫。前行的渡船啊!那里是风港。
  我们都在青春的四季里守望,等待一次绽放,如栀子花一样。我们都在时间的海里迷茫,却坚定的驾着渡船朝着心中灯塔的方向。
  离别,让我们各自奔忙。伴着栀子花的清香,纵然青春已成过往。
  轻抚最后一抹余香,当作青春送别的礼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