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经典散文

01
  总有一处让你感动

  生活在这样一座惯性很强的城市里,常常会让你涌出许多烦恼甚至痛苦,比如房子,孩子,职称,欺骗或假冒伪劣,道路拥堵,大气污染,沙尘暴困扰……城市越建越漂亮宽敞,人心却并未见得一定与之成正比。庸常的人生,由烦恼和痛苦组成的琐碎日子,总要多于快乐和幸福。
  但是这座城市里总合有哪一处能让称突然感动,让你觉得在烦恼和痛苦荆棘丛生之中的那一点亮色,就像前些天沙尘暴天气令路两旁照样有桃花和丁香的开放。前两天看报纸上刊登的消息,说跑在长安街上那辆有名的“快乐小巴”的售票员李国庆家庭的不快乐。
  他的妻子因长期患病而导致下肢瘫痪,他13岁的女儿一岁半时双目失明,到好多医院都查不出原因,两年前突然复明,却开始担当起照顾妈妈的任务。善良的委子不愿意连累他们父女俩,曾自杀未遂。一家三口生活在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里,烦恼和病苦可想而知。李国庆却将这些烦恼和痛苦嚼碎了咽进自已的肚里,而将快乐带上小巴,带给别人,每天一边卖票一边说快板、唱歌、讲笑话,直至把嗓子说肿、化脓。
  说起快乐,李国庆这样理解:“我爱人能多活一天,我们一家三口能在一起多呆一天,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最快乐了。
  说实话,听到这话,我很感动。看这张报纸时,北京第十次沙尘天气刚过,风沙依然很大,但李国庆的这话让我暂时忘记了这些,也忘记了自己是身在何处,望着毛玻璃一样友蒙蒙的天空,只感到阳光暖洋洋地照在我的身上。
  我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对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中关于幸福的议论,张大民的生活算不算是幸福和快乐?其实,对于幸福和快乐,从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和认识。成克杰之流聚敛钱财,贪得无厌,是一种自认为的幸福和快乐;中产阶级房子汽车娇要美“蜜”升迁出国,是一种自认为的幸福和快乐:小布尔乔亚附庸风雅的点缀和追逐时髦的矫情,是一种自认为的幸福和快乐……张大民和李国庆的幸福和快乐,就是这样黄连树下弹琴苦中作乐,在痛苦的生存中体味人情冷暖和人性至纯至爱的部分。张大民和李国庆还是有着显着的区别。同张大民不一样的地方,李国庆没有他漂亮能干妻子的那份福气,李国庆的妻子瘫在床上;同张大民更不一样的地方,张大民所有的贫嘴带来的苦中作乐是为了自己的家,而李国庆则是件快乐传递给了别人。
  不知怎么搞的,我由李国庆又想起了另一个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上过电视里的“东方时空”,我就是在那里希见他那厚厚的近视眼镜,和同李国庆一样窄巴巴的家。那个人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晃。他也生活在这座城市,每天黄昏卖报纸时总要拉起他的小提琴,让他的琴声伴随他自量年就向往却已经逝去的梦境,伴随如今现实中每日黄昏的街头,送给每一个买报纸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讲。也和李国庆是属于向一种人,他们都是将平凡的人生演绎得充满浓郁的人情味,将烦恼和痛苦化解为生存的动力和营养。
  走在这座熟悉的城市里,迎面会碰见许多索不相始的人。我想音定会有不少是和李国庆和那位拉小提琴的卖报者一样的人。是他仍支撑着这座城市,让这座城市充满人情味,让这座城市在某一时刻是那样地让人感动,以至你想为它落泪。

中学生必读经典散文

02
  两根扁担

  原来是一种嘻哈笑闹的气氛的。
  在芝加哥近郊一间小餐馆里,玫如和秀英请我吃牛排,多年没见面的老同学了,凑在一起,不知道有多少可以开怀大笑的话题。
  当然,我们是尽量压低了嗓子来说话的,可是,遇到精彩处,实在是不能不笑出声来。三个穿戴整齐、看起来都很富态的中年妇人,却像小女孩一样,在桌前拼命地忍住笑,把脸都憋红了。大概这本身就已经是一幅很可笑的画面,因而使得隔桌的客人不断地对我们注视,然后也感染了我们的快乐,开始朝我们微笑起来。
  玫如正在说她的先生,去年从美国回大陆探亲时的一段趣事:
  “他呀!在美国住了几十年、一个人旅行惯了,到哪儿去都是满不在乎的潇洒劲儿,这次回去,可是把他给整惨了!
  他去浙江乡下看他的母亲,带了很多东西,下了飞机,他也像在美国的时候一样,把大小七八件行李都往旁边一搁,然后就站在那里等红帽子来。
  可是,等了好久好久,都没人过来,他只好自己到询问台去问,才知道,这个飞机场不单没有红帽子,也没有计程车。
  这下子,他可傻了眼了!行李虽然不是很重,可是大包小包的,两个手实在没办法一起拿。而他在要回去之前,只告诉了自己的家人在哪一天会到,住进哪一家旅馆,可就没说飞机的班次,也没叫他们任何人来接飞机。这下子,举目无亲的,他该怎么办才好呢?
  终于,一个热心的服务员很高兴地跑了过来,说:
  “行了!有解决的办法了。”
  解决的办法就是服务员手上的那一根扁担,也不知道怎样费事才去替他找来的。于是,把七八件行李分成两份,挂在扁担两头,于是,我们这位先生就扛起扁担开始他回家的第一段路———从飞机场走到旅馆。
  “哎哟!你们想一想,我家那个老爷,从生下来到现在,什么时候用过他的肩膀啊!”
  玫如一面说,一面笑。我和秀英都认得玫如的先生,戴着金丝边眼镜,只抽一种牌子的烟丝,化工博士出身的他,文质彬彬如玉树临风,平日讲话都是轻言细语的。想象着这样一棵临风的玉树挑起一根扁担,两边晃着七八个大小不同的美国名牌皮箱的样子,我和秀英简直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别笑!别笑!后面还有!”
  “等他好不容易到了旅馆,刚挨到服务台的前面,就听到有人在提他的名字。站在柜台前向服务生打听他消息的那个人他完全不认识,样子很苍老,手上也拿着一根扁担。他只好把行李放下,走过去自我介绍。想不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人竟然是他的二弟,从老家坐火车到旅馆来接他,手中的空扁担就是为他的行李而准备的。”
  这个时候,有些什么感觉不大对了,我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都安静了下来。
  两个相见不相识的同胞兄弟,面对面地站着。每人手里拿着一根扁担,这样的相遇,这样的重逢,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人觉得可笑的了。
  我竭力忍着,可是泪水还是不听话地涌了出来,在打开皮包找到手帕之后,
  一抬头,正好遇到邻桌客人投过来的惊讶和迷惑的眼光。

中学生经典散文精选

03
  生命的滋味

  生命是一列向着一个叫死亡的终点疾驰的火车,沿途于许多美丽的风景值得我们留恋。
  只有一个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那就是自杀。这是加缪《西西弗斯神话》里的第一句。朋友提起这句话时,正躺在医院的急诊室,140粒安定没有撂倒他,有能够微笑着和大家说话了。
  另一位朋友肺癌晚期,一年前医生就下过病危通知书,是钱,药,家人的爱一点一点地延长着他的生命,于病人,病痛地折磨或许会让他感到生不如死,对于亲人来说,不惜一切代价,只要他活着,只要他在那儿。
  人无权决定自己的生,但可以选择死。为什么药活着?怎样活下去?是终生都要面对的问题。
  有一个春天很忧郁,是一种看破今生地绝望,那种找不到目的和价值的空虚,那种无枝可栖的孤独与苍凉。一个下午我抱了一大堆影碟躲在屋内,心想看吧看吧看死算了。直到我看到它--伊朗影片《樱桃地滋味》,我地心弦被轻轻地拨动了。
  那时我地电脑还没有装音箱,只能靠中文书幕地对白了解剧情。剧情大致是这样的:
  巴迪先生驱车走在一条山间公路上,他神情从容镇静,稳稳地操纵着方向盘。他药寻找一个帮助埋掉他的人,并付给对方20万美金。一个士兵拒绝了,一个牧师也拒绝了,天色不早了,巴迪先生依然从容镇静地驱车走在公路上寻觅,这时他遇到一个胡子花白地老者,老者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我年轻地时候也曾想过药自杀。一天早上,我地妻子和孩子还没有睡醒,我拿了一根绳子来到树林里,在一颗樱桃树下,我想把绳子挂在树枝上,仍了几次也没有成功,于是我就爬上树去。正是樱成熟地季节,树上挂满玛瑙般晶莹饱满地樱桃。我摘了一颗放进嘴里,真甜啊!于是我又摘了一颗。我站在树上吃樱桃。太阳出来了,万丈光明洒在树林里,涂满金光地树叶摘微风中摇摆,满眼细碎地亮点,我从不发现林子这么美丽。这时有几个上学地小学生来到树下,让我摘樱桃给他们吃、我摇动树枝,抗他们欢快地在树下捡樱桃然后高高兴兴地去上学。看着他们地背影远去,我收起绳子回家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想自杀了。生命是一列向着一个叫死亡地终点疾驰地火车,沿途有许多美丽地风景值得我们留恋。
  夜幕降临了,巴迪先生披上外套,熄灭了屋内地烟,走进黑暗中,夜色只看到车灯地一线亮光,然后是无边的、长久的黑暗。。。。。。
  天亮了,远处的城市和远处的村庄开始苏醒,巴迪先生从洞里爬出来,伸了个懒腰,站在高处远眺。
  。。。。。。
  看到这里我决定认认真真洗把脸,把鞋子擦亮,然后去商场给自己买来鲜花。
  后来我曾经问过放弃生命的朋友,问他体验死亡的感觉如何。他说一直在昏迷中,没觉得怎么痛苦。倒是出院的那天,看到阳光如此的明媚,外面的世界如此的新鲜,大街上的姑娘们穿着红格子的呢裙,真是可爱。长这么大第一次发现世界是这样的美好。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是感受世界的那颗心不同了而已。
  患肺癌的朋友已经作了古,记得他生前爱吃那种烤的两面焦黄的厚厚的锅盔饼。每次看到卖饼的推着车走来,就怅然,若他活着该多好!可惜那些吃饼的人,体味不到自己能够吃饼的幸福。
  为什么要活着?就为了樱桃的甜,饼的香。静下心来,认真去体验一颗樱桃的甜,一块饼的香,去享受春花灿烂的刹那,秋月似水的柔情。就这样活下去,把自己生命的过程的每一个细节都设计的再精美一些,再纯净一些。不要为了追求目的而忽略过程,其实过程既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