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叙事散文

01
  《过完夏天再去天堂》

  老人感觉到这个夏天在一天天变凉。
  老人要走了。
  老人不想走。老人舍不得的土屋,更舍不得他多年的老伴.老伴为他养育五儿三女,吃一辈子苦。
  老人和老伴儿孙满堂,可儿孙们却很少去他们住的土屋。
  每年麦收,五个儿子就会给他们送来食用的小麦,女儿们过节也会送来点酒和肉。
  老人和老伴知足。
  老人知道儿女们都有子女,要供他们读书,还要为他们结婚操心,就像当年他们为他们操心一样。
  儿孙们活的幸福,老人就快乐。老人常把快乐说给老伴听,可老伴总唠叨着,怨他们多时不来土屋。
  老人安慰老伴说,孩子们忙。你要是闷得慌,就陪我到北沟边放羊吧,和羊说话,也很快乐的。
  老伴没有理他,却说,娃是嫌咱们老呢!
  老人不再说话了,搂着羊儿问,我们老吗?
  羊叫了两声。老人高兴地对老伴说,瞧,羊说咱们还年轻哩!
  老伴就笑骂,老不正经的。
  老人喜欢老伴骂这句话。
  老人不服老,直到那个夏日走回老屋,摔倒了,才发觉真的老了,想爬,手脚却步听使唤。
  老人站不起来了,躺在床上。
  老人不能动,可心像镜子一样明亮。
  看着老伴弯着近九十度的腰忙着照顾自己,老人真想快一点走。
  老人当过兵,打过鬼子,不相信又天堂。可老伴信奉神,说好人会升天堂。
  老人真希望又天堂,早两年过去,把那边安排好,将来好接老伴再天堂一起生活。
  老人躺在床上,想着天堂的事,可脑子情醒,清醒的老人想喝水,拿桌上的水杯,手碰杯时,人却滚掉下床来。望着不到半米高的床,却不能上去,老人的心好疼。
  老伴回家,看到躺在地上的的老人,伸手拉。
  老人说,你年轻时抱不动我,现在如何拉得起!
  老伴去找儿子,五儿、四儿、三儿外出打工,二儿赶集没回家,大儿再北沟放羊。老伴只好叫来相邻才把老伴人抬到床上。
  晚上,老伴弯着腰,来到大儿子家,让他去把老人家睡的床腿锯短点。
  大儿子说,找老二吧,他家又锯。
  老伴到二儿家,二儿子说,好好的床腿,锯掉干嘛?老大呢?
  俺家的锯条断了。二儿媳妇不高兴地说。
  老伴没有再说,弯腰,拄棍,蹒跚着,走回场上土屋。
  来到床边,老伴拉着老人的手说,你还不如早一点走好呢。
  老人握住老伴的手说,我也想,可这么热的天,儿孙们披麻戴孝,受不了,酒席上的菜也不能放……
  你管那么多干嘛……
  谁叫他们是咱的儿孙呢,我一天没走,心里还在装着他们。
  要不,你过完夏天再去天堂吧。
  老人说,我尽力撑吧。
  老人的儿子还是找来锯把床腿锯短了。
  老人能拿到桌上的水杯,可很少能喝尽杯里的水。
  更多的时候,老人是再数着夏天的日子。看着床前的电风扇,老人想,自己同它一样,过完这个夏天,也该歇工了。可又一想,明年夏天,天热,电风扇还会不停地转,而那时的自己呢?也许真的又天堂,要不这活生生的灵魂到哪里去?
  老人感觉自己离天堂越来越近,已经闻到天堂门外桂花树上飘来的香味了。
  老人对老伴说,通知儿孙们回家吧。
  老伴问,不能再过几天走?
  老人说,夏天就该走的,天凉了,再冷,我怕去天堂的路滑!
  老伴笑了,老不正经的,临走,也不改!
  老伴一直陪着老人,直到老人微笑着离开。
  老人的儿孙们回家,热闹风光地送走了老人。
  五个儿子算账,扣除礼金,一家赔钱500元。
  儿媳们说,天凉真好,菜能多放几天,有的肉还能回锅,要是碰上热天,这五十多桌酒席,可真赔大了。
  老伴把保管一天的礼金包交出来后,分完钱,五个儿子互相望着,算好的帐,却多出2500元钱。
  看着一家人又围着聚一起核对着账款,老伴摇摇头,弯腰,拄棍,蹒跚着,走回场上的土屋。

经典短篇叙事散文

02
  那年那雪

  年三十了,大雪们纷纷扬扬的,洁白晶莹的雪花,舞着冬天的灵光。远处白茫茫的原野与天相接,玉宇琼寰,浑然一体;近处校园,屋顶象盖上了厚厚的棉絮。让人联想到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雪虽然很大,但封不住人们对年的情感。我仍象往年一样,从上午就开始陪着妻子忙年夜饭。已经三年了,有三位初中学生,每年三十都在我家陪我过年,同吃年夜饭,一起看“春晚”、包饺子、一起用爆竹辞旧迎新,不是一家胜似一家,其乐融融。我已习惯了这种气氛,这让我感到年的热烈与充实。
  天暗下来了,但对联还是被雪映得鲜红。“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作为对联,似不工整,但我喜欢毛泽东赋予梅花的那种精神。
  雪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鹅毛般一层接一层覆在雪地上。“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望着眼前的雪景,我想象着他们三个矮小的身影在雪地里跋涉,心里酸甜交杂,有些惴惴不安了。
  晚会已经开始,我在一种莫名的不安与烦躁中拨通了好友李为增家的电话。李为增比我长两岁,为人仗义热情,我们在一起玩得很投机。他家里挺热闹,电话里隐约听到有不少人在喝酒。通话中,我忍不住流露出因雪大,学生未到的缺憾与失落。原本想与他聊天解闷的,但又怕影响他们喝酒,我没多说什么,就把电话放下了。
  外面的雪似乎小了,我和妻子随便吃了点饭,就开始包饺子看电视。节目很精彩,但总提不起我的精神,老觉得这年没味道。快十点了,忽听到有人敲门,接着是跺脚拍雪的声音。“来了!”我边说边惊喜地拉开门。可开门的刹那间,我愣了一下,因为站在我面前的不是我一直等待的学生,而是我的为增哥。心头似乎有一股暖流涌出。我的双眼顿时模糊了……
  我恭恭敬敬地敬了为增哥两杯酒。一杯一两,觉得满腹热辣辣的爽。为增哥问及我那三个学生。我告诉他,这三个学生是我送走的第一届学生。那时我刚毕业,尚未成家,整天跟学生泡在一起。上课、考试、春游、联欢……两年转眼过去了,离校时,学生自发买来了糖块水果与我话别。望着一个个将要离我而去的学生,心里紧一阵、松一阵的不是滋味,几次差点掉下泪来。待我强忍着内心的酸楚送走了他们后,自己一个人独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流泪。教室外的杨树沙沙响,可我再也看不见他们在树下嬉闹的身影;他们也不会再盘腿坐在我面前,听我讲保尔·柯察金的故事……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三个又回来了,一起抱着我哭,并安慰我说:“老师,我们会常来看望您的……”
  年夜,在不间断的鞭炮声中似乎过得很快,不觉天已亮了。雪停天晴,大地银装素裹,厚厚的一片洁白。我站在门口送为增哥,忽记起昨晚,问他:“你昨晚怎么摸来的?”他看着我笑笑说:“看不清路,几次陷到路沟里。”我心里一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激。
  我们说话间,只见从教室的拐角处来了三个人,他们在没膝深的雪里,有些吃力地一步步跋涉过来,很远就喊:“老师新年好!老师新年好!”我望着三个小冤家,心头一热,泪簌簌洒落在洁白的雪里。

经典叙事感人散文

03
  牵挂

  “ 滴滴滴滴……”
  我的手机响了,一听,便知道是她。怕妻误会,我没有接。少顷,手机再次响起。妻说:“电话,没听见吗?”我放下碗筷,掏出手机接听。
  “我正在吃饭,待会儿给你打过去,好吗?”对方听出我的话外音,“好嘛!”挂断了电话。
  吃了饭,我走出来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拨通了刚才的电话:“对不起,刚才不方便……”
  “我知道。我刚从法院出来,立案庭说没有身份证、户口簿和结婚证他们不予立案。”
  “你和法官多说说你的处境……”
  “我说了很多,但是他们说什么也不立案。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的心彻底冷了。唉!”
  “你别急,你到县里去找找妇联……”
  “算了,我再也没有勇气了。况且我身上只有20元钱了;我走在举目无亲的大街上,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谢谢你的帮忙。”
  “喂,喂喂……”对方挂断了电话。
  ……
  一天,我在店里写稿子。突然,一个带着颤音的女声在我的耳边响起:“先生,你的门面挂着代写诉状的牌子;请你帮我写张状子。”
  我定睛一看,是一个衣着单薄、并且破旧的女孩子。蓬乱的头发下面,脸庞倒也清秀;虽也有些身段,但是神情显得木讷。我想,她笑起来一定很美。
  “什么案子?”我问。
  “离婚。”
  “你把详细情况说给我听。”出于习惯,我把信笺铺开。她说,我记录。
  她叫秀,今年二十一岁。然而,她却是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她出生在某县偏僻的农村家庭,有一个哥哥和四个姐姐,母亲在她出世时便去世了。父亲把大姐二姐卖到外省,把三姐嫁在村里,然后拿着卖姐姐的钱,到邻县随继母落户去了。她与哥哥相依为命生活。哥哥供她读到二年级。由于穷,也就辍学了。她十六岁那年,懵里懵懂地就被叔伯与哥哥做主嫁给了邻村比她大十岁的阿昌;双方家属用三姐的户口偷梁换柱让她与阿昌领了结婚证。她不知道爱情,阿昌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动输殴打。她十八岁那年生了一个男孩,取名阿雨。
  一次,她有月事,阿昌偏要行房事。她不依,阿昌便用绳索捆住他的手脚,强行做了那事。从那以后,阿昌患了“月子病”,她也患了严重的“妇科”,每行房事便会流血,疼痛难忍。夫妻房事不畅,感情日渐破裂,打闹更凶。
  阿昌一气之下外出打工。公公婆婆不知就里,就把怨气撒向媳妇,指猪骂狗,断粮锁盐。他无奈,只好在村里给人打短工。娘家哥嫂、亲戚不知就里,只说四妹不守妇道,冷眼相待。----其实她连男人都不敢碰一下。她羞于说出实情,也不想说出实情。只求与阿昌离婚,才有心思医病,然后寻求新的生活。
  我同情她的遭遇,帮她写了诉状,然后给她讲了到法院立案的有关注意事项。但是,她说她的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皆被阿昌强行带走,问能不能立案?我说这就不一定了!----她依然带着一脸的木讷离去。
  此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继而,她那衣衫单薄、并且破旧的可怜少妇形象又一次爬上我的脑际。她到底怎么样了?但愿别出什么事!

经典叙事散文精选

04
  放飞梦想

  沧桑的历史百年的回顾,用那一缕缕阳光谱写出悠悠历史长河,走惯了熟悉的路,闻惯了熟悉的烟草气息,这些都将成为你记忆里的五彩水泡,拥有的瞬间短而美妙的记忆,只有经常观赏它的人,才能观赏到。不知什么时候起,无忧的童年被抛在了身后,岁月的车轮在心地碾出了情怀的轨迹,这情怀是我匆匆的行囊里,装满的闻馨而有执着的爱意思。
  营烟:“是你在风霜雪雨后,为劳碌员工支撑起一片晴朗的天地。在经历了艰难与困苦的挣扎后,融聚出一个暖意融融的家庭,营烟:“你是我们百年的情怀,终于在我们期待的目光中破茧成蝶。就在重新诞生的那一刹那,让我们回想起了曾经蕴涵了多少人努力拼搏与欢歌笑语。蜕去了它稚嫩的躯壳,取而代之的是一轮喷洒金雾的朝阳。
  春天里,绿树成阴,你我依偎在写着历史的大树下乘凉,偶尔会为某件事侃侃而谈,也会争辩不休,阳光洒在青春的脸上,而我的身边还有你们。
  夏季来了,池塘边曲折的道路上一个个泥泞的脚印,谱写出了沧海桑田的往事。也许你会说我们的企业就是一台记载这历史的机器,而我们就是推动这台机器的动力。
  夏季去了秋天到,金色的树叶飞舞落下,承载了每一年的光辉,你走来他走来,大家走到一起来。我们坚定着信心从收获的季节里寻味这丰收的滋味。
  秋末冬至,片片雪花从天际飘落,大地瞬间变成银装素果,洁白的路面上有你与我的脚印,踩着软软的
  五千年的历史、五千年的文化铸造了我们之支具有时代精神的企业团队,在百年的历史长河中,营烟经历了耻辱与光荣、低落与辉煌,在曲折中发展,在困境中奋进。在当今这个市场经济推动下的大潮中我们劈波斩浪, 2003年12月22日 红塔辽宁烟草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这意味着,红塔、沈阳、营口三心变一心的时代到了。这意味这南北合作、北北合作的时代到了。我们新时代的营烟人用辛勤的双手在短短的几年中建设出了一条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生产线,由原来的三十万箱的年产量,提升到现在的五十万箱生产线,特别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营烟以市场经济为导向,加快了设备改造和技术创新的步伐,使产品质量档次大幅度提高,生产经营步步攀升,实施品牌战略效果显着,企业建设软硬兼施,领导班子带头做出榜样,员工队伍活力十足,企业素质稳步提升。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我们会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脱胎换骨破茧成蝶,那让营烟人告诉你,这是我们的家园,我们每一位营烟人都是这家园的主人,不论你是领导还是员工,我们都是家园的一分子,都是兄弟姐妹。我们赋有智慧的头脑、勤劳的双手、坚强的意志,在这安定和谐的社会中我们与时具进,不断探索,勇敢创新,扎实稳健的在以李德贤总经理的带领下不断开创新的奇迹。
  朋友叫上你的兄弟、姐妹,这里是你温馨的家园,她将亲情,友情,溶为一室;它把快乐和开心结为一体。这里能让你打开“李谷一、蒋大为”的歌喉;这里让你尽显“白居易、骆宾王“的才华:这里是希望与现实共存;这里让你我相依相伴。最后让我们共同努力 ,创造一个新的辉煌!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