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经典散文 > 经典抒情散文

伊人渐去 昨日已成歌

季末 岁首 聆听夜的音符


我们的世界开始不完整

迷失了那段的旅程
  在这个让人萧瑟的季节,心中满满的惆怅不知何处去言语。看那随风而起的秋枫,再次让我的思念更加深一层,在原处停留久了,难免会让人心慌意乱。脚步还是那么的沉重,再也难以抬起了。
  在这个深沉的夜晚,我的心随思念静静的飘走了。屋中闪闪的烛光再也映不起我的影子了。看啊!那天上的星星们进入了无限的慵懒中。而我在不知盲目的沿着我们经常去看日落的地方寻找你。看啊!那天上的月亮也进入了甜美的梦中了,而我的梦中都是你临走的是背影,渐渐的、渐渐的模糊了,我再也看不到了。每次都是带着眼泪从梦中醒来。然而我不愿进入我的梦中。在这个宁静的夜晚里,我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然而我有的时候真的累了,我的心真的累了。只是我的灵魂还在坚持着。我多么想坐下你和你说说话啊!多想看着你的笑容。而现在我的旁边、我的对面只是冷冷的气息。那昔日的欢声笑语那去了?我也不知道哪去了。可能你累了把?可能你厌了把。对我现在而言,我的世界真的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别了。是你把我的心掏空了,我心甘情愿。是你留下了这样的我,我却只有哭泣。我不敢放弃、也停止不了对你的想念。
  我走呀,我跑啊!不知道走过了多少风雨。我却不敢忘记我走过的路。深怕有一天你回到了原地。深怕你再次离我而去。
  又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夜,我累了,我坐在湖边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隐约之间却看不见我脸上的泪水了,我已经麻木了。没有更多话要讲了,没有更多的面容来装饰自己了。用冷冰冰的水洗一洗脸。看着脸上的表情,又再次想起了你的笑容。对着湖面我用嘶哑喉咙唱着我们曾一起唱的小夜曲。这时候我隐约之间还能听见自己的声音。慢慢的仰着面,就这样的睡过去了。
  当我眼睛睁开了,你就突然出现在我旁边注视着我呢。你对我说:“我回来了”。这时我眼睛彻底的湿润了,用着嘶哑的喉咙说:“你终于回来了“。你不在说话了,只是对我一直在笑了。我想去牵你的手,可是不管怎么样也摸不到。然而我呆住了,好久好久。最终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再次从我的眼中划出。再次湿润了我的双眼。你渐渐的、渐渐的模糊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消失了。化成一朵美丽的花朵飞走了。
  我累了,这次是真的累了,灵魂已经死了。无力的躺着仰着。嘴角一丝丝的笑容。
  梦醒了,我又在次带着眼泪醒了。然而这次我不想把眼睛睁开。天下雪了。好白啊!我一动不动的就在哪里躺着,不知多久了。白雪掩埋了我,我看不见了她,看不见了世界了。世界看不见了我。可是我感觉她在注视着我。因为她一直在我身旁。
  就这样,慢慢的我在白雪中睡去了。
今生情 下辈子为君倾城
  东厢月,花影吹萧,一丝残照惊袖冷。画楼月,灯花不解春愁。夜更漏,丝竹幽咽,和而歌之,清泪不断。
  ——题记
  画栏前,苍白的宣纸如何刻画出我清浅的神韵?那时柔情不再,只剩凄凉的黯然。画轴逆转,从此画里画外只有一个你,独一无二而的你。
  送君一首《解语花》,莫怪花开迟。
  墨韵留香,字里行间却是蚀骨香气。平铺的信笺没有沉淀的书香,弥漫的是久违的软筋散,再也握不住心爱的笔,无力散落,一泓泪眼清泉……
  抚上惹漫尘埃的古琴,诉一首《广陵散》,君说一曲《广陵散》倾尽了嵇康的心血,只是君只懂嵇康的性情,却不懂嵇康的《广陵散》。我们从未畅谈过广陵散,我只能带着这份遗憾等君千年。
  诗书万卷,词情缱绻,背负着一生情痴,等到红颜苍老,韶华不再。
  只因那一眼,便只为你守候一座围城,等你王者归来。寂寞等候,携一缕相思,无怨无悔。
  空唱雨淋铃,泪洗胭脂面,三千青丝愁肠断,菱花空悲叹!
  你是我今生写不完的诗,此花不与群花比,只想做一个安静的女子,用我的笔和柔情为你写诗到白头。
  黄泉路上布满哀伤,忘川河里溢满凄凉,奈何桥上,只愿这碗孟婆汤可以忘却今生,换取来世。忘川河畔的三生石,记录我们没有写完的故事。
  我不敢看一眼那口满月井,我怕我看到的那个人不是你。默默祈祷,满月井可以指明来世。
  宿命留下的痕迹,足足痴缠三生。
  今生有缘相见,无缘相守。背负着那个承诺苦苦坚守……
  一个身影,一张容颜,下辈子,为君倾城!
海的对面的爱 永远永远
  望着那一颗惆怅的心,独自的寂寥。黑夜的伴随那恐惧的海的对面,隐约浮沉出那最初的笑容,只是不料遇见了那最初的罪恶。
  我啊!与海面对的双眼是如此的迷茫,她看不透我的心,我也看不尽她的另一面。那年我多情的奔跑在那容易留下足迹的海滩上。我却忽视了海水的倾覆。那些烟消云散的日子,就像的把我绑在十字架上。每一秒无数的针眼刺进我的胸膛、穿透我的心。那些鲜血都哪去了?我痛苦的悲哀,我站在水中,让海水尽情的淹没。一阵阵的海浪、一次次的哭泣、海水的味道是如此的卑微。回头看却失去了那最初的笑容。
  你啊!无情的、可笑的看着我那无知的多情。你就如那一个十字架紧紧的把我绑在上面。再也动弹不了、动弹不了了。你那一次次泪水的折磨,渲染起那鲜血的踪迹,然而随着春秋的咆哮,早已无迹了。看着你那片刻的温柔,却不留余温的残忍。记得我对你的向往吗?那颗单纯的心不在单纯了,我坐在海边看着落日下的你,如此的美丽,那波条的爱啊!是如此的吸引人、紧紧锁住我的心。回头看却看不见那最初的罪恶。
  我日日夜夜守着那无助的你,你那美妙的声音胜过美人鱼啊!当霞光映照你那么妖娆的身躯,我在默默的注视,我在默默的赞美。当晚霞落幕了。但是我曾不觉得累。我慢慢的入梦了。哪里都不曾缺少你,也许少了你。我的梦是一片漆黑。没有你,我的梦中不会有海潮慢慢袭来的声音。我听不见你的脚步声。面对着海,我无忧的哀叹。伤了你的美,曾不断我对你追求你的心。嘴角多姿的笑,那爱在梦中。
  就这样我在海边无限的奔跑,我光着脚丫。我越跑越快,深怕你倾覆了我对你的所有、所有。用心在海滩上写尽了我对你的思念。我用四维爱去包裹你中心。那无情的眼神、那美妙的声音让我如此是好。当晨光越过你的头顶。又是一个多情世纪。
  看啊!那多美的回忆啊!虽然那是痛到骨子里的记忆。那多美的夜晚啊!我如此感慨的听着那海螺的召唤。我不再有多少的思念。尽情的听你苏醒的气息。安抚我爱人的梦。
  我认真趴着海边,看着她再次又一次一次的埋没我的心,这时的只敢用泪水湿润我的双眼,我不敢真正的看去,我用这虚伪的方式来掩饰我的一切痛与爱。我眷恋太多。我已习惯太多的岁月。却不曾麻木,我明白着你对我的爱。只是你的考验太无情。我的心已被你破碎了,然而你的泪水倾覆我的心,永远也回不去了。
  累了,这次真的累了。看着一颗惆怅的心,独自的寂寥还是如此的徘徊。我面对着海那边的爱。慢慢的入梦了。
  这儿有海的声音,这儿不需要别的。这儿有永远、永远的爱。
  安抚我爱人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