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经典散文 > 经典抒情散文

光阴的故事

泪洒修志孤独夜

在无数个孤独寂寞的夜晚,独自守着冷漠的电脑在摆弄着枯燥的文字,任岁月摧残、让忧伤蔓延,慢慢地习惯了这种简简单单的生活。

春天狂想曲
  今天的晨,看起来很清新——世界是美好而祥和的。我的心,也是愉悦的。
  踩着满地旧年落下的陈枫枯叶,漫步林间。道旁还间或夹杂着不少带绒毛的板栗果实,零乱在青石铺就的山路上。
  看满山的绿叶在晨风中快乐地舞蹈,露水打湿了所有木板铺砌的楼台与栏杆,雾霭在山脚下盘旋,很浓,很浓。浓得就像是一团团的云,在我的眼前缭绕。恨不得伸出一双纤细的手,去剪一缕云彩,制成自己的霓裳。
  那样,我就是这林中的仙子,翩跹在翠松绿柏之间,听枫叶和欅叶在窃窃私语,嫉妒着脚下野花的绚烂;看一只只鸟儿扑棱着翅膀,从树稍斜掠上蓝天。
  于是,我醉了。风拂过我的脸颊,给我平添一份青春的华彩,游离在山间的花香,织就我心间的一瓣芬芳。
  晨练的老人们,谱写新时代的篇章。
  一曲曲古韵如流水般缓缓淌进我的心间。驻足欣赏太极老人悠缓出一种历经岁月沉淀的光辉,淡雅中蕴含质朴,那是一种别样的中国红。
  独立山颠之上挥舞水袖的女子,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山鬽?在一树梨白的幽香下咿呀着千年的婉转,媚眼纷飞中迷醉了谁人的心肠?
  是谁,在默默地用胡琴拉响一玹二泉映月,悠然的曲调中似已遗忘了远古的忧伤。
  欢快的民谣中蝶舞着几位胖大妈。岁月的年轮早已侵蚀了她们也曾青春过的容颜,却在这被很多人看不起的广场舞中,重新焕发了与年岁无关的妖娆,演绎着她们独竖一帜的妩媚,诠释着世人难以读懂的陈香。
  亭下,两三对老人踏着节拍跳起快节奏的伦巴,每一个回旋,每一下踩踏,都是那样的欢快,那样的自信。一曲曲探戈抚平他们脸上的沧桑,绽放出不属于红尘的疏离之美。
  我徜徉在山林间,感觉自己就是这座山的灵魂。迈着无比轻盈而妙曼的脚步,轻踏着山间的每一寸土地,仿佛生怕唤醒了林妖。或许,我就是这座山上最轻狂的林妖,炫舞着独创的舞姿在山间招摇。
  我像风儿一样,轻柔地飘过每一个角落。在民俗中快乐地摇摆,在太极中婀娜着挥动秀拳;在二胡的悠扬中嫣然;在水袖飞扬的瞬间,替她轻拈兰花指,微绽红唇,哼起无人能懂的歌谣……
  探戈舞者的后面,有我一个人踩着节拍在翩翩起舞,舞蹈的灵魂,就是在忘我中飞翔……
  梧桐树下的晨光,与雾气交织出不属于凡间的灵动,投影在谁的身上,谁就成为超越凡俗的精灵,即使最普通的容颜刹那间也晕染上倾国倾城的芳华……美,不一定非得是世俗的模样……美,可以蕴藏在每一缕白发、每一丝饱经沧桑容颜之下的纹路中……
  路人对我致以最亲切的微笑,宽容的眼神倾注的是对读不懂的人一丝探究。我无畏,亦无惧。世人眼里的我,轻狂也好,沉默也罢,我有我的快乐。
  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允许自己随心所欲。爱就大声说出来;恨就恨得天地失色酣畅淋漓;想哭的时候,无论身边有没有一个可以让我停靠的肩膀,我依然会哭得惊天动地;想笑的时候,谁也阻止不了我一笑醉红颜……
  美,真的不是仅如世人般所见……它蕴藏在每一个角落,蕴藏在每一个人的心间。一片绿叶是美,一片落叶也是美。只是你看见的角度不同,欣赏到的味道不同;朝霞是美,晚霞也是美。只不过她们焕发出的光彩不同。牡丹是美,山谷里的野百合依然也是美。只是美的性质不同。
  只要心中有爱,看见的,听到的全是美。即使是狗尾巴草,它一样也能摇曳出它独有的专属味道……
  春天,在晨林中欢唱。云自缭绕,雾自缥缈,叶子新绿花儿怒放;林间的鸟儿歌喉都是那样的嘹亮,全然没有小区的鸟儿们那般矜持的想象;阳光跳跃,一朵朵金灿灿的花,铺在我大红衣裳的前襟上——你说是妩媚是妖娆,我都认!
华年似水散尽天涯
  时光缓缓流淌,青春随着光阴,华年也就此消散。“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如今只好祭奠吗……”《老男孩》中,如是唱到。我不知道筷子兄弟最初想表达的是什么,只是听到这句,心中总会涌起一种莫名的,千回百转的,无法言明的情愁。似水年华,华年似水,散尽天涯,不知从何追寻。
  这是个让人尴尬的年龄,最不敢的就是回首往事,不像幼时回忆那样快乐明媚,没有人至中年的那份明悟,没有老年人的那份淡然与洒脱,似乎只剩下感伤与失落,一如郭敬明说过“悲伤逆流成河”。那些过去的日子,就如流星,散尽天涯了。这是不是说明现在的我们,颓废了,失去了当初的许多,只剩下空壳,浑浑噩噩。回忆只是给麻木的灵魂一丝触动,然后又归于沉寂。
  秋日的阳光,透过树梢,丝丝金色,一如年华,引人遐想。当叶子枯黄落尽的时候,估摸着就到各奔东西的时刻。时光就在这落叶纷纷中流逝,而我们在成长、在历练。曾几何时,我们年少轻狂,不谙世事,斗志昂扬,壮志凌云。那些激昂的日子,我们将大把的青春埋葬而斗志不减,愈挫愈勇,哪怕跌落深渊。每个人,都有自己不竭的目标,简单而充实,年华就在这跌跌撞撞中闯入了新的天地。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现在的日子,严肃而平凡。闲暇之余,听歌看书,偶然会想起那些散尽天涯的华年和追梦或梦醒的人。不知现在他们的青春是否和我一样,是否还记得那些意气风发,共同奋斗的日子。也不知他们是否怀念那似水华年,那些当初可能毫不在意甚至是讨厌的时光。只知道,我们的年华不再,往昔不再。
  华年似水,仍在流淌。或许,几年后,我又会感怀现在的日子,这不一样的青春年华,不一样的日子。这里的青春是别样的,不同以往的。青春在延续,似水无痕间,曾经的壮志似乎也散落了。于是,开始苦苦的寻找。
  认识的人以为我一直是这个样子的,没有变化。我却知道,许多东西,一如华年,散落了。在新的旅途上,更多的人迷失了,丢掉了,麻木了。是的,不再奋斗,充满壮志与激情,却冷漠麻木了,青春就这样腐烂了。有时也会从麻木中惊醒:“我这是怎么了?我曾经为之奋斗的,为之骄傲的呢?……”然后,追悔,平静,又终究沉寂下去。我很佩服那些少数人,一如往昔,如初阳朝露,生机与灵动,他们仍在前行……他们身上有我们曾经拥有,现在却丢掉的东西。在这散尽天涯的华年中丢掉的,似乎已经找到。
  朋友,似水的华年在继续向前。最初的梦想实现了吗,曾经拥有的,随同这不朽的光阴与苦难所磨灭了吗?请收拾心情,轻装前行,寻找那散落的,年轻而珍贵的梦吧!一切都还未晚。
此去 何时归来
  年末将至,思乡心切。古人说: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漫漫的归乡之路,使只身在外的游子夜不能寐。在外面的日子,冷暖自知。身旁的人,拿着回家的车票反复看,时不时面露欣喜之色。我真是羡慕他们,可我暂时还不能回家……
  为了一个约定,我不能如愿马上回家。早在放假之前,我就为自己报了一个为期4天的寒假英语集训营,做出这个决定的初衷只是为了提高一下英语口语。出乎意料的是,收获大于所想。他们教会我们如何感恩,如何为梦想而奋斗,如何迈出改变自己的第一步。想想,在春运极其紧张的那几天,能静下心来好好思考这些问题,不虚此行。课程结束之后,独自回家的旅行就此拉开序幕。
  平生第一次坐火车的我,很兴奋,以至于一天一夜都忘了进食。看着窗外逐渐映入眼帘的风景,我想起那日思夜想的故乡和我的亲人,两行激动的泪水挂在双颊。白天,黑夜,白天。终于安全到达。下了火车,匆匆忙忙拉着行李箱出了站。看着湛蓝的天空,呼吸着新鲜空气,很满足。感觉身边的一切事物都好亲近。大概,每一个第一次出远门的人回到家都有相似的感受吧!
  又一阵颠簸之后,傍晚时分,汽车抵达了熟悉的小县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感觉不是很满意。去理发店精心梳洗一番后,背着沉重的行李包,踏着轻快的小步,见到了我想念的母亲。我当时真想飞奔过去,和她拥抱,只是母亲已不能承受我的重量。一阵寒暄之后,言归正传,生活又恢复正常——她继续打麻将。这一切,习以为常。当然,这对于我没多大影响。正好我要去见见我的闺蜜,见到她们,突然就有了拥抱的勇气。所有的想念,一个拥抱足以诠释。
  第二天,兴高采烈归家去。父亲正在腌肉,我放下包就准备帮忙,可这种活我可从来没干过,无从入手。父亲和我一向少言寡语,但他的举止之间明显透露着高兴。不久,看到正在捡柴火的奶奶,我很高兴。一直以来,我都很想念她。我的童年记忆里满满都是她。陪她干活,有一种幸福感。许久不见,奶奶的头发从青丝变成了雪白,皱纹更深了,身体看起来很单薄。岁月是一把残忍的镰刀,在奶奶的手心割了一条又一条深而细的沟壑。我不忍直视。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我和父亲一起做了满桌的菜,很多菜都咨询我的意见他才开始动手。一旦我爽快地答应,他便高高兴兴地动起手来。烹饪是老爸的拿手绝活,我常常为自己有个会做好菜的老爸感到自豪。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个幸福的小公主。到开饭之时,父亲的情绪明显有一点低落。其实,不只是他。我也有相同的感受,过年本该吃一顿团圆饭。然而,饭菜一满桌,吃饭的人只有父女二人……空气中弥漫着凄凉的气息。此时,姐夫送一条好烟来给老岳父了,我们也就留下他一起吃饭。由此,打破了这种僵局。
  姐夫和姐的婚事,父亲开始是极力反对的。可惜的是,父亲的坚定的立场对于姐的执拗无济于事。最终,刚出校门的姐直奔大他六岁的青年的怀抱。这事让父亲一度陷入难过之中。忧伤过后,逐渐将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那时,正值高考备考状态的我,压力颇大。以至于姐出嫁那一天,泪如泉涌,总算释放出来啦。高考之后,心底一片光明,忧郁的日子总算熬过去了。
  大年初几的时候,奶奶的儿女们齐聚一堂。老人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大女儿为老人家买了几件新衣裳,二女儿买了很多补品。当然,爷爷也有份。笔挺的中山装穿起来还挺精神。欢声笑语之后,愉快的生活开始了。多年不见的姑姑们,容颜已不再年轻,除了依旧红光满面之外,皱纹却添了不少。毕竟,她们也老了……
  之后的几天,我以为他们会相处得很融洽。只是,事与愿违。在有一次晚饭的桌子上,姑姑和叔叔们谈起了小时候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坐在一旁的爷爷,嘴也闲不住。把什么陈芝麻烂谷子都翻出来讲,二姑很生气。当时差点被气哭。爷爷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想到什么说什么,多是有口无心。因为这件事,二姑第二天就想收拾行李回家,好在行李被叔给藏住了。不过,奶奶却因此生了病。由此,这场争论才得以平息。
  后来,再后来。小叔家乔迁新居,亲朋好友,远亲近邻同来凑热闹。我看到很多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神色。大家看到分别已久的好友,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衷肠。待到做客的朋友们各自散去,留下一家子互相道别。留了几宿,总得各回各家。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话说的确实对,只是伤了多少人的心。终于到了不得不走的时候,拍了一张全家福。我紧握奶奶的手,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虽不舍,但我没有哭。我没想到,舅公会突然哭泣,老泪纵横。很少看见老人家哭的我,顿时鼻子很酸。
  记得离开的前一天,我和姑姑们去看了村里一个病重的老人,那时她手脚已冰凉,不能言语,全身软弱无力。几乎水都无法下噎,很是可怜,到这样一个危急关头,他的子女还没有都到身旁。很是同情她。出乎意料的,第二天,老人家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为此惋惜。只觉生命如此脆弱。也就是在那时,我似乎明白了老人家的泪水含义。
  人到晚年,回想一生。估计最值得怀念的只有亲人。随着年龄的增大,人越来越害怕死亡,到年老之时,就越珍惜每一次的相聚。就像生离死别一般,每一次离别之后的再次相遇是否有期已无法获知。珍惜每一次的相遇吧,每一次告别都要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不然,我怕再也来不及好好说再见。试问:此去,何时归来?
  待我又踏上新的征途,窗外的景色已然不那么美丽。我不知道,此去,何时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