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经典散文 > 经典散文诗歌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静水流年 悟道

大仁的人,必有大爱

一双手一片天
  --写给治沙劳模
  一条条皱纹,遮不住您焕发的神采
  一道道沙丘,挡不住您前进的脚步
  一个个奖状,盖不住您背后的艰辛
  一层层黄土,埋不住您构画的蓝图
  您用勤劳的双手,在荒漠中植起一片片绿荫
  您用坚实的步伐,在荒漠里走出一条条道路
  岁月在您的脸上留下痕迹
  带走了青春
  却带不走您的坚毅
  时光在您的身上留下记忆
  流逝了风尘
  却谱写了永恒
  是的
  您老了
  但您的精神依在
  它会鼓舞着后辈
  沿着您的路
  一直走下去
那朵魂
  上帝不会问,来时的路,记得否?
  世界的尽头,我并不明白。
  一如你不明白我,
  直到你如同贪睡的小孩,
  我行走在深深的夜里,
  越过薄薄的云朵,
  遇见你奔跑在童年的稻田里,
  遇见你喷着淡淡的烟圈,
  遇见你挽着他的手步入爱的殿堂,
  也遇见影子与你步履蹒跚的模样,
  刺鼻的药水,白色的裹纱。
  看不到你说谎,也看不到你双眼流动着的忧伤,
  时光没能为我停留,哪怕短暂的一秒。
  倾斜式抽离,只是没能告诉你,
  我喜欢最初的你,假如我也有颗心?
  装满和你最初的那些小幸福,
  但夜夜高歌却只钟声回荡,
  直到夏阳高照,
  直到你身体慢慢腐掉,
  我依然没有走远,
  你不必因此而感觉到慰藉,
  我不是为等你墓土上的春暖花开,
  我只等我下一个轮回到来。
若有来生 我愿做一条小溪
  若有来生,我愿做一条小溪。
  我愿做一条永远奔腾着的小溪,永远引吭高歌在路上。即使走错了方向,转个弯,便奔向另一个地方。我或欢快地跃过岩石,或安静地仰望湛蓝的天空,“哗哗哗”,或“叮叮咚咚”,却永远不停息,即使我的人生走向了终结——我奔入了大海。可我的灵魂仍在那辽阔的大海中遨游。
  我依然会在路上。
  我愿做一条永远奔腾着的小溪。或许我像一条雪白的绸缎,嵌在幽深寂静的山涧里。黎明,两旁有刚苏醒过来的还带着晶莹露珠的小花,头顶盘旋着鸟儿清晨清脆的歌喉;夜晚,我能看到极致纯黑的夜或者繁星满天,温柔的风拂过我安详的了脸。啊,多么美好的一切呀!但我不会为他们而停留。景色再美,狭小的山涧终究不是我的归宿,我的归宿,是那广袤无边的大海。那里,才是我魂牵梦绕不断为之努力前进的方向。
  我依然会在路上。
  我愿做一条永远奔腾着的小溪。或许暴风雨来临时,我会变得浑浊不堪。我不安的扭动着身躯,搅起的泥沙却更加遮挡住了我前进的视线。我迷茫了。我彷徨了。但我知道,这种迷茫只是暂时的,我会勇敢的同暴风雨搏斗。或许我会遇到巨大的岩石,撞的遍体鳞伤;或许我会被狂风卷起,重重地甩向悬崖。但是风雨过后,我依然平静、清澈,依然欢快而非一潭死水。
  我依然会在路上。
  我愿做一条永远奔腾着的小溪。即使寒冷的冬天冻僵了我的身躯。我结冰了。落叶不再落到我身上同我一起激昂前进了。我停滞了吗?不。不!你听——哗哗——哗哗哗——,在那厚厚的冰层下面,我的血液仍旧沸腾着!即使我的身体被困住,可我的心,依旧在流动着。即使我看不见了阳光,看不到了白云,但那颗心,仍旧在远游。
  是的,我依然会在路上。
  我会一直在路上,欣赏那美丽的风景,或遭受那痛苦的磨砺。我会因失去了方向而迷茫,我会被现实的困境所束缚。我经历着四季的变换,感受着不同的心情,但亘古不变的是,我永远在路上。即使身体被困住,心也会代替我去远游。
  若有来生,我愿做一条永远奔腾不息的小溪。但愿那激起的雪白的浪花,是我的历程的一片雪白的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