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名家经典散文

名家经典美文

名家美文欣赏,美不胜收的美文

有的人,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愿意把伞借给你,而下雨的时候,他却打着伞悄悄地先走了。

一纸流年,一纸沙
  都说岁月无情,留了遗憾,留了伤悲,殊不知,它留下的只是很小一部分。人生除了回忆之外,还有很多美丽的借口,一如那些错开的相遇,总是承载不住时光的痛,却又单单的留下了记忆的红。
  --题记
  漫步于小城八月的街道,宁静里透出阵阵慵懒的气息,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在沉睡,不管感觉是真是假,只是它们都不愿意醒来。
  轻轻走过路的两旁,思绪停顿在心的沿岸,我用深情呼唤着记忆,努力的感受着四周的风景,只是,脑海里一直期待的画面却始终没有出现,似乎这个地点留下的时间和痕迹,早已远去的找不到一丁点线索。
  记忆的微笑,逗留在昨日的屋檐下,总是不愿散去,是否,被遗忘了的方向,再也找不回曾经的所有。于是,我便习惯了这样的感慨,总是执拗于时光的逝去,怎么也走不出心中的那份失落。
  奔走的年华匆匆,故事的来去不断,酝漾在脑海里的回忆,就像那绽放在春日里的花儿,是那么恣意的在摇摆。( 散文阅读:www.sanwen.net )
  人生路上,风景迭换,有很多人,很多事,注定会与你擦肩而过,一如花儿的盛开,终究逃不过凋谢的归宿。我知道,即使所有的繁华都融入了梦中,醒来后也不过是一场盛世的虚幻。
  当经历的时光被斩断了回路,记忆再也无法连接到起点,此时的心境又该如何去言说,是否忘却才能让自己学会挣脱。若说可以,为何心底留有的那份感动却怎么也欺骗不了自己。想起那份似曾相识的熟悉,回首在灯火阑珊处的诧异,原来,还有那么多浅浅的遗憾和深深的思念存在。
  也许,这便是人生最本质的意义,只要记忆里还有一刹那的感动留下,精神的世界就会有无数的快乐的出现,哪怕是一次短暂的擦肩而过,哪怕所有的笑容都挂着泪痕,于是,我们都学会了很多,有感动,也有感激,感动所谓的命运带来的相遇,也感激所有的离别带来的回忆。
  其实,凡是经历过的人心里也都明白,因为你无法留下的人事太多,所以能要的也只有那么一点,无非是留一些酸甜苦辣的记忆,充盈在自己孤单的年华里。
  我们都知道,在这漫漫尘世间,真正能读懂你的人不多,能在茫茫人海间找到和自己有着相同气息的人更是不易,那需要太大的缘分。于是,我把这种渴望折叠成一朵美丽的花儿,轻轻地移植到心里,任由时光静静的翻阅。
  当记忆历尽沧海,沉淀所有的波澜壮阔,我把流年轻叩,让岁月把心灵漂白,留下最平静而又怡然的笑容。
  一纸流年,一纸华章,纵使千般无奈,万般感伤,时光也不会重来,只要珍藏了相遇的美好,那便是人生最纯净的幸福。
莱茵河
  莱茵河(TheRhine)发源于瑞士阿尔卑斯山中,穿过德国东部,流入北海,长约二千五百里。分上中下三部分。从马恩斯(Mayence,Mains)到哥龙(Cologne)算是“中莱茵”;游莱茵河的都走这一段儿。天然风景并不异乎寻常地好;古迹可异乎寻常地多。尤其是马恩斯与考勃伦兹(Koblenz)之间,两岸山上布满了旧时的堡垒,高高下下的,错错落落的,斑斑驳驳的:有些已经残破,有些还完好无恙。
  这中间住过英雄,住过盗贼,或据险自豪,或纵横驰骤,也曾热闹过一番。现在却无精打采,任凭日晒风吹,一声儿不响。坐在轮船上两边看,那些古色古香各种各样的堡垒历历的从眼前过去;仿佛自己已经跳出了这个时代而在那些堡垒里过着无拘无束的日子。游这一段儿,火车却不如轮船:朝日不如残阳,晴天不如阴天,阴天不如月夜——月夜,再加上几点儿萤火,一闪一闪的在寻觅荒草里的幽灵似的。
  最好还得爬上山去,在堡垒内外徘徊徘徊。这一带不但史迹多,传说也多。最凄艳的自然是脍炙人口的声闻岩头的仙女子。声闻岩在河东岸,高四百三十英尺,一大片暗淡的悬岩,嶙嶙峋峋的;河到岩南,向东拐个小湾,这里有顶大的回声,岩因此得名。相传往日岩头有个仙女美极,终日歌唱不绝。
  一个船夫傍晚行船,走过岩下。听见她的歌声,仰头一看,不觉忘其所以,连船带人都撞碎在岩上。后来又死了一位伯爵的儿子。这可闯下大祸来了。伯爵派兵遣将,给儿子报仇。他们打算捉住她,锁起来,从岩顶直摔下河里去。但是她不愿死在他们手里,她呼唤莱茵母亲来接她;河里果然白浪翻腾,她便跳到浪里。从此声闻岩下听不见歌声,看不见倩影,只剩晚霞在岩头明灭①。
  德国大诗人海涅有诗咏此事;此事传播之广,这篇诗也有关系的。友人淦克超先生曾译第一章云:传闻旧低徊,我心何悒悒。两峰隐夕阳,莱茵流不息。峰际一美人,粲然金发明,清歌时一曲,余音响入云。凝听复凝望,舟子忘所向,怪石耿中流,人与舟俱丧。
  ①据朱绍华先生《莱茵纪游》,看《行云流水》。这座岩现在是已穿了隧道通火车了。哥龙在莱茵河西岸,是莱茵区最大的城,在全德国数第三。从甲板上看教堂的钟楼与尖塔这儿那儿都是的。虽然多么繁华一座商业城,却不大有俗尘扑到脸上。英国诗人柯勒列治说:人知莱茵河,洗净哥龙市;水仙你告我,今有何神力,洗净莱茵水?那些楼与塔镇压着尘土,不让飞扬起来,与莱茵河的洗刷是异曲同工的。哥龙的大教堂是哥龙的荣耀;单凭这个,哥龙便不死了。这是戈昔式,是世界上最宏大的戈昔式教堂之一。建筑在一二四八年,到一八八零年才全部落成。欧洲教堂往往如此,大约总是钱不够之故。教堂门墙伟丽,尖拱和直棱,特意繁密,又雕了些小花,小动物,和《圣经》人物,零星点缀着;近前细看,其精工真令人惊叹。门墙上两尖塔,高五百十五英尺,直入云霄。戈昔式要的是高而灵巧,让灵魂容易上通于天。这也是月光里看好。淡蓝的天干干净净的,只有两条尖尖的影子映在上面;像是人天仅有的通路,又像是人类祈祷的一双胳膊。森严肃穆,不说一字,抵得千言万语。教堂里非常宽大,顶高一百六十英尺。大石柱一行行的,高的一百四十八英尺,低的也六十英尺,都可合抱;在里面走,就像在大森林里,和世界隔绝。尖塔可以上去,玲珑剔透,有凌云之势。塔下通回廊。廊中向下看教堂里,觉得别人小得可怜,自己高得可怪,真是颠倒梦想。
匆匆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罢?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
  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1922年3月28日
  诗人把空灵的时间,抽象的观念,通过现象来表示,而随着诗人情绪的线索,去选择、捕捉那鲜明的形象。诗人的情绪随着时间从无形到有形,从隐现到明晰的一组不断变化的画面而呈现出起伏的浪花。典型的短小精悍,个人觉得确实写得很好,这么短的文章把这个话题剖析得很深刻,和大家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