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古代经典散文

情未了 欲为之

人世烟雾弥漫 何处避难所

多点感悟,多点感动,多点感动,多点成功

空牵念
  月快圆
  人也远
  月太高
  多寂寥
  旧人魂
  新人添
  感红楼
  云飘摇
  迷往事
  都凋零都凋零过去的人都过去
  无情的似挑花终染红
  贪恋的一生奔波
  看破的不了尘世
  归去的生人断惆怅
  都是空都是空尘世多纷扰
  抛开的抛不开的
  是非轻
  多情的多是苦难的
  难琢磨
  而如今
  变腐旧的屋檐
  那白发苍苍的
  家业凋零
  人事面目早全非
  落得两鬓霜
  心若死的盾了空门
  命早已断送的痴人
  魂都散尽
  只留一场空怨点醉人间
  月已圆
  人事已飞远
  心若高魂渺渺
  尘世多纷扰
  空牵念……
  风花雪月生离死别
  就在今夜化作浮云往生
清水养石
  清水养石,水清而石养,所谓水清者,视石而无碍也。文丝毕现,无土无尘,是谓之石养。
  尝得石于路,浣而养之,日以观之,时日弥长而石愈润。或怪而问之,吾答之以“生石”。有数童笃然而信,时往探之,皆欲睹生石之奇。久之,吾以为不能圆其说也,竟笑而告之。皆恨而归。每念及此,吾笑不自胜矣。石为石,童怪之而吾乐之,何也?曰:观石者不知养石者之乐也。
  或曰:玉近人而润。玉,石之为本也。积石之精华,经天之雨露,历地之温藏,乃为玉。玉或有隙,随人久之,隙即弥矣,是谓之“玉近人而润”。缘其由也,众说纷纭,不一而足,吾独圆以精华之说。玉乃众石之精华,人乃万物之灵长,精华灵长之遇,犹天地之和,道德之化,人藉玉以精,玉凭人以灵,故能至于至善矣。
  今有石者,虽不及玉之贵,然玉亦不及石之素。世人所见之玉,无不出于雕者,或成珠,或成佩,虽伴人而贵,亦俗矣。石之素,不喜于众人,然石受孕于自然而不琢于人,乱世得以持其坚,治世得以守其性,虚然而自得其乐,是吾以玉不及石也。
  今吾得石,净而养之以清水,悠然而视之,静然以通之,乃知石亦知人之乐也。石以静为本,人以动为常,然石动乃知清波之乐,人静乃悟天地之虚。今清水养石,是使石动于水,而人静以石,不亦两得乎?
  如此,人隔水以观石,石隔水以亲人,冥冥两忘,是谓养石之乐也。
忧云殇序
  曲江故郡,芙蓉新城。梅岭雄关,珠玑古巷。品三江而赏六岸,察粤北而望岭南。木棉花树,青春开烂漫之息;芙蓉木林,花样舞年华之意。
  时维六月,序属九夏。雨水落而清江浊,旭日沉而晨山暮。色如渥丹,灿若明霞。梦里荣华,壶中日月。词人登义山之风,赋客观樊川之势。江水绵长,环绕好似青罗带;海蟾轮满,澄明犹如白玉盘。一蓑烟雨,溪边少伯;两鬓风霜,途中逋翁。栖迟避世人,草衣木食;窈窕倾城女,云鬓花颜。宽霓衣,解罗裳。楼台高锁,帘幕低垂。一种闲愁,才下眉头;两处相思,却上心头。鸿雁传情,彩云笺写归来赋;丹山入梦,垂柳枝凝别后思。
  云,五尺青年,一届学生。常忆秋朝,庭叶因霜摧嫩色;难忘春夜,砌花随月转清阴。仰李煜之愁宗,慕晏殊之别恨。思易安之闺语,恋三变之情长。出浈江之南郊六公里,入松山之西河五中学。骑自行于道路,访风景于校园。春兰葳蕤,玉露漙漙;秋桂棼纚,金风淅淅。
  严师必谈学为主,懒生轻说习为副。一支粉笔,点点心血;三尺讲台,滴滴汗水。疏论四书五经,样样通晓;微讲三言两语,句句精妙。雄心比天高,解世事代数;平志同海大,问人生几何。吾通历史,秦汉隋唐元明清;红遍世界,中美英法德日俄。萧声曼妙,季风吻过富士山;燕舞婀娜,梅雨爱上洞庭湖。名言警句,佳联妙对。海峡两岸,神舟三地。汉满蒙回藏,同为龙子龙孙;东西南北中,共拜列祖列宗。展炎黄之筋骨,振华夏之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