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落梅经典散文

01
  月明中秋

  清风推开浮云的遮掩,月光洒向壮美的河山。那一轮明月,经朝历代,圆了又缺,缺了又圆。青山万里,是游子追寻的脚步;长河百代,是慈母织补的衣衫。流淌的月华,泼洒着浅淡的水墨,展开一轴无边的温婉画卷。人间万户,在桂花香影的轩窗外,共此一天皓月星光。
  又逢中秋,又是圆月高挂的良夜佳辰。那些沉积在远古的传统文化,开始被清秋的蛩声唤醒。中秋,最早出现在《周礼》一书。而中秋节,起先制定于唐朝,又盛行在宋代。古代帝王有春天祭日、秋天祭月的礼制。这种拜月祭天、祈求团圆的习俗,从风云的唐宋至烟雨的明清,一直流转到繁华的今日。
  一轮清清朗朗的明月,让多少久别重逢的喜悦挂上桂影婆娑的枝头,又让多少合家团圆的亲人在月光下偎依取暖。它淌过千年的时光,见证了无数离合悲欢的故事,依然以纯粹清绝的风姿遥挂在深邃的苍穹,接受着世人千古不变的虔诚膜拜,将明净无尘的灵韵付与人间大地。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依稀记得乡间村落,家家户户围坐在庭院里,焚香拜月,对着篱畔的菊花,吃上团团圆圆的月饼。到如今的城市人家,亲友良朋相聚在楼台窗下,饮酒望月,细数着宁静温馨的流年。丝丝缕缕的记忆,如同菊花的幽香,在月光下轻浅地浮动。
  苍莽的群山一次又一次涌动着潇潇秋意,那来自高古的天空将目光与灵魂漂洗得莹洁透亮。今夜,谁停下幽雅的琴弦,在花间月下,独酌一壶佳酿,相期在缥缈的云汉。谁在风清露白的中宵,空闻凄清的雁声,遥忆故乡的明月。谁在那玉宇琼楼,乘风而舞,唱一阕“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千古词章。那海上升起的明月,照见如梦的佳期。那无声栖落的秋思,又悄入谁人的家中。
  月光下晶莹的霜露,打湿了远方匆匆的步履。那涉水而来的是仗剑江湖的李白吗?他飘逸浪漫的诗心在长风万里的云海遨游。那飘蓬辗转的是寄身他乡的杜甫吗?他忧国忧民的情愫在天地之间纵横驰骋。那乘风而去的可是把酒问青天的苏轼?他轻盈灵动的思绪在天上宫阙恣意挥洒。还有吟咏“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张九龄,还有许多的文人墨客,他们带着天南地北的风物人情,用浓淡各异的水墨将月亮点染得千姿百态,留给后人旷达温婉的诗篇。
  一曲《彩云追月》从迢递的古道飘然而来,弦声撩拨起一池的秋水,余音袅袅的意蕴在极远极近处隽永起伏。夜已经很深了,那轮月亮在很深的夜里更加的圆润亮丽、剔透晶莹。她轻盈地流泻在瓦屋、窗台、回廊和石径上,弥漫着历史的深邃无垠,也携带着大自然的慈爱与平和。她沉落在澄净的秋水中,就是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是这样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秋风打湿了悠远的时空,那轮被水墨浸染的圆月,沉淀着的千秋不改的如画江山,朝代更迭的煌煌政史,还有万古长存的天地人和。
  一只青鸟,打远处的南山飞过,穿过秋天的帘幕,落在故园的楼头。青砖黛瓦的院墙衍生了斑驳的苔藓,带着时光的痕迹,带着岁月的性灵。那株古拙的桂花,像一位安宁的老者,深情地守望着一段又一段悠远的历史。摇曳的灯光下,慈母那双渐渐苍老的手,颤抖着思念的抚摸,将远方的游子呼唤。还有饮露的寒蝉,唱彻了夜晚的梧桐,将经秋的心事风干。
  秋水般明净的风,自悠长的小巷吹来,轻轻拂过沿街高挂的红灯笼,像一片片流动的红云。清凉的院落围坐着欢聚的家人,洁净的桌几上摆放着新鲜的水果与精致的月饼。他们品茶赏月,感受着团圆的幸福,一种简单平实的幸福。轻盈的桂花飘落在石阶上,弥漫着幽淡的芬芳。不知是谁,临着高楼,唱起了满月的歌,一轮清澈,一轮明朗,徐徐地向幽蓝的天幕舒展。
  那一轮明净如水的白月光,从远古到今朝,从乡村到城市。它沐浴过古人,又照耀着来者;它守侯清风,又静待白云。它流淌过江南的水乡,跋涉过塞北的烟尘,抵达了清秋的人间,将祥和与宁静,团圆与温馨留给天涯的旅人,留给纷纭的众生。

白落梅经典散文欣赏

02
  光阴的故事

  穿过烟雨
  乌衣巷的那扇木门
  还是从前的模样
  湿润的青石板路
  分明有着过客行走的印记
  却在流淌的光阴里
  将经年的故事
  从有过到无
  木楼上
  有人倚着栏杆
  看一只南飞的燕子
  纵是远赴征程万里
  也会回到古旧的屋檐
  栖息在简朴的巢穴
  跟老去的主人
  讲述当年衔泥筑梦的往事
  谁家的墙院
  爬满了清凉的绿藤
  带着对凡尘的不舍
  缓慢地经历人世的荣枯
  青砖黛瓦的缝隙里
  长满了苔藓的记忆
  在多雨的南方
  静守一段苍绿的岁月
  这样的别无所求
  流水的门前
  渐瘦的影子从雨巷中走出
  匆匆赶往红尘的渡口
  青石的河岸
  一叶小舟划过了昨天
  摇桨的艄公
  回忆一段同船共渡的缘份
  一位来自他乡的远客问
  梦里思量遍
  不解有缘无
  桥的对岸
  是另一段旧梦无边
  沧桑的戏台
  褪去了戏子的妆颜
  曾经粉墨登场的青衣
  唱过了大江南北
  又唱断了悲欢人生
  如今住在寻常的人家小院
  过着平淡的流年
  老树下
  一座荒废的古庙
  是谁的菩提道场
  落满尘埃的钟鼓
  敲不醒莲台的寂寞
  尝风饮雨的旧院里
  还有一个不知年岁的老僧
  和一口装满落叶的枯井
  静看尘世的云烟过眼

白落梅经典散文精选

03
  寂寞重来

  我抛掷了往事缤纷的戏台,将自己从梨园的梦境里隔开。自此后,慵懒是我的姿态,优雅是我的情怀。想当初,说什么孽缘情债,唱什么相思成灾。戏里戏外,谁又将谁主宰。到如今,洗去了胭脂粉黛,卸下了浓妆艳彩。客往客来,谁又将谁倦怠。我让回忆成空白,我视浮生若尘埃。纵然落叶在梦中徘徊,明月在窗前等待,我也不会为谁容颜更改。谁说戏子注定悲哀,看我将清凉的过往深埋。独倚在禅寂的长榻上,等一场梨花的寂寞,重来。
  我是一个孤独的伶人,坐在秋天薄暮的黄昏,回忆过往似水的烟云。我以为掩上韶光的重门,就可以寻到自己的真身。我是一个寂寞的伶人,流年是我的青春,黑白是我的灵魂。在这乱世的红尘,我总是用自己的泪痕,装扮着别人的酸辛。我是一个凉薄的伶人,命运在我的手心,雕琢了冷暖的烙印。我用一世起落的浮沉,换取短暂安稳的如今。从此只做一个荒寒的伶人,独自坐在消瘦的烟火里,漠漠地看一段老去的光阴。
  是什么,让你舍弃了春花秋月的庭院,走进这游龙戏凤的梨园。从今后,身似飘零的大雁,寄居在万户的屋檐。心如清冷的婵娟,装点在别人的窗前。唱罢了多少锦瑟付流年,又唱良辰美景奈何天。只见你眉间欢颜,心中哽咽。说什么海誓山盟到永远,说什么沧海桑田永不变。不过是水上情缘,梦里云烟。如果有一天,褪去这戏子的妖艳。消瘦的菱花镜里,是否还能照见昨日的红颜?
  夜未央,人惆怅,你越过红杏横斜的院墙。这景象,恍若当年的一段西厢。那寂寞如水的闺房,一盏孤灯为谁照亮?那温润如玉的绣床,月光在上面静静流淌。掩上碧纱窗,让你我深情对望。你为我抚平眉间的忧伤,我给你擦拭鬓角的风霜。你为我褪去戏子的容妆,我给你流露真实的模样。我说你是我梦里的檀郎,你说我是你前世的秋香。都说好梦似黄梁,纵然这一夜倾城的释放,会成为他年追忆的迷惘。谁又会后悔,曾经有过这样一段媚似海棠的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