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宝贝经典散文

01
  香水

  如果是独自一人,最想陪在身边的是香水。
  常常做的事情,是在手腕上轻轻地抹上一点,然后在休息的间歇,悄悄地闻它。
  这是很纯粹的私人的感受。香味对人是一种安慰。
  当自己觉得爱上某个人,或者想离开某个人的时候,会想闻到香水。
  喜欢那种带着点诡异的清香。
  不应该太单纯。伤感,野性,颓废,优雅,混杂在一起。
  无法分辨,却可以用心去感受。
  喜欢的人也是这样。
  比如一个穿着很简朴的棉布衬衣的男人,平静的站在街边的阳光下,但是你感觉得到他内心的暗涌。可以是激烈的。也可以是柔情的。
  无从捉摸的感觉,充满诱惑。
  看玻璃樽的时候,我喜欢舒淇。她符合我的审美观,天真而邪气,有着不羁的美丽。
  好象原野上盛开的蓝紫色野花,在风中烂漫而明亮。
  香水是有个性的气味。
  一瓶香水里包括的成分,可以有鸢尾,百合,茉莉,玫瑰,铃兰或者橡苔。
  当然还有更多的,例如佛手柑,风信子,月桂,含羞草,甚至琥珀。
  一整个春天,都可以在那瓶有色或透明的液体里,给灵魂带来安宁或激情。
  用过很长时间的是PETITGUERLAIN。娇兰公司专门为婴儿设计的香水。
  香味是简单而清淡的。柑橘和柠檬的前味,然后是玫瑰和茉莉。

安妮宝贝经典散文欣赏

02
  永远有多远

  曾经我很喜欢去郊外的那段铁路散步。在那边能看到田野上大片的雏菊,它们在细长的梗上开出硕大而清香的花朵,颜色是诡异的蓝紫,我总觉得潮湿的泥土下应该有许多昆虫的尸体,才能生长出这样颓败而茂盛的植物。
  风把细碎的花瓣吹散到我的头发上,脸上,有时候我把花瓣拣起来,轻轻咀嚼着它。
  一个人掂起着脚在窄窄的铁轨上走,走到很远的地方又往回走。阳光很好,温暖的,芬芳的,把铁路上的小石头烤得发热。
  走累的时候,我就把鞋子脱下来,光着脚放在热热的小石头上,然后让肌肤感受阳光抚摸的懒洋洋的快乐。
  我想我应该是快乐的。心里有一片寂静的地方,什么也没有留下。还没有开始写作,只是常常一个人,来到这个荒僻的地方散步。
  常常有人问,你的朋友多吗。我说,不多。这样的回答,并不让我羞愧。能够沉默或者保持不说话的状态,对我来说是一种自由。这样的自由,只有当你独自看着蓝天白云的时候,才能有感觉。
  无数次,我看着那条延伸到远方的铁轨,想着它能带我到多远。永远到底有多远呢。那时是春天。我穿着白棉衬衣和牛仔裤,洗得很旧。我是一个时常感觉寂寞的人。我有预感会离开这里。然后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
  一年以后,我写了一个名叫安生的女孩,她被铁轨带向了远方。她又回来了。她死了。她一直没有得到那个答案。
  我也没有。
  我一直很喜欢一张图片。清凉的山谷回旋着寂静的声音,湖水很蓝。
  任何人都会感觉他的生命,似乎在寻找某个地方或某个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于是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心里怅惘。
  16岁的时候我独自去黄山。一个人在山顶上看日出。背着大包在人群里挤上深夜晚点的火车。然后一直没有停止。当陌生的容颜和陌生的城市包围住我,我知道,我是在寻找心里真正想要的东西。我是个绝望的人,但不轻易失望。
  在人群里我喜欢阴暗的角落,不说话,观察别人的表情。这是不厌倦的游戏。有时候我独自在淮海路上走一个下午。我看着人群像鱼,彼此清醒而盲目游动。我喜欢以前在一家小酒吧的黑板上看到的话,它说世上无绝对,只有真情流转。
  所以我不喜欢狡猾的女人或者男人,我很容易就识别到他们。我喜欢脆弱的容易被伤害的心灵,因为有温度。在我的文字里,所有的人都有一张寂寞的脸。寂寞和身边包围的喧嚣无关。即使是在爱情或人群里面。一句对白或者一个姿势,带来稍纵即逝的安慰。有什么能比安慰更温暖呢。爱情,我不相信有爱情。我是一个暧昧的人。我会轻易地接受爱情,但不相信它。也许有点残酷。
  很多人和往事会在时间里只留下痕迹,或者气味。这样真好。能一直独自走在路上,看看沿途风景,不为谁停留下来。可是听着王菲的红豆,我的心里那么柔软。那个少年时,在下雪的田野里说爱我的男人,他依然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一直在写作。写作是和喧嚣无关的事情,它属于黑暗的只有一个人的房间,属于发不出声音的怀念和无法结束的孤独。那天我看到一个人在论坛上对我说,安妮,忘掉你写过的所有文字,过正常明亮的生活,很多写字的人都陷入不好的结局,可是我只要你快乐地生活。我的眼泪突然掉下来。
  未来会如何,我不知道。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人是应该没有惭愧的,即使可以有痛苦。《七年》里面,那个男人突然领悟到他和蓝一直站在宿命永恒的手心里,他们是不被允许有怨言的人。在这篇文字里我倾尽了往事的阴影,那是我16岁就开始明白的道理。
  2000年的1月,我出版了第一本书《告别薇安》,里面有23篇小说,流动着我阴郁和狂野的血液。那一段时间,对我来说,是一种随时可以终止生命般的沉沦。象一个人被按着头扎在冰凉的水里,他无法呼吸,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失去光线和声音,也就在那个瞬间,他的脑子和心里,出现最美好最沉静的幻觉。那种幻觉就好象是死亡。
  我想,我是用一本书做了这段死亡时光的终结。这是生命中值得纪念的事情,但不认为自己就此变得不一样。用灵魂来写作,你才能切入别人的灵魂。这是最大的安慰。彼此安慰的灵魂。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重要。
  然后,我在上海停留下来。这个石头森林的城市。我对它的情结,出现在午夜的酒吧,
  出现在地铁的陌生人群,出现在陈旧洋楼的裂缝中,那些寒冷的阳光和阴影。出现在我自己海水般潜伏或激荡的灵魂中。
  从小我就是一个血液叛逆的孩子,有古怪的性格,做些离奇的事情。有时候这样的孩子会感觉孤独,因为她在生活中难以得到世俗的认同感,她的想法注定与别人不同。
  没有上网之前的一段日子,我一直在寻找某种途径,寻找我所想要归属的方式和人群,上网之后,我不能说我的愿望全部实现,但它的确帮助我靠近了灵魂的本质,让我发现世界广阔之外的大同。有很多人,很多事物。而不仅仅是身边的生活。我是个低调的人。坚持自己原则,也很固执。网络给了我最大安全感和动荡感。并不矛盾。
  曾漂泊很久,现在在一个喜欢的城市里工作,制作网络频道,写书,感受生命被艰难经历洗礼之后的沉静及平和。喜欢这种沉着,虽然知道灵魂的漂泊永远都不会停止。永远有多远。我们都不知道。所以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要有勇气去做。
  现在有很多女性仍然有机器恐惧症,所以只有一部分女性涉足网络,我觉得很可惜。每一个上网的女孩子,她的世界会更开阔,视野能拓展得更远,这会使她的生活方式和生命品质发生改变。有时候网络就像一双翅膀,你拥有了它,就能接近梦想的天空,如果没有翅膀,就只能在平地上徘徊。
  虽然很难说,飞和不飞,哪一种才是幸福。
  2000年的10月,让我们感觉暂时的幸福,平静的思考。阳光温暖,风中有花香,曾经的爱情,偶尔还有淡淡怅惘的回忆。可是我们继续着,一切都还是这样好。
  感谢所有曾经相遇和离别的人。

安妮宝贝经典散文精选

03
  一个春天的晚上

  那天夜里的风是温暖的。
  独自出去散步,走了很久,一直走到郊外的田野。
  月光象一些遗失掉的语言。洒在心的深处。
  深夜上网,看见朋友的留言,约了聊天的时间。读了一些别人的心情。把自己的文字象纸片一样丢出去。象丢在风里。
  那个遥远北方的女孩,对我说,有些人的伤痛是隐在心里看不见的。
  我说是啊,就让它安静地溃烂,结疤。如果你不停地去碰它,它会一直痛。
  很多时候,疼痛是无处倾诉的。所以,我们只能拒绝倾诉。
  告别的时候,我们说开心啊,大家都开心一点。
  然后又遇见一个朋友。一直聊,聊到凌晨。他说,你想想,全中国现在有几个人,会这样地陪着你聊天。
  可是网上现在挤满不睡觉的人。都被往事和寂寞淹没着。
  裸露着面具之下的灵魂。
  他说,我要看着你下去。你得下去睡觉。
  就下去了。听音乐,喝水,深呼吸,电话。
  我说,带我去看动画片吧。花木兰。然后有一些冰激凌。
  女孩有时都是孩子。我愿意暂时放开灵魂。只留下一双单纯快乐的眼睛。
  我说,春风好暖。我想站在高山顶上。让阳光直射我的颓唐。
  我说,现在很好。
  这样的心情,是说给一个遥远的人在听。
  然后睡觉。
  在黑暗中,感觉到一双手轻抚过散开的长发。疼痛而温暖。
  我闭上眼睛。没有眼泪。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