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一辈子

01
    他:世子弦,军中最年轻俊美的陆军少将。

    英气逼人,俊逸非凡。只一站,若玉树临风,仿风华绝代;只一笑,犹天地同明,似日月同辉。

    世子弦:“小东西,知道军婚离婚条例么?”

    莫子慕:“不告诉你。”

    “乖,背出来,有惊喜。”

    “别耍我啊,不够惊喜的话...!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但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的除外。”【解意:如果夫妻双方都同意离婚,完全可以象普通婚姻一样协议离婚,否则,只要军人一方无重大过错,该方就有对离婚的一票否决权。】

    “快,惊喜!”

    他给她的,果然够——惊!

    喜吗?

    他:世子都,宏安远洋运输集团总经理、继承人,宏安花园酒店总经理。

    坚毅潇洒,冷酷无情。有过一次无心的过错,却不想再次错过她!

    世子都:“子慕,如果有人错过了一件珍宝一次,再次遇到,怎么办?”

    莫子慕:“傻吖!二话不说,直接抱回家!”

    “嗯......有道理!”

    他打算抱的是什么——

    她?

    她:莫子慕,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她的原则只有三个字——看心情!

    美艳如狐,拉风肆意。在她的观念里,爱情的面目该是两情相悦、势均力敌,卑微的索求或乞怜的等待

    都不是她的菜。

    “我想过很多种幸福的样子,却没想过你给的这种。”

    “我想过很多种爱情的模式,却没想过你给的这样。”

    “我想过很多种死亡的方式,却没想过你.....”

    “我想执子携老,如果我不是一个身带灵力的灵女的话!”

    “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是我的专属守护神,可以吗?”

    .我们,有下辈子吗?

宠你一辈子伍家格格

02
    宠你一辈子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1

    Y市,七月

    本该骄阳如火的日子因为强对流天气带来的几天局地强降雨让气温下降很多,凉爽宜人,被早上的雷阵雨洗刷过的城市透着一股清新的感觉。

    城区中心主干道由北向南的方向因为一起四车连环刮擦的交通事故造成单向交通堵塞,被堵住的汽车将‘车龙’延伸到好几个十字口外。

    被陷在车阵中的一辆黑色奔驰SL-500上的人比那些错过打卡时间的上班族更焦躁,穿着干净白色衬衫的年轻司机手指不停的敲着方向盘,几乎是隔十秒就探头看看前方的事故处理情况。

    与黑色奔驰SL-500平行等待的是一辆同色的奔驰GLK-350-4MATIC,天窗口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专业摄影师正架着摄影机对准奔驰SL-500后座一个穿着白色雪纺纱裙的漂亮女子进行拍摄。

    忽然,摄影师的手机响了。

    “喂,陌子。”

    “你们到哪了?”

    “还在崇建路上堵着呢,肯定不能按时到婚礼现场。”

    苏君陌在电话里低咒了一句,“K!早不堵晚不堵,赶着今天堵上了。”

    摄影师收线之后约莫过了五分钟,从远处‘车龙’中的夹道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发动机声音,沉声越来越近,有种霸气横生的感觉,摄影师刚转头去看,一个身材纤窕白衬衫黑领带黑西裤带着机车头盔的女子呈俯趴式驾着一辆帅气的黑色哈雷Softail-Springer-Classic冲停在奔驰SL-500和奔驰GLK-350之间的夹道靠前空间里。

宠你香朵儿

03
    我叫香朵儿!我梦想是中五百万,却从来不买彩票。我的目标:向钱看,向厚赚!唐小逸,皇城里真正的太子爷。

    他大爷地勾着我的下巴笑得跟暗夜里的妖精似的:香朵儿,这名挺有情调的!是因为体香才叫这名?

    切!名儿再有情调有啥用?这年月,要想吃饱、穿暖、有钱花,咱得会调情。

    所以,我笑的比他更妖孽:是因为叫这名儿,才去香体的!童谣是谁?北京城里的公子爷,一个彻彻底底的“纨绔子弟”,实实在在的败家子。

    切,我丫的要是香妃转世,我就去找我的乾隆哥哥了!还跟你在这混?当童谣勾着我的腰叫我香妃时我是这么答的。

    童谣妖冶地笑着: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乾隆投生呢?寻觅三百年的光阴,你终究还是我的女人!

    啧,你跟他贫啥?你贫的过他?

    以上总结,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宠你一辈子TXT

04
    Y市,最富盛名的花园式酒店,宏安远洋运输集团全资控股的宏安国际大酒店

    浓绿色和金色为主色的五百平酒店大厅张扬着一种大气与尊贵,让人称奇的是,磅礴的气势中竟有一股道不明的清新感,让人莫名的感到轻愉。

    厅中直面十二米宽酒店大门的是一方请曲阳石雕名家雕磨的白玉石前台,桌角圆润,台面纹式流畅洒脱,十二个服装统一妆容明丽的前台小姐站在前台后面洋溢着标准的笑容。

    前台后面二十米的位置有一道长五十米的人造瀑布,似缓犹急的涓涓清水从高空倾泻而下,将大厅后面的景色极好的掩藏。

    人来人往的大厅里,两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正在忙碌,一个拿着测距标尺暗标记号,一个拿着图纸在旁边记录着。

    赫的,从人造瀑布的后面走出两名男子。

    穿着杏色精良手工衬衫同色西裤的男子步态沉稳,浓眉鬓扬,黑眸锐意,高挺的鼻梁下唇线抿合着,淡若的神色让原本就出众的容貌更添几分酷帅。

    “世总。”

    世子都朝向他问候的酒店工作人员点了下头,继续朝酒店的门口走去。

    苏君陌走在世子都旁边,边走边看手表,眉头皱了皱,走出酒店大厅,站在落客区的台阶下朝酒店广场前马路的两端张望了几眼。

    身姿颀长的世子都站在台阶上,墨眸平波无痕的扫视了一下广场。

    就在苏君陌转身准备对世子都再次解释崇建路今天意外堵车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发动机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声音......

宠你一辈子番外

05
    孟宏业见到夏惠的那一年,他刚刚结婚。

    他和孟影的母亲易云曦的婚姻是建立在家族利益的基础之上,他不爱她,从一开始他就表明了态度。但是她说她并不介意,因为她也不爱他。

    他的工作很忙,回家的机会自然不多,但是只要他回家,家里总是会有易云曦温柔的微笑。那时候的他事业有成,相貌不俗,心高气傲,但是还是被她感动。他渐渐有要尽早回家的想法,他想他是喜欢上这个笑容恬淡的女子。那时候他觉得这其实没什么,点头认栽也没什么大不了。

    可是,当他以为他们彼此相爱的时候,他才发现她并不爱他。她居然不爱他!她的温柔是与生俱来的,并不针对他。他渐渐得知其实在与他成婚之前她是有过一段恋情的,她甚至保留了与那个男人的合影。他知道后十分恼火,也觉得心凉。后来他便不怎么回家了,而她居然也不闻不问,放任他在外面。其实在生活上他真的是一个极为自律的人,他不喜欢花天酒地,若非必要他从来不会去任何风月场所。他有他该坚持的自傲,也有自己的原则。

    但是,他的妻子居然不爱他,尤其在他发现他深深地爱上她之后,他的心仿佛被撕裂般的疼痛。

    那一天他和她在家里大吵了一架,内心苦闷到了极点就到舞厅喝酒。夏惠应该是刚刚大学毕业的样子,作为一个毫无经验的职场新人,她在这样的场所显得不知所措,而她的那些同事却恰好是看准了她这一点,笑闹着灌她酒。那些男同事也许喝多了,渐渐不规矩起来,夏惠在沙发角落里无措的表情,像极了他家里的妻子,他和易云曦吵架的时候,易云曦就是这样的表情。

    和所有俗套的故事一样,他过去帮她解了围,将她带走了。

    她有些懵,半天才呐呐的说,谢谢。

    他从来不管闲事,这一次算是例外,但是他并没有帮人的自觉,也许是喝多了,他并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朝着自己的车走。但是她却在他拉开车门的时候,从后面跑过来拦住他,她说:“酒后驾车很危险的。”

    孟宏业那时候确实是酒气上来了,头昏昏沉沉,伸手拂开她,还是要坚持开车回家。可是她十分的固执,抵住车门,“你这个人是怎么一回事!非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生平第一次有人敢如此大声地和他说话,他侧头看她,那么娇小的一个女孩子哪里来的那些勇气?

    最后他还是没有自己开车回家。因为她固执得害怕。

    后来再一次见到她是在一次商业酒会上了,她也在,看到他,穿着高跟鞋老远跑过来跟他道谢。

    那时候他的确是不太记得她了,但是她一提醒他便想起来了,淡淡地朝她点头示意。那一次商业酒会,他喝醉了,他和易云曦再一次冷战,他也是气极了,商场上的客户向他敬酒,他均是来者不拒。

    后来,当他醒过来的时候,旁边躺着夏惠。作为一个已经结过婚的男人,他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懊恼之余,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表示,他从钱夹里抽出一叠钱放下就走了,他想他也不是什么圣人,他无法对他酒后失控的行为负责了。

    但是人生总是有它的狗血之处,几天之后他就再一次遇见了她,她很是恼怒地将钱砸在他的脸上。他以为她和那些外面的女人并无不同,无非就是耍点欲擒故纵的把戏罢了,他面无表情地从她身边走开,一个字都懒得吐露。

    后来,他再也不回家,工作重心也渐渐移到了S市,索性就在S市买了房子独自居住。

    在S市他居然又遇见她,她应该是换了在A市的工作,他和一家公司洽谈业务的时候她就是作为那一家公司的业务代表而出现在他的面前的。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误会她了,于是委婉地对她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她也是一个坦然的姑娘,并不总是记恨过去的种种。以后他们渐渐走近,她自然而然成为他的女人,他说过他并不爱她,她却执意要和他在一起。

    他从来都不谈他的家人,她也从来不问。直到有一天,易云曦突然来S市,她没有来找他,却径自找了夏惠。

    那时候夏惠并不知道他已婚,他以为她是知道的,所以就从来没有谈这件事情,但是她居然不知道。他记得当时他回家的时候,一向好脾气的夏惠和他发了很大的脾气,她的眼神里面满是绝望,泪流满面。后来,她走了,他并没有挽留她,因为在他看来,他们之间不过是成年男女之间的各取所需罢了。

    至于易云曦那里,他一直都不想去解释,或是求得她的谅解,他知道她不会原谅他的,所以就不愿去碰钉子。

    但是一星期过后,他从夏惠同事的口中得知夏惠居然怀孕了,但同时她也失踪了。他找了她很久,他虽然不爱她,但是她怀了他的孩子,他不该在自己脆弱的时候接受她,既然接受了就应该负起责来。她的家庭条件不好,她怀着孕到底会在哪里呢?找了夏惠很久均无果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又多么恨易云曦,她不爱他,不肯为他生孩子,不肯离婚,却要千里迢迢跑来将他身边的女人打发走。

    后来他更加变本加厉地花天酒地,他承认自己是一边要报复她又一边希望她注意自己。但是,从夏惠的事情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管过他的任何事。

    多年以后,他再次遇见夏惠,她已经嫁给别人了,并且有一对玉雪可爱的儿女。她已经不再记恨他了,淡淡地冲他笑着。他心里终于可以放下对她的愧疚,他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做错了事情当然是会难受,是会自责的。

    后来有一次半夜她哭着给他打电话,说是杨麒言生病了,需要输血,也是那时候他才知道,杨麒言居然是他的儿子。

    他找人调查了夏惠离开他以后的所有资料。

    她独自将杨麒言生下来,很艰难地带着他生活,直到杨麒言三岁以后,她嫁给了她的老板,杨氏集团的继承人,杨宇辉。

    那时候他不是不内疚的,但是他也不可能再去打扰她的生活,只是在生意场上有意无意让着杨宇辉一些,虽然杨宇辉不一定需要。

    他不知道易云曦是怎样得知杨麒言的存在,她像是十分伤心的样子,也是那时候起,他也渐渐觉得自己是真的对不起她。他开始经常回家,那些往事他们都选择了闭口不谈。易云曦对他比以前好了很多,那时候他真的是抱着要与她一生一世的想法的。但是一切都不过是他的痴心妄想,她怀孕之后,淡淡地对他说,“谢谢你的配合,难为你了。以后,你可以不必经常回来。”

    他极力想解释,想辩解,想对她说我爱你,想对她承认当年所犯的错误。但是她别过脸,轻易就将他甩出视线之外。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她不过是要一个孩子而已,她根本就不在乎他。他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再说什么,简单收拾了行李回了S市。

    孟影出生以后,他终究是挂念她们母女的,总是鼓起勇气回家。但是她对于他的到来毫不在意,无论他来还是走,她的表情始终是平淡的。他终于还是死心。

    他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连得了重病都不告知他,他得知她病危的消息的时候,几乎快要崩溃。然而,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她还是走了,他们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她是有多恨他,才会在与他结婚的十几年里一直忽视他的存在?这些他自然不得而知了。

    对于他一生中唯一爱过的女人为他生的孩子孟影,他心里自然是重视她的,心里自然是爱她的。但是他不愿意见到她,她像极了易云曦,一见到她,他就会想到易云曦说的那句话,“谢谢你的配合,难为你了。以后,你可以不必经常回来。”

    他一生都无法对那一句话释怀。

    她走了那么多年,他心里的隐痛却至今还在,见到孟影一次,就更痛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已经结束了,某蓝会陆续补充几章番外的。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

宠你一辈子全文免费阅读

06
    听到身后的轻咳,莫子慕将头盔挂到哈雷左后视镜上,转身看着世子都,盈盈浅笑,“子都哥。”

    世子都心底微微一诧,一直就知道子慕很漂亮,没想到一年没见,五官艳绝如狐的她美的竟有种要夺人心魄的感觉。还有,以前她死活不肯叫他‘哥’,这次倒喊的极爽快。

    “我听闻莫总一向很忙,忙到年三十还要去外地工作,今天能见到莫总,非常荣幸。”

    世子都一派官方口气,朝莫子慕伸出手。

    莫子慕笑笑,伸手和世子都握了握,“谣言一般都有浮夸成分,不可尽信。”

    她知道他说的是哪回事,去年大年三十那天她飞到D市举行了一个特别的婚礼。那对新人本是正月初六的婚典,结果腊月二十九准新娘出了车祸,第二天下午,公司的大安打电话给她,说那个女孩撑不住了,新郎想在她最后的一点时间里举行婚礼,执子携老的员工都放了年假,她亲自带着大安去了D市,那是她第一次在婚典上落了泪。因为婚礼没走完,那个女孩便走了。年初一回Y市之后,她将自己关在家里五天没出门。

    也就是因为莫子慕关了自己五天,原本世家和莫家年后必定的聚会她没参加。

    于是,从去年六月大学毕业到今年七月,随在同城却个个忙得跟陀螺似地世子都、世子佩和莫子慕竟一面都没见上,常常是他们兄妹有假期时莫子慕忙,他们忙时她得闲,更不要提在英国读博三年没回国的世子弦了。

    世子都松开宽厚的手掌,挑了挑眉,“谣言说‘执子携老’是本市最有名最专业的婚典公司,身为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莫总以为呢?”

    莫子慕笑,“说这话的人真有眼光。”

    姚恬恬和苏君陌忍不住轻笑。

    “别人有没有眼光我不知道。不过,我看到的是,原本该坐着黑色奔驰准点抵达的准新娘由一辆哈雷送到我眼前,专业何在?”

    “世总。”莫子慕微微一笑,“诚如你看到的,我司在崇建路发生严重堵车情况下依然能将您的新娘准时安全的送到婚典现场,并且所用的交通工具是价格不输一辆宝马新3系或者奥迪6的哈雷,绝对不会让世总错过良辰吉时。”

    莫子慕略略转脸看着姚恬恬,“而且,十月一日婚典那天会有警车开道,易发生堵车路段也会有短时的交通管制,确保世总的迎亲车队一路畅通无阻。”

    莫子慕话刚说完,旁边落客区接连晕倒了两个女人。

    什么情况?

兴趣导读